太上章 021、太昊遗迹(下)
    几片莲池之外的干旱的土地上,有不少大小形状各异岩石分布,其间还生长着十二株巨大而怪异的树木。这种树的主干十分粗壮,表皮很滑嫩并不像普通树皮,道有些像深青色果实的表皮,主干一直向上生长到十余丈高,低处并无一根分岔。

        在主干的顶端,很多弯曲的枝条似游蛇、似虬龙向着上方及周围伸展而开,整株树像一个巨大的长柄蘑菇,又像一只伸向天空的怪手。这里共有十二株巨木,分布的非常有规律,树冠与树冠并不是简单的交织在一起,彼此相触的枝条也自然的相互缠绕,覆盖着深绿色的针叶。

        虎娃并不认识这就是传说中的龙血宝树,而这十二株龙血宝树要比树得丘上的那些树古老与高大多了。十二株巨树就像十二根柱子,交织在一起的茂盛树冠则像十余丈高的屋顶,而周围高坡上生长的那一圈怪扭林,则像屋檐下的围墙,完全笼罩与遮蔽了谷地中央这个神奇的世界。

        假如站在外面望向这片不起眼的小盆地,盆地中央只不过生长着一片灌木丛而已,根本察觉不到那里的地势低下去一块,所见的“灌木丛”则是十余丈高的巨树之冠绵延成片。

        由于树冠和周围扭树林的遮挡,这个神奇的世界中终年不见阳光,那么水中的莲花又如何能生长?这里有光,非常柔和的光线从中央向四面射出,是那么的皎洁,又丝毫不令人觉得刺眼,光芒来自五株发光的树。

        通体纤细窈窕的树,形状就像美丽的珊瑚,树干和枝条都带着玉质的光辉,而树叶则是翡翠般近乎半透明。有的枝节上五叶并生中央环绕一花,但这些树上的花并不多,因为它们几乎结满了果。拇指肚大小珠状的果子也是半透明的,内部隐约流转着五色光泽,就像那些莲花的蕊。

        虎娃并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琅玕树,他也没有见过珊瑚,不知该怎么形容它们,只觉得这树太美了,美得简直如同梦幻一般!

        五色神莲与琅玕玉树,传说中天帝所拥有的不死神药,这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两种!五色神莲在这一里方圆小世界的几片水面中生长。琅玕树只有五株,照说通常情况下还不能称之为琼林。但这五株树皆有三丈多高,树身上散发出的琼辉照亮了这一片奇异的世界。

        虎娃张着嘴差点忘了合上,跟着溜溜达达的盘瓠向前走去。盘瓠的神情有些得意洋洋,就像有了天大的发现、终于可以在虎娃面前炫耀一番。穿过莲池又经过一株巨树旁,盘瓠停了下来伸爪示意——让虎娃好好看看那里。

        虎娃注意到树皮上有痕迹,以一个旋转的角度从上往下的划痕,显然是狗爪子留下的。狗有指甲,但不像虎豹那般尖利,而盘瓠的指甲如今已非常厉害,假如它运转劲力有意划出,能撕裂最坚韧的兽皮。

        可是树皮上只有一道浅浅的划痕,仔细看并非是因为盘瓠的爪子不厉害,这划痕是三天前留下的,就像人的伤口一样,当初被割开的地方如今已经“愈合”了。

        在那划痕的最下端边缘,树皮上还凝结着一滴“泪”——泪滴状的树脂。龙血树皮被割开所渗出的树脂若无人采收,在阳光下会散发出一股奇香,渐渐凝结成半透明红色的龙树血竭。假如在奇香未散发之前,有高人以特殊的神通秘法采收,则可以得到更珍贵的、灵性无损的龙血树脂。

        但是在这个奇异的小世界中,并没有阳光烈日,只有玉树琼辉,周围还有五色神莲的清香飘拂,所以龙血树脂凝结成了一种别的地方不可能出现的东西——龙树泪珀。虎娃见到的就是龙树泪珀,它不仅保留了龙树血脂的所有灵性,还相当于经过最神奇的高人法力炼化。

        虎娃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好奇的将这滴“泪”从树皮上摘了下来,拿在在指尖轻轻的捻了捻。此物淡红色,手感竟然有些发软还有弹性、处于一种半凝结的状态。当它在指间捻动的时候,或是因为虎娃的体温或是因为肌肤的摩擦,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息。

        以虎娃如今的修为,已有一种仿佛是天性中自然的感应,能够回避一些常人察觉不到的伤害,假如此香有毒,他一旦闻到就会有回避的警觉。但是这股香息却令他感觉十分舒服,仿佛连一连奔波疲劳都被洗去,周身神气运转也变得安适顺畅。

        他又将龙树泪珀交到另一只手,伸手闻了闻刚才的指尖。指尖上也有淡淡的余香,却仿佛能沁润到肌肤里,然后渐渐消散于血脉。虎娃虽然不认识此物,但凭感应也知道这是好东西啊!盘瓠却在一旁有些不满,因为虎娃有点出神,并没有注意到它。

        狗叫了几声吸引了虎娃的注意力,它又比划了一番,将身子贴在树上就像蹭痒痒那样蹭几下。虎娃忽然明白了盘瓠的意思,原来它上次受的伤就是在这儿被治好的。盘瓠用爪子在树皮上划了一道,然后将渗出的树脂蹭在了伤口上。

        这是多么神奇的灵药啊,竟能让原本至少十来天才能长好的伤口这么快愈合了,假如虎娃不够细心的话,甚至还发现不了盘瓠受了伤。这真是一块宝地,难怪盘瓠要把他带来开眼界。

        一人一狗又向那五株发光的树走去,五株树都生长在这片地方的中央。在玉树环绕之中,还有一座小小的祭坛,以色泽温润纯净的白玉筑成。虎娃之所以觉得这个地方像祭坛,因为路村中央也有一座青石祭坛,形状看上去差不多。只是这里的祭坛要小得多,它只有一尺多高、一丈方圆。

        他们走了很远的路、穿过了艰险的群山、见到了美丽的风景,此刻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虎娃就在祭坛边坐下休息,手中仍在摩挲着那滴龙树泪珀。奇异的香息并不浓烈,总是淡淡的散出,仿佛自然环绕周身弥漫,沁入肌肤之中、洗涤形骸筋骨。

        他的肚子突然咕咕响了几声,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经过长途跋涉坐下来舒舒服服的休息时,又那么通常第一个反应就是饿了,可是这里上哪儿去找吃的去呢?

        盘瓠当然听见这动静了,知道虎娃饿了而且它自己也饿了。还没等虎娃说话呢,就见它蹦着窜了出去,噗通一声跳进了近处的莲池。虎娃吃了一惊,却没来得及阻止。

        这里可不是普通的高原湿地,有龙血宝树翼护、琅玕琼光照拂,更有上古太昊天帝当年布下的法阵汇聚天地间的生机灵气,莲池中乃是万古长清之泉。假如将这里的水装上一瓶,折断一根普通的树枝插在瓶中,也可让树枝生机不失。

        莲池中的水并不深,盘瓠如果仰起头还能将脑袋探出来,此时它却把头低下去了,在莲叶和莲花下的泥土里乱刨,浪花涌动把那片水都给搅浑了。虎娃看不清盘瓠在水里面刨什么,只看见莲叶誉莲花乱颤,很是大煞风景啊。

        这些莲叶和莲花给人的感觉太美了,简直美到了一种极致,站在池边看着就是一种享受。而盘瓠倒好,直接跳进去在水里乱刨,虎娃正想把它叫上来。就听咔嚓咔嚓几声,盘瓠已经叼着一节东西自己蹦上来了。

        那是几节白色的藕,莲花莲叶的根茎,就如竹子埋在土下的竹鞭。然后盘瓠又跳进了另一片莲池,却没有继续在池底刨。嘴里叼着两尺多长的三节藕茎,使劲晃了晃脑袋,原来它自己也知道把刚才那边的水搅浑了,再到这边的清水里将藕涮干净。

        虎娃又注意到莲池中的情形,这里就连泥土都十分奇异,浑水中的细土散开就似云烟飘荡,渐渐又沉入水底,水很快仍是一片清澈。这时盘瓠已经把那白生生的嫩藕叼了过来塞到虎娃手里,站直身子伸出舌头看着虎娃,意思是这东西可以吃、他们俩一起吃。

        藕是从盘瓠水下的泥土中挖出来的、标准的狗刨之物,只是简单涮了一下而已,拿在手中却不见一丝淤泥、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样子。虎娃甚至感觉这藕根本就不用涮、只要出水就是干净的,也不知是水的原因还是泥的原因,或者是藕本身的特性,又或者兼而有之。

        看来盘瓠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既然吃的都找到了,也就不必客气了,虎娃掰开藕茎给了盘瓠半截,自己拿着另外半截啃着吃。虎娃既然没有见过莲花,当然也没有见过藕,不知道它叫做藕,更不知道藕应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手中这截根茎入口,清脆香甜无比。

        普通的藕吃的只是中间的主茎部分,两段藕茎之间的细节是不能吃的,既没滋味也咬不动。但虎娃不知道这些啊,他将所有的部位全吃了,而且感觉都是那么好吃。

        一般的食物经咀嚼之后都是碎渣,吃东西便是将之混合汁液与唾液一起咽下,普通的藕当然也是如此。可是这里的藕却不一样,藕中有九窍,掰断后还有细丝相连,放入口中咀嚼到最后竟不留任何残渣,全部化为纯净的汁液状。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