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22、智者千虑(下)
    浪费就浪费了吧,就算盘瓠与虎娃懂得炼化药力,以如今的修为境界也根本发挥不了其大部分灵效,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吸收也好。理清水只有无奈的这么想,然后将注意力又集中在正于法座上修炼的虎娃身上。

        盘瓠显然知道那法座有什么用处,所以虎娃想端坐入境时,它就让虎娃坐在了那个地方。这对于理清水来说倒是一个意外,他指引盘瓠来到这么偏远遗迹中,盘瓠不会说话、也不能告诉别人什么,从而能尽量回避某些潜在的危险。

        但是盘瓠当日只在法座上修炼了一会儿,他还没机会与盘瓠做更多的沟通,然后这条狗就兴冲冲的跑掉了。盘瓠在山野中几乎没有停留,一直冲回了路村,居然这么着急的就将虎娃又给领来了。

        看盘瓠的样子很得意,又有些像在卖弄般地献宝。理清水熟悉这种神情,当它与虎娃一起在溪流边找石头蛋时,若找到了一块很好很漂亮的石头蛋,拿去叼给虎娃也是这个表情。难道今天发现这上古天帝所留下的遗迹,也被这条狗当做一个漂亮的石头蛋了吗?——这种联想让理清水感觉很无语。

        但是虎娃却不了解这么多,吃了那些藕茎之后,感觉到周身的神气运行变得无比顺畅与充沛,需要定坐行功以运转炼化。这就像一个人在特别兴奋的状态下,总感觉有使不完的劲,需要发泄一番才行。

        虎娃此刻并非是精神或身体上的兴奋,而是感受到了神药的灵效,仅就体魄而论,目前的虎娃是明显还不如盘瓠,他可不能像盘瓠那么舒舒服服、没心没肺的就睡大觉,恐怕睡也睡不着。

        圆形的祭坛已无瑕的白班砌成,最中央是一整块圆形的平石,微微高出一些,恰好就像一个坐垫。石头给人的感觉通常是坚硬而冰冷的,可是虎娃盘坐在上面的时候,形神却感觉坐下的玉石温润而柔软,身心特别安定。

        并不是玉石变软了,而是在这里入坐,神气运转特别舒适,筋骨也处于一种完美的放松协调状态。仿佛很多年前就有人在此处定坐,仍留下了某种气息无形中指引了虎娃。虎娃入座便是入境,他还是第一次在午后时分如此修炼,体验着神气运转洗炼形骸的玄妙。

        虎娃并不知道什么修炼秘诀,这就是一种自然的体验,同时也是所谓二境中最根本的修炼。因为服用了那藕茎的关系,他此刻的神气特别充沛,在反复的巡行洗炼下,感觉筋骨形骸都变得那么纯净、几乎没有任何杂质。

        流转的神气在体内运行,是清晰的感知同时又是神奇的力量,仿佛就这么无穷无尽的在运转着。虎娃心神收摄在自身之内,形骸百脉就相当于所巡行的天地,渐渐的这天地消失了或者说消散了,又与周围的奇异小世界融为一体。

        这种状态,虎娃昨天黄昏时就曾有所感悟,当时他在天黑后登上了山脊,却又一次看见了远方的落日,阳光从极远处仰射而来,他的视野是第一次那么开阔无际,仿佛心胸也变得舒展无尽,自身亦似融入天地之间。

        可那时他被盘瓠的叫声惊醒了,接着下山找地方过夜,今天才来到了这里。当又一次在定境中自然洗炼形骸、运转神气到达一种极致状态后,虎娃便又进入了这种定境,这也与他服用的藕茎有关。

        藕茎埋藏在万年长清灵泉下的神土中,汇聚了此地生发气息的精华。无论是琅玕玉树还是龙血宝树,包括那些五色神莲都是扎根于此处生长,而在土下成片相连的藕茎,所凝聚的这种特性最为纯粹。

        虎娃炼化吸收神药的灵性,定境中仿佛身形消散化为了世界,神气与这片世界中的气息流转呼应。理清水的关注也是第一次能确切的察知虎娃究竟在怎样修炼到,他感觉又惊又喜同时也有些困惑。

        理清水勉强还能形容盘瓠如今的修为相当于初境八转,可是虎娃相当于二境几转,他却说不清,不是感应的不够清晰,而这种感觉难以形容。既然没有人教过虎娃怎样修炼,虎娃也没有遵从任何一种法诀,就是自然的神气运转洗炼形骸,只有境界体验,而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想法。

        虎娃并不知道什么叫“功力”,也从来没有追求过什么“功力”,他的二境修炼在每次定境中仿佛都是一气呵成的,神气巡行周天完成完整的一转。而此刻则是连绵流转不息,仿佛二境自第一转至第九转往复无尽。

        据理清水所知,虎娃才刚刚突破二境不久,难道就已经二境九转圆满了吗?但仔细探查又不像,这孩子境界清明可功力尚弱,当然还没达到九转圆满的状态,但分明已经体会到那种境界。这是因为他修炼的过程很特殊,还是今天神药的灵效过于充沛,就连理清水也说不清了。

        理清水还有一丝朦胧的明悟,他本以为这孩子在如今的境界下服用五色神莲藕茎,其灵效大部分是浪费了。因为这种藕茎虽可极大的助益修炼、甚至能增长功力,但有很多境界尚是虎娃目前修炼不了的。但此刻看来,以虎娃这种状态炼化吸收灵效,等于与形神融为一体,就算目前无法发挥其效,等到将来修为境界更高时,神药的灵效仍会自然发挥出来。

        这倒是一个新发现,而理清水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发现,就是虎娃现在的这种状态正是他想要的——可以与之在心神中交流沟通。但理清水并没有着急开口,因为虎娃刚刚服下不死神药的藕茎,进入这种前所未有的境界,对修炼也是至关重要的。理清水可不像盘瓠那么懵懂,并不想惊扰虎娃,而是尽量让他体验如常。

        也许是连日的来回折腾实在太累了,也许是因为那藕茎充沛的灵效在洗炼形骸,盘瓠这一觉睡得非常沉、非常香,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时才醒来,它也不知道这一天之中发生了哪些事。

        而虎娃是午后定坐入境的,这次定坐比以往任何一次感觉都要安适、时间也更久,不知不觉中外面的群山已夜幕降临。但在这片奇异的小世界里却看不见星光,只有那五株琅玕树仍散发着柔和的琼辉,虎娃坐在树木环绕的中央,所以他连影子都没有。

        但这里仿佛也能感应到天时的变化,那些五色神莲缓缓合上了花瓣,花朵又变成了尖尖的花苞状,等待着第二天太阳升起后再度开放。理清水很有耐心,他也在等待着虎娃体验这前所未有的玄妙之境,要在最合适的时机与他交流沟通,不能惊扰这孩子出离定境。

        恰在这时,理清水突然又紧张起来,却不是因为虎娃。这片小世界上方有人正御器飞过,并展开强大的神识四处搜索着什么。来者是赤望丘白煞的传人星耀,也就是在如今的巴原七煞中取代原先清煞之位的“星煞”。

        理清水运转残聚的神念与盘瓠沟通,指引它来到太昊遗迹,这么做当然也惊动了赤望丘。星耀曾跟随白煞登上过树得丘,对这一带的情况也比较熟悉,当树得丘的监控法阵终于出现异动时,他立刻就赶来察探究竟,这也是当年白煞让他负责的任务。

        事情发生在五天前,那座感应法阵十分神奇,探出被禁锢的理清水当时与山外某个人联系过,那人的位置则在深山密林中,附近有好几个部族。这是白煞等待已久的信号,星煞于两天内就赶到了,并准确的找到了盘瓠当时所在的位置。

        那时候盘瓠早就跑掉了,不可能还一直呆在原地。于是星煞就开始追查是什么人、恰好在那个时间、经过了那个地方?假如是在山外的平原大道上,想追查这种事也许很困难,但是在这蛮荒之中却要简单得多。

        各部族居民深处广袤的蛮荒,他们熟悉与能活动的地域范围并不大,也不会独自离开村寨进入深山,就算是外出狩猎也都是集体行动。如今在那片中央谷地中,各部族都建立了据点,也经常有人往来,但各部族仍然是集体行动,不可能一个人独自穿行深山。

        也就是说各部族的外出情况都是可以查清的,而且恰好是在那个时间经过了那个地方,线索就更简单了。星耀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掌握了各部族居民外出的情况,可是并没有人在那个时间曾到过那里。就算有,各部族居民也都不知情!

        这让星耀感到很困惑,难道是谁悄悄离开了部族所在村寨,独自一人穿行深山恰好到了那个地方,理清水便残俱神念之力与之交流沟通?星耀御器飞上天空,在附近一带蛮荒中寻找着各种可疑人物。

        蛮荒中各部族的生活很简单了,凡是星耀认为可疑的人,稍一查证便知当时根本不在那个地方。于是星耀又开始了更大范围的搜索,这次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想看看能否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或者有谁独自身处深山?就在这个时间,星耀恰好飞过了这片谷地的上空。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