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28、先天地生(上)
    五色神莲的主要灵效是洗炼形骸、祛除伤病、化解毒患、补益元气,使人达到一种完美“无病”的状态,虽不能真正的“不死”,但这也是追求长生的根基。而琅玕果凝炼了天地万物中所蕴含的最纯粹的生机,它不像五色神莲那样有些部位既可炼药、有些部位又可直接服用。琅玕果是没法直接吃的,普通人的肠胃也吸收不了。

        当年太昊天帝就是在此遗迹中悟出菁华诀并流传后世,太昊当时就得到了不死神药琅玕树的启发。琅玕树能汲取天地间缥缈无形的菁华气、结出琅玕果,每一枚琅玕果便是一缕菁华气所凝炼,无中生有化而成形,散发出象征着永恒生命力的琼光。

        菁华诀就是在模拟这个过程,采取炼化天地间的菁华气,寻求那生机不绝的道之本源,所结出“果”便是修炼者的形神。而服用琅玕果,当然对修炼菁华诀有极大的助益灵效。

        理清水也曾想过,假如若山或若水能够迈入六境,那么就赐给他们琅玕果并教以服用炼化之法,可助这两人菁华诀大成。如此虽不是真的长生久视,但至少也是青春永驻、寿元极为长久了。可是一直等到今天,这一带蛮荒中最出色两位的后辈修士并未突破六境。

        如今虎娃却问理清水琅玕果该怎么吃?区区三境修士而且还是一个孩子,并没有服用琅玕果的必要,而且理清水也不知道该怎么指点他吸收炼化这种不死神药。

        这位山神想了半天,心中无奈的一叹,终于以意念道:“你可以试试看,将之含在舌下,不要吞入腹中,就在就在修炼时以法力自然洗炼,就像洗炼你自己的形神,体会这枚果子所蕴含的一切。”

        理清水终究还是让虎娃“吃”了,他心中那无比强烈的愿望,在将来只能通过这个孩子去实现,如今已没什么舍得舍不得,反正那么多不死神药都让虎娃给吃了,也不在乎多几枚琅玕果了。他还不忘叮嘱一句:“你可以这么试试,但不能让盘瓠吃这种果子,它的修为还不够。”

        于是虎娃将琅玕果含在舌下,依然像往常一样定坐修炼。此果感觉很轻柔,亦无味,于舌下就像不存在一般,而口中自然生津。

        三境中的修炼,包含着前所未有的奇特体验,有人称之为内景或外景。虎娃在定境中的感受,不仅是周身神气与这片奇异小世界气息相融,自身仿佛也化为了一片天地山河,且眼前清晰可见种种景象。

        他分明是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什么都没看、什么都没听,但身形并非障碍,感知亦不受寻常五官所限,仍然可见一切景物,这是在元神世界中自然呈现的内景,且内景同时亦是外景。

        因为虎娃所见的内景,就是这片小世界,他还可透过那高大的龙血树冠看见外面的星空、横亘的雪山、偶尔划过夜空的飞鸟则出没在远方的山林边缘。理清水枯坐树得丘上,却能察知蛮荒中的一切,其实也都是元神所见,当年所修的这一层境界亦是其神通根基。

        虎娃入座忘形、体察万物,仿佛自身与天地合一,很自然的内、外景相融,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中。神气的运行仿佛就是日月星辰的运转,生命的律动仿佛就是天地间万物勃发的生机,他于天地间似一缕意识般的存在。

        三境又称御物境,各派秘传几乎不约而同都这么称呼,因为它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得神通能御外物。而虎娃此刻所体验的境界,便这种神通的“法本”所在。理清水除了告诉虎娃怎么将琅玕果从树上摘下来,并没有再教虎娃任何神通手段、更没有讲解各派修炼秘诀。

        那么虎娃在三境修炼中体验的究竟是什么呢?他为何能隔空摘取一枚琅玕果,却动不了盘瓠?这个问题虎娃曾回答过理清水,因为琅玕果受他的意识控制,等于无生命的物体被生命所触动。这也是人们能见到的自然状态——有灵智的生命可以触动外物。

        但它有一个前提,这些有灵智的生命首先要拥有可以主宰的自身、有自主的意识能控制自身去改变外物。假如一块石头也有眼睛,看见这些能思考、有**、能生长、并可自行触动外物的生灵,在它眼中这便是最不可思议的神通法力。

        生命本身就天地间的神通,可以控制自身有**的运动。哪怕是最简单的运动,都是在运转炼化天地间本就存在的能量。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能量可能来自于食物,而能运化使用它便是神奇的法力。但大多人不会意识到这些,认为所谓的神通法力只有那些已迈入三境的修士才具备。

        所以在三境体验中,元神中内景与外景的呈现,人仿佛成了天地间的一缕意识,是体会御物之功最佳也是最自然的方式。隔空御物,并不比普通人用手拿起东西更神奇,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大多数人做不到的方式。

        虽已入坐忘形,但虎娃的身形还在那里,神气自然发动运转周天,这时元神所见的景象中有无数光芒出现,仿佛化为一条流动的星河亦在天地间运转。盘瓠正在莲池中一块露出水面的大石头上盘坐行功,此刻却突然睁开眼睛看向虎娃。

        虎娃在发光,有淡淡的琼光隐约从身形肌肤中映出。因为他舌下含的那枚琅玕果缓缓化开了,又成了天地间的一缕菁华气、万物中最纯净的生机,并已经过了琅玕树自然的炼化,融合于虎娃的生机之中,随神气洗炼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理清水也在既惊讶又好奇的看着,他不知该做何感想。虎娃的身形散发出辉光,说明琅玕果做为不死神药的灵效大部分都散逸了,重归于这片小世界中无处不在的生机气息,而不像虎娃服用五色神莲那样、灵效融入形神之中以待将来慢慢的炼化。

        可是这对虎娃来说未必是什么损失,消散的只是他人眼中的琅玕果而已。他的生机本就极为充沛,尚未到必须由琅玕果来补益的时候,而在这种修炼中所能得到的最大的好处,便是那种体悟。

        虎娃体悟到了什么?首先是琅玕果中所蕴含菁华气的本源,它存在于天地间,被琅玕树吸取并凝炼成形,成为生机的气息。天地间先有“生”而后有“灵”。就像是山爷曾点亮的那盏灯,就算灯从来没有出现过,但它出现的方式与玄理却是一直存在的,如同这天地间的生灵。

        当琅玕果开始化为琼辉时,虎娃也进入了一种玄妙的悟道之境,元神景象中竟出现了一盏灯、山爷当年点亮的那盏油灯。他能用御物之法催动的东西本无生命,可是一土一石虽看似没有生命,但它们所聚集成的天地却在周而复始的运转之中,是谁在赋予这一切呢?

        虎娃此刻仿佛化为天地间一缕意识,定境中所见的也都是元神景象。那么天地之间是否存在着一种本源的意识,或者说不能称之为意识,是它孕化了万物,却又无意成为万物的主宰,它却先于万物而存、不倚仗万物而成,万物的衍化皆遵循于它。

        虎娃形容不出这是什么,或许可勉强称之为“道”;那么此刻他用以体悟这一切的,或许就是所谓道心。

        它是一种原则、一种规律?更确切的说它是所有一切的源头,不倚仗某一事物的存在而存在,却体现在万事万物中。如果求证了它,便等于求证了天地万物的本源。这是虎娃尚远远达不到的境界,他只是朦胧的体悟到天地间有这样一种境界存在。

        理清水看着虎娃,这位世间顶尖的大宗师毕竟没有迈出登天之径的最后一步,他仍有很多需要解答的困惑,此刻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当年的太昊尚未开辟帝乡神土之前,在此创出了菁华诀,他当时到底有何感悟?

        后人服用不死神药琅玕果,当然是为了炼化吸收那绵绵不绝的生机,获得青春长久的寿元。而太昊能凿建出这片小世界,当时必然已有迈出登天之径、求证长生久视的修为。因为这片小世界是理清水这等高人尚无法凿建的,他这位山神甚至连移植五色神莲都没成功。

        那么琅玕果的灵效对于已求证长生的太昊,在通常情况下应该是没什么用处,假如太昊服用琅玕果,情形倒有点像此刻的虎娃。既然不死神药对长生之人已“无用”,那么太昊的收获是什么?当然不是琅玕果的灵效,而是这不死神药本身蕴含的玄妙。

        玄妙可能就在虎娃此刻的感悟中,而太昊当年则创出菁华诀传于后人,这也许就是菁华诀尚未出现、正在被发现中的状态。只是以虎娃目前的修为境界,他当然还不可能创出菁华诀来。

        莲池中的大石上,盘瓠的眼珠子瞪得溜圆,神情仿佛在说——老大,你的修炼也太夸张了!怎么搞得好像全身都在发光?

        **

        PS:不好意思,本章中的一些内容,总感觉很难用文字描述,所以我写了很长时间,本章也更新得很晚。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