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29、羽民(下)
    蛊辛这一箭用了全力,全身的肌肉都如游蛇般的跳动,且凝聚了所有的修为法力。三境修士可隔空御物,就算不用弓,他也可以操控箭射出去,但那样并不具备最强大的攻击力,且超出一定的距离后便无法操控。借助硬弓之力,再辅以神通法力射出的箭才是最远、最有杀伤力的,而且相当的准!

        蛊辛的箭能射到那些青冈巨木上,他要射的是其中一个人。方才已看得清楚,巨木上所有的人都是背生双翼、腰间围着皮裳,只有一个人样子与正常人无异,就是居中发令指挥的族长大毛。若能将其射杀,才有一线保住村寨的希望;就算不能将其射杀,也要将这个人给牵制住。

        蛊辛射出的箭一般人想躲都躲不开,因为在法力能操纵的范围内,这箭甚至还能偏转方向加速。站在巨木树杈上的大毛脸色微变,他也拉开了一张二尺短弓,嗖的射出一支箭。两支箭不偏不倚恰好在空中撞击在一起,箭杆皆炸裂而开,箭簇不知飞向何处。

        蛊辛这一箭未能得手,而羽民族的箭也射出了,百余支火箭亮起一道道弧线,像一片冒烟的火雨落入村寨中。蛊辛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凉,他的御物之法再高深,也无法在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大的范围挡住这么多火箭,更何况那巨木上的大毛已经盯住了他。

        大毛已看出蛊辛是村寨中留守者的首领与最难斗的高手,第一箭挡住进攻,飞快又射出第二箭,带着尖啸之音企图将蛊辛穿胸射透。蛊辛大喝一声又射出了一箭,两箭就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交击,他被那股激荡的力量给震退了一步。

        那百余支火箭已经落下,由于蛊辛站的位置最近也太显眼,其中有十余支都是射向他的。叔壮大喝一声跳到了蛊辛身前,手中两支梭枪挥舞的像旋风一般,将这些箭支全部打落。

        蛊辛没有回头看村寨中的情况,他很清楚自己回头也没用,羽民族人中火箭点燃房屋,就是想把人都赶到屋外空地上来,以大毛的本事绝对可以一箭射杀一人,那么他必须要将此人给牵制住,就算最终不敌,也要给村寨中的人更多逃命的机会。

        蛊辛抽出叔壮插在身边的一支梭枪,又奋力朝远方的大毛投射过去,用的同样不仅是臂力,还御物之神通法力。梭枪比箭重得多,蛊辛是看准了大毛手边除了弓箭并没有其他的武器来抵挡。

        大毛嘴角露出了冷笑,一招手凌空折断了一根碗口粗的树枝,横飞出去迎向了呼啸而来的梭枪。树枝被在空中击得粉碎,梭枪仍向他射来,大毛再挥手凌空一斩,梭枪被一股隔空的力量强行往旁边一扭,就这么擦身飞过。

        然而这时大毛的冷笑却突然凝固了,瞳孔也在收缩,羽民族射出的那些火箭确实飞到了村寨里,由于距离很远几乎达到了射程的极限,并不是很有准头,但至少也有数十支插在了房顶上,可是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燃起大火。

        距离太远,一片火雨落下的场面虽壮观但也有点杂乱,况且燃烧的火箭在飞行轨迹中留下了大量的烟,所以其他的羽民族人并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而蛊辛和叔壮则是背朝着村寨,全神贯注应对前方的敌人,也没有注意到村寨里发生了什么。

        那些火箭是落下了,却没有射中一个人,也没有点燃一座屋顶。

        村寨中有水,一侧寨墙的下方凿洞引山泉入村,空地旁边凿了两个相连的池子,第一个池子是村民们平时引用的水,第二个更大的池子是平时洗各种东西的地方。就在一片火箭落下的时候,池水中突然卷起旋涡,一朵浪花飞了出来,在空中化为数十个拳头大小的水珠。如果仔细数一数,水珠一共是三十七枚,正是所有将射落在屋顶的火箭数量。

        施展这一手法术的人当然是虎娃,这是平时他和盘瓠在太昊遗迹中早就玩熟了的游戏。而此刻虎娃正定坐在小屋里闭着双眼,只在元神所见中操控着一切。透明的水珠飞散而开,正好迎住了那些火箭。

        瞬间凝成的水珠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力量,随即就被火箭动穿而过,火却熄灭了。这些箭支去势稍缓,但仍然射中了屋顶、穿过草帘插在木板上,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还有不少支箭则射在了空地上,箭杆上绑的东西仍在燃烧,虎娃并没有理会。

        虎娃定坐在屋中感觉也颇为吃力,幸亏空地上的人早已散开,否则他也无法隔空挡住这么多支箭。御物之功虽然神奇,但是操控物体要在神识所及的范围内,离得越远控制的力道就越小。同样的道理,想控制越多的东西就越困难,分出的每一股力量也要减弱更多,更合何况是水这种无形之物。

        假如只有几支箭射向不远处,虎娃坐在屋中就可以凌空将之定住,可是这么大范围**落这么多支箭,虎娃在正常情况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他只有在定境中展开元神保持绝对的清醒,清晰的察知所发生的一切,瞬间以御物之法催动了池中的水。

        人有两只手,反应快又判断准确的话,可以同时挡住两件飞来的东西。而虎娃此刻就相当于伸出了三十七只无形之手,操控了三十七滴水珠。那些箭支有的较近有的很远,都要在瞬间准确的迎住是一件超乎想象的事情,但虎娃还是做到了,并非是挡住箭,只是熄灭了火。

        如此精妙的神通手段,堪称三境九转圆满状态下、御物之功的极致。它在大宗师眼中真正的高明之处,并不在于神通法力有多强大,而是元神的绝对清明、法力运用的极致精微,在所能达到的境界中几乎是完美的。

        人同时伸出两只手接两件东西,当然没有只接一件东西更稳更准,御物之功也一样。而虎娃瞬间几乎同时接住了三十七件东西,这是寻常五官感应与意识反应不可能做到的,只能是元神感应与操控。虎娃也不是一心三十七用,而是这三十七个动作皆发自一心一念。

        哪怕是比虎娃境界高得多的修士,譬如若山,若仅凭三境中的御物之功,也是办不到这一点的,他必须动用其他的神通手段应对。倒是能操控葛丝凌空纺成水布的若水,虽比若山的境界与法力都稍有不如,但在准备很充分的情况下应该也能办到。

        虎娃如此施展御物之功,就是在有意无意间效法水婆婆编织水布,因为他当年亲眼见过。可如今是水婆婆虽能办到,但要换成很多年前,同样三境九转圆满、尚未突破四境的她,也是做不到的。更何况水婆婆在编织水布时,并非是这么急迫凶险的状况,只需准备好了安心施法即可。

        射在屋顶上的箭火焰全部熄灭,在场众人除了修为最高的大毛,其他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蛊辛率领的三十位战士已散开躲在空地周边的屋檐下,自然看不见屋顶上的情形,而且有不少射在空地上的箭仍然带着火,村寨上空还飘着很多烟。

        大毛非常纳闷,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难道路村人提前有所准备、在屋顶的草帘上浇了水,所以那些草帘正巧是湿透的,可是他们怎能料到羽民族人会用火箭呢?大毛的视线也被烟尘阻挡,而他本人正被蛊辛不要命般的缠住激战,远方那些稍现即散的透明水珠本就极难发现,所以他并没有察看清楚。

        就在这时,路村另一侧那谷壑断崖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若仔细分辨其实是两声巨响同时发出,然后青冈橡树上的羽民族人纷纷振翅飞了起来。震惊中的蛊辛顿时有一种无力的绝望感,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断崖上木桥让人给毁掉了。

        没想到智力很低的羽民族人,这次在族长大毛的指挥下安排了这么严密的计划。大批族人首先出现在村北的后山上,完全吸引了村寨中的注意力,又有人趁机潜到谷壑的另一侧破坏了木桥,切断了路村和花海村之间的联系。

        蛊辛再好的定力,此刻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在路村的南方,谷壑另一侧也有十几条人影振翅飞起,向着村寨上空迎面扑来;后山上的一百二十多位羽民族人已经居高临下飞扑向村寨的上空,他们手中都拿着短弓。

        羽民族人身材矮小,又经常飞在半空,无法使用其他部族战士使用的那种长弓,随身携带的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特制短弓。虽然弓脊只有不到二尺长,材质却非常硬,需要很强的臂力才能拉开。而他们的上肢肌肉很发达,不弱于其他部族中的精壮男子。

        由于背后有一对羽翼,所以他们无法背着箭筒,每人配了一筒短箭悬在腰间。他们能飞在天上射箭,射程当然要比地面上的仰射远得多,所以在战斗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地面上的战士往往够不着他们,他们却能射中对手。

        **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