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0、水火(上)
    大毛清楚自己的族人很笨,羽民族人的智力明显比常人低,一直也是令他颇感头疼的问题。所以在来此之前,他用了很长的时间训练族人怎么进行今日这番战斗,利用劳作中早已熟悉的集体协作经验,分为几个简单的步骤,要大家都牢牢记住。

        首先是在他的率领下潜到附近的高处发起偷袭,听见号令便齐射火箭,点燃村中的房屋引起骚乱。另有十二名力气最大的族人,带着特制的武器悄悄的潜入断崖对面,看见这边火箭射出,便破坏木桥、切断路村与花海村的联系。

        木桥被破坏的信号传出,所有的族人便飞到村寨的上空,保持一定的高度射杀那些惊慌乱跑的人,尽量不让他们有机会逃出村寨。等大火吞没路村、这里被洗灭之后,留下一部分人打扫最后的战场,再由大毛率领大队人马飞过断崖与山梁去袭击花海村。

        但是大毛没想到,在中央谷地中将要决战的路村与花海村,大后方还留着蛊辛这样一位高手看家,他们飞来落在青冈树上时被发现了。但大毛制定的计划也不能说没有成功,至少在族人们眼中完全符合原先的安排。第一轮火箭成功射出去了,对面的木桥也被破坏了,于是所有人都飞向了村寨上空。

        接下来应该是大毛制定的第三步作战方案,羽民族人无需想太多,按事先的安排办就行了。可是村寨中并未燃起大火,老弱妇孺仍躲在自家的屋子里,包括那些精锐战士也紧贴着墙根躲在空地周围的屋檐下,羽民族人飞上天空也没有目标可射呀!

        就在这时,村寨中央却出现了一个人。只见虎娃手提两个硕大的麻包冲出了小屋,跳上了空地最中央的青石祭坛。这麻包很结实,看上去很沉重,鼓鼓囊囊也不知塞满了什么东西。蛊辛回头看见的正是这个场面,立即大喊一声:“虎娃,快回去,危险!”

        情急之中蛊辛来不及去追究村中为何没有着火,只是赶紧提醒处于险境的虎娃。其实他对今天的局势已经绝望了,如果最后一定要在羽民族的屠杀中尽可能四散逃亡,那么他想最保住的就是两族人中最出色的孩子虎娃。今天可能大部分族人都难以幸免,但总要留下血脉和希望。

        大毛也一直在盯着蛊辛呢,就在他扭头走神的瞬间,大毛又是一箭射来。这一箭无声无息灌注着神通法力十分阴险,箭到身前才发出刺耳的啸音,尚未回过头的蛊辛是躲不开了。掩护蛊辛的叔壮发出一声震耳的大吼,旋身抡出了一支梭枪。

        只听当的一声震响,精钢枪尖正打在骨质的箭簇上,擦出了一串火星,手腕粗的梭枪被震断成了好几截,精悍的叔壮也被震退了好几步。他方才以两只梭枪挡开抛射而来的火箭并不太吃力,但是打落这一支箭却显得很困难。

        但彪悍的叔壮又发出一声震耳的大吼,抡起另一支梭枪向着远方树上的大毛砸了出去。梭枪原本是用来投射的,叔壮的姿势明显不合常理,这支沉重的梭枪打着旋带着一股狂风,没头没脑的就这么砸了过去,劲力与速度皆极为惊人!

        大毛吃了一惊,本没放在自己眼中的这个后生竟有这等惊人的力量,他施法凌空折断一截丈余长、碗口粗细坚硬的青冈树枝飞迎了过去。打着旋的梭枪砸过,坚硬的青冈木竟显得那么脆弱,在空中被打的四分五裂,并没有阻挡住梭枪。

        假如是梭尖朝前射来的梭枪,在通常情况下杀伤力更大也更有准头、射程更远,但也更容易躲避。此刻这支劈头盖脸打着旋扫而来的梭枪,让意外中的大毛很不好躲,但他往旁边一闪身还是避开了,随即身形一变背后展开羽翼便欲飞起。

        大毛施展了特有的神通变化,恢复了羽民一族的原身,原来他身上的衣物都是以法力幻化而成,此刻皆消失不见,真正的身材矮小了许多。背后的羽翼张开,他的相貌也变了,鼻梁很高、前齿外翻嘴很尖,显得十分妖异。

        族人们已经飞向村寨,但情况和欲想中的有点不一样,他也要摆脱纠缠赶紧加入飞空的战阵,也只有他的箭才能在空中射塌那些屋顶。

        羽翼虽张开了,可是大毛本人却没有飞起来,因为蛊辛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那支梭枪擦着翼尖打在了大毛所立足的树杈上,水桶粗的树杈咔嚓一声砸断了。再看抡出这一记梭枪的叔壮,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这一击竟然让他自己受了伤。

        叔壮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受得伤,做为一名二境修士,他原先并不具备这么惊人的力量,但这几年他也习练了开山劲,并且修成了武丁功的境界。今天是他第一次不要命的施展,过度运转形骸的力量超出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当场就受了不轻的内伤。

        但是这一击也超出了大毛的预计,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叔壮打落大毛的箭,蛊辛已经回头,叔壮发疯般的抡出另一支梭枪,蛊辛已经张弓搭箭。他的箭比梭枪后出,速度却比梭枪更快,无声无息穿透那漫天飞舞的树枝碎末,就在梭枪砸中树杈的前一瞬间,射向了大毛往旁边闪避的位置。

        恰好变化原身张开羽翼的大毛不可能再躲开了,只有硬接,双脚发力企图稳住身形运劲,却感觉脚下一空。他所立足的那根树杈已被叔壮的梭枪打断,身体等于处在凌空不受力的状态。羽民族人是摔不死的,张开羽翼自可滑翔,但此刻在他欲飞未飞之际,蛊辛的箭是致命的。

        情急之中,大毛只得将手中的短弓奋力挥了出去,身前也升起一股旋风卷向箭支。但距离已太近了,那带着神通法力的箭稍微被扭转方向仍然射至,紧接着被短弓砸中。弓脊与弓弦全部崩断,箭杆也被砸断。但那崩飞的箭簇斜射而出,洞穿了大毛的左翅,带走了一片羽毛和拳头大小的一团血肉。

        箭本是射向胸口的,大毛躲得了身体却躲不了翅膀,他的羽翼张开宽度是身高的两倍有余,在空中的目标太大了!大毛是四境二转妖族修士,论修为境界当然比蛊辛更高,但他本以为此番袭击将毫无意外地轻松得手,从一开始就轻敌了,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拼命的心思。

        而蛊辛是在绝望中,几乎是抱着必死之心在与他拼命,再加上叔壮这位实力不弱的帮手宁受很重的内伤,也要给蛊辛创造射杀大毛的机会,这一箭把大毛的翅膀给射穿了,箭身上激荡的劲力同时也伤了打毛的筋骨。

        大毛发出一声惨叫,随着脚下那根粗大的横枝坠向山林中。蛊辛紧接着又射出了一箭,这一箭虽没有方才那一箭迅疾有力,但也带着啸音十分惊人。此箭射在了正在下落的树杈枝叶间,砰的一声碎木乱飞,隐约又听见一声惨叫,不知是否射中或者射中了哪里。

        蛊辛却来不及查探战果,他对叔壮吼了一声:“去剁了他!”随即提箭转过身来。

        已带伤的叔壮,此刻却仿佛被激发起了最强烈的战意和血性,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丝,右手抽出佩刀、左手又抄起一支梭枪,跳下屋顶冲出了寨墙的后门,到山林中去追杀落地的大毛了。在狩猎中,若有被射中的野兽滚落山坡,叔壮都是这么干的,动作早已纯熟无比。

        明显受伤很重无法再飞起的大毛是否摔死了、假如没死还有多少反击之力、冲进山林的叔壮是不是他的对手?这些问题蛊辛都来不及考虑,他要转过身守护村寨,只有他的箭才有足够的射程和力量,能对付那些飞在天空的羽民族人。

        可是当蛊辛转过身来竟愣住了,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他与大毛拼命的时候,全神贯注没有一丝分心,因此也不清楚身后的村寨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此刻才意识到,他能成功将大毛重伤射落是有原因的,不仅是叔壮之助,更因为面朝这个方向的大毛看见了村寨中发生的事情。

        难怪大毛中箭前的神情会那么惊恐,举止也有些慌乱失措。

        ……

        冲出屋子的虎娃,对蛊辛的警告仿佛充耳不闻,就这么冲上了祭坛站定,居然连眼睛都闭上了。他神情很凝重但也安宁,仿佛根本就没意识空中的危险。虎娃冲上祭坛站定、蛊辛扭头朝大毛射箭、一百多位羽民族人飞到村寨上空,这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事情。

        那些羽民族人找不到地面上可射杀的目标,只看见了祭坛上的虎娃,瞬间便有数十枝箭都朝他凌空射落。虎娃闭着眼睛,将手中两只**包抡向了天空。

        硕大的麻包就像挥舞的盾牌,卷起一阵狂风。大岁数箭射在麻包上竟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的箭被砸飞了、卷开了,也有的箭射偏了就落在虎娃的身旁。羽民族的箭簇大多是用特殊的兽骨磨制而成,轻而尖锐,空中的麻包被这些箭支射破了,又似被无形的力量撕开了。

        麻包里装的全是石头,像鸡蛋那样的石头!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