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4、兵者不祥之器(下)
    侧翼的两支百人战阵,虽不及中军战阵那般气势逼人,但也肃杀整齐、威风凛凛。相比之下,有鱼村那边摆开的军阵就不够看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有鱼村出动一支百人战阵,就已经出乎众人的预料,他们根本就没见过这种场面。

        等路村和花海村的战阵一出来,众人的反应就不仅仅是惊讶或震憾了,简直都傻掉了,让他们放开胆子去想,做梦也想不到这种场面啊!盘瓠发出那一声震吼,很多人一屁股坐倒在地,都忘了再站起来。

        鱼大壳刚才还在得意的笑,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说不清是震憾、恼怒还是惊恐?他本人好歹也是一名三境修士,等反应过来立刻大声喊道:“西岭大人,您看!我早就说过路村和花海村心怀阴谋,企图破坏国君的定盟大计,这就是证据!”

        鱼大壳也被吓到了,但他并没有绝望,自以为底气依旧很足。路村和花海村能拉出三百精壮男子,并不令他意外,真正意外的是这些人竟然全副武装也摆开了军阵。但这也不要紧,他们可能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并没有真正强大的战斗力,山爷只是想了这么个法子来吓唬人。

        有鱼村的军阵可不一样,那是真正的完全脱离劳作,在相室国派来的兵师指点下足足操演了三年时间,已还配备了统一的精良武器,在蛮荒各部族中当然所向无敌。鱼大壳原先最担心的只是若山和若水这两名高手,所以才会请求西岭大人尽量多带几位高手来。

        鱼大壳说话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兽皮棚,站到了己方军阵的一侧。西岭身边的护卫们见势不妙,也想护着君使大人退避到鱼大壳那边。但西岭却没有动、依旧站在原地,方才与他耳语的那名贴身护卫、也是留在君使大人身边唯一的一名四境修士,同样也站着没动。

        西岭没有忘了自己的身份,他的动作就代表了立场,假如此刻也躲到鱼大壳那边,那就意味着支持有鱼村和路村开战了,所以他不能动。西岭的位置离若山不远,就在双方军阵对峙间的空地一侧,假如他们真打起来了,他也恰好能站在旁边观战。

        西岭朝若山说道:“山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若对定盟之事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完全可以好好商谈,大家又何必刀兵相向呢?我来到此地,绝不想看见山中各部结盟未成,反而自起战乱!”

        西岭说话的同时也暗暗心惊,他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若山这边摆开的军阵绝非乌合之众,看气势和装备,那支五十多人的中军战阵,就算在巴原各国中也是精锐;而两边的百人战阵虽然没有那么声势迫人,但显然也不是临时拉凑的,也应该经过了专门的操演训练。

        这位山爷是六十年前就闯荡过巴原,看来也学过兵师之法,真要是打起来,有鱼村这支百人战阵恐怕不是对手,最终的结果会伤亡惨重。西岭已知若山是一名高手,他还注意到路村的战阵后方还有一名女子,身形窈窕长发及腰,背着而立神情冷峻,应该就是另一名高手若水了。

        若山笑着答道:“君使大人看得清楚,我等正在商谈定盟之事,鱼大壳却突然摆开军阵刀兵相向。我才不得不如此,破坏定盟大计之人,是他不是我!”

        西岭又问道:“山爷,您怎么可能训练出这样一支军阵?”

        若山反问道:“君使大人,请问您此前来过这里吗,是否了解此地各部族的情况?”

        西岭答道:“惭愧,看来我对此地各部族的实情所知甚少。”

        若山:“当年清水氏一族突然覆亡,却不知是何人所为,山中各部族人人自危,也一度生存艰难,早有建立部族联盟的必要。但鱼大壳素怀野心,不仅想取清水氏而代之,还想占据中央谷地驱使奴役各部族,几番阴谋皆未得逞,于是又想到了借助巴国之力,派人蒙蔽国君获得帮助。

        我也察觉了动静,所以训练一支军阵以防万一,如果今天有鱼村好好与各部族商量,不擅动刀兵,我也不会刀兵相向。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征伐各部,仍然是想好好商谈,但若有谁想还捣乱的话,就请君使大人当场下令,我一定不会对他客气的!”

        见西岭一直站着没过来,鱼大壳着急了,大声喊道:“君使大人,我们用不着怕他,也不必再和他啰嗦!军阵已摆开,想收手也不可能了,别看他们人多,但不过是乌合之众,凭我有鱼村的军阵以及大人您带来的高手,正可将这些不服王化的挑事者一举镇压,完成国君之愿与大人您的使命!”

        这时若山举起骨杖发了个信号,路村那边的战士齐声发出一声大喝,同时抬起左脚重重地跺地。中央谷地中仿佛响起了一声晴天炸雷,震得大家耳膜嗡嗡作响,就连整片大地仿佛都在微微颤抖。西岭猝不及防间晃了晃,被护卫伸手及时扶了一把才站稳。

        然后只听若山不紧不慢的说道:“方才我已告诉君使大人,路村世代传承开山劲,为了应对蛮荒中的各种状况,这几年我也训练族人下苦功修炼。这中军战阵的五十余名战士,皆已练成了开山劲。”

        众人耳中还有余音回旋,而山爷说话的声音好像也不大,却能让每个人都清晰的听见。刚刚站稳的西岭闻言腿又一软,差点又坐下了。这番话的含义,以前从未听说过开山劲的鱼大壳可能还不太懂,但西岭却是完全明白的。他很庆幸自己刚才站住了未动,否则今天能不能回得去都两说了!

        若山这边共有二百五十多名战士,全副武装且经过了正规的操练,其中五十多名精锐的中军居然全部练成了开山劲。别说是在蛮荒中,就算在巴原五国,那些并非处于交战边境的城郭,平常的守备力量也没这么强大啊!

        仅仅这支精锐的中军,就足以击溃有鱼村的百人战阵了,那两翼的军阵再跟随而上,有鱼村那边是一个都跑不掉,还谈什么镇压对方?

        西岭确实带来了一批高手,共有四名四境修士,还有六名练成开山劲的战士,但若山和那边也有高手啊,西岭这点手下能护送他逃出中央谷地就不错了。可是穿越蛮荒中路途艰险漫长,他就算逃出去又能逃多远,国君的使命又该怎么交待?

        幸亏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西岭也知顺势而为。他随即招手下令,原本站在有鱼村战阵中的三名四境修士,迅速离开了军阵回到西岭大人身边护卫。鱼大壳傻眼了,在那里喊道:“君使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想镇压捣乱者、定下各部结盟大事吗?”

        西岭面无表情的答道:“鱼大壳,各部族长不是正在商量吗?我带人来只是做个见证,并召集各部相商,而不是挑起冲突纷争的。你就别捣乱了,赶紧过来一起说话吧。”

        然后他又转身对若山笑道:“山爷,现在大家可以好好商谈了。依您与各部族长的意思,是否愿意结成部落联盟,又应该怎样结盟呢。”

        西岭甚至有点佩服自己还能笑得出来,而部族长皆已走出了兽皮棚,不约而同纷纷站在了若山身边。他们也看清了今天的形势,原来鱼大壳是想玩硬的,结果山爷早有准备,手段比鱼大壳还硬。但山爷并没有打算在中央谷地中杀得血流成河,假如那样不仅对有鱼村是覆灭之祸,对于即将建立的部族联盟而言也是不小的损失。

        各部族长就站在这里,按若山的想法商谈结盟之事。等大家都商量定了,那就要按盟约来办,若是有人不遵守盟约,那么若山就不会再客气。

        在谷地最中央,将划出一片共有之地,包括了原清水氏城寨的废墟原址,留待将来建造城郭,还将在城郭中专门开辟商肆,是各部族交换各种物品之处,也供外来商贩驻足。至于城主,当然是山爷,谁都没有异议,大家甚至连国君给山爷的氏号都商量好了——既然他的名字叫若山,那就封为“若山氏”吧。

        若山本人却反对道:“此处原为清水氏故地,我若为城主在此筑城,那么此城就叫山水城吧,受氏号也应称山水氏。”反正这些都是山爷自己说了算,随即就定了下来。

        “山水氏”这个氏号,将来也是属于此地所有部族的,因为他们已经结为了部落联盟,虽有不同的姓,却可共有一氏。至于结盟的方式已有成例,就参考路村与花海村的结盟。山水城的管理,也可以参照有鱼村,由各部族长组成长老会,当长老会争议不决时由城主若山大人定夺。

        既然各部族已结为联盟,将来可合称“山水氏一族”,那么这片中央谷地包括盐井也等于是部落联盟共有了。至于剩下的其余事情,就由若山召集山水城长老会慢慢商量决定。西岭大人至此已能顺利完成使命,只需将今日的结果回去禀报国君。然后山水城派使者象征性的向国君朝贡,再带回国君的封赏之命就可以了。

        这些事情,山爷心中早有计较,逐条提议,各部族长纷纷点头赞同。所谓的山水城现在还没影子呢,但这没关系,把事情先定下来,然后什么都好说。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