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5、山水踹大壳(上)
    西岭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此行的使命会很轻松,只需协助鱼大壳震慑几个捣乱的深山野民便能搞定,不料情况却完全相反,差点连自己都给搭进去了。还好他擅察情由知顺势而为,并没有像悦耕大人那样中了鱼大壳的套。

        见众人商量已毕,西岭大人在护卫环绕中又恢复了君使的威严,转身道:“鱼大壳,现在只差你代表有鱼村点头了。只要你无异议,我便宣布决定,然后将此地定盟的结果回报国君,这里的事情就交给若山大人去办。……你若不肯点头,我建议有鱼村可另换一位族长来点头,总之就像你自己方才所说,不要破坏有利于此地全体部族的大事!”

        他的称呼转换得倒很自然,山爷此刻已经变成了“若山大人”。

        方才众人商议的时候,鱼大壳也一步一步蹭了过来,就站在人群外围听着,却始终一言不发,脸色也越来越阴沉,紧咬牙关连腮帮子都在轻轻抽搐。此刻君使大人发话,他身边的两位有鱼村长老也在低声劝说——事已至此就只能点头了,幸亏山爷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虽然鱼大壳没有实现他的野心,有鱼一族也没有称霸蛮荒,但这已经是个很好的结果了,若山算是手下留情。至于各部结盟之后,若山会不会设法报复有鱼村,那只能是后来的事情,鱼大壳就算挨了收拾恐怕也是活该,至少绝大部分普通族人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鱼大壳的神情看上去竟有些狰狞,额头上有青筋跳动,回头望了一眼有鱼村军阵,突然开口道:“君使大人,各位族长,你们不必着急宣布决定。如今定盟,只是因为路村与花海村的威逼,若路村与花海村出了什么变故,恐怕今日商量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我们不妨再等等,等到明天再说。”

        这时有一人冷冷问道:“大壳,你这是什么意思?今日明明是你召集各部族长吃鱼,君使大人也是随你而来。你本人宣布要商定结盟之事,自己说的话难道还想当场反悔?方才盟约已定,除了有鱼村之外各部族已结盟,与你点不点头没有关系。

        你若不愿,花海村便不在部盟之中,所有族人皆退出山水城之地。方才君使大人说得不错,花海村若想加入部盟,可换一位族长来点头。君使大人、若山城主,如今部盟已立,我能不能请求部盟做出第一个决定?”

        众人回头一看,水婆婆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人群外。方才她一直站在战阵后面,可是听见若山提议将此地欲建之城命名为“山水城”的时候,她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古怪,也悄然走过来听大家的商议,此刻突然开口说话。

        众人纷纷道:“水婆婆,您请说!”

        水婆婆伸手一指人丛对面的鱼大壳道:“今日之事大家都看得清楚,各部族长议事之时,鱼大壳突然下令摆开军阵。若不是路村与花海村早有准备,恐难逃大劫、族人已被刀兵加身。鱼大壳利齿獠牙已露、杀心与凶行皆现,岂能饶过?

        今后大家共属同一氏族,有鱼村此举也等于向各部族行凶,鱼大壳等主事谋划之人必当严惩。我可以不追究有鱼村的普通族人,该怎么处置那是诸位商量的事情,但绝不能放过鱼大壳,定盟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当场宰了他!”

        若水真是不留情面,当场就要宰了鱼大壳。众人都看向了西岭和若山,有不少族长甚至在暗暗点头。西岭赶紧说道:“破坏结盟大事、有意挑起争杀、主动向其他各部行凶者,当然应该严惩。但今天不必着急,各部正式结盟之后,可由城主召集长老会商量……”

        若水打断他的话道:“各部已经结盟,此刻就是在商议部盟大事,事实清清楚楚,就应当场决断,难道还要将这祸害留着不成?君使大人这就下令吧,你不想做恶人也没关系,我便亲自动手!”

        言下之意让西岭下令只是给他这个君使面子,同时也是让他来做这个恶人,但无论如何,若水都要当场动手了。

        鱼大壳的冷汗不停地流了下来,他一直在悄悄的后退,突然喊了一句:“若山、若水,你们不要得意的太早,此刻路村与花海村恐怕已无存!……你们把族中精壮都带到了这里,就没想过村寨能不能保得住吗?”

        鱼大壳的脑袋已经不太清醒了,恐怕没有人能体会他此刻的心情,因为他已没有任何退路,与若山等人之间必然是你死我活的结果。西岭大人可以有别的选择,他鱼大壳却没有,算算时间,羽民族人应该已经灭掉了路村和花海村,正向中央谷地飞来。

        今天在中央谷地中,必然会有一番血战!鱼大壳直到此时还不太清楚对方军阵真正的实力,总以为有鱼村的军阵仍足以一战。他刚才在等待一个时机,就是那批羽民族人突然自谷地边缘飞出来,从路村军阵背后凌空射下箭羽,有鱼村的军阵便趁势合击,仍是稳胜局面。

        从此之后,路村与花海村便不复存在了,刚才众人商量的一切当然也就不能再算了。他要让君使大人亲眼看见这些,最终仍然不得不按照他的计划决定!鱼大壳不可能承认自己的失败,也绝不会甘心放弃。

        也许鱼大壳不该说出这些话,因为羽民族尚未赶到。但形势发生的逆转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简直快崩溃了,水婆婆已经要动手杀他。他挣扎着这么说出来,或许是想动摇对方的军心,又仿佛是溺水的人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在告诉自己并没有失败。

        山爷闻言冷笑道:“鱼大壳,你有鱼村的军阵尽数在此,就算能派出小股族人穿越深山偷袭路村和花海村,难道以为我们就没有防备吗?”

        鱼大壳手中紧握着一把刀,非常精美的二尺弧形骨刀,那是有鱼村世代传承的法器,据说是当年的巴国理正赐予有鱼村祖先的。他露出狰狞的笑容道:“防备?你们可以监控山中的道路,也可以监视有鱼村的族人。但是你们忘了,深山之中还有一支妖族是会飞的,而此刻路村与花海村已被其所灭!”

        此话一出口,不仅若山的脸色变了,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包括各部族长,包括在远处围观的蛮荒各部族人,包括西岭大人及其身边的护卫,甚至也包括绝大多数有鱼村人!

        有鱼村的两位长老鱼叶子和鱼子肥失声叫道:“大壳,难道真有此事?”两人的脑门上瞬间就冒汗了,甚至连后背的衣服都汗透了,声音显得颤抖嘶哑。

        有鱼村长老会的意见,其实也不是完全统一。众人支持鱼大壳的各部结盟、打通与巴原联系之举,因为有鱼村这些年确实得到了相室国的支持,村民们也享受了不少好处。可是有几位长老,比如鱼叶子和鱼子肥,对鱼大壳操演军阵、胁迫路村和花海村的想法并不赞同。因为这样的做的结果,恐怕仅是强占中央谷地,且会引发各部族之间大规模的冲突战斗。

        但鱼大壳声称操演军阵只是为了震慑对手,有鱼一族已得到了相室国的支持,有十足把握能取清水氏而代之,成为有鱼氏。他得到了长老会另外几名成员的支持,所以事情还是这么决定了。

        鱼子肥和鱼叶子却不清楚,鱼大壳竟暗中安排了这么狠毒的计划。他们立刻意识到今日有鱼村将大祸临头,最可怕的后果,就是全族的男女老少一个都别想活!

        路村和花海村在中央谷地集中了二百五十多人的军阵,假如后方村寨无恙,凡事还可以商量。可那些战士若得知家园被毁、亲人皆被杀,谁能拦得住他们复仇的刀兵呢?一旦杀红了眼,不仅有鱼村的百人军阵难以抵挡,恐怕连整个有鱼村也得被灭了。

        就在这时,就听山爷的大喝一声:“擅动者死!”

        若山让大家不许动,当然不包括自己人。水婆婆的竹杖已经出手,如一条带着清啸声的蛟龙,从空中越过人丛直击而下,竟然打向了鱼叶子和鱼子肥。紧接着谷地中又传出一声惊天的震吼,只见盘瓠的前蹄已经落地,弓着后背施展了它的天赋神通,就冲着有鱼村战阵前方最中央的领军者鱼飞天。

        盘瓠发出震吼的同时,它身边的伯壮也奋力掷出了手中的梭枪。方才山爷的那声大喝就是号令,而伯壮是路村战阵的领军者,他一动则整个战阵也跟着动了,发起了早就计划好的第一波攻击——假如真的需要动手的话,他们事先也有计划。

        这么多人一起动手,场面却丝毫不乱。竹杖带着凌空的劲力打下,鱼子肥与鱼叶子本能的向两侧闪避,他们皆是二境九转修士,反应倒挺快的。但若水的目的就是要将他们逼开,若山的身形已如闪电般冲向了鱼大壳。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