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5、山水踹大壳(下)
    鱼大壳方才退到了与本方军阵平行的左侧位置,他身前不远还挡着鱼叶子和鱼子肥两位长老,本打算随即下令命军阵向前推进,以为自己已经很安全了。他知道山爷和水婆婆很厉害,但也不了解这两人修为境界究竟有多高,各部族人也没见过他们全力施展神通。等水婆婆和山爷动手的时候,鱼大壳才意识到,原来他们两人的修为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鱼大壳也是一名三境修士,刚才已在凝神戒备,山爷冲来时,他手中那把骨刀打着旋飞了出去。这把弯月形的骨刀旋转翻飞,轨迹十分怪异走得并不是直线,山爷不论从哪个角度冲来仿佛都会被斩中。

        可山爷根本就没理会这把刀,水婆婆的竹杖凌空逼开两位长老只是虚击,随即如游龙般向前飞射,啪的一声打在了骨刀上。只有鱼大壳自己清楚这股力量有多惊人,他以御器之法操纵的骨刀失控被砸落地面,旋转着插入土中整个刀身都不见了。

        鱼大壳全身一震,就像被无数根鞭子抽入筋骨,水婆婆的御器法力竟破了他的御物之功,虽然没有直接打中他本人,但形神也受到了冲击。

        山爷已经冲到了鱼大壳面前,挥骨杖就能将他砸爬下,可他突然将骨杖一收抬起一脚,将鱼大壳给踹飞了。这一脚本是朝前踹的,按理鱼大壳应该向后飞才对,可是他魁梧的身形居然划了一道诡异的弧线,飞向了双方军阵的中央,噗通一声如死鱼般摔落在地。

        水婆婆祭出竹杖时,本站在空地一侧的人群外,等鱼大壳落地时,她却诡异的出现在了双方军阵的中间。鱼大壳身子骨倒够结实的,或者是若山有意留了他一条命,落地后单手一撑挣扎着就想起来,而水婆婆抬起一脚就踹向他的脑袋。

        鱼大壳侧着落地的,这一脚正踹在左侧的脸颊上,直接将他的右脸颊跺在了地上,整个人也动弹不得。那根竹杖此时已打着旋飞回水婆婆手中,水婆婆厉声喝道:“大壳,你想身死族灭吗,刚才的话究竟是怎么意思?”

        “你踩着他的脸,他怎么答话?……不论是真是假,你速带盘瓠赶回村寨!”随着话音,若山已手持骨杖走了过来,也站在双方军阵之间。

        山爷和水婆婆干净利索的拿下了鱼大壳,那么双方军阵在做什么呢?见族长被拿下,有鱼村的军阵又为何没有反应?因为他们根本没法动!

        盘瓠那一声震吼,让猝不及防的鱼飞天预算你狠一阵晕眩,手中盾牌好悬没拿住,而伯壮射出的那支带着啸音的梭枪,随着吼声同时就到了。假如没有盘瓠这声吼,假如西岭大人带来的那名四境高手还在身边,身为二境修士的鱼飞天应该躲开这支梭枪,但此时他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尖锐的梭枪扎透了盾牌又穿胸而过,以一个斜向的角度插在了地上。有鱼村军阵的领军者鱼飞天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当场身亡。他尸身并没有倒地,而是以一种奇异的后仰姿势,与盾牌一起被挂在那斜插的梭枪上。

        发起进攻的不仅是伯壮和盘瓠,他们身后的中军战阵,还有两侧的仲壮与小槿也动了,十九支梭枪和三十四支羽箭同时射出。双方军阵原本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也就是在弓箭的射程之外,以防止对方突施冷箭偷袭。

        有鱼村的战士们根本没想到对方的箭能射过来,这个距离还远呢!但是那三十四支羽箭一射出,有鱼村的战士们就察觉不妙,抛射的弧线竟然那么高、完全能够落在他们之中,。前排战士下意识的在盾后缩身蹲下,后面两排战士也向前靠拢伏下了身子。但这第一波羽箭并没有射入军阵中,竟然飞得更远,恰恰越过了他们的头顶,整齐地插在后面的地上。

        除了三十四支羽箭,飞来的还有十九支梭枪。梭枪是用手投掷的,射程当然远不如弓箭。鱼飞天方才站的位置,本以为对方连弓箭都射不中,就算有个别人能将梭枪投过来,凭他的修为也可以躲开或挡住,但没想到第一击就被伯壮的梭枪格杀。

        伯壮的梭枪就像是划了一条线,另外十九支梭枪都飞到同样的距离插在地上,仿佛紧贴着村路军阵前方布下了一道篱笆。路村的军阵也分为左中右三队,每队前方有一名长老率领,有两支梭枪飞向了左右那两名长老,来自仲壮与小槿。

        还好这两位长老没有受到盘瓠的攻击,本身是二境修士反应也足够快,闪身躲开了。但他们躲得非常狼狈,左右皆有梭枪射来,只有向后飞闪,竟然撞入了战阵,后背撞翻了几名持盾的前排战士。

        前有梭枪落地插成一排,身后有一片羽箭射落,就像是一个无形的笼子,有鱼村的战阵挤做一团一片慌乱惊恐,谁都没有再敢乱动。这些羽箭与梭枪,显然是故意分别落在了战阵前后,只斩杀了领军的鱼飞天,目的就是为了震慑全军。。

        这一系列事件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就在转眼之间。那边的鱼飞天被当场斩杀,成片的羽箭和梭枪刚刚落下,鱼大壳就被山爷踹飞到空地中央,然后被水婆婆一脚踩住左脸。当山爷手持骨杖走过来的时候,整片谷地中已鸦雀无声。

        水婆婆这次并没有和山爷多说一句废话,转身招呼盘瓠抬脚便走,身形就像在贴地飘飞,而盘瓠跟在她后面四蹄狂奔,眨眼间就消失在谷地边缘的山中。别看她平时总爱和山爷拌嘴,旦族中有大事之时,两人之间却显得那么默契。

        鱼大壳侧卧于地,吐出一口血沫,人已经只剩下半条命,爬都爬不起来了,但他还没有死也没有晕过去。若山厉声问道:“鱼大壳,你说羽民族已袭击了路村和花海村,这是不是真的?”

        若山说话时尽量保持着镇定,但指着鱼大壳的右手却在微微的发颤。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路村与花海村今日留守的族人恐将死伤惨重,最可怕的后果,就是只剩下了中央谷地中这二百五十多名精壮男子。

        这几乎相当于惨烈的灭族啊,鱼大壳的手段为何这么狠毒?只不过因为若山阻碍了他的野心,就要将两族人都赶尽杀绝吗?假如消息得到确认,若山也无法阻止在场的两族战士展开血腥的报复,届时有鱼村也会是灭族的下场。这将是蛮荒中最为凄惨的一天,也是若山最不愿意看到,一直在尽量阻止它发生的事情!

        时间已是下午,路途漫长艰险,命军阵赶回村寨当然来不及了。况且中央谷地中局势未定,若山也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都撤走,所以他当机立断,让速度最快的若水与盘瓠赶回去。也只有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或许还来得及救下更多的族人。

        只希望蛊辛率领的留守战士能多支撑一段时间,尚有更多的族人得以幸存。若水应能收拾那些羽民,而盘瓠也可以朝天祭出震吼神通,震落那些会飞的鸟人配合水婆婆。

        看见山爷发颤的手,空地一侧面的西岭大人感觉自己的小腿肚子好像在抽筋,有些控制不住,接着大腿也好像在发抖,赶紧伸手扶住了身边那名护卫。方才他已经问了离得最近的一位族人,明白了鱼大壳那番话意味着什么。

        原来今天到场的并不是蛮荒中所有的部族首领,还有三支妖族的族长未到,他们也很少跟外族打交道,其中一支妖族就是会飞的羽民族。鱼大壳利用今天的机会,勾结羽民族去袭击了花海村和路村。那两个防备空虚的村寨,此刻很有可能已无人幸存。

        西岭大人感觉一阵晕眩,嗓子眼发干简直说不出话来。这意味着路村和花海村,如今可能只剩下了谷地中的二百五十多名战士。但就是这么一支军阵,已经显示了它的强大与可怕,西岭刚才可是看得清楚啊。梭枪和羽箭的射程那么远,还能射的那么整齐,说明这些战士根本没有尽全力,且绝对训练有素。

        假如这些战士得知家园被毁、族人皆遇难,他们能放过有鱼村吗?一旦动手报仇,场面便谁也控制不住,有鱼村全体族人恐将被屠戮一空。西岭大人带着国君的使命,来到这里促成各部族结盟,结果这一带最重要的几个部族,在互相征伐中几乎都被屠灭,还谈什么结盟,他又如何交待?

        没法向国君交待此刻已是小事,别忘了是相室国派人支持与帮助了有鱼村,又派他来到此地主持今日之事。假如没有这些,可能就没有今天的变故,而君使的来到,正是点燃这一系列惨剧的火种。

        那些杀红了眼的战士,能放过他这个“祸害”吗?他们心中充满悲愤与仇恨,也不会考虑什么后果;就算相室国再强大,恐怕也不能发动大军征伐此地,而他这位君使大人,今天说宰也就宰了。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