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6、恶人(上)
    西岭带来的十几名随从虽然力不弱,但也挡不住路村与花海村的军阵啊。所以他的脑袋直发懵,却极力保持着镇定和清醒,在思索着该怎么办?看那位山爷还是一位很有理智也很讲道理的人,或许他还能逃过一劫,幸亏刚才及时召回了随从、支持若山为山水城主,没有继续站在有鱼村那边。

        这时那名护卫又对他耳语道:“大人,那山爷和水婆婆,应该已有五境修为!……我们今日恐不好脱身,只有全力支持这位若山族长收拾残局了。无论是什么样的要求,都先答应了再说。他们要什么就许诺给什么,器物也好粮食也罢,就算是从巴原上送一批女人来也行!至于有鱼一族,斩杀首脑之人,余者可发配给路村和花海村这些战士为奴。”

        西岭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但就怕形势失控啊,到时候恐怕没人会听他说什么了。他下意识的反问道:“这样做,可以吗?”

        那名护卫在西岭的眼前悄然亮出掌心中的一件东西,以法力拢住声息道:“大人,煞主的意思,就是要让有鱼一族不得翻身,如今正可顺势而为。”

        西岭吃了一惊,张口结舌道:“你,你,您是赤望丘的人?……赤望丘怎会插手这里的事?”

        那名护卫低声道:“赤望丘并不插手,只是让我传个话,表明态度。”此人是相室国都城中的一位四境修士,此番被西岭以协助国君使命的名义请来,却没想到竟他竟与赤望丘有关。

        ……

        远处树得丘上的理清水也吃了一惊,那名护卫说话时以法力拢住了声息,以理清水现在的状态,也听不见他与西岭都说了些什么。但那人亮出掌心之物时,他恰好瞥见了一眼,那是一枚银白色的金属符牌,镂刻成虎头图腾的形状,正是赤望丘的信物。

        今天这个场合,赤望丘果然也派人来了,理清水却一直没有发现有谁可疑,此刻才知道竟是西岭身边的护卫。他到底与西岭说了什么,又有什么用意呢?理清水亦是满怀疑虑。

        ……

        山爷正在喝问半死不活的鱼大壳,此刻的场面就像干草堆旁边已点燃火种,稍有不慎就将燃起熊熊大火,从中央谷地到有鱼村恐将血流成河。鱼大壳已经懵了,他万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松就被山爷和水婆婆拿下,而他所倚仗的军阵连动都动不了,且领军之人已被斩杀。

        听见若山的话,鱼大壳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论花海村和路村怎样、不论有鱼村的命运如何,他今天必然是死定了!一念及此,鱼大壳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喉咙一甜又吐出一大口鲜血。他的愿望曾是多么的美妙,可现实却是这样的冷酷。

        这些年来,鱼大壳一直想率领由于一族独占这片中央谷地、他本人也将成为蛮荒中各部族的霸主,所有部族皆臣服于他听从号令。但此刻身下便是这片土地,他本以为要筑城受封的地方,却已经死到临头,他感到深深的绝望与不甘,然后——他崩溃了。

        鱼大壳突然抬起脑袋笑了,嘶哑的狂笑,一边笑一边咳血道:“若山,就算杀了我,你也救不回族人的性命。……与我斗,我死,你也不会好受!”

        鱼叶子长老赶紧抢步过来,飞起一脚将鱼大壳踹得晕死过去,随即拜倒于地道:“山爷息怒,大壳他已经疯了!这几年来,他做梦都想成为各部族之主,终于把自己给想疯了!您千万不要相信他的疯言疯语,深山妖族极少与各部族打交道,好端端的怎会去袭击路村呢?一定是大壳在虚言恐吓!”

        假如此刻哪位战士给他一梭枪,鱼叶子将与鱼飞天是一个下场。但他已顾不上那么多了,不仅路村和花海村的军阵陡然暴发出杀意,就连在场的其他各部族人也都纷纷拿起了各种武器,用带着戒备与仇视的眼神,看着有鱼村众人的动静。

        有鱼村已犯了众怒。鱼大壳今天请众位族长吃鱼、商量定盟之事,眼见不能实现自己的野心,竟然摆开军阵威逼。这还是其次,原来在此之前,他就勾结羽民族去突袭路村与花海村。也就是说无论今天商量出什么结果,鱼大壳都要赶尽杀绝!

        有鱼村对待路村与如此,那么对待其他部族又会怎样呢?各部族人都觉得浑身发寒啊,会不会他们的村寨此时也遭到了袭击?因为大家都拥护若山的结盟提议、反对鱼大壳的那种想法。人们已经从各自的住地中取来了各式各样的武器,手持棍棒梭枪虎视眈眈,没找到武器的人也顺手拣起了石头。

        山爷刚才已经展示了军阵之威,而看目前的形式,甚至用不着军阵动手,只要山爷一声令下,各部族人就会一拥而上把有鱼村给灭了,鱼叶子怎能不害怕!而山爷面色凝重,站在军阵前手中骨杖缓缓指向对面道:“三声之内,仍持兵披甲者死!”

        方才有鱼村众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唯恐山爷下令杀人,闻言方知他是要有鱼村的军阵解除武装。

        山爷身后的军阵此刻仍然未动,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受过训练,另一方面就如鱼叶子刚才所说,鱼大壳可能只是在讲疯话,战士并不愿意相信那是事实。水婆婆已经带着盘瓠赶回村寨了,消息还有没最终确认。

        另一位长老鱼子肥听见山爷的话,赶紧向有鱼村的军阵大声叫道:“全部放下武器,解下甲衣!”

        这时一直站在空地一侧的西岭大人也突然下令道:“众武士,听若山城主之令,收缴有鱼村之兵甲!”

        除了那名来自赤望丘的修士还站在西岭身边护卫,其他随从全部走向了有鱼村的军阵,命那些战士放下梭枪、盾牌、弓箭、腰刀,连身上穿的皮甲也都要脱下来。领军者鱼飞天已死,族长鱼大壳也被踹晕了,有鱼村的战士们在惊恐不安中纷纷解除了武装。

        有鱼村这些战士也只是普通族人,今天披坚持锐而来,很有些威风炫耀的感觉。但他们还不算真正的军队,虽经过了几年的操演,却从未参加过真正的战斗,本以为今天只要一出现在中央谷地,便能震慑蛮荒各部,谁也没想过要去真正的拼命。

        方才很多人已被吓得胆战心惊,手中的武器都快握不住了,听见命令如释重负般的丢下了刀枪。若山说的是“三声之内”,但他连一声都还没数呢,有鱼村的武装已解除。

        十几名护卫将刀枪和甲衣收起,又按西岭大人命令,将之抬到了路村和花海村的战阵之前,整齐的摆好。西岭大人又大声命令道:“将有鱼村首脑人物全部拿下,交由若山城主发落!”

        众护卫取出绳索,又将有鱼村在场的长老全部绑缚,包括鱼叶子和鱼子肥在内,都押到了山爷身前。战阵领军者鱼飞天已死,但有鱼村战阵分为三队,另外两队的指挥鱼大肚和鱼五崽也被拿下。

        鱼五崽是最后一个放下武器的人,他的神情本还有些犹豫挣扎,但见其他所有人都放下了刀枪,而西岭大人的护卫已经过来了,也不得不放弃了反抗。

        这时西岭大人硬着头皮也走入场中道:“举兵作乱、欲残害各部族人者已被拿下,请若山大人率领山水城长老会处置。说来惭愧,数年前的君使悦耕大人被有鱼村蒙蔽,一直以为帮助有鱼村便是帮助此地各部族。这些兵甲武器,是巴国派人协助有鱼村所打造,应归部盟所有,此刻全部缴得交于此处。

        若山城主大人,您与各部族长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我将回报国君尽全力满足诸位的愿望。相室国的农师、兵师,将来也会为山水氏全体族人提供帮助,若你们需要粮食、器物、或者是其他的东西甚至是人,只要想到了都可以开口。”

        若山沉声道:“君使大人太慷慨了!您真的不清楚鱼大壳的计划吗?”

        西岭赶紧答道:“若山城主大人,我当然不知。不仅是我,我看这有鱼村的普通族人恐怕也不知情。如今已拿下这些主事者,正可好好讯问,鱼大壳与其同谋绝不能放过!……但鱼大壳方才的癫狂之言,恐也未必是真。”

        若山不再说话,转身望着茫茫群山中路村与花海村的方向,正准备命令伯壮带着中军战阵赶回村寨。有鱼村已不再构成威胁,而想对付会飞的羽民族,只有这些练成开山劲的战士以硬弓才行。就算战阵能赶回去的时间已经晚了,但也可尽量补救万一。

        可还没等山爷下令,远处的山中就传来一声清啸,竟是水婆婆的声音。紧接着就见水婆婆长发飘扬,提着一只麻袋出现在谷地边缘,身形如飞很快又来到军阵之前,将手中麻袋往地上一扔,有一件血淋淋的东西滚落出来。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