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7、奴的出现(上)
    各部族长一开口,场面就热闹了,大家方才一直都没敢说话,而此刻声音都很大,争得面红耳赤。有鱼一族今天的举动,也让各部族感到心惊,感觉不仅仅是气愤,也有深深的后怕。他们当然都想严惩有鱼村,争执的只是不同的处置方式——究竟该不该杀么多人?

        有几个小部族在几年前的盐井争斗中吃过有鱼的大亏,械斗中还死了好几名族人,假如不是山爷当年召集各部相商,他们早就被有鱼村逼出中央谷地了,所以此刻表态应按君使大人说的办,就此灭掉有鱼一族。

        虽然这么做太狠,但有鱼村先前不是更狠吗,竟然想灭了路村和花海村,既然如此,就莫怪别人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们。在蛮荒原始部族中,大家共同生活劳作,物产也统一收集分配,所以在他们的观念里,凡是以整个部族的名义做的事情,其后果当然也要由全体族人来承担。

        但也有很多族人表示不太赞同,因为山爷已经说了,在结盟之日杀这么多人、将蛮荒中人口最多最富足的一个部族全部斩灭,既是不祥之兆,也是部盟的损失。有鱼村族人还可以留着打渔呢,假如他们都没了,大家往后也就吃不到今天这么好吃的鱼了。但鱼大壳与几位主事者肯定得死,哪怕是给路村和花海村伤亡的族人偿命也好,反正绝不能放过。

        大家吵了半天,还是没有达到一致意见,最终仍然要请山爷决定。

        若山看着前方跪地哀求的有鱼村族人,除了那百名军阵战士之外,今日在中央谷地中的还有二百多名族人,他们眼中都充满了悲伤和绝望,期待着山爷能赐予一线生机。若山沉吟道:“方才诸位族长的话我都听见了,如今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欲袭灭路村与花海村之事,有鱼村的大部分族人知不知情?

        大家说得不错,迎接君使大人、邀集各部族相商定盟、包括此前的操演军阵三年、今日摆开军阵威逼,是有鱼村举族之事,所有族人都参与了,都应受到惩罚,而主事者更当重罚。但勾结羽民族之事,未必人人知情,需要查实。”

        这时西岭又说道:“若山大人若不忍将有鱼村人尽数诛杀,倒是还有另一种办法。查明并斩尽主事之人,而其余普通族人,就配于今日这些勇士为奴。”

        奴?这是什么东西?各部族长大部分都没有听说过,纷纷好奇的追问。西岭大人简单解释道,所谓奴就是给人干活的。大家更惊讶了,深山部族中人人都得干活啊,不干活早就冻死饿死了,这算什么惩罚、与不罚又有什么两样?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西岭大人只得进一步解释,奴是给主人干活的,主人让他们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而且所收获的物产并不属于自己,而由主人来决定怎么分配、给他们怎样的吃穿。就连他们本人也是不属于自己的,而是相当于主人的私人财物,比如还可以拿出去跟别人交换东西。

        各部族长这下全听懂了,都觉得西岭大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居然能想出这么妙的办法来惩罚那些有鱼族人,纷纷称赞不已。西岭大人只觉得好气又好笑,这算什么聪明,巴原五国中早就有蓄奴之事,只是这些深山野民没见过罢了。

        其实有鱼一族的祖先,当年就是理清水的奴仆,只是跟随理清水来到蛮荒中另行择地定居之后,其后人不再是这种身份了。

        ……

        远处树得丘上的理清水暗自发出一声长叹,他身为山神守护此地已有百余年,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各部族也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清水氏灭族之后,这一带蛮荒中动荡与变化之剧烈,是数百年来所未有。

        可能是因为清水氏一族的突然覆灭,留下了一片利益与权威的真空,打破了各部族长久以来保持的平衡与宁静,引起了各种冲突与争夺。人们之所以学会争夺,是因为世上有了可以争夺的东西。

        而奴的出现,最早就来源于争夺中的失败者,同时也意味着人们可以创造出更丰富的物产供他人享用。生产的发达、生活的富足当然是一种进步,但欲望也会伴随着利益滋生,这是人们渐渐走出蛮荒的年代,所必须经历的考验或者说过程,终究无法避免。

        这就像某个人迈入初境得以修炼,无论是身体的反应还是心境的状态,都必须迈过某个关口。

        理清水又想起了自己曾思考多年的有关“初境的难题”,为何越是生活在天真古朴状态中的人们,在同样的指引下,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可能性就越大?而巴原上那些富庶繁华的城郭中,同样数量的人口中,能迈入初境者却更少?答案可能就与此有关吧。

        奴的出现,表面上看是一部分人成为另一部分人的奴仆,但是对于坐在树得丘上的理清水而言,他看见的是深山中所有的部族之民,这也意味着人们成了自己之奴,因为利益所导致的欲望。

        无论如何,欲望是不可能消失的,它也是人们得以生存与繁衍的根本。但由于智慧的出现,却有了不可逆转的演化形式。各部族将会变得更加富足与繁荣,这也是一种趋势与进步,但它同时会伴随着很多其他的东西出现,未必是人人所愿见。这不是繁荣与富足本身的错,源自于更多欲望与心机的滋生、所导致人们心境的改变,

        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者,比例将越来越小,但总还有人会成功,它是一种个人的觉悟与修行。还有一点也要想到,繁荣与富足会让各部族繁衍出更多的人口,能迈入初境者的比例会越来越小,但在更庞大的人口中,总数未必会少太多。

        ……

        不提理清水有怎样的感慨或感悟,西岭又问道:“若山城主大人,您以为如何?”

        若山沉吟道:“这样做,是不是太过……”

        西岭赶紧打断他道:“太过便宜了他们吗?那就全部杀了,又何必商议这么久!……其实我认为,这些有鱼族人未必都那么阴险狠毒,留下他们或许还有用。”这位君使大人的神情故意显得有些不悦,仿佛在说——不想杀他们的人是你,现在我给了另一个建议,怎么犹犹豫豫的又是你?

        现在到了山爷一言决生死的时刻,有鱼族人忍不住纷纷叫道:“君使大人说的对,我们还有用!……我会捕鱼!我会造船!……我会织网!我会种地!我会打造农具!……我还会把鱼苗捞出来放到花海里面,以后花海就有鱼了,我给花海村打鱼!……我会做特别好吃的鱼,今后给大家做鱼!……我们会开凿盐井、煮盐制盐!”

        西岭大人身边的那名护卫大声呵斥道:“你们都别说话了,听若山城主如何决定!”

        在场的有鱼一族共三百多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山爷,而且有鱼村中还有近六百名男女老少,也在等着山爷决定他们的命运。山爷面无表情的朝西岭点了点头道:“我方才的话还没说完,这一带山中从未出现过蓄奴之事,若罚他们永世为奴,是不是太过严苛了?”

        永世为奴?这是啥意思,各位族长又纷纷追问西岭大人,才得到了更多的解释。原来“奴”相当于主人私产,若永世为奴,那么他们生下的孩子仍然是主人之奴,将世代如此;至于本人,当然永远都没有脱身的希望,至死都是主人之奴。

        西岭大人心中暗道——我也没说永世为奴啊!表面上故意皱起眉头道:“这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若山大人难道没有听见诸位族长方才的话吗?”同时又在心嘀咕,这位山爷要他来做这个恶人,可自己做好人也做得太过份了,很懂恩威并用之道啊。

        一听此话,各部族长也纷纷嚷道:“山爷,您太仁慈了!留他们性命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当然应该永世为奴。”

        山爷咳嗽一声,大家也都安静下来,只见这位“城主大人”沉吟道:“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有鱼一族必受严惩,主事者当诛,余人将举族为奴。但不是给我路村和花海村这些战士为私奴,如今各部族已结盟,那么就为整个部族之奴。

        有鱼村今日召各部族商谈结盟之事,目的就是要在中央谷地建造城郭、并开凿扩建通往巴国的道路。这应是有鱼村全体族人事先商量好的,那么就由你们来承担此事。当城郭建成之日、山道开凿完成之时,本城主将赐有鱼一族解脱奴身。”

        山爷的话一出口,就等于做出了最终的决定。有鱼村将举族为奴,不是个某些人的私奴而成了山水城之奴仆。若山城主还给了这些人一线希望,就是城郭建成、山路也开凿扩建完成之后,可以让他们不再为奴,后代也不必永世为奴、仍是部盟之民。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