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39、好人(上)
    在宴席之上,西岭大人看似无意的追问鱼与游哪里去了?他曾在有鱼村住过一段日子,听鱼大壳说起过鱼与游还留在巴原,这位有鱼村最出色的年轻人,将来可继任有鱼城的城主。只可惜鱼大壳的野心成空,鱼与游成了唯一在外躲过一劫的有鱼族人。

        悦耕却回答得很含糊,只说自己也不清楚,那鱼与游可能已到别处寻访高人拜师去了。悦耕大人倒是特意提到了若山送他一支犀渠兽角之事,而数年前他曾见过赤望丘的高人,曾托他在深山中找寻一些特殊的物产,其中就包括犀渠兽角,而如今已收集齐全。

        悦耕说这番话时不无炫耀之意,也许是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席上几位西岭大人的随从都知道他所支持的有鱼一族被连根铲掉了,但是新任城主立刻送来贵重的礼物,就连赤望丘的高人都托他办事,当然也感觉脸上有光。

        宴席之后,安排西岭以及随行的贵客们休息,悦耕大人送客后刚刚返回府中,仆从便禀报有客来访。访客名叫辛束,是来自相室国都的一名四境修士,也是西岭大人的随从之一。这位辛束若有事,方才在宴席上不说,此刻却来单独求见,也让悦耕觉得很奇怪。

        但一名四境修士,无论在哪里都是受到礼待与重视的,已感觉有些疲倦的悦耕大人还是点灯接见了。辛束见到悦耕,只是简单的行了一个礼,然后亮出掌心一物道:“城主大人,我唐闻师弟几年前托您的事情,难为您一直还记着,多谢大人有心了!”

        悦耕冷不丁见到赤望丘的信物,吃了一惊,起身还礼道:“原来辛束先生竟是赤望丘的高人,您怎么会跟随西岭进入蛮荒?”

        辛束答道:“我师承于赤望丘一脉,却久居相室国都,并不欲让太多外人知晓我的身份,免得受过多打扰,希望悦耕城主也不必对他人多言。此前西岭大人领国君之命,出使蛮荒主持定盟之事,在国都中招募高手相随,我恰好也想外出游历一番,便跟着西岭大人一起去了。”

        悦耕赶紧道:“请先生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也感谢先生的信任,单独对我亮明的身份。您入夜后单独来访,有什么吩咐吗?……数年前唐闻先生托我找寻的东西,如今已搜集齐全,正在考虑如何派人送到赤望丘呢,先生是否是为此而来?”

        辛束笑道:“你将东西交给我便可,其实唐闻师弟数年前托你的事,就是我的交待。城主大人收集不易,不知这几件东西价值几何?”

        悦耕摆手道:“谈什么价值,这是我对赤望丘以及白煞大人的一点敬意。再说了,我也没什么花费,全是打声招呼自有别人送来的。……先生稍坐,我这就命人都给您取来。”

        辛束亦摆手道:“不急不急,我此番也不便携带,你另行派人送到都城便是。趁夜来访,其实是为了另一件事。有鱼村那位年轻后生,名叫鱼与游的,如今何在?”

        这个问题,西岭大人在宴席上已经问过了,此刻辛束又问,想要的肯定不是同样的答案。悦耕的神情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答道:“在先生面前,我也不敢隐瞒,鱼与游目前就在高城。我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非常好,年纪轻轻便有二境九转修为,若将来能继续突破,必然是人才啊。我本有栽培提携之心,不料蛮荒中却出了这等变故。今日先生特意提到他,究竟想怎样处置呢?”

        辛束仍然笑道:“哦?看来悦耕城主应该不想把他发还蛮荒为奴。您不要担心,我绝无恶意,况且赤望丘一向爱惜巴原中难得的年轻才俊,假如遇见了,同样有栽培之心。”

        赤望丘如今已成为威震巴原的一派修行传承宗门,虽然以白额氏一族为根基,但寻找传人已不局限于白额氏族人,巴原上若有值得培养的好苗子,都会注意招揽入门下。所以辛束说出这番话,悦耕倒也没感到太意外,他又问道:“先生是想将鱼与游带回赤望丘吗?那真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福份!”

        辛束却摇头道:“不不不,我不是想将之公然送到赤望丘,而是请悦耕城主帮个忙。您帮那鱼与游改换身份,并按当初鱼大壳所托,在巴原上为他引荐高人、指点其修炼。此人必对您感激涕零,将来行事无不言听计从,若他修炼有成,对城主大人您也有大用。”

        悦耕突然明白了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鱼与游二十出头便有二境九转修为,无论在哪里都是值得重视的人才,送回蛮荒为奴当然是可惜了。悦耕先前就有收揽此人的心思,所以才没有对西岭大人说实话。

        辛束则提醒他可以有更好的安排,假如鱼与游将来成为真正的高人,也是悦耕手中一枚重要的棋子。若是高城与山水城交恶,或者蛮荒中的形势有变,鱼与游说不定更有大用。

        悦耕大人当即表示一定会按照辛束的吩咐去办。辛束又叮嘱了一番,不要对别人泄露他是赤望丘传人的身份,更重要的,绝对不要告诉鱼与游此事是出于他的授意,一切都当成是悦耕大人自己的安排。

        悦耕有些疑惑,接着便感慨赤望丘的高人行事,非常人可以测度。这明明是好事,辛束却把好人都让给他去做,自己却不留下任何痕迹。他满口承诺绝不会对鱼与游泄露消息,辛束这便告辞离去。悦耕也有些心急,立刻就命人叫来了鱼与游。

        鱼与游二十出头的样子,皮肤显得有些苍白,并不像深山中蛮荒野人,但手心的老茧仍很明显,虽不如几年前那么粗糙,却还留着在有鱼村中结网捕鱼的痕迹。当他被几名武士带进城主府的时候,微微缩着肩膀后背绷得很紧,双拳紧握有些发颤,仿佛压抑着紧张与愤怒。

        西岭大人从蛮荒中带回的消息,黄昏时分他也听说了,当时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鱼大壳与族中众长老死了,有鱼村人举族为奴,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飘零在外,不知将面对怎样的未来?鱼与游觉得很愤怒,他想报仇,可是心里也清楚自己没这个本事;紧接着又很害怕,怕被送回蛮荒为奴,因为这是西岭大人已经代表国君宣布了的决定。

        于是他又想逃走,已经收拾好简单的东西,打算等到后半夜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再悄悄离去。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被悦耕大人派武士带到了城主府,这一路心情都很忐忑,甚至想打倒武士夺路而逃,可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并没有把握,也不知逃走之后自己该怎么办。

        进了城主府,来到了一间点着油灯的密室中,押送的武士们竟然退了出去,屋中只坐着的悦耕城主,这显然并不是要拿下他送回蛮荒的信号。鱼与游倒也机灵,当即拜倒于地道:“城主大人,我已经听说了家乡发生的事情。这些年来您对我还有有鱼一族多有照顾与帮助,只可惜如今有鱼族已事败为奴,大人召唤我来,想如何处置?”

        悦耕看着他,神情显得很高深,微微点了点头道:“有鱼一族今日虽败,但族人仍在,将来总是还有希望的。至于你,这段日子并不在山中,我很清楚你并未参与那里的事情,所以也不应无辜受罚。但是西岭大人已代表国君宣布了命令,有鱼村人举族为奴,所以本城主还得替你想想办法、给你改换一个身份。

        你年纪轻轻便修炼有成,而且知礼恭谨,我也一向很爱惜与看重,所以今天才会愿意帮你。但你如今不适合继续留在高城了,我会派人将你送走,并介绍高人指点你继续修炼,若将来有所成就,切莫辜负我今日的期望。”

        鱼与游闻听此言,连连叩首不止,感激之情难以言述,并发誓将来一定尽全力为悦耕大人效命。

        ……

        白煞不想让有鱼一族有翻身之日,那么来自赤望丘的修士辛束,为何又要暗中帮助鱼与游呢?其实这两者之间并无冲突,有鱼村做为一股可能为清水氏报仇的部族势力,当然不可以在蛮荒中坐大,但白煞更想寻找理清水所选择的传人,他很可能就出自有鱼村中。

        鱼梁曾经是嫌疑对象,但蛮荒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也未见其踪影,他可能真的是出了意外。而理清水若挑选传人,必然是选择年轻而天赋极高者,比如鱼与游。这些年来并无他人离开那片蛮荒,除了这么一个鱼与游!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鱼与游都最有可能是理清水所选择的传人,他也极有可能是得到了理清水的指点,才故意远离蛮荒来到巴原中避险。假如真是这样,赤望丘并不着急将此人拿下,而是要暗中关注,并在不引起其警惕的情况下尽量设法接近。

        待到他真正菁华诀大成,得到理清水所传承的一切秘密的那一天,可以通过他得到白煞当年想要的一切。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