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40、不仅是梦境(下)
    山爷牵起虎娃的手道:“多亏了你啊,否则族人此番将遭大难。我一直不知你竟有如此修为,有很多话想问你,快到到我的屋里来说话。”

        两人将虎娃带进了山爷的屋中,盘瓠跟着走了几步,在另一道门前站好仍做守卫状。山爷让虎娃在石桌边坐下,水婆婆性子比较急,施法拢住声息便问道:“虎娃,到底是谁教你修炼的?难道是山神吗!”

        虎娃皱起了小眉头,想了想才答道:“其实吧,教会我修炼的当初就是水婆婆您,就是从看您纺布开始的。后来盘瓠带我去了一个地方,我见到了山神,山神又教了我很多。”

        山爷和水婆婆同时惊呼道:“什么?你见到了山神!果然是山神显灵……”

        水婆婆又问道:“我教会你的?难道你当初看我纺布便证入了初境?这怎么可能,你的年纪还太小!”

        山爷也追问道:“你看水婆婆纺布的时候,是不是也得到了山神的指点?”

        水婆婆接着问道:“盘瓠怎么可能带你去见山神呢?山神想见你,为何不直接找你?山神又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声息?”

        然后两人突然都止住了声音,对视一眼露出了苦笑,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这一连串的问题让虎娃无暇回答。这时山爷微笑道:“孩子,你别紧张,告诉我们都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见到山神的,山神又对你说了些什么?”

        虎娃刚才有点被问懵了,此刻才眨着眼睛答道:“真的是盘瓠带我去见山神的,在一个很远很隐蔽的地方。但我并不是真的见到了山神,只是听见了山神的声音。是山神不让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但他也说过,假如有一天我在修炼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便有一番话要我私下转告山爷您。”

        山爷的神色罕见的激动:“是吗?那你快说!”

        虎娃还没开口,水婆婆却一转身出去了,在门外与盘瓠站在一起,同时还施法隔断了门内外声息。因为虎娃说山神的话是要私下转告山爷的,她很自觉地就回避了。

        这倒让若山有点尴尬,瞄了若水在门外的背影一眼,又和颜悦色的对虎娃道:“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吧,山神到底说了些什么?”

        虎娃也有些好奇的看了门外一眼道:“其实水婆婆不必走开的,山神说了,山爷您一定会把水婆婆也带去的。所以请你也转告她,但不能再泄露给更多的人。”

        若山闻听此言赶紧起身出门,在若水耳边低语几句,又把她给请回了屋中。其实山神要转告若山的话很简单——自己还在,但修炼中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这些年无法显灵也不便与人联系,只有通过特殊的方式才可以。

        如果若山听见虎娃话,便和若水去那处“修炼宝地”,但要注意掩饰行迹,千万不能被他人发现。等到了地方,虎娃自会告诉他们如何与山神沟通。他们心中的种种疑惑,山神会亲自回答。

        两人闻言皆露出惊喜之色,心中十余年的困惑终于得到了答案,原来山神还在,只是修炼中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这些年隐寂不显。至于盘瓠怎么会带虎娃找到了山神,虎娃又为何有如今的修为,那只能去请教山神本人了。

        两人恨不能立刻就让虎娃带路去见山神,但山神有吩咐,此事一定要隐秘,不能让其他任何人察觉,所以他们也不敢大意与着急。若水仍在村寨中呆了几天,若山还抽空去了一趟中央谷地处置各种事务,并叮嘱了留在那里的蛊辛一番,这才又返回了村寨。

        接下来水婆婆宣布要去山中采药,而山爷因为前一段时间的忙碌劳累,也宣布将闭关静修。这天鸡还没叫,他们就带着盘瓠和虎娃进了后山,天亮时已经穿行在茫茫原始丛林中。这几天他们私下里又问过虎娃,得知远方有一处神秘的遗迹,当年山神指引盘瓠前去,盘瓠又把虎娃带到了那里,他们心中也非常神往。

        神往之余还有很多疑惑,他们也希望能在山神那里得到解答。比如当年的清水氏究竟是被何人所灭?那强大的山外来敌为何来去无踪,又是出于什么目的?盘瓠和虎娃都是路村人在清水氏城寨废墟中发现的,而山神偏偏指引了他们,这难道也与当年的事情有关?

        当年悦耕大人身为君使第一次进入这片蛮荒,也是为了打听清水氏的消息而来,但只是确认了清水氏已覆灭,却没有更多的发现。前不久君使西岭离开蛮荒时,山爷又一次提到了旧事,希望巴国能够调查清水氏一族覆灭的真相。

        此事一日不查明,总令人感到不安,而西岭也答应了一定尽力。但西岭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巴国国君几年前就下令调查过,同样毫无头绪,搞清楚的可能性很小。巴原上的人们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山神还在,他一定是清楚的。

        心情虽然很迫切,但一路上他们却很小心,至少比虎娃和盘瓠以往前往遗迹时要小心得多,沿途施展法力拢住声息,且尽量避免留下行迹。他们行走在密林中,茂盛的树冠遮挡了身影,就连天空的飞鸟都很那发现,因此速度并不算很快。

        中午的时候,他们到达了山中的那个美丽的水潭边,也就是虎娃发现的、水婆婆曾经修炼纺布的地方,在此处稍事休息。虎娃说道:“水婆婆一定来过这里,水边还有法力炼化过的葛丝。”

        水婆婆点头道:“你这孩子很细心,想当初我确实经常在这里修炼。”

        山爷看着那水潭,潭中是树木天光的倒影,也点头道:“想当年你水婆婆确实曾这里修炼,就算是现在,她也常来。”

        水婆婆扭头道:“若山!你是怎么知道的?……”说到这里突然又把头转了过去,脸色竟有些发红,神情带着几分恼怒。

        虎娃突然反应过来、意识到了什么。水婆婆曾在此地修炼,却没有告诉过别人,那么山爷应该是自己发现的。这个水潭很适合沐浴,难道,难道,难道山爷偷看过水婆婆洗澡!……再看山爷的神情也显得有些尴尬,已经住口不言,大概是自知说漏了嘴。

        虎娃已经十二岁了,时常听族人们谈论男女之事,虽未真正经历过,朦胧间倒也懂了不少。山爷和水婆婆之间的微妙关系,他多少也看出一些眉目来,但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族人们谁也不敢多嘴问,他当然也不会问了。此刻看来,果然还是有点事情的!

        见盘瓠站在那里还张着嘴看着山爷,仿佛在等山爷回答呢,他赶紧知趣地揪住狗耳朵,把狗头也扭了过去。下午继续赶路时,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了,水婆婆仿佛在赌气,一直都没跟山爷说话。而当着虎娃和盘瓠的面,山爷也不好主动搭讪多说什么。

        一路无话,他们当天翻过了远方的雪山之巅,在另一片荒凉的深谷中露营过夜,次日继续登上更远的峰峦,来到那片小盆地中。当若山和若水跟随虎娃钻过那片密密麻麻的怪扭树林时,遮天蔽日的巨木树荫下,有柔和的光芒射来,两人都惊呆了。

        他们就站在那条白石小径上,良久都没有说话。若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嗯,手和脸都还在,然后又悄悄碰了碰还在发呆的若水。他们可不是虎娃那样的孩子或盘瓠那样懵懂的狗,虎娃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是惊讶与好奇,而他们则完全被震住了。

        若水喃喃道:“那边放光的树,是传说中轩辕天帝的不死神药琅玕吗?”

        若山低声道:“是的,应该就是仙玉树琅玕,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它真的会发光!”

        虎娃在一旁好奇的问道:“山爷,原来您认识那发光的树,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

        山爷解释道:“我们从未见过,只是听过传说,轩辕天帝拥有不死神药琅玕树,种植在仙宫中,发出辉光可于夜晚照明,又称琼林。万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而此生有幸能亲眼得见!虎娃,你早就来过这个地方,难道还不知它是什么吗?”

        传说中古代各位天帝得不死神药而登天长生,各种不死神药中最有名的就是琅玕果,据说是轩辕天帝所有。其实在轩辕天帝之前,太昊天帝与神农天帝都曾拥有过它,只是轩辕天帝最有名,传说便附会在他的身上。

        虎娃摇头道:“山神从来没告诉我那些树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它们会发光,能结出很特别的果子,是天地间的生机所凝聚。”

        若水也万没想到,今日亲眼见到了传说,她也问道:“孩子,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吃过吗?”

        虎娃笑着答道:“我吃过好几个了,那也不能叫吃,就是按山神教的办法,在定坐中行功化散其凝炼的菁华气。”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