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41、山神隐瞒之事(上)
    若山和若水伸手互相扶了一把,传说中吃一颗就能长生成仙的琅玕果,虎娃已经吃了好几个了,问他时还笑眯眯地回答得这么轻松,感觉就像吃了花海村的天鹅蛋一样。虎娃并未成仙,但这孩子小小年纪便已有三境九转圆满修为,看来那琅玕果确实能极大的助益修炼。而登天之径上层层境界的修炼,便真正的是长生之道,“不死神药”之名也并非完全是虚言。

        若水又看了看周围道:“这十二棵,是龙血宝树吗?”

        若山:“就是龙血宝树,巴原上也有,但普通人难得一见。我曾在一处山中远远望见过此树,它被国君派重兵守护,寻常人根本不得接近,那处山坡上长的几株,就是这个样子。可是如此高大的龙血宝树,远远超出了我当年所见。”

        水婆婆又弯腰在旁边的莲池中以手掬水,赞叹道:“此水之灵气精纯,我从未见过,是万年长清之泉。……这水中生长的究竟是什么花?”

        山爷:“看花叶之形,应该是莲花,水下泥中有藕茎。……可是普通的莲花根本不能生长在这样的地方,而花呈五色者,我也从未见过。”

        若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蛮荒,所以她也从未见过莲花;若山虽见过莲花,却从未见过五色神莲,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五色神莲是太昊天帝所拥有的不死神药,后世的神农天帝虽然也曾得到并研究服用过它,但并没有自行培育,算不得真正的拥有。因此五色神莲可以说是太昊天帝的信物,但太昊的时代毕竟太过久远了、早在千年之前,以至于如今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这种不死神药。

        这时虎娃又说道:“你们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不是来见山神的吗,快跟我来吧。”

        他领着如梦游般的山爷和水婆婆沿着白石小径从莲池间穿过,走到了遗迹中央的白玉祭坛旁。五株散发着琼光的琅玕树环绕着祭坛,无瑕的白玉流转着晶莹的光泽,祭坛上还放着不少东西,看上去有点乱七八糟的。

        有十五片花瓣,显然是那莲花上落下的,还有一些五色花蕊也放在一片花瓣中;旁边有四根翠绿的莲茎,那是莲蓬脱落后剩下的长竿,也被折取放在此处。另外还有四个莲蓬,其中的莲子已经被剥掉了。

        水婆婆突然道:“若山,当年山神赐予你我之灵药,就是从这东西里面剥出来的!”

        若山点头道:“是的,那是莲子,生长在莲蓬中,而莲蓬是从花心中所结。我以为山神是从别处采来,今日方知竟来出自此处。当时那灵药之效,实在是令人惊叹啊!”

        若山和若水当年突破四境之后,山神也先后教了他们菁华诀,为了帮助他们修炼菁华诀入门,各赐了一枚五色神莲的莲子,却没有告诉他们是什么东西,也令两人不得向外人透露。此刻在这神秘遗迹中,他们又想起了往事,认出了那灵药的来历。

        虎娃说道:“原来山爷和水婆婆也吃过呀,是连着芽心和青皮一起吃的吗?很苦呀,盘瓠一直都不愿意吃,每次都是我揪着它、看它咽进去!”

        若水失声道:“什么!你们也吃了,就这么直接吃的?”

        虎娃一指祭坛上那些莲蓬道:“是呀,您没看这里面的果子都不见了吗,都是被我和盘瓠吃掉了。”虎娃每次取出莲子时很很小心,并没有把莲蓬撕开,莲蓬还是完好无损的留着,但里面已经空了。

        若水追问道:“你们是怎么吃的?”

        虎娃:“就是这么嚼着吃的,肉很脆很香,但是芯芽太苦了,青皮的味道更涩。……每次吃完之后,山神都要我行功修炼。……吃一次,好多天都不用吃饭。”

        山爷和水婆婆对望一眼,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当年他们确实每人都得到了一枚莲子,但按山神的吩咐炼化成珍贵药液,无比小心的服用,而且不是一次服完的,每次都配合炼化吸收灵效之法行功。这孩子和狗倒好,就是把它们嚼着咽了,盘瓠吃得还很不情愿呢!

        虽然他们还不知道这是不死神药五色神莲,但两人当年既服用过莲子,已知其灵效极为非凡。而虎娃和盘瓠已经吃了这么多,山神可真舍得啊!

        其实理清水当年倒也不是不大方,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挥霍太昊天帝留下的不死神药,若山和若水突破四境之时,传以菁华诀并各赐一枚莲子。假如他们能突破六境,理清水本打算再赐一枚琅玕果助其修炼大成,可是一直并没有等到。

        如今的理清水,处境与想法与当年完全不同,已经无所谓舍不舍得了。而且说实话,这孩子和狗还算懂事,否则就在太昊遗迹里乱采东西,理清水也阻止不了。

        而山爷和水婆婆此刻已无法形容内心的感受了,虎娃为何小小年纪就能有三境九转圆满修为,似乎已变得不是那么重要,自古飘渺的传说就在眼前,还有什么奇迹的发生不可以接受呢?若山又问道:“孩子,山神在哪里?”

        虎娃一指白玉祭坛中央的法座道:“山神不在这里,但他能看见我们,也能听见我们说话。可是想和他说话就必须在那里定坐入境……”他讲了与山神交流之法,定坐中神气与这片小世界融为一体,便可与山神意念交流。

        若山和若水对望一眼,若水轻轻点了点头,若山登上祭坛入座。他的心情有些忐忑也很激动,尽量收摄心神入境,元神中随即传来山神的声音:“若山,你终于来了!”

        若山差点没有离定,因为这声音对他的心神冲击实在太大了。他从小就跟随长辈祭奉山神,也是得到了山神的指引才有了如今的修为,成为族长之后又是率领族人祭奉山神的祭司。此刻开口者,就是蛮荒中各部族百年来一直祭奉的神明!

        这是若山第一次听见山神这样说话,以前虽有过交流,但只是山神在他的元神中印入一段意念、包含着各种信息,并非像寻常人那样开**谈,所以他连山神是男是女都不清楚。若山曾听虎娃说起他从小做的那个梦、梦中总能见到一位女子,还以为虎娃是接受到山神所遗留下的某种指引,也曾猜疑过山神的真身是一位女子。

        若山如今才知道自己猜测错了,听山神的声音显然是男子,威严中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沧桑感,却分辨不出有多大年纪。他赶紧收摄心神答道:“山神啊,您终于又开口了,这十几年来,各部族未能得到过您的指引,而山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假如不是收摄心神在定境中,换成平常,山爷说不定都快哽咽了,他心中的激动是难以形容的。山神叹息道:“这些年,难为你了。你终于实现了年轻时的愿望,当上了一城之主,却不是在那遥远的巴原上,而就是在这里。我早就知道,你是方圆数百里内、百年来最出色的人才,一直很看好你,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若山:“山神莫要夸我,清水氏覆灭、各部族内乱纷争,而您又隐寂不出,这些年实在是艰难。好在一切都过去了,而您仍在这里!……能否告诉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清水氏一族为何人所灭,您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山神不再开口说话,而是印入了一段意念在若山的元神中,其中包含了很多信息。清水氏是被远方来的一股强大势力突然偷袭而灭族,而山神当时正闭关修炼在紧要关头,也受到了高手的袭击惊扰,以至于身受重伤形神皆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后来的事情,包括路村人救回了盘瓠和虎娃,山神也都看见了,却无法与人交流沟通,直至今日山神都不能恢复。而且他本人也受到了监视,除了在这座白玉祭坛上以这种方式交流之外,想和外界发生联系,都会被强大而凶残的敌人察觉。

        山神等待了多年,最后只能冒险一试,在鱼梁潜入花海村附近窥探时,他指引了在山野中乱跑的盘瓠来到此地。谁也不会注意到山野中一条不起眼的狗,这是最安全的选择,可是盘瓠当时无法理解太复杂的意思,却在好奇中把虎娃也引到了此地。


        事情大概的经过就是这样,理清水并无半句虚言。可他却有意省略去两件事未提:一是并没有说出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究竟是谁;二是没有告诉若山,虎娃其实并非清水氏一族的血脉遗孤,而是被人在路上拣到的、送进清水氏城寨的婴儿。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