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43、共工(上)
    若山本人倒是有五境修为,但他是城主不可能兼任工师,巴原上也没有任何一座城的城主兼任工师。那么剩下的唯一一位四境以上的修士就是若水,可是以若水的脾气,当然不可能在山水城担任什么工师,所以也只能让请国君派人来了。

        但一位至少拥有四境修为修士,在哪里都能过得舒舒服服,何必要到这么偏僻的蛮荒中,成天和一群深山野人在一起,做一个连城廓都尚未建成的工师呢?所以封建山水城没什么问题,但是任命与派遣工师,却让国君很为难。

        既然西岭大人这么能干,此番意在外波折中还搞定了大局,那么这件事,国君也让西岭去想办法。西岭几乎访遍了国都附近的高人隐士,不出他的预料,没有人愿意接这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但他最后好歹还是说动了辛束。

        辛束勉强答应西岭出任山水城的工师,但也有个条件,当那片蛮荒有合适的人选可以继任的时候,他就会解职离去。西岭当然忙不迭的点头,并连声感谢。

        辛束曾随西岭出使过那片蛮荒、了解各部族的情况,也清楚那里发生的事情,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人选。同时辛束还有一个身份,他是赤望丘的传人,身后有庞大的势力支持,但在相室国中却极少有人知晓。这个身份也有可能为山水城带来更多的帮助——西岭就是这么想的。

        辛束要求西岭不要将自己这个身份透露给别人,西岭当然也不会多事,很自觉的替辛束保守了这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

        对于一座城廓来说,工师大人究竟是干什么的?在很多时候,它是个受人敬畏但又不干的职位,主要职责是掌管工事。工师至少也是四境修士,拥有神通法力、能人所不能,有些依靠普通的人力物力很难完成、或者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就需要工师大人动手——比如寻找合适的矿石,炼化精铁并制作成兵师要求的武器。

        还有一种情况往往也需要请工师解决,比如修建城廓时,有某块巨石怎么也弄不到合适的位置上,那就要看工师大人的手段了。由此可知,工师虽然地位很高、很受人尊敬,但很多修士都不愿主动担任这个任务,往往需要国君和城主来任命,任命者还得很客气的请求对方答应。

        工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责,就是掌管城廓所辖地域内修士的情况。哪里有人突破了初境,哪里有修士从二境突破到三境……这些消息,工师大人都要及时了解与掌握。另一方面,工师也应该与辖境内所有三境以上的修士相熟,有事则可以与他们联系并寻求帮助。

        很多事情,仅靠工师一人之力是完不成的,他还需要更多的帮手。三境以上的修士,就可以打造一些常人很难制作的器物,也拥有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神通手段,所以能成为工师求助的对象。但这种人自己修炼得好好的,通常不喜欢被打扰,也有可能不给工师面子。

        但对于大部分修士而言,自己也说不定有事会求助于工师,而且他们也生活在城廓的地盘中,所属的村寨与家族更有可能向工师求助,所以一般都不会得罪工师,通常都会建立良好的关系、承诺有事时能帮忙则帮忙。

        像这样的修士,在民间也被称为“共工”。所谓“共工”并非特指某一个人,而是指某一类人,这个称呼是从炎帝时代流传下来的。

        神农天帝在人间时曾为一代开国之人皇,号称炎帝,后世继天子位者也都以炎帝为号。炎帝当国时,号召天下所有三境以上的修士出力帮助民众,以换取所享受的供养。

        这是一种号召而非命令,因为普通人也不可能强求修士以神通法力帮忙,只能尽量去请求而已。而在炎帝的时代,所有三境以上的修士,只要愿意以神通法力为民众打造器物、建造工程,都可以被称为“共工”,意思就是“共有之工师”。

        后来轩辕天帝崛起,成为新一代开国人皇,在世间亦称黄帝。黄帝为天子时,则明确了一种制度。国中三境以上的修士,承诺有事可相助各城工师,便能得到赏赐与供养,在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得听从征召效力。

        但这种征召也不是随叫随到,修士们的承诺通常都是有条件的,比如得到什么样的供养、便一年为城廓或国君出手几次,只要完成了承诺,至于其他的事情则全凭自愿或需另行协商了。而民间还有一些修士,他们可能行游各方,每到一地,偶尔也会接受当地居民的请求、出手帮他们做一些事情,在民间也被称为共工——这是炎帝时代的遗风。

        至于炎帝时代之前,太昊天帝也曾为开国之人皇,立国号为“华”,世称青帝,后世历代天子也以青帝为号。但由于其年代过于久远,详细情况如今已经不太清楚了。

        如今巴原上的国度与城廓,也有共工制度,各城廓设立工师之职,掌管辖境内的“共工”情况。所以“共工”并非官职,只是民间的一种尊称,而很多人本身地位就很高,也许并不需要这种尊称。

        比如辛束来到山水城担任工师大人,这里可以登记为共工者目前只有蛊辛、肖白、月牛儿、若山、若水等人,还有另一批二境修士在将来或许会有希望。若山身为城主,也可以成为共工,就看他自己愿不愿意了,而实际上,这些人都没什么不愿意的。

        工师大人还兼有一个职责,就是尽量设法指引各部族有天赋的年轻人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并将他们推荐给国都中的学宫。如今巴原各国并无学宫,但官方还是会发掘与培养修士的,这也是为城廓和国家发现人才的大事,并非工师一人之责。由官方培养出来的修士,通常都要立誓为城廓与国度效力,这也是约定俗成之规。

        这么看工师的职责很多啊,简直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但实情并非如此。工师也有自己的助手,而且在那样的年代,人们平常的事情很少,所以设一官职,往往会负责很多种事务。

        辛束的来到,当然受到了若山城主以及山水城长老会的热烈欢迎,他们很感谢这位高人。而树得丘上的理清水却在暗自冷笑,这里只有他知道辛束的底细,此人是赤望丘的传人,愿意从国都跑到山水城做工师,必然另有目的。

        凭借工师的身份,辛束可以很顺利带掌握这一代所有修士地情况,哪个部族中有人突破了初境,又有哪位修士从一个境界突破到更高的境界,都是工师所要了解的。如果理清水在这里找到了传人,也必然摆脱不了赤望丘的监控。

        辛束曾在中央谷地中向西岭表明了赤望丘传人的身份,但他开口时以法力拢住了声息,树得丘上的理清水也是听不见的。他只在掌心亮了一下赤望丘的信物,随即就收了起来,而且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战阵那边,几乎没人会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理清水应该也不会。

        理清水在树得丘上,虽能知道蛮荒中发生的事情,但他的元神感知已经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与寻常人所见没什么两样,更重要的是,他也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察知山中每一处的情况。当时的理清水,必然也和大家一样关注着若山怎么收拾鱼大壳,几乎不可能察觉他这个稍纵即逝的动作。

        可惜辛束失算了,理清水早就清楚这那场冲突的结果会怎样,所以根本没关心鱼大壳怎么耍,一直就重点盯着从山外来的这些人。结果也许是走运,理清水恰好瞥见了辛束手心中赤望丘的信物。

        理清水知道辛束是什么人、是来干什么的,但他并没有说,甚至都没有提醒若山,就让赤望丘自以得计吧。若山已经按他的吩咐,命令路村与花海村族人一律不准说出虎娃修炼的事情,至少还可以瞒过一段时间。而在辛束可能发现之前,他就应该让虎娃离开蛮荒。

        但理清水还是很担忧,多少也有点后悔,因为他事先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会成为山水城的工师。虎娃这孩子心中没什么魔障,原本可以很轻松的从三境突破到四境,可是理清水偏偏让虎娃的修炼不是那么轻易地就能破关,而紧接着辛束就来了。

        现在的理清水又有了紧迫感,他又希望虎娃越快完成准备越好。

        ……

        可是若山并不清楚山神在想什么,他非常感谢与尊敬辛束,两人相处得也非常融洽。按照常理,城主受封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筑城,可若山并没有这么办。他首先为辛束大人在中央谷地建造了尽量舒服的居所,然后集中人力物力,在山下的有鱼村外修建关隘。

        此关隘正式定名为山水关。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