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44、埏埴以为器(上)
    制陶须先制泥胚,然后入窑烧制。如果胚料很差或火候不对、窑封不合格,陶具制作就会失败。世上的修士们也会用神通法力助人制作各种器物,但那都是普通人力做不到或者很难做到的事情,几乎没有哪位高人会闲着没事去制陶,因为陶具是普通人都会制作的东西,但理清水偏偏就让虎娃这么做了。

        更有意思的是,理清水并没有告诉虎娃该怎么做,只是让他炼一个陶罐出来,能炼成什么样算什么样。

        其实三境修为,已经能以神通法力制造一些器物了,但理清水此前从未让虎娃试过。理清水此刻告诉虎娃,他可以做到,至于该怎么做,那就根据自身的修为境界所拥有的手段,去自然的发挥吧。

        虎娃自然施展了一种手段,就是“火”,这不是用火种点燃的火焰,而是以法力所激发的“心火”。他并不是将陶胚完全定形之后才用火的,因为这并非普通人先制陶、后烧窑的过程,在陶胚成型的同时就在缓缓的炼制。陶胚的形状于空中呈现,淤泥的颜色也在改变,竟变成了纯白无瑕的样子。

        虎娃今日在定境中感受着周围事物的气息,这种气息也包含着万事万物的特性,而且他也知道该怎么烧制陶具,此刻只是用了另一种手段而已。就像洗炼自己的身心一样,他也在洗炼着淤泥中最精纯的物性,伴随着器物的凝炼成形。

        一个精美的陶罐在空中缓缓旋转,通体发红渐渐变得桔黄色半透明、因为高温发着光。然后这光芒渐渐淡去,温度渐渐恢复,落在了祭坛上便成了一个洁白的陶罐。盖子就盖在罐口上旋转,片刻之后也静止不动。

        它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罐子,没有任何多余的纹饰,造型简洁而美观,质地细腻颜色非常漂亮,假如拿到集市上去卖,价值估计也会很贵。但炼制的过程并没有结束,虎娃还在定境中温养此器,使其材质与物性能发挥最佳的器用。

        普通的陶具最大的缺点就是容易碎,但是这个陶罐打不碎,而且隔震、隔音、隔热。理论上它还可以具备更多的特性或灵性,但虎娃这次的并没有将之完全炼化出来。

        其实按照理清水的意思,虎娃能将罐子炼成就行了,现在这个样子不仅已经成功,而且非常完美了。但虎娃并没有收功,他继续以法力一边感应、一边炼化、一边温养其物性,就这么又在定坐炼器一天一夜,根本就没有任何停顿。

        假如有其他修士看到这一幕,定会目瞪口呆,但虎娃来说却做得很自然。当初他第一次施展御物之功时,摘下一枚琅玕果就这么悬于身前定坐了一夜,好像忘了将那枚琅玕果放回祭坛上,其实他也一直在定境中体会。

        如今是虎娃的第一次炼器,山神告诉他可以炼制一个陶罐时,同时还介绍了很多其他呃信息——关于世间各种器物的区别。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器”,石、骨、竹、木等材质加工的物品,其性状并没有什么改变,只要付出人力物力,掌握一定的技巧或工艺就可以做到,只能称之为用具。而陶可能是最接近于“器”的一种用具,因为它有更复杂的工艺,还需要入窑烧制。

        最常见的“器”便是金器,所谓金器未必指的是黄金,而是泛指一切金属器物。人们需要提炼矿石中的精华、炼制金属材料,用种种办法去除其杂质,还可以加入一些东西或彼此融合改变其物性,然后以通过铸锻等手段打造成形,才能得到金属器物。

        大型城廓若集中足够的人力物力,也可以制造金器,但过程非常难代价也非常大。而且有些金属器物,尚是普通人加工不出来的,只有修士以神通法力才能炼制,比如精钢。但是在理清水看来,这无非是因为人力与技艺的不足,假如将来普通人的能力更进一步,也是可以打造出来的。

        这一类东西,被修士们称为“凡器”,而普通人则称为“宝器”。宝器也分上、中、下三品。比如青铜器物,只要掌握制作的方法,集中足够的人力物力就可以炼制,大多数时候人们加工不出来,只是因为条件不具备。此类器物则属于下品宝器。

        中品宝器则有所不同,它具备平常情况下所不具备某些特性,因而更有使用价值,有时候材质可能很普通,但别人却加工不出同样的东西。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山爷当年在断崖上架设的木桥,还有他送给蛊辛的麂子皮。

        架桥的巨木是族人合力从山上砍下来的,但山爷做了一件特别的事,就是以法力凝炼使之耐久不朽。这种暴露在空气中、时常受雨水冲刷又被烈日曝晒的木头,藓生虫蛀是最容易朽坏的。可是经过山爷的法力炼制,假如不是后来被羽民族人给破坏了,那木桥再过一百年仍能照常使用。

        那沟通路村与花海村的木桥,可称中品宝器,只是族人们不太清楚。而且此器相当巨大惊人,也只有山爷那种高手才能炼制,他用了很长的时间、费了很多心血,水婆婆也帮忙了。像这种器物,要么有大行家的眼力,要么在实际使用中体会到了它的特性,否则一般人不太可能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至于上品宝器,则是具备了很特殊的物性。比如一个陶罐,不仅摔不碎且隔音隔热;一块精钢不仅不会生锈,且硬度和韧性都发生了奇异的改变。

        虎娃就拥有一件上品宝器,就是他手腕上戴的天青藤环。此物已经不仅是普通的天青藤了,刀砍不断、火烧不坏、且有安神、润肤、舒筋活血之效。天青藤原本就有这些功效,可是很微弱,蕴含在干枯后经过自然变化缓缓渗出表面的藤脂中。而这枚天青藤环经过法力的炼化,能让这种功效自然而缓慢的发挥,起到最佳的灵效。

        这枚天青藤环在常人看来也许很珍贵特异,已可称上品宝器,但在修士眼中,它还只是“凡器”而已。限于这截天青藤材质本身的原因,它并非天材地宝,就算炼制再怎么炼制,也只能是凡器不能成为法器,所以高手很少去花代价去打造这种东西。

        在凡器或宝器之上的器物,修士称之为法器,世人也常称之为法宝,能炼制法器的材料就是所谓的天材地宝。世上有些东西的物性特别精纯,可以用神通法力将之炼化的纯净,成器后以身心感应之,仿佛能够彼此相融一体,这就是法宝了。

        理论上讲,世上所有的东西皆拥有各种物性,可以将之分别炼化精纯,但实际上这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修士们不可能耗费无穷无尽的精力,去炼制本没有什么灵性妙用之物。而且炼器是有成功率的,有时法力控制得稍有偏差、心神稍有波动,有时纯粹是因为运气不好、功力不足或方法不当,一不小心就会损毁,不仅前功尽弃且人也可能受伤。

        所以修士炼制法器,不仅要寻找合适的天材地宝,而且要慎之又慎。

        法器就是能够与身心相合、自如操控之物,就像使用自己的手足一样,而非简单的御物之功。所谓下品法器,它没有被赋予其他的妙用,只具备材质本身的灵性。至于中品法器,则被炼器者赋予了更为独特的神通妙用。

        而上品法器难得一见,普通的修士也很少能拥有,其妙用已经超脱了材质本身,而且不止一种神通变化,借助它还可以施展修士本人并没有修炼的神奇法术。

        超越宝器、法器之上的器物,则是传说中神器了。神器或许也分上、中、下三品,或许无所谓这种说法,理清水并没有对虎娃多做介绍,因为就连他本人也没有打造神器之能。据说只有迈入登天之径的仙家才能炼制神器,不仅要用物性最精纯的天材地宝、最精妙的炼化之功,且机缘玄妙,就连仙家都很难打造成功。

        神器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让人发现不了,而且器物本身大多有传承。比如某位仙家带着神器出门,搜身是搜不出来的。法器可以与身心一体,就像使用自己的手足一般;而神器可以融入形神不留任何行迹的,它本身就可以随形神变化。

        理论上只有迈过登天之径的仙家才可以这般使用神器,但凡事也有例外,六境以上的修士,若在得到一件神器同时也能得到它的传承,也可以将之融入形神。假如是修为不足六境者,就算得到了一件神器,可能也只是将它当做一件强大的法器使用,并不能完全发挥其妙用威力。

        关于神器,理清水介绍的很简单,他重点讲的是宝器与法器;而且他只介绍了各种器物的区别,很多修士在炼器时注重的境界划分讲究却没有告诉虎娃。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