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44、埏埴以为器(下)
    修为达到三境,方有炼制宝器之能;而想炼成上品宝器,至少要有四境修为。修为达到四境,方有炼制法器之能,而很多修士都认为,炼成中品法器通常需要五境修为,想炼成上品法器则至少要有六境修为。世间有的秘法传承专擅炼器之道,甚至是以此来划分修为境界的。

        但理清水却没有对虎娃说这些,也许是因为还没到时候,他今天不过是让虎娃炼制一个陶罐,以此体验在修炼境界的基础上怎样运用神通法力;也许是认为没这个必要,理清水本人的修炼以自身的生机元气为主,并不偏重炼化外物之功。至于虎娃修炼到什么境界、就去做到什么程度。

        普通人是用不着法器的,不仅是因它太珍贵难得,且一般人不可能有御器之功、也发挥不了其作用。而在炎帝时代,很多修士被称为“共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有时会接受人们的请求、炼制各种宝器——那些也被修士称为凡器的东西,因为大多是凡人所用。

        既擅长又乐意为人们炼制各种宝器的“共工”,在民间必然大受欢迎,但谁也没有无限能力与精力,总是去做这样的事情。共工为普通人打造的大多是下品凡器,中品凡器则比较少见,至于上品凡器几乎见不到——就连修士们自己都极少去炼制这种东西。

        炼制上品凡器至少要有四境修为,而四境修士已经能炼制法器了,而且它所须的功夫,并不亚于以天材地宝炼制法器。

        理清水今日只是让虎娃取莲池下的淤泥,以神通法力炼制一个陶罐,同时介绍了世间各种器物的区别,却并没有要求虎娃炼成一个什么样的陶罐,更没有告诉他该怎样炼制,只是在树得丘上静静的看着。

        炼器之法也有很多种,不同的传承有不同的擅长之道。比如说修炼菁华诀的山爷,擅长加工某些东西、使之不朽不腐,但并不擅长在矿石中提炼精铁之类的器物。倒不是若山不能做到,而耗费同样的精力,别的修士可能做得比他更好。

        当然了,当修为境界到了一定的高度、法力也强大到一定的程度,比如像理清水这样世间顶尖的大宗师,这种区别也许就无所谓了,但毕竟还是有的。而对于若山这等修士而言,其区别就很明显了。若山是理清水教出来的,而虎娃却不能这么说,其修炼的过程出于自然。

        理清水对虎娃的希望,当然是要他将来为清水氏一族复仇;但是对于虎娃的修炼,理清水还有更多的想法或者说是好奇,他想在这个孩子身上印证——世间是否有那么一条根本大道的存在,而已知的各派秘法传承,都是以某种方式符合了这条大道。

        如果说虎娃的修炼印证的便是道之本源,那么种种法术手段,他能掌握的就自然去掌握。理清水没教过他什么炼器神通,今日虎娃制陶,制陶得用火力,虎娃便运转法力去让物体产生高温,此时他已能做到了。

        做到之后,虎娃才意识到,当初和羽民族人大战时,他点燃那些苔藓绒草是用地上燃烧的箭杆。其实没有火源的情况下,他当时也可以施法将之点燃的,但假如他真的这么做了,神气法力会更快的耗尽,并非是最佳的选择。以法力隔空点燃苔藓绒草,比操控它们飞到燃烧的箭杆上要难多了,说不定接下来他就无力在天空布成火幕并洒下火海。

        虎娃如今掌握了这种神通手段,也明白了这个道理,而他正在制作陶器。这件白陶显然不是普通的用具,它在空中成形后就是一件中品宝器;待落到祭坛上火光热力退去,已是一件上品宝器。按照理清水的要求,虎娃能把罐子炼成就行了,能加工成中品宝器则更好,可是没想到虎娃的炼器过程一直没结束。

        上品宝器已成,虎娃定坐中神通法力绵绵若存,感受着此陶罐的物性并不停的继续炼化着。他炼器前含了一枚琅玕果,在琅玕果化散的同时,形神受到洗炼浑身也散发出淡淡的琼光。而那琼光流转竟然也化入了陶罐之中,洁白的陶罐隐约发出琅玕的琼光。

        理清水吃了一惊,这罐子和虎娃的身体一样在散发琼光!那是琅玕果中凝炼的菁华气在化散,洗炼形神的同时又重归这片奇异的小世界中。在外人看来,琅玕果的强大神效是被糟蹋了,就像人们辛辛苦苦找到了金子,却只当石头用。

        理清水却不关心这种问题,因为虎娃已经干过很多次了,而且还是他让虎娃这么干的,陶罐此刻与虎娃的形神是一体的,那就说明——虎娃将之炼成了法器!这件法器的材质不仅是莲池中的淤泥,还将那化散的菁华气也凝炼其中,因此也具备了很特别的灵性妙用。

        假如用他来盛放食物可保持不腐,假如用它来盛放种子,哪怕多年之后再取出,仍可播种发芽。这个罐子是带盖的,此盖也是法器整体一部分,可以在内部形成另一片空间。

        此罐已是一件下品法器,而且是极为精致、炼化得非常高明的下品法器。但看虎娃的样子并没有停下来,他还在继续炼器。这孩子此刻也许还没有意识到,他今日已突破了四境修为,山神要他打造一个罐子,他就给炼成了这个样子。

        足足过了一天一夜,虎娃始终没有停手的意思,理清水又开始有点担心了,不仅担心那个罐子也是担心虎娃。罐子很珍贵,以五色神泥炼制,一次就成器了,这简直是这个奇迹。就算经验丰富的高人,炼制法器时一不小心也常常会损毁,更何况是虎娃这种刚刚迈入四境的修士呢?他不仅是第一次炼器,而且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炼器。

        修士迈入四境,一上手就直接炼制这样的器物,几乎没有不失败的。由于境界尚未稳固,假如器物损毁的话,还可能伤及形神,所以理清水看得有点提心吊胆,却又不敢惊扰虎娃。

        就在山神提心吊胆一天一夜之后,虎娃周身以及罐子上散发的淡淡琼光终于消失,那枚琅玕果也化散挥霍完毕。只见虎娃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很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陶罐,此番炼器终于结束,理清水也长出了一口气。

        虎娃很惊讶——自己竟能炼出这么个东西来!这不仅是虎娃平生第一次炼器,也是他第一次御器,虽然根本就没动那陶罐,但他已体验了御器之妙。陶罐与他身心一体,宛如手足一般。但假如一个人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只陶罐那样的手,那感觉也必然很怪异。

        此器是他方才所炼制,他当然很清楚它都有什么灵性妙用,只要在元神展开的范围内,他都可以自如去“使用”它。但这只“手”能干什么呢,它可以跑到远处去打水,也可以把各种东西装进去,还能让里面的东西生机不绝或者不腐不朽,倒也挺有趣。

        虎娃这么想的时候,又不禁面露微笑,而山神的声音在元神中说道:“孩子,我只是要你炼制一个陶罐,没想到你竟炼成了一件法器。你为何要打造这样一个陶罐,难道还打算继续炼制它吗?”

        此陶罐已经是一件下品法器,然而虎娃成功后并没有立刻收手,仍在边行功边炼器,炼器的过程也好似平常的修炼,到后来虎娃应该是感觉只能将陶罐炼成这样了,这才收手的。

        但此器并没有最终定型,它还可以继续炼化下去,虎娃显然是有这个打算的。所以理清水很惊讶,对于刚刚迈入四境,第一次炼器就能做的如此完美的虎娃,居然好像还对这陶罐不满意,这未免有点贪心不足了!

        在炼器的过程中不慎损毁的可能性非常大,境界越低、功力越弱、经验越不足,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像虎娃这种情况,一上手就想完全炼器成功,几乎百分之百会失败。但这孩子偏偏成功了,而且最终保留的只是一个半成品。

        假如十次炼器有八次失败的话,就算第一次侥幸成功,虎娃还想继续再来,那最终的结果几乎肯定会失败的。明智的选择,通常是先炼成一件法器,就算下次失败,损毁的也是另一件器物,而不是总在一件器物上尝试。

        陶罐炼化到这个程度,已经是虎娃目前能力的极限,所能施展手段到达了完美的极致状态,他再想奢求更高,比如要炼成一件中品法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结果必然是器毁人伤。所以理清水很惊讶的问虎娃为何如此,但问出这句话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还没告诉虎娃这些炼器的讲究,先前只是要他炼制一个陶罐而已。

        不料虎娃却答道:“是您告诉我的,这莲池下的泥和池中的水,皆是可炼神器之物。所以我当然不能只炼制普通的宝具,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法器,它还需要继续炼化。”RS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