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二章 邪恶巫妖系统
    传说中,每一个打破时间和空间界线的超越者,都会得到一份来自世界的馈赠….嗯,俗称穿越者必备金手指。

    邪恶巫妖系统…..就是我那坑爹至极的金手指。

    曾经,它不是叫这个名字,他有一个光辉骑士王养成系统这样的好名字,但可惜,只从我抛弃圣骑士身份,开始学习黑魔法,他就变成了这个名字。

    曾经,他给的日常任务,都是上街扶老太太、帮小女孩找丢失的小猫之类的助人为乐的任务,而不是如今这么坑爹的展开。

    “看下本日的日常……又是这坑爹的两选一,毁灭任意一座三万人以上的城镇,奖励10000点邪恶点数。抢三个小朋友的棒棒糖,奖励1点。若两个都没有完成,那么,扣2点。”

    “呸!当老子是傻的呀,真毁了一个城镇,保证刷出一个全员史诗的中古圣骑士团来讨伐我,到时有的赚,没的花。”

    顺手从路过的牛头人小萝莉抽过她的棒棒糖,看着小女孩哭着被她妈妈拉走,刚放入口中,却听到了棒棒糖和骨头撞击的脆响,才想起自己已经没有了味觉。

    “哎,啥时候才能再享受美食的滋味,魔力虽然管饱,但实在不美味呀。”

    即使那女孩的妈妈拖着熊孩子走,那小女孩似乎还不愿意放弃,那水汪汪的大眼盯着我,似乎发现我无法吃食物,在期望什么。

    以为路过的巫妖叔叔只是恶作剧?马上就会把棒棒糖还给自己。

    好吧,为了不辜负对方的期望,我咔吧咔吧的把糖块咬碎,然后一块块的吐到地上。

    “呜呜呜!!妈妈。怪叔叔抢了我的糖。”

    “别看,快走。”

    于是,不出意外的收获了一阵悦耳的哭声,当时,我的心情就好了很多,因为,我想起了某个无法无天的熊孩子。

    “亡灵就没有人权了吗?上古魔法卷轴被当做涂鸦的画纸,龙血墨水被当成了颜料,辛辛苦苦制造的炼金药剂被当做汽水,甚至连我的肋骨被偷偷拆下来玩拼图,我才睡了两个小时,实验室就变成了废墟,熊孩子的破坏力太可怕了……”

    “哎,啥时候才能报仇呀。”想起那些无法无天的熊孩子,特别某只野性未训的大龄熊孩子,我就恨得牙痒痒。

    突然,但却意外的听到一个系统提示。

    “叮,恭喜宿主累积弄哭第一百个小萝莉/正太,奖励邪恶点数10点。——看似六岁实则二十多的合法萝莉?不在统计范围内,过期的伪萝莉是邪道!”

    看到突然的成就不由得一阵欣喜,成就系统最次的奖励都是十个点数,这可抵得上我十天的日常任务了。

    “按照惯例,弄哭100个有成就的话,弄哭1000个也会有,而且奖励最少翻倍…..”

    于是,我两眼放光的看向街上的小女孩、小正太……..

    “哼,就算没有日常,让熊孩子懂点规矩,让大家避免同样的厄运,也是吾辈好人的职责。”

    “怎么玩比较好了?对了,活化造物,让熊孩子的玩具到处乱跑的恶心怪物,魔法涂料,把熊海子的棒棒糖变成恶性的屎黄色!”

    作为饱受熊孩子祸害的受害者,一想起能够为我被毁掉的魔法卷轴和珍贵典籍报仇雪恨,坏点子创意就一个个冒出来。

    “不,不,那不够劲,把枕头套子变成吃人的魔物吧,让熊孩子以后看到枕头就怕。对了,还有艾伐黑触手,让你们也享受一下痒痒地狱吧。”

    “对了,熊孩子不是怕鬼怪吗?呵呵,是时候重建亡灵大军了,苏醒吧,我的亡灵天灾!!”

    那天,我终于知道,我们这边街区总共才不到200个熊孩子……

    带着几千骷髅、憎恶、僵尸游街的我,实在有些浪费.....

    那天,在城管大队接到报案抵达现场前,在被一个暗精灵大队按倒逮进去之前,我已经走遍了这个街区,才弄哭一百六十个……

    而在得知我召唤亡灵大军是为了报复熊孩子的时候,城管们那混杂哭笑不得和鄙视的表情,也成为了我新的黑历史。

    “恭喜宿主一次性被百个女性鄙视,获得特殊成就‘这娃子脑袋到底是进水还是进浆糊了’,奖励荣誉称号‘弱智儿童’装备后,一定几率获得女性的同情,但女性对装备者的异性好感降低100。”

    …….反正已经被系统坑习惯了,名声也臭到了下限,以我那系统承认的负88魅力为证,异性人缘就算再降低100点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结果一样,都是找不到女友。

    为什么明明是理智分析,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我感觉眼眶中流出的全是血泪.......好吧,我就是个单身了三百年的大魔法师,但此刻,至少,我完成了对宿敌熊孩子的复仇!

    回忆起那些嚎啕大哭的熊孩子,我得意的笑了,我已经想好了今天的日志该怎么写了。

    ad1896年巨龙之夏,三月六日,注定永远铭刻在硫磺城熊孩子的记忆之中,史称“棒棒糖狩猎者事件。”“枕头怪物吃人事件”

    “那一天,孩子们回想起了,受那家伙支配的恐怖……被肆意夺走心爱之物的屈辱,被自己的玩具弄一口吞下的绝望,被亡灵们环绕的恐惧……”

    在我联想翩翩的时候,系统提示音居然又来了。

    “叮!一天之内弄哭一百个熊孩子成就达成!奖励邪恶点数10点,恭喜宿主获得荣誉头衔‘熊孩子克星’,装备后对十二岁以下萝莉/正太有天然的威胁感。温馨提示,一次性弄哭五百个熊孩子,奖励荣誉称号‘熊孩子杀手’一次性弄哭一千个.......

    系统提示音到了此刻,居然顿了一下,我不由得有些期待了,虽然是恶搞的头衔,但若能让熊孩子自此远离我,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一次性弄哭一千个,奖励荣誉称号‘这么大了还和小孩一般计较,你还能更无聊点吗’哦。宿主,感谢我吧,实际上这才是你现在最适合的头衔称号。”

    “我操,这真不能忍了,该死的系统,这不都是你害的吗!!本好人跟你拼了!!”

    -------------

    “主人,这次因为抢棒棒糖入狱……下次,会不会因为偷女孩子内.衣入狱。到时,我可真不想来接变.态了。”

    说话的,是我最忠实的狗腿子,我大宅的半恶魔女仆长,银发的伊丽莎。

    黑金眼镜框、银色双马尾、小虎牙、打着紫色蝴蝶结的小尾巴,巴洛克风格的女仆服把小恶魔俏皮的性格尽显无疑,也把巫妖的恶趣味暴露无遗………

    一直以来,我对伊丽莎的外貌很满意,若能改掉这冷面毒舌的性格,就更好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坑爹的系统呀,只是弄哭几个小女孩就给点数,这才是好人应该做的事情呀。”

    “给!”

    她把一个厚重的相册递给我。

    “这是…..哦,干得好,伊丽莎!不愧是我最忠实的狗腿子!”

    “发生了什么,我大概也能够猜到。这是硫磺山城最大的幼稚园的联系手册,上面有我精心挑选的名单,应该能够方便主人完成任务。”

    “干得好!我还以为你期盼我早点挂点,还你的自由,都是我误会了。太好了,你也是大好人呀。”

    “我看看!”翻开联系录·,但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硫磺城圣光大主教的三个子女的联系方式,狩龙者阿姆罗才上幼稚园的小女儿,战神辛修士的宝贝儿子……..你确定是帮我,而不是想送我回归冥府!”

    我的怒视却一如既往的被对方无视了,半恶魔少女推了一下眼镜框,寒光在镜片上闪烁。

    “棒棒糖狩猎者的美誉已经传遍整个硫磺城,连我从大宅出门都会被指指点点。为了淑女的名声着想,我也的确想换份工作。或者,主人您也应该付我那拖欠了十年的薪水了。“

    “哈,哈。提钱多伤感情。快走吧,我已经等不及回到我们温暖的家。”

    “逃避可不是绅士应该的作为,还有,请您不要转移话题…...为什么拉着我跑,您又做了什么?”

    “不愧是跟我这么久的小伊丽莎,今天的日常任务是一场华丽的爆炸,你懂的…….”

    “我懂了,请您抓好,我这就转移魔法跑路!”

    银色的任意门被打开,主仆两人连忙进入,而随着短程瞬移的魔法散去后,这里已经空无一人,而作为背景的,却是一声惊天大爆炸,及其其后的火警声。

    “延时炎爆炸弹吗?被城管逮捕的囚犯不是会被封魔吗。”

    “不,只是看起来像而已,面粉配上辣椒粉,才加上一点点灰尘,就成了粉尘炸弹,威力不大,死不了人,但绝对找不到证据、”

    “您真不愧是‘智慧’的巫妖呀,囚犯带着封魔环,无法释法,居然还用食堂材料做出手制炸弹。”

    “谢谢,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没人夸你.。好吧,至少作为一个巫妖,这应该是夸奖吧。”

    巫妖是啥?

    “不是好人,是最可怕的妖魔。”大概是维尔拉所有生物听到这个名词的第一感觉。

    “那骨头看的人发毛,那鬼火一样的眼睛好吓人,总觉得在做什么坏事。”这是普通民众的看法。

    “邪恶的终极存在,阴谋家和恶徒!”这是教会圣骑士的看法。

    作为亡灵、黑暗法师们的最终归属,只剩骷髅架子的巫妖们,往往名声的确不佳,但……

    “污蔑,都是偏见!怎么能够因为种族而对个体进行判断!我一直认为,种族、肤色、出身等歧视和偏见是人类愚蠢的标志。世上只有低贱的歧视和偏见,没有低贱的种族、肤色、出身。我真的是个好人呀。”

    “如果您这样都算好人的话,那城东的那些嗜血亡灵们都算圣人了?”

    “圣人说不上,大家都是面冷心热的和平主义者。你看,亡灵多节省粮食呀,又不占地方,一个墓地可以住一个家族。不吃不喝热心工作,只奉献不索取,大家都是大好人呀。”

    半恶魔女仆被逗笑了,那传说只要生命整块进去,就会零碎出来的生命禁区,居然在自家主人眼中也是好人聚集地。

    “呵呵,主人你真会说笑。嗜血亡灵是好人?那教堂区那些饱受市民好评的圣堂牧师是什么?他们可是会对市民进行免费治疗的。每周日还会发放免费的圣餐救济穷人。”

    “一群伪君子和恋童癖,伊丽莎,你看,人都是有欲.望和需求的,过度压抑,不是**也憋成**了,他们一口一个欲.望是原罪,私下肯定都是变.态基佬。你看哪些老男人对小正太这么和蔼可亲,没问题才怪。还有那些一路货色的单细胞圣骑士,都是一群见了我就喊打喊杀的野蛮人!”

    “好吧,我差不多知道主人又犯病了。硫磺山脉中那头被誉为贝隆之厄,曾经独自毁灭了一个帝国的古代红龙,大概在主人眼中只是温顺的小可爱吧。”

    “不不,小红最近太不注意饮食了,有些胖过头了。若再瘦个二三十吨,把小肚子减掉,把曲线廋出来,就更可爱了。”

    “我们那威名赫赫,维护治安,善于助人的硫磺城暗精灵城管大队了?您应该和她们很熟了吧,这两个月,我都去领了你五次了。”

    “……你可以去问问被她们镇压的倒霉摊贩,我的意见基本和他们一致。呸,一群疯娘们。我们绅士自由联盟和她们是天敌。”

    无奈的摇了摇头,刻意无视了主人口中的可疑组织,伊丽莎继续问道。

    “……….我们那曾经拯救世界,声名远扬的英雄城主?他举着众种族平等的旗号,硬是在混乱的地下城世界中,建立了众种族混居的硫磺山城,让混战不停的地下世界,有了一片净土。”

    “中二了几百年的重度中二病患者。什么年代了,还玩勇者讨伐魔王拯救世界的老掉牙剧目,活该他单身撸一辈子。”

    “……您还真敢说呀,他两次婚礼都被你搅和了,现在都说他命中孤星。出生克父母,出来混克兄弟,结婚克老婆,搞得明明条件这么好,长得这么帅,硫磺城都没女孩敢接受他的求婚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至于记恨这么久吗…….”

    “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吧。先不提那天煞孤星的谣言就是您让我散播的。在别人婚礼上玩亡灵天灾、百鬼夜行,您知道当时就吓哭了多少女孩。”

    “我这不是给他婚礼助兴吗?看到那老光棍终于结婚了,大家只是太高兴了,来了段百鬼机械舞。谁知道那新娘子小姑娘居然这么不禁吓,居然当场尿了。”

    虽然口中说着不是故意的,但我暗地里却很得意。“哼,咱都还没复活拥有肉身,怎么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享受性福生活。”

    “老爷,您每次得意,都会叉着手跺脚,现在您的恶意都溢出来了。好吧,不提您的‘丰功伟绩’了。您那些在亡灵之都西罗的巫妖同类?那些家伙在各国的通缉令,都是按打来计算的吧,出去一个,世界就会大乱。”

    “……其实大家对我们有点误解,生和死轮回一体,我们研究生命的奥妙,不就是为了世人能够活得更好吗?我们其实也很擅长治疗的,论疗效,论后遗症,比牧师的圣光好多了,他们那圣光看似方便,实际上是对生命寿命的透支,我们的生命改造技术,无毒无害无污染,一次性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那您为什么还要指望系统给你复活,直接做个身体不就完了。”

    “我可不想变成三只手、六只脚的畸形怪物,就算是完好的人形,迟早有问题……”

    看到巫妖自己都不放心自己的生命改造技术,伊丽莎还能说些什么。

    “好吧,好吧,让在您眼中,我算什么。”

    “……冷面毒舌的鬼婆婆?平胸的少女a?”我当然不会傻的说出口。

    “噢,伊丽莎,你当然是我最信任的部下了?我们曾经一同立下征服星辰大海的伟大理想。”

    “在您实现你的星辰之梦之前,是不是先记得付清可怜小孤女拖欠了十年多的工资?”

    知道自家的主人再度发病,银发的半恶魔推了一下眼睛,寒芒在眼睛上一闪,冰冷的话语从牙缝中一字一句的挤了出来。

    “若您还是这么不正经,您的收藏品是不打算…..”

    “好的,伊丽莎,我道歉。”想到自己的宝贝们,某巫妖当即服软了。

    “哼。”成功下克上的堕天使哼着小曲,往门外走去。

    作为这个公寓的管家,她可没时间和自己中二病主人浪费时间。

    但从对方那始终低垂的尾巴来看,似乎心情并不怎么好。

    而直到她走出门外,过了一会,我才想起来了些过去的回忆,于是,我小声的自言自语。

    “…..大概,勉强,可能算是家人吧,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在绝境的冥河废墟中依旧不愿意就此死去,在绝望的雪夜中独自狩猎求生的小女孩。捡你回来,算是此世最大的幸运,这辈子唯一做对了的事情。”

    突然,门后探出一张俏脸。

    往日冰冷的脸颊红的发烫,红霞一直延伸在微微颤抖的长耳上。

    然后,她就唆的一声,再次消失在门后。

    “呵呵,你了解我,我就不了解你了吗?蠢笨的恶婆婆,就是你狡猾到家,也要乖乖欠我人情债,给我做牛做马到死。”

    我大声抖着狠话,得意的狂笑,心理却有些慌张。

    “…….被听到了呀!绝对被听到了呀!!!”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