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四章 无眠者
    因果,或者说命运的确存在,若是没有外界的影响,苹果终将落地、腐朽、化作来年的种子。

    而若是有个农夫来收走了苹果,那么,对于果园和苹果本身来说,却是理所当然的命运,因为那农夫也是果园的一部分,而被收获,正是苹果预定的命运。

    但若是有个外地的旅者,路过果园,顺手拿走了苹果,那么,苹果随着旅者离开,农夫摘不到那颗苹果,所有人的命运都因为旅者的行为而扭转。

    而异界的旅客,就是那个随手而行,就改变了所有人命运轨迹的旅者。

    他的行动却不在这个世界的线上,他对原本应该不变命运的更改,最终起到了一系列连锁影响。

    冤有头债有主,随之而来的因果命运,则被穿越者背负。

    而我那系统,则将其收集转化为邪恶/善良点数,然后在我个人的意愿下,以类似许愿术一般的发生机制,起到影响世界的作用。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研究,可能正确,可能错误,但一个偶然,一本从异界来的游戏攻略书,却让这个猜想多出些可能性。

    “艾希炼狱大战,是这个游戏的名字,而这本从抽奖系统的攻略书,记载了这个已经经历了三十年运营的经典游戏的点点滴滴。”

    而我现在所在大陆的名字…….就是艾希。

    我们所在的世界,只是异世界的一场游戏?我没有感叹或者惊讶,平行世界观、梦到异界的梦见者,穿越时间和空间限制的预言家之类的早有先例,就是艾希大陆上的常识,也足以解释这一切。

    而炼狱…..七次大规模版本更新,代表着这个世界的七次颠覆。

    在七次灭世浩劫之中,大陆变成了人间炼狱,而当满怀信心的我认为自己是异世界来的天命勇者,足以改变这一切之时,却惊讶的发现了在第三个版本的更新后,罗兰.岚,居然是最后boss的大名。

    “恶魔大君罗兰.岚。带着他的恶魔军团,从深渊地狱中归来,他们誓言向所有生命复仇,无尽的亡者军团和恶魔,洗劫了整块大陆,无数的生命因此消逝,无数国家因此毁灭。”

    罗兰.岚?这不是我的名字吗?我居然成了毁灭世界的最后boss!?

    现实可不是游戏,魔王不一定能够被打倒,或者说,当时被誉为光辉之子的我,又什么理由会成为邪恶混沌的恶魔。

    但这一切还是发生了,圣堂教会最深处的黑暗、信任人的背叛、皇室和贵族的落井下石,让身为英雄圣骑士的我,逐渐背离了信仰,步入了黑暗。

    但既然知道了那操蛋的命运轨迹,作为掌控自己命运的穿越者,我又怎么会看到这一切发生。

    于是,我做了更多事情,企图改变命运。

    作为担负因果之力的穿越者,改变个人的命运并不难,但改变整个世界的轨迹,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一系列“巧合”之后,我的努力被白费,我失败了,历史的洪流,在轻轻松松碾压了我后,更让一切回归了远点。

    如今的我,在死了又死之后,以巫妖的身份苟活于世,自然无法成为企图毁灭世界的魔王,但可惜,我那愚蠢的孪生弟弟,卡文斯.岚,却代替我这个不成器的兄长,做了不少惊天大事,最终,独自步入了地狱之门。

    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就要面对那名为卡文斯.岚的恶魔君王了。

    因此,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即使抱着这残缺不全、灵魂受损的残缺,也要活到卡文斯重返的那一天。

    因此,无论如何,我都需要力量,不管那力量来自哪个世界,不管那力量是否光明正义……

    “这是我罗兰.岚的誓言,自己的烂摊子一定要自己收拾!所以,即使弄脏双手,即使不择手段,我也要弄到足够的邪恶点数,复活自己,增长力量,好好收拾那个蠢弟弟。”

    “巫妖大人,打扰一下,请问这和现状有关吗?在慷慨激昂之前,麻烦您回到现实,先回头看下后面吧。”

    当我感慨激昂之时,边上的同伴却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追来的暗精灵娘们已经逼近了,她们一夜没睡的眼睛里全是血丝,原本俏媚的瓜子脸上满是仇恨的扭转,看这仇恨至极的目光,现在似乎不是讲道理的时候。

    “别跑,你们这些混蛋!”

    “老娘一定要生撕了你们。”

    “呵呵呵…..那个骨头交给我,交给我呀!老娘的嫁妆呀,辛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莫莫我已经买了海带和辣椒,今晚要吃排骨汤…..前面的排骨,听到没,你就是今天的主菜!给莫莫停下!”

    看来昨天的大爆炸仇恨值还真不低,不跑才是傻子,于是,我给自己加一个漂浮术,变相的加快了脚步。

    这次玩的比较大,若这次被全副武装的城管大队抓住,就算只剩骨头不能被生撕,搞不好也会被拆掉喂狗。

    但被追的,却不止我一个。

    “贝亚兄弟,为什么她们也在追你们?你们又卖假货了?”

    贝亚兄弟在贪财的地精族内部都是出名的奸商,只要给钱、违禁品、假货啥的都卖,而且,为了省钱和逃税,连营业执照都没办。

    当然,这样的不法商人,至少遭到了城管大队的多次打击,而在对抗之中,我们也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

    “谁知道这群娘们怎么了,貌似有傻货把这群疯娘们得罪狠了,从昨天下午,她们开始对整个城市进行拉网搜捕整风,什么‘为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狠狠打击非法商人和**,还硫磺城一个美好蓝天’,我呸!”

    身为工程学大师的金牙.贝亚是哥哥,此时茂密的头发被削平,似乎很不爽遭到无妄之灾。

    而在我的视野之中,虽然其貌不扬,但赫然表示了他已经是59级大地精工程师,离60级的黄金阶只差一步。

    “这群娘们太厉害了,一个小小的城管大队,居然全员都是圣殿骑士、圣剑骑士这样的板甲职业,装备又好。全身矮人秘银重甲不说,再加上暗精灵抗魔的种族天赋,本来就硬的像钢铁罐头,几个队长居然人手一把神器,这样的装备和阵容,拉去参加神魔大战都够了。做什么城管。”

    银钩.贝亚是弟弟,他衣服都被烧着了,在被抓捕中,视若珍宝的炼金器皿全毁,他现在也是异常恼火。

    57级大炼金师本来应该擅长治病救人,不过,和地精挂钩的,多少有些不靠谱。

    至少在我的记忆之中,银钩那小子配的药,吃掉的话一半都会爆炸,另外一半?不吃也会爆炸!

    “忍忍吧,硫磺城三千城管平天下的传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该诅咒的金币,以前她们的装备还没这么**!等老子查到是谁断兄弟的后路,为了点蝇头小利卖给她们这么牛逼的装备,我绝对要让他在硫磺城混不下去。”

    “还有谁?除了花柳街的大橘子头矮子,除了他这个护甲专精的铁匠大师,谁能作出这种等级的秘银重甲,等老子闲下来,就去砸了他的店,让他祸害兄弟!”

    于是,我没说话了,若战友们知道她们的圣剑都是从我这里买的,卖重甲还给了我中介费,甚至给她们重甲附魔也是放我一马的司法交易,恐怕,朋友都没法做了。

    “老牛,你怎么了?她们不是一向不怎么管你的,怎么,最近又犯案了?”

    一旁跑着的,还有个高大的牛头人战士,国字脸上是憨憨的笑容,淳朴的眼神中满是正直和茫然,似乎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惨遭追杀。

    “没有呀,只是找她们要了点奶吃而已。她们**这么大,奶水肯定不少,牛头人吃奶不是很正常吗?热爱自然的牛头人不穿衣服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要追着我砍。”

    虽然国字脸看起来很刚正不阿,纯朴的嗓音之中还带着蒙冤的委屈,但他是个**,虽然现在他满脸正气和茫然,但他依旧是个酷爱裸奔的**。

    此刻,他依旧不着片缕,那健壮而野性的**不断激起路边女性的尖叫,而他,也不住挥动手臂和某个物体致意…….

    “**牛魔王又出来了!”

    “妈妈!好吓人!我嫁不出去了!”

    “哪里?哪里?让老娘看下什么尺寸的小牙签居然随便晃。噢噢噢,不愧是牛头人,原来不是小牙签,是狼牙棒呀。前面的牛头人站住,让老娘试试。”

    背后传来的尖叫和谜之声,让他更得意了,一边跑,一边还做出各种健美动作,引起各种尖叫。

    虽然他是**,不过,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在我的眼中,牛头人雪蹄居然是89级的传奇大战士,恐怕在这强手如云的硫磺城中,也算得上最顶尖的一批了。

    但不管他多强,依旧是个**….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两次。

    “该死!她们居然有受过祝福的银箭!奥罗斯的帝皇圣剑、斩杀天使之剑,我x,居然有十几把无名的对邪圣剑,以奢华著称的奥兰帝国都没有她们离谱吧。”

    跑到最前面的,是有暗夜贵公子美称的莉莉丝.米兰,她以多情而不滥情享誉全城,是硫磺城无数贵妇小姐的地下**或梦中**。

    只是,往日视风度为性命的她也极其狼狈,即使是72级黄金阶的血族剑客,在一群钢铁罐头面前,也只有被碾压的下场。

    对,是她,而不是他......人送外号,疯狂野百合,多情的米兰,移动的淫秽物,女**。

    由于一同遭受城管大队的镇压,我们组成了自由绅士联盟(江湖人称**联盟),裸奔牛头王、活动的淫秽物、爆炸狂兄弟,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个称号。

    而当我们的同伴们都在这次为“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简称严打行动中一一落网后,我们这些实力较强的联盟高层,成为了最后的幸存者。

    “脑子进水的疯巫妖!巫妖最弱的都是一个传奇,回头一个大裂解术干掉那些娘们呀。”

    “若是三百年前我还可以试试…..现在我命匣受损,控制力下降。大裂解倒是能用,就是不好控制施法目标,我是死不了的,你确定吗?”

    大裂解可是顶尖法师的杀手锏,传说中逮谁灭谁,但我对常规法术无爱,现在更是命匣受损,当然无法使用,但输人不输阵,我可不会嘴软。

    “切,没用鬼!”

    果然,我提到有失控的危险,怕死的他们都不会让我使用。

    但这样继续被城管追下去,恐怕我好人的名声就要付之东流了,于是,我行动起来了。

    “油腻术!”

    瞬发的一环奥术,一下子在我们面前铺了一大层滑溜的薄油,但作为巫妖,利用魔力悬浮是基本,于是我就直接飘了过去。

    “.......一环奥术有个毛用,背后那些家伙最弱也是个青铜位。”

    在不爽的金牙眼中,一环奥术对稍微有点实力的战士来说,都毫无意义。

    但这常识是针对普通法师来说,我可不是普通的法师。

    “嘭!”

    刚刚说完大话,金牙就一脚摔倒在地,然后双脚不住打滑,死活站不起来。

    “金牙,你就是嘴皮厉害,看我.....不对呀,这么这么滑!!”

    而接着,他的弟弟银钩,刚刚嘲笑完他的兄长,也步了后尘。

    “我改良的了。”

    何止是改良,根本是重造。

    普通油腻术制造的,只是由动物油脂提炼的平滑油脂,而我所制造的,却是来自异界的机械润滑油,而且,还对路面摩擦力进行了调校,保证零摩擦力。

    在等级被锁死后,无法掌握更高阶的法术后,我自然在现有法术上下了大力气。

    普通的油腻术稍微老练的战士就能无视,而新的超,油腻术,虽然只是个二环奥术,但就是超越黄金阶的大战士也要小心。

    但我的自傲马上就被残酷的现实打脸了。

    “哈!”

    那只牛居然把自己的蹄子当做滑板,滑雪一般的滑了过去,一边滑,还一边抛媚眼,那看似笨重的身躯,实际平衡性非常好。

    “干的不错,疯巫妖偶然脑袋也不会进水呀。”

    而狡猾的吸血鬼色女,则跳到了笨牛的背上,搭了一场顺风车。

    “快走!”

    看到城管大队逼近了,我们无视了还在了油里打滚捡肥皂的贝亚兄弟,加速离去。

    而意料之中,那群暗精灵骑士城管,重甲在身,一个个在油上摔成了一片。

    “该死,怎么这么滑!!”

    带队的副队长维多利亚勉强站起来,刚抱怨两句,就再度滑到。

    “救我!”贝亚兄弟的求救声,传了过来。

    那牛头还打算秀秀自己的肌肉,过去救人,却被莉莉丝拉着快跑。

    “那些家伙穿着重甲,过不来.....”

    “我不是担心她们,若是发现自己跑不掉了,贝亚兄弟身上带着什么,你不会忘记了吧?”

    牛头只是反应慢,又不傻,一拍脑袋,低头接着跑。

    “轰隆!!”背后的爆炸声,却证明了我们的判断无比正确。

    工程学和炼金学本就擅长爆炸,若在前面加上地精工程学这样的前缀,爆炸的几率至少增加十倍,别说贝亚兄弟走投无路会同归于尽了,他们身上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太多,多撞几下、多摔几下,搞不好就会直接爆炸。

    “混蛋,抓住这两个笨蛋。”

    “他们跑了,快追!”

    背后的烟雾缭绕,油腻术制造的润滑油更增添了火势,但从背后骂声来看,这样非预谋的小规模爆炸,对这样全身秘银重甲的大骑士来说,只能算是小麻烦。

    不过……

    “油腻术!”“油腻术!”“油腻术”

    于是,我们背后光滑一片了,愚蠢的精灵们,你们就背着重甲,慢慢考量自己的平衡技巧吧。

    “受死!!”

    随着一声娇喝,我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

    那从街角传过来的,不正是城管大队的大队长戴安娜,她手上的圣剑银色复仇者,还是我之前卖给她的呀。

    而在我们连忙转了个方向,却发现另外一个街角,冲出来了一队暗精灵骑士,带头的,是城管副队长雅雯。

    “该死,是陷阱!”

    三方汇合,我们被堵死了!

    “混蛋!还以为你真是个好人,结果…..我刚买的裙子全部报销了!”

    “还有我的零食!”

    “我的化妆品!”

    “还有莫莫的咪咪!”

    “你的咪咪不是一直这么小吗?”

    “不是!是我的宠物猫咪咪!还有,我的胸围至少比你大吧。”

    “老子是男的,和我比,你好意思?”

    “抱歉了,小弟你长的实在太娘们了,我还真忘记你是男性了。”

    吵吵嚷嚷的暗精灵骑士从三个方向围住了我们,无视了那已经自己争吵的暗精灵姐弟,从那摩拳擦掌的状态,他们磨刀霍霍。

    而这种状况,也在我的预期之中,现在首要的,就是……

    我一个驴打滚,躲过了来自背后的斩击,再一个漂浮术,硬是原地拔高了一尺,躲过了追击的细剑。

    “混蛋,果然又是你拖累我们!这是你第几次拖累我们了?!”

    不出意外的,背后的,是那一脸歉意下手却毫不留情的老牛,和骂骂咧咧的疯婆子吸血鬼。

    …..果然现在首要的,就是摆脱这两个习惯卖队友的傻货,他们可比这些暗精灵狡猾难缠多了,在发现这次被追杀是我害的后,更会毫不留情的卖掉我。

    若这次被抓进监牢,就算暗精灵依法不虐待囚犯,这样同囚的家伙也会好好关照我的。

    “啊,绝对不能被抓!”

    在两个硫磺城排名前十的顶尖战士的围殴之中,我异常狼狈的躲避,而边上的骑士们,也乐于看到狗咬狗,已经有搬着凳子看戏的趋势了。

    “机会!”

    但这些娘们那能够理解我们被压迫中缔结的坚固兄弟情谊,一个眼神,我们之间,已经领悟于心。

    牛头一把抓住我,一把抓住莉莉丝,然后就把我们投掷出来。

    “混蛋!”

    等暗精灵骑士醒悟过来,我们已经脱离了包围,而可怜的老牛,明明实力最强,但由于不喜欢打女人的无谓原则,被一群女骑士按到在地。

    “老牛,我会记得你的牺牲的!”

    “巫妖,你做了什么!!”

    “昨天她们抓了我,我炸了她们的营房。”

    “干得好!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我呵呵一下,似乎很得意,然后顺手一指。

    “真言术.定!”

    于是,在我突袭之下,毫无防备的女吸血鬼就僵住了。

    虽然我的真言术大概只能定着她几秒,但已经足够了。

    她的秀目中满是不解,明明已经逃了出来,为什么还要陷害她。

    但接着,就恍然大悟了,这疯巫妖罗兰,不就是以莫名其妙的损人不利己闻名全城吗,要不,作为恐怖化身的巫妖,又怎么会得到脑袋进水的雅号。

    但随着追兵的到来,被按倒的莉莉丝.米兰即使千般愤怒和无解,都化作了空谈。

    在她被追来的暗精灵骑士们按到之后,预期之中的系统提示音终于来到。

    “日常任务:背叛已完成。任务目标:背叛三个信任你的战友/朋友/队友,奖励根据背叛者实力确定。

    任务完成情况:金牙.贝亚、银钩.贝亚、莉莉丝.米兰,三位综合战力都在黄金阶以上,总战力远超宿主现在实力水准,任务完成情况完美,超额奖励10点邪恶点数。”

    “果然,陷害你们是最值得呀。”

    好了,日常任务做完,奖励到手,剩下的,就是真正的跑路时间了。

    走到一个僻静的转角,我披着了一身特殊的银色金丝法袍,带上了一个无面的银色铁面具,就在那里静静的站着,等候追兵的到来。

    “我….x。抱歉,大人!!”

    转过墙角,瞬间,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城管大队在我面前,一个个变成了乖乖听话的小女孩。

    很快,当戴安娜她们过来了,看到我,刚才的嚣张就消失无形,仿若看到顶头上司一般,一个个静如寒蝉,不敢发言,终于,作为领队的她鼓起勇气。

    “最高法官无眠者大人,您怎么会在这?”

    是的,我,巫妖罗兰.岚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这座城市最高执法者无眠者**官,我不是她们的顶头上司,却是她们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