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五章 最高法官
    硫磺山城是个好地方。这是整个地下世界公认的。

    要说清楚硫磺山城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地方,恐怕,就必须先说清地下世界是什么地方。

    放逐之地,这大概是所有地面种族的共识。

    地下世界是艾希大陆地下的空洞区,它的面积无法计算,地形更是复杂到无法测量,据说其中有直抵地狱深渊的通道。

    最初,其中并没有多少居民,但随着时代的变革,它成为被驱逐者的聚集地。

    精灵在这里放逐了暗精灵,矮人放逐了灰矮人,侏儒放逐了野侏儒,兽人族更是近四成分支都被其他种族赶进了这里,甚至连强大的巨龙都在这里放逐了凶残的红龙和狡诈的黑龙,这里据说还有被泰坦放逐的火山巨人。

    地表的霸主人类当然也不例外,他们虽然放逐的都是同类,但成分却是最杂的,魔女、异端、邪教徒、男巫、亡灵法师、革命家、恶魔崇拜者、科学家,似乎这地下世界成了他们的垃圾堆。

    时光流逝,到了今日,地下世界种族复杂的无法统计,但有一点,却是公认的。

    在这里,没有秩序,拳头最大、胜者为王,败者为奴。

    即使在混乱的混沌阵营,这里也是最乱的,地下世界连年征战,地下城主们攻城伐地,打个不停。

    他们掠夺领地、夺取粮食,攻陷城镇,让居民变成奴隶,当然,地表上各个国家也是差不多的,但由于秩序众神教会和王国议会的克制,毕竟是以和平为主旋律,而地下世界,这神弃之地,却没停战过。

    而能够在混乱的地下城活下去的,放在地面上,都不是弱者。

    嘛,用游戏攻略上的说法,地下世界是游戏中期才开放的高级危险地域,四十级以上的玩家,才被允许组队进入。

    大部分地下城,由于种族成分实在太过复杂,往往以某个种族高压统治其他种族。

    而硫磺山城,却有些不同。

    这座坐落于硫磺河边的山城,历史并不长,满打满算不过一百三,在长寿种族眼中,只是一瞬之光。

    而他们,却做到了周遭地下领主几千年来做不到的事情。

    这里没有战争,没有贵族,没有压迫。

    这里甚至没有统治种族,城主亚当.汉虽然曾经是非常著名的英雄,但作为人类的他,却是孤身一人担任城主,人类在这里算是少数种族,这个城市居然连作为统治阶级的贵族阶级都没有。

    而这个被戏称为脑袋里面都是肌肉的家伙,更是出名了对权力和领地没有兴趣。

    和其他地下城动不动过万的常规军不同,硫磺山城居然只有几百仪仗队和治安部队,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就是主要有暗精灵组成的城市管理执法大队,简称城管大队,但那满编人数也不过800。

    在混乱的地下世界,期待和平和软弱可是同义词,背靠硫磺矿山矿脉,硫磺山城这样弱小的防御能力,自然招到了其他地下城主的攻击。

    但当几场战争打下来,再也没有多余的眼光瞄向哪里了。

    原因?拳头够硬而已。

    没有军队?实际上是没有必要。

    艾因美修斯,有贝隆之厄“美誉”的上古红龙,住在硫磺山城背后的硫磺矿脉之中,这位曾经毁灭了数个人类帝国的恶龙,不知为何,却成为这座城市的了守护兽。

    亚当.汉,当代最有名的英雄之一,曾经击杀亡灵大帝永夜大君,拯救了世界,即使到了地下城市,也曾经孤身一人,硬生生的敲掉了一个暗精灵地下城,那里,可是有四五万的暗精灵,十几万的其他种族,他本人,大概是最著名的万人敌。

    传说,永夜大帝是近代唯一一个半神级的亡灵君主,那么,能够战胜他的亚当,自然也是半神存在,于是,亚当也是当代最强的有力候选之一。

    大贤者玛格丽特,荣誉头衔“天堂之子”,和亚当一起封印永夜大君的大贤者,据说可以独自召唤一整个天使军团的不可思议存在。

    据说,曾经攻击硫磺山城的地下领主,都是连硫磺山城城墙都没见到,就被一个巨头‘劝退’…….

    据说,只要这硫磺城三巨头还存在一天,硫磺山城就是无法攻陷的。

    在我的系统之中,这三个家伙,都是两三百级带着完美模板的超级boss,别说现在,就是三四个资料片版本之后,也算是超级强力人物,远不是周遭那几个八九十级,勉强进入传奇的城主能够对付的。

    而正是由于这强力的庇护,又没有压迫阶级的存在,这里成了混乱地下世界的一片净土,

    只有武力是不够的,大贤者作为行政官,把这里管的井井有条,而作为大法官的无眠者,恩,就是我,更一手创立了整个艾希最公平、公正的法典。

    至于作为城主的亚当,大部分时间只用当他的老本行,做个无所事事的吉祥物就够了。

    而因缘巧合之下,和三巨头颇熟的我,也是硫磺山城的创始人之一。

    之前被城管质问的时候,我可没有说谎,我可是有正经工作的好员工,我有硫磺山城最高法官这份正规职业!

    虽然随着三次死亡,大部分记忆已经变得零零散散,但记忆无可挽回,知识所需要的载体却不多,大部分被留了下来。

    前世作为律师和法官的法律知识,让我在理论和经验上领先了这个时代,于是,我为硫磺山城制定的法典和司法制度,已经成了整个地下世界的法典典范,甚至地面世界都派学者来学习参考。

    多种族混居造就的种族矛盾?我抄了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刻在了城市广场和城门上,每个人进出城都要看一篇,这只是第一步。

    而在法律层次上,我设立种族歧视为重罪,然后借鉴了一系列种族矛盾处理政策,然后用几个不长眼的二傻子杀鸡儆猴,至少表面上,硫磺山城实现了整个艾希大陆都不可思议的种族平等。

    而对社会学颇有兴趣的我知道,只要一个规则在表面上获得认可和承认,然后运行足够的时间,当世人已经习惯他的存在,就会成为真正的道德和法律。

    作为不死亡灵,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精力,通过多年潜移默化,至少在硫磺城形成了大家都一样的潜意识。

    而相对和谐的族群关系,是硫磺山城繁荣的基石,而下一步,就是治安了。

    杀人抢劫等重犯?在其他的地下城,杀人只要赔钱就够了,不少富商和贵族根本不把外族当人看。而在我这里,在这座没有贵族的城市里,却是没有宽恕的死刑,于是,重典之下,治安有效的好转。

    当然,必要的暴力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由于信仰圣光被逐出故乡的奇葩暗精灵骑士团,成了治安部队最好的根基,而我,也投入了大量资源,让其成为了市民信任的保卫官。

    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后悔,由于把城管部队弄得装备太好,实力太强,我的日常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难做,被关进去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咳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就不用多谈了,我们继续谈谈这座凝聚了穿越者心血的新时代地下城。

    其他地域最让人头疼的信仰冲突?呵呵,对其他城市的确很难处理,因为在有真神存在的艾希大陆,他们的统治者往往已经是某个神明的信徒,预设了立场后,怎么能够保持公正,而若是成为一方对另外一方的压迫,自然就冲突不断了。

    而在这座城市......三巨头中,红龙艾因美修斯信仰的是金币,城主亚当.汉是非常有名的无信仰者,贤者大人信仰的知识和亚当.....

    恩,没说错,贤者大人“暗恋”勇者大人很久了,暗恋到世人皆知,暗恋到那根木头呆的的我和小红都看不下去了,才有了我们两次的大闹婚礼。

    当然,我也不否认是自己有私心的,除了造成巨大混乱的邪恶点数外,看到亚当那张快哭出来的蠢脸,才是最让人心情愉快的。

    好吧,又偏题了,继续说我们的地下城吧。

    三巨头本身信仰都不靠谱,而我若要勉强说有信仰的话,也是“让犯罪者罪有应得”“让无辜者受到法律保护”之类的前世法制精神,于是,我跨时代的规定了硫磺山城让人匪夷所思的信仰自由。

    “信仰自由是个人的意愿,城内允许传道,但任何宗教机构都不能使用武力逼人信教,违者逐出硫磺山城。”

    这里信仰恶魔、信仰圣光、信仰大地母亲的都有,各类祭坛和神庙已经数不清了,但只要打着信仰的旗号欺压他人,一样是刑法重罚。

    而当其他的地下城动不动就是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政治夺权、教会之间不断上演的信仰战争、强者对弱者的肆意掠夺,我们的硫磺山城的统治极端稳定,法制健全,行政效率颇高,和平而又秩序井然,更吸引了无数的居民和商人,让其更加繁荣,自然成为了所谓的地下天堂。

    实际上,并不代表这里真的很好,只是其他地下城实在太乱,把这里衬托的比较好而已。

    而作为混乱象征的地下城和地下世界,又不断让资源和人才主动流入我们的城邦,于是硫磺山城就更加繁荣了。

    甚至,地面上的圣堂教会,都惊讶这混乱之地的和平,派出圣骑士和牧师前来取经,而有的圣骑士被多种族共处的状态震惊,甚至愿意常驻此地,一边学习“圣光恩赐的宝典”,一边传播圣光的光辉,感化“邪恶的地下居民”。

    而这些圣骑士、牧师,却是身为巫妖的我最讨厌的,有时,我都恨不得摘下面具,告诉他们,你们视作“圣光恩赐的秩序宝典”,是一个邪恶混乱的巫妖亲手制作的,会不会因此有人信仰崩溃了。

    而此时,被抓捕中,这身皮,却成了我最好的屏障。

    任何人都不会料到,那公正廉明,永远不会犯错的最高法官无眠者,实际上和那个总是胡来闹事、甚至被当做脑袋进水的巫妖罗兰是同一人。

    在担任最高法院院长之时,我无论如何都坚持要戴上面具,因为由于这不靠谱的邪恶巫妖系统的存在,我注定无法保持威严,而作为执掌天平的裁判者,威严和权威是最重要的。

    没有权威和恐惧的法典,只是废纸。

    而此刻,这多年积累的威严,就起到了作用。

    如今,我站在这里,一言不发,多年的积威下城管大队们别说敢不敢验验真假,脚肚子都在打颤。

    我转身,看向带头的成功队长戴安娜.斯芬克。

    “大…..大人!!”

    不错,声音也在发颤,果然心虚了。

    我是她们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却绝对不是仅仅官衔比她们高而已,她们是城管执法大队的成员,而城管执法大队,则是执法厅的下属机构,而执法厅,则是最高法院的下属机构,而我,无眠者,则是最高法院的最高法官兼院长。

    在我制定的法典之中,作为下级执法机关的城管执法大队是没有独立的执法权的,她们只能听从上级机构的指挥,而若是要开展“严打”这种大型执法行动,就必须上报执法厅,而执法厅,至少要向最高法院报备。

    而我,作为最高法院的院长,至今却没有收到报备的文书!

    “…….越权行为?”

    当然是越权行为,我昨天炸掉的城管驻地,今天就开始严打,怎么来得及逐级申报和批准,就算要申报,首先要从废墟里整理出申请文书吧,这可是大工程!

    我那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呢喃,但戴安娜的脸色霎时苍白一片。

    “不管修辞的话语多么华丽,执法权即公权力的暴力行为,而执法者,就是统治者的暴力工具,若这工具自己有了大脑,肆意妄为,那么,这工具也到了报废的时候。”

    这可是我的名言,更是每个城管人员的工作手册上第一页的警示。

    估计,她们是打算先突然袭击,然后事后再补程序,而往日,执法厅和最高法院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但可惜,却没有料到我的突然出现,被上司逮了个正着。

    我只是静静看着她们,原本黑黝黝的暗精灵们,面色已经苍白的可以和亡灵去比美。

    越权执法?不管后果如何,原因如何,执法部队擅自行动这一行为性质是极为恶劣的,你今天可以越权严打,明天是不是可以越权围攻城主府?

    按照硫磺城的法律,这些越权执法的家伙,最便宜的下场,就是被驱逐出硫磺山城。

    暗精灵们陷入了绝境,若是遇到其他的长官还可以通融,事后处理也可大可小,眼前这位,把虚无的法典正义,化作圣光般实实在在的力量的奇迹创造者,他本人,就是法典的象征,可从没有听说他有过放水和通融的先例。

    城防部队队长戴安娜满脸苦涩,却到了必须站出来的时候。

    “难道努力了这么久,‘邪恶’的暗精灵好不容易受到了市民的认可,就这么功亏一篑了吗?离开了城市,又要到外面去过那血腥残杀的日子......我该怎么和信任我的姐妹交代。”

    少女红唇已经咬出了血,紫色的双瞳中满是泪花,想起了过去在外面拼杀的日子,想到自己和族人即将被逐出好不容易找到的幸福家园和好日子,暗精灵俏媚的面庞满是痛苦的扭曲。

    “大人.....都是我个人擅自做出的决定!若要处罚的话,请只处罚我一个人!”坚强的城管大队长,丢下了尊严,跪下求情。

    “戴安娜大姐头!”

    “不是大姐头的错,我们也是为了硫磺山城的治安!”

    “是呀,凭什么处罚我们!”

    围着她们的队长,周围的城管骑士们群情激奋,有人已经开始怒视我,似乎有成为抗命或暴动的趋势,于是.....

    “法咒:肃静!!”

    随着我的言语落下,莫名的法力起到作用,虚空之中,银色的法槌落下,整块大地都在因此震撼。

    而随着银色的波纹散开,不仅所有的声音消失,众人激昂愤怒的情绪,也化作了泡影,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当秩序和圣光这种概念的信仰都能够成为力量之源的时候,对法典和公正的信仰,又怎么会缺乏超自然力量的支持。

    虽然,当我在审判之中,第四个灵魂徽记公正法印凝聚之时,最吃惊的,恐怕是我本人了,这无疑说明了我一手创立的公正法典,已经被这个世界的根源所承认,成为了秩序之力的一部分。

    法则既力量,言语既存在,此世之规则为法律,吾等执掌规则和法典,吾之言,既此世之规则。

    此乃,法咒术。

    结合法理和魔法所独创的法咒术,虽然脱胎于法师的真言类法术和牧师的戒律系神术,但只要符合使用苛刻的使用条件,威力却大的多。

    此刻,我正在断案,这些城管就是被告,而这狭小的小巷,就是我的法庭。

    我说肃静,众生就必须静下来,凝听我的真言法咒。

    暗精灵天生的抗魔天赋在我的法咒之言面前毫无意义,她们的言语无人听晓,身心仿若浸入了冰水一般,从背心发凉,一下子冷静下来。

    她们这才想起,眼前的不仅是最高大法官,更是一位实力不见底的大法师。

    他结合魔法和法律制定的法咒魔法,已经成为了一门独到的规则类魔法,声名远扬,甚至引来了地表的大主教和贤者学习,最高法院更是成了黄金强者才能修行法咒奥秘的圣地。

    他创立的公正骑士、审判者、法咒使三种进阶职业,足以媲美圣堂教会引以为傲的圣光骑士、红衣大主教、苦修者,

    “好可怕.....我的抗魔皮肤被无视了。”

    “无法分析魔力等级,甚至感觉不到魔力波动,但最少也是圣域。”

    在她们眼中,抗命等于挑战整个硫磺山城的公权力,就是逃跑,也未必能从大法官手中逃掉,摆在暗精灵面前的,似乎是必定被放逐的绝境。

    在绝境面前,所有人低垂着头,等着我发落。

    “大人!看在我为硫磺山城效劳了这么多年面上,请只处罚我一个吧!”带着哭腔,戴安娜跪下了。

    德高望重的女骑士长一跪,其他骑士又怎么站得住,于是,眼前跪了一片。

    哎呦,看到如今姐妹情深的一幕,我都有些感动了。

    实际上城管大队队长戴安娜也是81级的传奇大骑士,绝对实力还在现在的我之上,之所以如此不堪,除了心虚以外,更多的,还是神器的作用。

    这身银色法袍的附魔是我全盛期做的,本来就是专门用来吓人,后来当了法官,就用来给罪犯压力,领悟了法咒之后,当时穿着的精良级法袍,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了件亚神器。

    【亚神器;司法的威严(已绑定)】

    【防御:10点(钢铁板甲也只有5点防御,布甲法袍达到这个等级的防御很离谱了。】

    【特效之一罪人的自审:让罪行者心虚、内疚,并随着时间推移,越发显然陷入恐惧、无助状态,罪行越重、内疚越多,效果越好,无罪者无视该效果。】

    【特效之二法官的铁面:穿戴者魅力恒定为一百,对抗魅惑、侦查、幻术类法术效果+20。】

    【特效之三穿戴者条件不足以开启。】

    【特效之四穿戴者实力不足以开启。】

    【神器诅咒法槌的重量:穿戴者必须具备司法者、执法者身份,一并公正履行职责,一旦因私枉法,口出妄言,法袍会化作永不熄灭的神火,毁灭穿戴者的灵魂和肉身。】

    【“请谨慎运用手中的权利,法槌落下所决定的,绝不仅仅是个体的兴衰,更是司法和公正的威严——最高法院无眠者。”】

    在艾希大陆,亚神器以上的装备就是如此麻烦,效果单一而强大,而也必然附带麻烦的神器诅咒。

    这件法袍就是如此,正常法袍近乎必然增加的法术效果、智力加值一点都没用,但却附加了几个极其强力的特效。

    特效之一让我在审判之中省了不少事,不管是什么连环杀人凶手,还是黑.道巨枭,只要还有一丝良知,在我面前,就是缩成一团的小鸡,效果之二,等于直接无视了对我真实身份的探查。

    至于神器诅咒的无法违反法条、无法撒谎,对我来说却没有什么大不了,首先我本来就是光棍一条,何来因私枉法之说。

    退一步来说,若要骗人的话,文字游戏般的误导就够用了,随时可能拆穿的谎言,反而落入了下层。

    “我从来不说谎,但也不代表你就能理解我话中的真意,自己误解了可不要怪我。”亚神器的诅咒对我无效后,但威力却实打实。

    如今,信仰圣光的执法者却越权执法,心中的愧疚,在亚神器的威能之下,化作了无形的枷锁和重担,压着她们直不起身子来。

    我估计,仅仅只是站在那里,我给对方的压力就不会低于龙威,还会随着审判进一步加深,不过现在若再逼下去的话,搞不好就可以看到女孩们当街尿裤子了。

    差不多就够了,真逼急了,狗也会跳墙,我也没打算赶她们出城。

    于是,我转身离去,丢下一句。

    “我只是来顺路经过,什么都没有看到。明天让你们大队长来补办手续。”

    话音刚落,背后就传来了喜极而泣的哭声和道谢声。

    “谢谢大人!!”

    而我刚刚转过街角,那精灵们已经瘫倒了一片,有的已经抱着一起哭泣,庆祝度过危机,而我面具下,却笑开了颜。

    “无眠者大人看起来很吓人,实际上也是好人呀。”

    “刚才好吓人呀!莫莫感觉都快窒息了,阿娜姐姐让莫莫靠一下。”

    “死丫头,别乱摸,这么色,去找那个莉莉丝.米兰去。”

    我留下的窃听小玩意.....咳,调皮的风儿却把她们的议论传到我的耳边。

    “认真听取下属的抱怨,也是上司的职责呀,不知道谁说我的坏话,万一小鞋穿错了人怎么办........这**叫黛西吧?真会说话。我当然是好人。”于是,我心情好了很多,决定处罚再轻一点,但马上,我就知道自己心情又会变差。

    因为,在那街角处,我那忠实的女仆伊丽莎已经早已久候多时。

    “主人,您转性了?居然会放过她们?”

    “法律是死的,人是活得,没有弹性和人情味的法律迟早逼得天怒人怨,她们本身的行为和动机都无罪,只是程序上非法,放逐就太过头了,看本大爷的处置多么得当,杀威棍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这才是上位者的为官之道,多学着点,”

    “真话?”不屑的歪了歪嘴,毒舌的女仆,我最忠实的狗腿一号,再度无视了我的场面话和得意。

    “.......一次玩死多没意思,哈哈,今天真是大丰收,不仅日常任务大成功,城管大队的把柄和人情都到手,呵,小娘们,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居然敢夺走我阿宝口中的粮食。”

    我当然记得那个叫戴安娜的**,那个从我手中夺走阿宝骨头的恶婆娘。

    明天,等你到最高院报备的时候,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上司的刁难,什么叫非暴力**,什么叫办公室无惨!

    把你赶出城?信仰圣光的黑暗精灵圣骑士大概整个地下世界都独一份,那我不是少了难得的玩具和好用的工具。

    而伊丽莎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果然,实在不能对您的良心保有期望,您还真是坏到家了呀。”

    “不,我是好人!总有一天,我要让邪恶点数变成正义点数,然后努力行善,那我也可以有个好名声了!”

    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被那个乱七八糟的系统逼得......要赚点数就必须做坏事,但做坏事怎么好名声,害的我连上班也要戴个铁面具......

    这就算了,真不能忍的,还是.......

    “.......都是那该死的面具和法袍,居然还是神器套装,让美女看到我都像刚才一样要么吓得半死,要么脚哆嗦吓尿,害的我都一把年纪了,还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不,有毛病的不是面具和打扮,而是您的脑袋,不死生物的巫妖找女友?,......呵呵,这笑话实在让人笑不出来,对了,据说当您还是人类的时候,也是一直光棍.......虽然现实很残酷,但请主人不要逃避现实。”

    “哼,不怕吓到你,还是有女孩说要嫁给我的。”

    “哎呦,哪家的恋尸癖如此重口味.....不,我懂了,肯定是不懂事的小萝莉吧,给个糖就答应嫁人,不过不受欢迎到需要骗小萝莉来满足自己尊严,也太可怜了吧......哎呀呀,主人,为什么您的脸色这么难看,难道伊丽莎又猜对了。”

    “混蛋伊丽莎!我……我也要当好人呀!我也要女朋友呀!”

    于是......这次硫磺山城的居民,有幸见到他们的最高法院院长泪奔了。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