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十七章 真相和重逢
    恶魔的低语,是【艾希七炼狱】第一序曲的名称。

    这段即将到来的未来,也是新的永恒之战的序曲,在恶魔的帮助之下,参加过上古神战,属于混沌女神麾下的上古元素之神,逐一脱离了封印,给大陆带来了无穷灾厄。

    伴随着元素之神的复苏,火元素督军、风元素领主、水元素君主之类的元素怪,逐渐成为玩家第一次遇到的boss级对手。

    而与之同时,嗅到了新秩序的到来的味道,野心家和理想主义者,也开始蠢蠢欲动,其中最强大危险的,就是希望独立建国、逢迎邪神降临的邪神信徒们,雄心勃勃打算重返地面的地下城主们,渴望杀戮和毁灭的亡灵帝国。

    当然,正如序曲的名字的暗示,这些麻烦的事情,背后或多或少都有恶魔的身影,而随着一个又一个元素之神或是不完全降临、降下分身,元素潮汐降临,元素魔法的威力变得更大,强者的进阶变得更加容易。

    艾希大陆终将遇到巫妖满地走,传奇不如狗的魔潮新时代,但在元素潮汐之中,艾希大陆与异界的联系也更加精密,异界旅行变得容易,异界来客也更加频繁。

    当地面上年轻一代欣欣向荣之时,当各个国度为自己的未来欣喜甚至产生扩张的野心之时,却没有料到,这也是恶魔和混沌邪神的阴谋,魔潮的到来,打破了世界之间的大门,也直接为以后的无底深渊开门,大量恶魔涌入凡间达成了前提条件,而他们的前哨战,就是新的一波亡灵天灾。

    而地下城主们组成联军入侵地面,本来应该是下一个资料片“战争的秃鹫”的内容之一,也就是大概十年后左右,如今却还早了点,但稍微思考了一下,却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现在地下城世界还一片混乱,即使是地下城霸主们要整合孤傲不逊的地下城主们,也需要时间,而此时,却到了排除异己,整合战力之时。

    而我们所处的硫磺山城,却明显挡了人的路,嘛,或许,不该用人来形容这些地下城霸主,

    “据说是蛛后亲女儿的最高祭祀卡娅.罗丝,统一了所有的黑暗精灵,她们的目标是地表精灵……”

    “龙后莫丽尔,红龙和黑龙的共同领袖,地下七龙城公认的龙族之王,他们的目标,是返回地表,当然,若是能向放逐他们的龙神巴哈姆特复仇,就更好了。”

    “爱斯特纳.艾鲁尔,黑巫师,种族勉强是人类…..目标不详,实力不详,但下属的,却是足足五十多个地下城,只论常规部队的话,他不会逊色任何一个人类帝国。其本人的军事实力也极其出色,是未来地下城联军名义上的最高领袖。”

    “涛.怒牙,蝎尾狮兽人,怒牙部落的酋长,地下上百个兽人族群推举出来的雄主,虽然兽人众部落内部及其混乱,但兽人强战天赋惊人,地下兽人的种族天赋还要比地表兽人强得多。只看强者数量的话,称的上黄金不如狗,传奇满地走呀。他们的目标…..居然不是向地表种族复仇,而是返回兽人的故乡,传说的比安路亚大平原。但现在哪里是人类强国圣安东尼奥帝国的领地兼粮仓,也就是说还是要打,还是灭国灭族等级的决战…..”

    这四个地下城主,由于手下的力量明显高出其他城主一截,才被称为霸主。

    但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大家都懂,若只有一个霸主的话,他们早就统一地下世界,挥兵地表了,但如今,四个地下霸主,四方牵制之下,反而让地下城世界更加混乱。

    而这次,如同攻略上记载的历史一般,似乎是嗅到了新时代的可乘之机,黑巫师爱斯特纳和地下兽皇涛先行组成了联军,打算邀请了卡娅和莫丽尔,以大量的利益让步,缔结了地下城盟约,集结了整个地下世界近四成的地下城主,组建了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联军。

    但我却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从攻略上得来的“历史”,兽人和黑巫师背后都有第三者插手……黑巫师背后是狡猾善变的魔鬼,兽人是混沌嗜血的恶魔,两个贼算是向用一个口袋插手,而之后双方闹翻,也是这个强大联军唯一失败的可能。

    当然,蛛后罗丝和黑龙也绝对不是善男信女,她们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

    “头痛呀,这已经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较量了。”

    地下城盟约的缔结和联军的组成,应该都是最近的事情了,我有心改变,但明显却有心无力,地下联军反攻地面,已成定局。

    “地表那些愚蠢的猪猡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享受温暖日光和清洁的夜风,而若我们不做出些什么,我们不分白天黑夜的劳作,却只能借着发光苔的冰冷余光、喝着带着硫磺味的地下水脉、提心吊胆的躲避地震和兽群,过着分不清白天黑夜,猪狗不如的日子。告诉我,地下的子民呀,你们打算你们的子孙后代也过着这地狱般的日子。我们这些被放逐的子民,凭什么就要低人一等,祖先的罪行为什么必须由我们承担,谁都有在阳光下生活的权利,我们只是要夺回我们应得的一切。”

    三年前,当这句煽动性极强的口号被爱斯特纳喊出来后,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地下世界。

    如今,地下城世界反攻地面,享受真正的阳光,已经是所有生命的期望,注定成为了历史趋势。(地下世界没有太阳,但岩石顶部有不少发光的苔藓,可以提供一些照明)

    即使是我,也没有打算尝试螳臂当车,无数地下城组成的地下盟约不可阻止,但因此产生的硫磺山城内部背叛却不可豁免。

    “温德议员、卡恩议员......”这些愚蠢的议员,居然打算跳过硫磺山城现有的行政部门,直接和其他的地下城组成新的盟约,加入未来的地表讨伐军中。

    由于硫磺山城现任城主亚当是地表的人类英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定居了一百多年,但从一开始,来自地表的大人物“勇者”亚当和”贤者”玛格丽特,就被视作了地下盟约的敌人。

    随着盟约的进行,暗精灵的魔索布莱城,灰矮人和地下兽人的卡隆城,前者毫不犹豫的投靠了蛛后最高祭司卡雅的下属,后者也投靠了兽人皇涛。

    硫磺山城一向反战,更不要说和地表的世界大战,从一开始,硫磺山城就成了这个盟约的眼中钉。

    但却不是每个人都没有野心的.....至少,不少硫磺山城的“大人物”对于地表的领地很是心动,硫磺山城没有贵族,但地表和其他的地下城有贵族呀......

    于是,当两城向那些愚蠢的议员试压,并以地表的封地做诱惑之时,部分利益人士已经勾结成党,组成了所谓的“盟约派”,而又恰逢亚当打算交接城主之位,更给了他们大好机遇。

    而这次大使团来硫磺山城,明面上的外交贸易任务谁也没当真,暗地里却在帮助那些议员上位,那些被暗杀的大商人,除了几个被用来当遮掩的倒霉蛋,其他往往有一个议员身份,随着障碍一个个死去,盟约派正在逐渐上位。

    谁也不会傻的和半神级的亚当正面冲突,他们在等待,在积蓄力量,只要硫磺山城换位出现一点瑕疵和机会,就是他们煽动民意上位的时候了。

    暗精灵城管们对付不法罪犯或许很有力,但本就由于出身受到部分市民质疑的她们,若是牵扯到这样的阴谋中,若被盟约派发现并被当做障碍,却很容易成为炮灰。

    稍微想一下,我就可以想出十几个弄臭、弄死她们的办法,比如发动民意,说她们栽赃大使团,真正的连环杀手就是她们自己人,逼她们交出“真凶”,煽动对立,骂她们偷窃、亵渎圣光,发动教派审判,逼死她们,若她们凭借武力还手,呵呵......

    咳,还是收敛一下坏水吧,虽然那些议员没有我“聪明”,但内斗却绝对擅长,十几个想不出来,一两个绝对没问题。

    我选择让她们置身事外,并不是伊丽莎说的怜香惜玉,我只是本能的护短而已。

    对,护短而已,谁喜欢那些总是妨碍我干活的傻婆娘,我管她们去死。

    但她们现在是我的下属的下属,生是硫磺山城司法系统的人,死了是我永夜大君的鬼(亡灵),若是死的莫名其妙,冤屈无比,岂不是丢了我的人。

    听着伊丽莎从奥库口中掏出的情报,似乎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但我却发现有些不协调的地方。

    “.....为什么他们这么执着硫磺山城,这座城市放在整个地下世界,连零头都算不上。”

    我可不是那些自我膨胀的议员,认为世界少了我不行,即使没有硫磺山城的加盟,地下联军依旧有横扫地面的实力。

    “奥库听说这里好像被封印了一个很强大的魔物,而龙后似乎对它很敢兴趣,还开出了很高的悬赏,所以他打算来碰碰运气。”

    “瞎扯,我在这里住了一百多年了,这里开始就是一片荒地,那封印了什么强大魔物......”

    突然,想起了某件事,我卡主了。

    “强大魔物?封印?不会这么巧吧。莫非指的是我永夜大君?不会呀,我在这里应该没有走漏风声呀,我的真实身份,只有亚当、玛格丽特、小红知道呀,他们又不是多嘴的人.....不,有个人可能会多嘴。”

    “亚当那小子又在坑我?”

    扶了扶金丝眼镜,伊丽莎故作沉痛的点了点头,但我却看出她又在偷笑。

    “一年多前,有次议员们邀请城主大人参加酒会,然后,酒会上最烈的兽人剔骨酒....喝多了的城主大人用了三个小时讲述自己是如何战胜强大的魔王,然后把他封印在地狱深处的,虽然他没有说明到底是那个魔王,大部分在会的议员也将其当做了笑话,但显然,有人把其当真了。”

    “永夜大君吗?”似乎是呢喃自语,但也是询问,就看有人上不上道了。

    “不是永夜大君,根据龙后大人的分析,半神级的亡灵大君根本不是当初亚当能够对付的,更不要谈封印了,很有可能对方只是单纯厌战,已经离开了这个位面。”

    那个新来的试验品到时很上道,主动交道我未知的情报,

    “而若真是永夜大君被封印于此,那就更不是能够掌握的对象,在任何生者眼中,他从一开始就属于绝不能释放的危险分子。寻找永夜大君,那只是用作虚伪情报操作的谣言。我们真正的目标,是上古火元素之神阿罗拉维斯。”

    侦测谎言的戒指却证明了这是实话,想起火元素的特征,瞬间,我恍然大悟。

    这里是硫磺山城,背后环绕的就是无穷的硫磺山脉,而硫磺这种东西,却最容易在火山口周遭找到,这么大面积的硫磺矿山,本来就明显不是天然的。

    “在那个所谓的游戏之中,所有的上古元素之神都降临并在漫长的岁月中被打倒驱逐,唯一的例外就是火元素之神,现在想来,并不是对方没有降临,而是火元素之神一开始就在地下世界。还有什么地方,比硫磺山脉和火山口更适合火元素居住了。”

    “地下?硫磺矿脉之中?”

    “是的,通过运作,盟约派的议员已经把矿脉的部分开采权卖给了我们,而我们的灰矮人矿工已经在矿区找到了遗迹,很有可能就是通向元素之神所在的祭坛,现在阻碍我们的,一是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必须获得那一矿区全部的开采权,坚持不卖者也在这次的暗杀名单上。二是看守者......龙后大人猜测亚当就是为了看守阿罗拉维斯才在这里建立硫磺山城,只要触动封印,看守肯定会有感觉,但半神级的亚当就是龙后亲自出马都未必一定能赢。”

    我捂着额头,欲哭无泪。

    “亚当,你真是大坑呀。一百三十年前坑我,现在你又坑我呀,不是你到处吹牛,又怎么会当做元素之神的看守者,这座城市又怎么会当做别人的眼中钉,又怎么会把我牵进去。你就不能管好你那张大嘴巴吗,天天给我惹麻烦呀。”

    “若真成了元素之神的封印之地,搞不好恶魔们都会亲自出手,那么,我就真要做些准备了,”

    闭目沉思,诸多思绪在脑海中徘徊,正当我隐隐约约找到了什么,突然,啪的一声门响、一个熟悉的声线,让我本能的低下身子抱头鼠窜,但依旧晚了半步......

    “嗨,骨头叔!!好久不见,安妮来找你玩了。”

    在从窗户飞出去之前,我最后的思虑,就是眼前不断旋转的世界,刚才那抹粉红,和难以遏制的奇思乱想.....

    “还真是成长了,以前只能飞三十米高.....现在,都可以看到三百多米高的岩石顶和发光苔了,嗨,秃鹫太太,你也是来觅食的呀,今天天气真不错呀。”

    明明是一如既往的高空飘飞,但我却意外的一点都不生气,原因?飞到半空中之时,脑海中还在不断播放刚才那一幕,还有这奇思乱想的源头......

    “咳,粉红色的呀,是要提醒她女孩子不要随便开腿踢人了,否则很容易走光了。女孩子果然很神奇呀,女大十八变,居然一下子从熊孩子变成了高挑靓丽的大美女。”

    是的,虽然七八年不见,那一霎,我已经看清,原本干煸的熊孩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可爱的美少女。

    丰臀美乳、活力十足、青春纯真的面庞,身材好,性格好,正是我的菜呀。

    “要不,复活后,考虑下履行婚约?不过,已经对亚当拒绝过那么多次,现在反口,是不是太没节操。”

    节操这种玩意我有吗?貌似没有,很快,我就下定决心,打算试试安是不是还记得以前最痛她、总是“陪她玩”的骨头叔,还有那个棒棒糖换来的“婚约.”

    但我浮想翩翩之时,一群不速之客却不请自来.....

    “走开,臭鸟,我不是猎物,我是可怕的巫妖呀,我很可怕的呀,小心我咬你......”

    一群食腐的秃鹫围了上来,骨头貌似也是他们的菜.......

    “臭鸟滚开!!我真的咬你了哦。巫妖之触很可怕的,只有骷髅头的巫妖也是很强的......看来,在考虑履行婚约之前,我还是先让她改掉这个坏习惯,教教她什么是能踢的,什么不能踢吧!!”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