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二十章 不可战胜的男人
    “大人,求求你帮帮我!!我真没办法了。”

    眼前的精灵长的桃花满脸,双眸含媚,青绿色的秀发柔滑靓丽,小嘴红丹丹的,只看外貌,称的上祸国殃民的大美人。

    但此时,哭的的梨花带雨,看着我的那双桃花眼中全是恳切和哀求,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中,但我,却连忙拉开被扯住的袍子。默默的退后了一步,拉开距离。

    “怎么了?别忘记了,你是个执法者,还是个男人!”

    是的,眼前这个精灵哭的凄凄惨惨的,就是最高法院那精明果断的精灵裔一级辩护官科罗斯.艾因坦。

    精灵的男性本来就偏中性化,科罗斯更是被誉为司法系统第一美人,总让人怀疑是不是在工作牌上填错了性别,更有被人拉进女厕所的先例,他自己也很为之为难,也在日常中努力表现的男子气。

    其他人戴着银色面具,是表示放弃个人身份,公正司法,而据我所知,科罗斯就是下班也戴着面具,更有某种意义的面具收藏癖、制造癖。

    据说,他收藏了满满一柜子的司法面具,那些精致的银色面具精灵特有的手艺做了雕纹处理,秘银丝、精金宝石等贵重品都舍得投入,精灵手艺出色到能够面具上绘制了硫磺山城风貌图,但面具也是制服的一部分,怎么可以有不同,为了不影响工作,所以他的雕纹都小的不拿放大镜是分辨不清的,也就是是所有付出白费,都是白雕的……

    即使如此,他自己去也每天视若珍宝,至少要擦上几遍,洗澡、睡觉也不摘…….这为了啥,大家都心里有数,但也没人傻的会去说破。

    往日,这些面具的确给这个偏女性面容的精灵辩护官勇气和尊严,他天生的细腻更让他对法条了解极深,对法律的信仰和热爱更是让我尊重,在我眼中,不看外表,他也是个极其出色的辩护官,像这样丢掉面具哭的来求救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冷静,科罗斯,深呼吸,发生了什么,是硫磺山城监狱被劫狱了,罪犯都逃出来了?”

    科罗斯使劲的摇头,泪水随之四散,打湿了我的袖子。

    边上已经有人在指指点点,为了不被人怀疑性向出了问题,也为了不成为异世界腐女们口传的头号新闻,我再次默默的退了一步,与其拉开了距离。

    “是恶龙来袭击城市了?通知城主了吗?”

    依旧是摇头,看来也不是。

    “是魔兽攻城…..”我连续问了几个最有可能的答案,却依旧只是摇头,终于,等科罗斯喘过气了,自己说道。

    “是悲风,是半龙人悲风.埃罗这个变.态!他太过分了!”

    此时美人擦去泪花,想起自己还在法院,努力挤出笑容,雨后美人笑,称的上墨荷散晕一媚生…..听到背后有惊呼和尖叫,我默默的再退了一步,拉开三米距离。

    然后,在“他”的叙述中,我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个有特殊爱好的半龙人猎人,在【禁止人形生物与非人形生物发生超友谊关系法规】、【chong物养育许可条件】两个针对他的法案闪电通过后,他的“chong物”和“爱人”都被带走,的确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但很快,他有再度崛起…..

    他不当兽王猎人了,他改行去当了兽医,专精chong物妇产科的哦…..

    本来这也没什么的,兽王猎人本来就对动物颇为了解,治疗chong物更是拿手好戏,当兽医更是天职一般,他本人才从业一周,而其热心耐心、充满关爱的看护技巧已经深受好评,更自创了“爱的抚摸”这让chong物平静的技巧,只到…….

    “我带着我家小白去看医生,结果就遇到了那个变.态,那个变.态那里是医生,明明是用猥琐的技巧玩弄大家的chong物,他还一边得意的对着我笑,一边玩弄我家小白的哪里…..呜呜呜,小白好天真,还很高兴舔着他的手指……我,我要杀了他,为被侮辱的小白报仇!!”

    没有记错的话,小白是他养的chong物狗…..

    科罗斯哭的凄凄惨惨戚戚,作为一个德鲁伊出生的野精灵,对这种非自然行径深恶痛绝,作为一个执法者,科罗斯还曾经为其辩护,悲风的行为简直是无视了法律的尊严,别看此刻科罗斯哭的仿若少女撒娇,我毫不犹豫他对悲风的杀意的真实。

    而以我对他死脑筋的了解,犯罪以后绝对会来自首求死,搞不好这次就是来辞去执法者身份,与那个变,态同归于尽。

    我有些无语了,若以为这种事,让一个得意的手下如此不光彩的因公殉职,实在让人不知如何应对。

    于是,我有气无力的对身后说道。

    “别在看笑话了,去帮我把那个变.态请来,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如此无视我的法律的对手。”

    “是的,大人。”

    “好,大人,马上去。”

    果然,一下子十几个回答同时响起,这群兔崽子果然躲在墙角看笑话。

    而科罗斯总算想起这里是公共场所,连忙站起身来,但他满是期盼和信任的目光,真让人不知如何回应。

    --------------------

    我的办公室不大,我和那个变.态隔着办公桌面面相觑,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难道要重新立法,禁止这厮当兽医吗?不,针对罪行立法说的过去,针对某人立法的话,我就真成了笑话了。

    而且,连续更改法律本身就是大忌,这等于对整个社会说原来的法律制定的有问题,对法律和司法机关的尊严本身都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直接抹杀对方吗?但是很容易做到,但罪行和处罚相对称,也是司法的基本原则,这厮虽然是个变.态,但怎么也罪不至死呀。

    从司法公正的角度来讲,抓不住罪行判案,就直接抹杀对方,简直是否定整个司法系统存在价值的愚蠢行径。

    关他?抱歉了,他没有罪行,他只是履行一个chong物妇.科医生的职责,细心的爱抚可爱的chong物,一些“触碰”是在所难免的…..我猜到他肯定会这么辩解,而且完全说得通,我们没证据…..

    我摊在椅子上,还是第一次感觉如此无力。

    “又不能杀,又不能关,只能看着他继续猥琐可爱的chong物吗?圣堂教会的联军都没有这个变.态难对付呀。”

    悲风.埃罗眼珠一转,似乎打定了注意。

    “大人,我可以回去了吗?我还有工作要做,很多chong物要排队就诊呀,”

    这厮看似憨厚的笑着,实际上却是向我示威。“最高法院很厉害?还是拿我没办法。”

    “正常办法不适合,邪门歪道我也擅长呀,污蔑,谣言、闷棍、栽赃,弄死你不要太容易。”正当我打算不按常理出牌,好好收拾眼前的变.态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主人,按照您的计划,我们正好需要一个人进监狱,他不是很适合吗…..”

    于是,我笑了,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

    “怎么看都像一个应该进监狱的变.态,很适合,恩,不错。”

    打定注意,我举起两根手指。

    “我们做个司法交易吧。两件事,做到了,我就给你办个chong物养育证,你以后也别干兽医了,只要不在公共场所影响社会风气,你回家该干啥干啥,我只当没看到。”

    是的,悲风的爱好,这只是道德层面的罪恶,只要不公开到引起负面社会影响,败坏社会风气的罪行,还没有触碰我的红线,勉强可以容忍,但…..看这眼前那人恶心的得意笑容,我真觉得恶心呀,恨不得一个死亡之指弄死他!

    闭目不看眼前半龙人得意的贱笑,半天,我才平静下情绪,收敛住杀意。

    “第一件,给科罗斯道歉,恩,就是你弄哭了的那个精灵辩护官,别人怎么都为你辩护过,如此以怨报德,怎么像话。”

    “是的,是的,大人,我立刻就给科罗斯女士道歉!!”

    “是先生!”不出意外的看到满脸惊诧的半龙人,我继续说道。

    “第二件,你给我犯个案子,我把你进入硫磺山城监狱,我要你在里面为我做件事。”

    “什么?!”

    “越狱!!…….”

    等那个悲风走了,我忙完这段时间积累的工作,已经四五个小时过去,到了月落西山的时候。

    而当站在窗台,我看着外面和平繁荣的场景之时,却有些感叹。

    “硫磺山城和平的太久了呀。和平到某些人都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这不是您的功劳吗。您又在自夸自恋?”

    一如往常的毒舌,此刻,我却没有和她斗嘴的心情。

    “不,应该感谢亚当和玛格丽特,是他们在疯狂内斗的地下城世界庇护住了这个城市,但显然,有人已经忘记了自己受过的恩惠了,是时间提醒下他们了。”

    伊丽莎点了点头。

    “背叛者绝对不会被宽恕,实际上按照地下城的规矩,我们可以直接肃清他们,这也是旁观者大多数高阶探子的意见…..”

    “这里是硫磺山城,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强权存在,恩,至少表面上没有。好不容易的和平,好吧,表面上的和平,也要多加珍惜,还是按硫磺山城的规矩办事吧。我们需要“意外的”获得那些背叛者的罪证,并让某些人意外死亡。”

    “是的,只要造成混乱,我们的潜行者就会开始收集证据,只要证据确凿,就到了审判厅和执法厅上场的时候了。”

    “跟踪者和魔法追踪印记都准备好了吗?我可不希望有一个罪犯真的逃掉了。”

    “是的,都准备好了,魔法追踪印记已经下在了监狱的饮水中,三个月内不会消失,足够您把他们都逮回来。我们旁观者三千六百人会全部出动,只要越狱者在千人以下,就不会让一个无辜市民受到伤害。”

    “嗯,那就放狗出来咬人吧。硫磺山城太和平了,我又怎么好动刀来切除腐肉。”

    放出囚犯来个引蛇出洞,这可是一招险棋,当时我和四天王说的时候,可花了不少精力,才让他们支持我采取行动。

    “是的,旁观者会逼着那些特殊的逃犯逃到合适的地方,就算他们不去,我们的内线也会引着他们去。不过,我就是担心那个悲风真的能够成功越狱吗。”

    “别小瞧他,看看这个吧。”

    看着眼前的文件,就是一向面不改色的伊丽莎,也惊诧出声。

    “怎么可能,黄金阶兽王猎人!兽王大师?”

    “是的,这就是长生种的天然优势,只要获得够久,总会变强,而且兽王猎人的确是天生的驯兽师,他对野兽的热爱,,,,,,算了,不提了,太恶心了。你再看这份报告…..”

    “目标x进入监狱一个小时不到,就让同囚的所有囚犯申请更换房间,有人大呼‘不要让我和那个变.态一起,不换囚室我就去死’同时,还真有囚犯撞墙求死….’太夸张了吧!!”

    “…..不仅如此,囚室中还传出了‘吱吱’的响声。应该是他召唤了老鼠们来帮忙吧……希望只是帮忙越狱,我不想继续往下想了。”

    莫名的,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杀意,又再度沸腾起来。

    “一定要这么做吗?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放出囚犯,若是走漏风声,对您的声望…..”

    “就算不走漏风声,仅仅只是司法系统发生越狱,一个看守不严,降职查办的处罚是不可避免的,就是亚当不罚,我也会主动请罚的。”

    半天,伊丽莎才继续说道。

    “您这是要打压自己的名声,值得吗?”

    “手下的名声和威望比最高领导还要高的话,那个领导还真不好当了。既然要扶安妮上位,那么,做戏就做全套吧。何况,,,,,”

    “何况?”

    “新时代的潮汐即将到来,这场浩劫谁都无法阻止,在时代的变更之中,我这点名声我又算得了什么。而且,,,,,”

    “而且您还在想,小安妮会不会因为您的牺牲,感动的以身相许。”

    我满脸诧然,却听到她继续呛声。

    “哼,以身相许?呵呵,依她的性格,只会气你,恼你,不理你。哼!最好不理你一辈子!”

    看着眼前和往日冰冷表情完全不一样,满脸涨红的半恶魔少女,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你,妒忌了?妒忌我对安妮比对你好?”

    然后,瞬间,办公室的空气就停顿了…..看着那毒舌女仆长一路红到耳朵的红霞,和满是羞愤的眼神,我就为我那些收藏品开始祷告了。

    “完了,说错了,她绝对会报复呀!!”

    奇怪的,她却保持了诡异的沉默,半天,才挤出一句。

    “若我真是妒忌,你又…..”

    伊丽莎嗓音越来愈小,后面已经听不清了。

    “啥?”

    我绞尽脑汁打算说些什么缓和气氛的笑话时,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科罗斯冲了进去,而羞红了脸的伊丽莎也瞬间消失在阴影之中。

    “大人,不好了,硫磺山城监狱发生越狱了!!!”

    “慌什么?这不是计划中的。”

    “可….可不是我们计划中的呀,那个变.态还没挖开墙,另外一个地方就直接越狱了,有人袭击了监狱!这是真正的越狱呀!!囚犯都跑出来了!!形势已经失控了。”

    “啪嚓!这是我一下子捏碎木椅护手的声响,而随之失控的,还有让人窒息的魔力虹吸。

    下一秒,整个世界扭曲了,七彩的世界变得只有黑白两色,伊丽莎被赶出了阴影,而科罗斯也被暴走的魔力冲出了房门。

    “这些混蛋活腻了,居然敢在老子的底牌上闹事!!那个不长眼的混蛋,我弄死你们全家!!”

    好吧,这段办公室门口,那小混混一般的发言,最终,成了永远有礼有节的无眠者大法官的黑历史…..

    --------

    ps。既然有人提到了错别字,咱就慢慢从头改吧....

    ps2,反复改了n次,才发现被屏蔽的是chong物的chong字.....没法,拼音将就着吧。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