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二十六章 悲催的圣骑士
    “十五年前,还在低级战士学院努力学习的我,曾经是父母和老师的骄傲,是乡里乡亲眼前的‘别人家的孩子怎么这么出色的典型’。”

    “才刚刚十岁,我就掌握了十余种基础战技,并成功进入黑铁阶位,被誉为学院的骄傲,未来的英雄,我总是在仰慕我的可爱学妹们的围绕下,在学院内散步,然后‘一不小心’的展露我的天才……”

    “‘b班那个天才?他呀,才掌握连续反击吧?再努力个十年,或许有我一半的水平。’随口点评那些没天赋的笨蛋,然后享受那可爱学妹们憧憬的眼神和赞誉,我本来以为那样的日子会持续到永远,等我长大,我会成为大英雄,迎娶白富美,直到那一天……”

    “‘神术天赋?圣光学院的录取通知?成为一个光荣的圣骑士,我去,我去’”

    当时的我,早对金光闪闪的圣骑士向往已久,在接到录取通知欣喜若狂之时,却隐隐约约的无视了父母担忧的神色。

    “荣耀的圣骑士?看似光鲜,实际上,却只是噩梦的开始……”

    “毕业等于失业?怎么可能,我可是圣骑士学院十年一见的天才骑士!!看我的圣光!!看的荣耀冲锋!!”

    “抱歉,我们都是虔诚的圣职者,需要的是会布道传教的人才,而不是打打杀杀的凶徒,我们部门十二人编制,已经超编到二十四人,大家都是圣骑士学院毕业的,按理还是你的前辈,凭什么要给你让位置?

    “我….我去当自由冒险者可以吧。”

    “抱歉,作为承蒙圣恩的圣职者,你有义务用劳动回报圣光教会对你的培养,第七圣堂缺乏一个清洗祭坛和厕所的志愿者……不过,志愿者是没有工资的,圣光会回报你的努力。放心吧,不用多长,三年很快就过去的。”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个老牧师转头的那个眼神。“小样,新来的吧?老夫我混了二十年,熬到头发都白了才转正,就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满满熬吧。”

    “我…..我去当自由冒险者,总可以了吧!!”

    当然可以,但我没料到,那才是噩梦的开始……

    三年后,我终于如期成为了自由冒险者。为什么是三年后?若不想被圣堂教会追杀,那三年义务服务怎么可能省去…..

    好吧,看着我的学弟们已经成为了老鸟和冒险者队伍的中坚,在感叹的同时,我也毫不气馁,我有自信,凭着我白银阶的实力,很快,我就会再度成为众人眼中的明星。

    但很快,残酷的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

    “不要?为什么,我一个白银阶位的圣骑士愿意成为你们一群青铜战职的一员,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呀。难道…..又是因为我是个圣骑士。”

    对面的盗贼点了点头。

    “圣骑士废话多,戒律多,你能容忍亡灵、半恶魔队友吗,你能和灰色组织交流吗,你能在战利品分配时闭嘴吗?我们冒险者很多时候都要接点不干净的活。你能保证在冒险中不废话,乖乖听命吗。”

    当然不行!圣堂教义明确规定,所有失物都会物归原主,找不到原主就该交公,怎么可以当做战利品私分,至于亡灵和半恶魔?邪恶的混沌!吾等和你势不两立!

    好吧….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让我加入冒险队,我自己来组队….

    组队还是顺利的,冒险者公会和酒馆中满是找不到队伍的圣骑士和牧师,很快,我们的“光耀大地”小队,就顺利踏上了旅程。

    但……

    “不能收取报酬是怎么回事?那不是等着饿死。”

    “你出来冒险的时候导师没有教你吗?我们都是服务圣光和大众的骑士,圣职者冒险的性质都只能算是积累经验的游历,帮助有困扰的人民是我们的义务,既然是义务,怎么能够收取报酬?”

    “不能赚钱,我干毛的冒险者呀,打算饿死呀!!”

    那个前辈神秘的一笑,他的确有办法,这也是圣骑士冒险者们不至于饿死老办法。

    原来,我们的确不能收取报酬,但若是这是作为给圣堂教会的捐献,我们就可以留下三分之一作为自己的回报,但……

    “既然是捐献,自然不能嫌多少,但干掉一个食人魔族群,就给一个铜板,只够买两个黑面包,还不够我买药的呀。对了,还要缴纳三分之二铜板给教会……”

    “这就算好的了,你是没有遇到地精的委托,那才是最要命的呀?”

    “恩?”

    “捐献不能计价多少,就更不能计价捐不捐,捐什么了…..若遇到小气的地精,不捐还是好事,捐个半吨重大石头你还要背回去切成三块,上缴两块…..作为前辈,我提醒你,若地精真的给你看起来很不错的工程用品,就是违反教义就要赶快丢掉,那要么是会爆炸的实验品,拿你做实验,要么就干脆是炸弹,还是拿你做实验”

    “对了,还要小心鱼人,上次帮鱼人们清理了海岸线,那群鱼人捐了好多臭烘烘的烂泥鱼,大热天,中途就臭了,那味道,十里外都能闻到…..害的我在瀑布下冲了三天,我现在还记得收捐献品时,那牧师妹子鄙视我的眼神,简直就是看脏东西呀。”

    牧师同伴的补充,虽然很好笑,但我却笑不出来,反而莫名想哭了

    “还有半羊人,简直是坑爹呀,那些小气的东西,居然用羊毛作报酬,还是伦根的呀!!你可以想象,一手抓一把羊毛,走几步,还要数一次,免得漏掉几根,无法上缴的感觉吗……”

    “还有圣骑士同类,大家都穷到家了,但也不至于互相坑呀,那次我遇到一个……”

    很快,请教就变成了同伴们的抱怨大会,而我,越发对未来的圣骑士生涯绝望了。

    “…..至少,圣骑士金光闪闪,很有女人缘吧!!”

    但很快,现实就再度给了我狠狠一棒。

    “你有房子吗?有坐骑吗?有积蓄吗?”

    我住公共宿舍,那里满是满身臭汗的男人,自然不能用来结婚,教会陪发的坐骑倒是有,但战马我自己怎么养得起,寄宿在教会,打战的时候才能骑,那时候,战争期间,草料公家报销……至于积蓄,呵呵,妹子你好,妹子再见。

    再数次被打击后,我终于遇到一个单纯可爱的妹子,她不计较我的条件差,愿意和我谈恋爱!

    “啊,她是多么美丽善良,她就是我的女神。“

    当奇怪的是,我们最多牵牵手,一起散散步,再深一步的交往,她却总是拒绝。

    当时,我很奇怪,但却努力忍耐,毕竟,她是那么纯洁,但五年过去,我都三十岁了,再也忍不下去了,我才硬着头皮问了。

    “啊?圣骑士不是神明的骑士,要终生戒欲吗?”

    “我x!!我们是圣骑士,不是和尚(少数许下戒欲誓言的武僧会终生远离女色)!”

    我花费了很多精力,才让她搞清武僧和圣骑士的区别,但接下来,却是让人绝望的回答。

    “那个…..抱歉了,我就是想谈纯粹精神恋爱才找你的,那个我不能答应你,我们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吗?”

    “朋友?!朋友你妹!我都三十岁了呀!!!我的同学都有一打孩子了呀。”

    那天晚上,在满是臭男人的宿舍里,我哭的一塌糊涂,而同僚们,却默默的坐在了我的身边,给了我安慰。

    “知道艾鲁吗?那个卢卡城的天才圣骑士?”

    我想起了那个人生赢家,他的女朋友,又漂亮,又富有。

    “提他做啥?还嫌我不够伤心呀。”

    “他堕.落了,已经转化了混沌的爪牙黑骑士,他的那个白富美女友是个恶魔,就是为了让他堕.落才靠近他的…..”

    “这是第几个了?事先,教会不少人也早有怀疑了,为什么这么好的女人会找圣骑士,也给了他警示,可他不信,不,大概,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只不过,自欺欺人,想多享受一下幸福人生吧。”

    “呵,大家都麻木了,自己去找的女人基本会被拒绝,主动靠过来的基本都有问题,圣堂教义又禁止大家花钱去解决生理问题。连自己解决,都是明令禁止的邪恶行为….”

    “我们是人!不是畜生呀!前两天,西山两个圣骑士的恋情曝光了,被逐出了教会,他们都是我的战友,我还去送了他们,不过,看样子,他们倒是很高兴,以后可以在一起……但他们都是男人呀!原来都是喜欢女人的正常人呀!憋久了真的会出事呀!教会的基佬越来越多了!”

    “其实,我开始觉得男人也勉强能够接受…..”

    “其实,我也是,要不,我们试试?…..”

    自那天突然出现的速配“情侣”起,我就彻底绝望了,如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想脱离圣堂教会?不当圣骑士?你一没其他的养家糊口的技术,二年纪也大了,重头开始谈何容易,唯一能够之无缝转职的就是黑骑士了,你确定要试试吗?”

    当我对人生绝望,甚至被派遣到危险地下世界,我都没有拒绝,危险算什么,至少可以远离身边越来越多的基佬!

    但在这里,生活的转机,却突然到来了。

    “南翔律法学院?招收短期培训学员,推荐工作?圣骑士免试录取!这是真的吗?”

    “试试吧,反正不可能再差了。”

    我抱着侥幸的心态进入了南翔,毕竟,年纪大了,学东西也慢了。

    但很快,我就发现,他们教授的律法之力,其实和我的圣光之力区别不大,银色的律法之光和圣光一样是秩序之源的下级概念,很多技巧、能力都能轻易转换,上手极快。

    而且,他们真的包工作呀!!不,不是包工作,是还没有毕业,我这个老家伙,居然被十几家用人单位争夺呀。

    “治安官、警察、法官等司法人士,都是响当当的的社会上层人士呀!我这个没用的老家伙,也有枯木逢春的一天!”

    “我们又没烦人的教会和神明要服侍,我们信仰法典,维护正义和公正,但我们,也是人,也要吃饭的呀,我们南翔出来的学院,对付罪犯和恶徒,那是轻轻松松的,就是不去当治安官之类的公职人员,各类安保工作也可以轻松信任呀,而且,同属秩序阵营,公正骑士绝对不会犯罪,严守誓言和秘密,深得雇主信任,升职就是妥妥的快呀。”

    当年,老师在台上慷慨发言,但经历太多的我,是不怎么信的。

    “但之后,一切都改变了!!正如当时那个老师所述,毕业后,我就在一家大型商会就职,每个月只要在前台上班二十天,赶走那些闹事的软蛋,维护一下治安,月薪居然一万金币,一万金币呀!!是圣骑士的二百多倍的呀!还不用风吹雨淋,不用冒生命危险!!”

    “啥,你说圣骑士也可以做到?蠢蛋,圣骑士是服侍神明和圣光的骑士,怎么可以接受雇佣!”

    “而且,很快,存钱买下房子后,我就找到心爱的她!还买了一匹可爱的小龙马,有红龙血脉,日行千里,还可以喷火伤人,我终于是个骑士,而不是把坐骑寄在教会的步兵了。”

    “前段时间,我把最近的消息告诉了我过去的同志,他们居然都跑过来了。现在,大家也都从南翔毕业了,有人当了城市守备官,有人当了城管,有人当了大法官,那两个基佬圣骑士,赚了钱后,居然也自己当起了老板,娶了老婆,有了儿子!!”

    “圣骑士兄弟,来当公正骑士吧,无缝转职保留全部力量不说,大家依旧为秩序而战,圣堂教会也一定会乐于看到大家的转职。毕竟,他们也没多少经费养你们了。”

    “学习秩序之力哪家强?地下硫磺山找南翔,先学技术后交费,会使用圣光者免试入学,第一个月工资当学费。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我们南翔的口号,就是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升级升职加薪一起来,迎娶白富美!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到工作了,我也能当大老板哦。”

    “这只是宣传口号?你依旧担心自己找不到工作?让我给你算笔账吧。每个城市都需要警察、治安官,每个企业都需要安保人员,每个政府都需要司法系统,这是多大的就业机会。你,律法先锋,时代chong儿,居然还担心找不到工作?来南翔吧,包教包会。圣堂学院毕业等于失业,我们南翔,还没毕业,就能就业!”

    以上,全部是一张传单的内容,落款者,赫然是硫磺山城最高法院最高法官无眠者….

    “喂喂,做的太过分了吧。圣光大主教老比尔据说看到传单,当场昏倒,差点直接脑溢血挂掉!!”

    是的,我是在挖圣光教会的墙角,还是明目张胆的挖哦。

    他当然会吐血,这上面虽然是我写的宣传软文,但却全部都是真实可信的,而且全部圣堂教会和圣职者的痛处,

    毕竟,我也曾经是个圣骑士呀,其中不少事例都是有真人原型的…..一阵莫名的心痛共鸣,让我不住暗念“幸好,我已经不是倒霉的圣骑士了”

    此时,面对亚当关于过分与否的质问,我却笑了。

    “有什么过分的,我亲自把传单递给那些城管时,她们高兴坏了!!”

    她们当然高兴,以前是不让她们彻底并入司法系统,现在允许她们修行律法之力,这相当于我的司法系统和硫磺山城彻底接受她们了。

    她们已经用鲜血和努力证明了自己的忠诚,我再把她们拒之门外,就太没人情了。

    “……你让城管的圣光骑士团全部改编成律法骑士团?这个消息还没告诉老比尔吧,我怕他坚持不住。”

    “我说了,还是派人直接报信的!”

    “大人!!您又吐血了!!这是本月的第二十次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不住了。我们还是回地上世界吧。”

    “大主教不好了。好多圣骑士和牧师看到了传单,都说要去南翔,我们拦都拦不住!!”

    圣光大主教继续喷血中……

    听着伊丽莎回报主教得知城管集体改信时,先是惊诧,然后直接吐血,最后还上演了闹剧,我得意的笑了。

    “要你老小子在出事的时候保留实力,还趁战后人心惶惶传教。老虎不吃人你当是病猫呀,活该!“.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