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二十八章 手把手教你做假货
    “神器,永夜权杖,不死王权之象征,据说是永夜大君随身之物,藏有大君强大的秘密,但从没出现在历史舞台。”万法之塔的神器图鉴,是这么介绍永夜权证的。

    作为近代唯一的亡灵大帝,永夜君王的崛起和他的消失一般传奇,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崛起的,正如没有人会预测到他会在全盛期被打倒,不过,不少人猜测,他的突然崛起,和这把神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把从没有出现在历史中神器,曾经被质疑过是否存在(弄死一个造谣的,可以凭人头在希罗帝国第七行政厅领赏100金币),但包括我在内的大帝的不少近卫和随行,都曾经听到他低声呢喃过这句话”

    “想要我的力量和王权吗?去找吧,我把一切全都放在了那里——永夜权杖。”

    “大帝的智慧如大海一般深远厚重,在当时,谁也没有料到无敌的永夜军团会有失败的可能。但他没有被假象迷惑,他双眸的灵魂火焰已经看透了未来,他那似乎是不详预兆的自喃自语,实际上却是在在交代自己不在后王国的未来。”

    “而自从他失踪(包括我在内,至今还有为数不少的高阶亡灵不相信无敌的大帝会战死)后,这个传言更是如野火一般蔓延看来,‘永夜权杖的所有人才能够成为亡灵大帝的继承人’早就成了所有智慧亡灵的共识,若真有人获得了权杖,那么,大帝国或许不会走向末路,大帝已经为亡灵帝国准备了最好的未来,而……”

    “愚蠢的亡灵君主们,居然罔顾大帝的教诲,在他离开后,就开始争取夺利的战争,缺乏正统性,就期望凭借武力强行上位,成为新一代的亡灵大帝。结果,就是即将成立的亡灵大帝国化作泡影,无敌的永夜军队内耗殆尽,而由残部组成西罗帝国。”

    “而由于这个历史原因,明明是最强的十二执政官分享权柄,却依旧还是帝国,但我们不会允许我们中任何一位登上那个位置。那帝位已经空悬了一百多年,还将注定空悬下去,直到那颗权杖的主人出现。——历史的记录者、西罗帝国第七执政官蜘蛛侯爵、大帝永远的近卫莱因哈特。”

    咳,当时看到小莱因哈特的“历史著作“的时候,我下巴当场脱臼,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来应对,若我还能活着流汗的话,冷汗、狂汗、瀑布汗、成吉思汗,恐怕都不足以表达我复杂至极的心情吧。

    某种意义上,当初带着恶意的玩笑,已经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成效,而如今,为了让这个地下世界变得更加混乱,我又满怀恶意的准备了笑话的后半部分。

    永夜权杖,一米左右的黑色木质权杖,看似是木,实际上内部灌满了骨粉,是一把骨木混合的特制权杖。

    它是我亲手雕刻而成的,上面的血色玫瑰花纹和修饰满是我个人风格,当年的老伙计一看就知道,杖柄处还有带着我特有的灰色死亡寒冰魔力的四个字“永夜权杖”,只看外表,就知道是超级高级货,但仅仅如此,还是远远不够的。

    “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它的出处,没有源头的财宝总是让人怀疑的,亚当,在这个文件上签字,用你的灵魂印记签。”

    扫了一眼文件,唯恐天下不乱的亚当大笑一声,然后愉快的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亚当.汉。”火焰一般燃烧的字体却没有一丝高温,在纸上静静燃烧,源自灵魂徽记的灵魂印记,每个人都不一样,是传奇们身份的象征,伪造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我法杖上的名字,那灰色的死亡寒冰字体,带着冰雪和死亡的味道,也是我作为永夜大君时的灵魂印记,更添真实性。

    我要他签的,是一份委托拍卖书,被委托方,是地下盟约缔结地所在城市维凯斯坦迪最大的拍卖行。

    有了这份证书,至少证明永夜权杖来自勇者亚当.汉之手,而且,其中特别宣誓此神器来历正当,是亚当是从永夜大君获得的,兵器,亚当用自己的名誉担保文件的真实性!

    当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所有人都会猜测是亚当在战胜永夜大君的时候私藏了永夜权杖,那么,永夜权杖的来源就变得真实可靠了。

    咳,文件上说的的确是实情,亚当的确是从我这里获得的权杖,只是真实时间有些出入,你自己误会,可怪不了我…..

    然后,我手持权杖,灌入魔力,却要亚当握住权杖的另外一头,同时灌入自己的力量,然后一扭,一拉,一转动…….

    “咔嚓。“

    火和冰相撞,直接爆裂开来,权杖也差点直接断掉,上面满是裂纹,而一边是火焰灼烧的痕迹,一边则是腐蚀和寒冰蔓延的灰黑色。

    “好了,这就造成了在永夜大君和红莲勇者交手中受损的痕迹。那么,就算有什么不对,他们也会推到在战斗中受损上去。”

    但它依旧有些太新,于是,我丢在地上,然后在上面跳来跳去,踩来踩去,然后,亚当也想过来“帮忙”,我直接一脚把他踢开。

    这厮不知道轻重,力气又大,让他蹦两下,肯定就直接断了,那之前不就白搞了。

    “恩,历史痕迹勉强算是有了,凑合吧。”看着这满是灰尘和脚印的权杖,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崭新的木杖,一看就是满是伤痕的旧货,就有点像文物了。

    玛格丽特在一边若有所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不管做的多么像真的,但…..”

    “是的,还不够。”我当然知道还不够,这可不是前世的文物鉴真,只能凭着经验和知识一点点找破绽,这个世界有魔法有真神,预言法术有多种多类,想作假,可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这从一开始就在我的预期之中,我和亚当都曾经是半神,已经是真神下最强的存在,普通的预言法术基本都是无效,而这个世界上,却还有几种能力很麻烦。

    高阶牧师的神祈术,向信奉的真神询问问题,若真神正好有空(最受真神喜爱的牧师,使用这个神术的成功几率也不到1/10),就可能回答你的问题,但只会答“是”和“否”

    **师的异界真理术,召唤一个异界真灵,询问他问题,依旧只能答“yes”和“no”。

    还有女巫的塔罗占卜,通过对命运线的解读,依旧只是答“真实”和“虚假”……

    据我所知,那些可靠的预言法术都是这个毛病,只能答“是”和“否”,有时候还是没有回答,然后,问话越短,越有可能得出答案,预言一次后,短期内还无法再次预测。

    这并不是偶然,而是此世之规,越是强大的预言法术,越是接近世界真理,反而越要受到严格的限制,同时,要得出越多的情报,那么在发现真相路途中消耗的越多,反而无法探知更为深处的真相,

    我的确可以付出代价,如同在命运线上隐瞒自己存在一般,让针对永夜权杖的预言法术无效,但有时候,查不出问题,才更说明有问题,无法侦查预测,才更说明有鬼,那么,结论就很明显了,我们需要让预言法术做出错误的结论,

    让百分百正确的预言法术得出错误的结论,听起来不可思议?呵呵,有时候,正确不代表真实,真实并不代表正确,……

    既然只能答“是”与“否”的二元回答,那么,可以玩的花样就多了。

    我整理出他们可能问的三个问题,第一个,也是必问的,这个法杖是否是永夜大君亲手制成的永夜权杖……这个不用玩花样,就肯定是真实可靠的。

    那么,第二最有可能问到的,“其中,是否有永夜大君的秘密。”

    这个问题简单,但越是简单包含的信息内容越多,若没有秘密,那么,这把权杖即使是真的,也和假的一般毫无价值,我担保,这个问题会被首先问到,还会被问很多次。

    于是,我早就放进了一张字条,上面用中文写的“秘密”…….

    好吧,这的确很恶搞,但应该会很有效,毕竟,那些蠢蛋预言法术绝对会拼命说“yes!”“有”“真实。”

    第三,“是否有成为西罗帝国帝王的秘密/是否对成为亡灵君主有帮助,”

    这是问是否这神器真有统治西罗帝国政治价值….好吧,我把那些亡灵君主的小秘密,小癖好都放入其中,比如骨龙女王格**唱歌超难听,睡觉还打呼,你若是拿着这些小秘密去威胁他们,他们若服软,自然会对你的政治生活有帮助,当然,前提是不被杀人灭口……

    说实话,依我对他们的了解,若穷凶极恶的他们真服软了,你还不如直接去找人类王国对国王说我要当你老大,把王位让给我,那成功几率还要大得多…..

    第四,就是“是否与永夜大君强大的秘密/强大的力量有关”

    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打怪,努力升级”,绝对真实,这就是永夜大君强大的秘密呀,不服来辩……..

    好了,我相信,这些手段玩下来,这永夜权杖的真实性和重要性,会在拍卖行接到货那天起,就传遍整个地下世界,引起所有势力的重视,即使谁都无法使用它…..不,不仅如此,地上世界应该也会派人过来,至少,亡灵西罗帝国的那些执政官,全部会发疯…..若亡灵帝国先和地下城主们掐起来,那么,第二个灭世浩劫,会不会莫名其妙的就过去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过于乐观了,但试试总行吧。

    “那么,首先,让地下世界乱起来的初步目标就达到了……”

    看着这权杖,我却依旧有些不满足,我不认为有人会看出是假货,但对于超级强者来说,有时候,不讲理的直觉比知识、经验更可靠,那本能是很难瞒过的。

    于是,犹豫了片刻,我对亚当说道。

    “既然我已经刑满释放,把罗兰圣剑还给我。”、

    “给。”二话不说,浑身火红的亚当,把身上唯一一点其他颜色,腰间别着的那把银白色断剑递给了我。

    边上的玛格丽特一下子愣住了,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出口。

    “哎呦,我的命匣,好久不见。”

    是的,这就是我灵魂的所在,只要命匣不灭,巫妖就不灭,命匣什么摸样都有可能,甚至可以是书,可以是帽子。

    从抽奖系统获得秘籍来看,那个异界的汤姆大叔,还曾经把自己的灵魂分成七分,制成了七个命匣,还起名魂器…..

    其实我想说,虽然这样的确很不容易死,但灵魂都分成了这么多份,那厮就不怕变成精神分裂的疯子…好吧,或许,他从一开始就疯了。

    我这个囚犯的命匣,自然在亚当这个狱卒身上,而且,一直随身携带,当然,这厮还是很聪明的,至少没有蠢到用命匣来威胁我,逼着我玩出其他的花样…..

    抚摸着这把断剑,我却颇有感叹,当年选择用家族的传家宝做命匣,就是看这与我同名的罗兰圣剑,又被誉为“不灭之剑”的它历经千年却丝毫不损,但如今,在命运的洪流下,我们的国家完了,这把不灭之剑,却依旧“灭了”。

    此时,命匣在手,周身灰色的魔力缓缓增长,没有被镇压的不舒服,我也恢复了些许实力。

    “传奇初阶吗?那么,很多事最近会变得容易很多。”

    接下来,我在断剑的开口一抹,却轻轻松松的从坚固的剑上捏出一些金属碎粒,碎粒周遭,还有灵魂的波动。

    然后我就把如果做面饼撒芝麻一般,把碎粒散在了“永夜权杖”之上,然后轻轻一抚,在一瞬耀眼的闪光之后,权杖上就多出些星星一般闪烁的宝石。

    宝石们不断闪耀银光,星光在各个宝石间跳跃穿梭,相互交错,此起彼伏,若细细观察,那光也有自己的节奏,仿若正在呼吸的生物一般,在我灌入了灵魂碎片后,这把永夜权杖,有了灵魂,已经活了!

    不过,和这把掌握了我的灵魂的断剑正好相反,持有这把权杖的强者,将凝听我的灵魂之语,被我影响决断,甚至在漫长的灵魂交流中,灵魂被我腐蚀,逐渐成为我的奴隶…..貌似有点不对,我不是已经不当大魔王好多年了!好吧,个人习惯,一不小心……

    看到眼前一幕,亚当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但他本能的就觉得这把权杖很危险,不对劲。

    但玛格丽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她看出些什么,用眼神示意她的不满,但她的抗议一如既往的被我无视了。

    “好吧,不小心习惯了,的确做得有些过分。不过,至少要这个档次,才能让那些地下霸主和亡灵大君们、野生的超级强者们利令智昏,也主动也跳入漩涡之中。”

    然后,我张开嘴,一口把断剑吞下,断剑没有落入身体骨头中,而是直接消失不见。

    我已经把断剑转移在某个安全的地方,至此,我算是完全刑满释放了。

    “据说,到地下城盟约总部所在地维凯斯坦迪需要两个多月,要早作准备了。让安妮带队,也该让她独当一面了,你们不可能为她挡一辈子风雨。放心吧,我也会跟去,继续做我的幕后黑手,不会让她挂掉。”

    说完,我转身离去。

    “去维凯斯坦迪两个多月?不,主人,您说的是老黄历了,现在有三条路,要快的多。”

    我瞄了一眼背后跃跃欲试的女仆。

    “虽然不抱期望,就听你说下吧。”

    “常规马车的确要近三个月,但技术的进步,让新路快的多,第一条,只要一秒,侏儒异次元撕裂机……”

    “……这不就是那作死的侏儒传送器的吗?免谈,我还不想又被卡在异次元,你想穿越异世界,来个女尊后.宫,你自己去!”

    “第二条,三天,地精火箭车……”

    “不,那还是一秒,一秒后我就被炸上天了。算了,最后一条我也猜到了,不用再说了。”

    但扶着眼睛的面无表情偷笑的女仆长,却跟着自己离去的主人背后,不管不顾的继续说道。

    “三个小时,地精火箭,直上直下,方便快捷./…..”

    “这个很上面有区别吗?哦,一个有轮子,一个没轮子吗?你就这么想谋财害命吗?我对你应该还算很不错的”

    不靠谱的主仆的离去,却让两位半神陷入了沉思之中。

    “安妮吗?或许,罗兰也没有说错,是该让她试试了,我们在她这个年龄,已经开始组队冒险,全世界乱窜了。”

    “安妮该不该出去我知道,倒是你把罗兰放出去,就真不怕世界大乱吗?”

    面对贤者的质疑,勇者亚当却呵呵的笑了。

    “说出来你别不信,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世界随时有可能玩完,而唯一的变速,却在这个巫妖身上,你信吗?”

    闻言,玛格丽特俏脸紧绷,满是不爽,然后眉毛一挑,化作不屑,

    “你倒是相信他,我……”

    她想说些什么不屑的话语,但在亚当那笔直的眼神面前,她一向说不出假话,最终,她还是一跺脚。

    “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个基佬死木头。我信不就行了,他虽然是个混蛋,但的确够狡猾,若他做不到,这世界就没人做的到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