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三十章 所托非人
    炸掉澡堂子?偷掉商铺换衣间、衣柜里的衣物?或是召唤一阵带着腐蚀性的酸雨?直接给路上的行人泼臭水?

    以上,我可都不会做,那可都是违法行为不说,更有违我尽量不涉及无辜人士的原则,恩,只是尽量……

    我有更好的办法!完全合法!

    毕竟,这座城市的变.态实在不少,我也没有亲自犯法的必要,……

    野性德鲁伊硫磺山分部联盟,简称野牛盟,是一个温和派的德鲁伊组织,恩,只是相对温和而已,在不少地方,德鲁伊一开始就和恐怖组织和大麻烦挂在了等号。

    为啥?在众人眼中,德鲁伊不是很友好吗?丛林之子,和自然和谐共存之类,无欲无求,自给自足。

    不过,我要说,能说这话的,大概都是没有和德鲁伊真正接触的。

    众所周知,德鲁伊崇尚平衡和自然,简单的说,就是天然的都是好的,人造的都是坏的。

    原教旨主义的德鲁伊厌恶一切人工制品,他们甚至视铁器为自然之敌,更不要说工程学、近代工业的产物,甚至他们视城市为金属和砖石的囚笼,在他们的理想中,最好文明就此断绝,大家一起回到原始社会。

    而在我之前的所处的世界,这样的组织也存在过,他们用袭击狩猎者、炸毁工厂的方式来保护自然,实际上也和恐怖组织无异了。

    能够和其他生命和平交流的德鲁伊,大概就可以算的上温和派了,而野牛盟,更是温和派中的温和派,否则硫磺山城根本不会允许她们进驻。

    好吧,即使艾希大陆,人们还是期盼日子越过越好,而不是越来越回到原始社会,这样的族群和教义,怎么看都不适合生活在正常社会,德鲁伊也不乏正常人,也总有人想**心烹饪的美味食物,而不是拔毛吃带血带毛的,因此,他们内部也不断的分裂重组。

    比如“我们只反对过度伐木(当然开矿我们也反对,不过我们只是口头抗议,不会阻拦袭击)”、“我们只反对狩猎鲸鱼(也反对捕猎海豚,还有海狮!海蟹我们不保护,海马我们还要下周二开会讨论是不是反对)”这样的温和组织,实际上就是用数个反对来保持自己德鲁伊的教义和身份,实际上却和普通人相差无几了。

    作为温和派的温和派,野牛盟更是只反对一件人工制品,堪称德鲁伊和人类社会和谐共存的典范。

    但可惜,就是那件反对的人造物太为特殊,才导致了他们教派迟迟无法扩张人数,发展壮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脱下那件人造物的。

    好吧,说到这,大家也应该猜到他们到底反对那件人工制品了吧。

    对,他们反对的,是衣服……

    是的,他们的教义,就是人的**就是最完美的大自然造物,衣服是原罪,我们德鲁伊更是自然的化身,应该不着片缕,向世人展示自己天生的完美野性**。

    野性德鲁伊硫磺山分部联盟,原名是野性身材才是自然美、穿衣的德鲁伊都是邪道和异端的联盟,这样绅士气息的名字,我又怎么会让其在硫磺山城注册,于是,反复打回修改下,变成了勉强能够接受的野牛盟。

    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是人人喊打的变.态组织,甚至名声比我所在的绅士联盟还差,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在自己正忙的时候,眼前突然冲过一群遛鸟的汉子……咳咳,光想想就够恶心的呀,果然我早该把他们赶出去了!

    不过,为了顾及多种族混居的现状,我一开始就没有在这座城市设立“有伤风化”罪,毕竟,各种族生活习惯差别太多,很容易导致误会,比如牛头人就有随时喝母乳的习惯,在别的种族看来,那简直太过变.态。

    而且,按照法典,变.态怎么看都只是道德和脑袋出了问题,用律法就太过了,所以,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们的入驻。

    当然,我之后很快就后悔了,在成功入驻后,他们无时无刻的企图向市民宣传自己的教义,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让执法、司法机关颇为头痛,用直白的话讲,就是总是偷偷的组织集体裸.奔,浪费我手下的警力。

    普通的执法人员,对这些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家伙还真没啥好办法,直接开打吗?对方没有违法,但若是用说的,反而给了他们宣传自己教义的好机会。

    “哈,我这才是原始之美,自然之母造物之时就是**裸的,我们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各种歪理邪说还自成体系,关键是实力还不弱,领队的骇然还是个传奇大德鲁伊,极其麻烦且难以对付。

    万幸的是,在暗精灵城管们到位后,这种凶恶的气焰被狠狠打击了

    “……这么小的毛毛虫,还出来晃,还没剃毛,你还真有勇气呀。”

    “哇,那个家伙屁股上有好丑的胎记,左右脚还一边高一边低,天生畸形还学别人裸.奔,啊,居然还是个包x,真是,太有勇气,太不要脸了……”

    “卑劣的地下臭虫,离老娘远点,臭死了。你有多久没洗澡了?野人!”

    “别哭了,莫莫很同情你的,嘻嘻,虽然的确有点小,还不到莫莫鞭子的一半。咳!嗯,不算太小了,嘻,请努力活下来,说不定有人会喜欢的!恩,一定会有的。哈哈哈,莫莫忍不住了!”

    对于男人来说,被鄙视这方面的确很让人难受,若鄙视方是美女的话,那就是痛上加痛了。

    在一群来自母系氏族,极其彪悍的暗精灵妹子的围观评价下,身心遭受重创的野牛盟,差点直接解散,强大的传奇德鲁伊风暴之鹰,差点就直接投河自尽……..

    自此,暗精灵城管们就成了野牛盟的天敌,每次组织活动,都小心翼翼的避开城管可能出现的辖区。

    而眼下,我却写了一篇超长的无聊讲话稿,交给伊丽莎穿着我的法袍替我演讲,要求给所有执法人员(包括城管)传达学习,那个稿子……无聊到我自己看着也会睡着,而且最少要读三个小时,最无耻的,我还要求她们记笔记,事后要交笔记查看学习情况,若是不认真听的话,要扣工资的。

    好吧,光想想就是一种酷刑……总算是把被繁重的文件工作困扰的怨气发泄出来了,我太坏了,欧耶!

    呵呵,现在,我只要让老牛雪蹄替我把城管很忙的消息转给野牛盟,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开始组织活动,而等城管们晕头转向的从礼堂出来,野牛盟的活动也应该早就结束了。

    不过,由于我看野牛盟不爽,所以通知的时间和实际时间颇有些出入,大概就是晚了那个一个小时,等他们收队的时候,却正好会被逮个正着,然后被城管们狠狠的打击,身心重创,安静一两个月………

    话说,做点日常容易吗?还要拿出策划阴谋的手段,不过,现在,就到了收获的时节,等着看好戏吧。

    “噗!”

    “噗!”

    坐在能看到整个大广场的咖啡厅中,无视了外面刚刚冲过去遛鸟的汉子们,看着边上一个个把口中咖啡、饮料喷出去的倒霉蛋,一边用眼角欣赏着眼前闹剧,一边愉悦的翻开了桌上的日报。

    “黑色兄弟会坚决支持以安妮.莱文大人为核心的第二代……看来盗贼工会这代的主事人还算聪明,那么,暂时就不动他们了。”

    “噗!”

    好吧,我高兴的太早,对面的伊丽莎一口咖啡喷到了我身上,淋了我一脸。

    “伊丽莎,你是故意的!!”

    “抱歉!!真不是故意的,主人。”半恶魔女仆连忙取出纸巾替我擦拭,但…….

    “不对呀!!伊丽莎,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要你叫替我演讲了吗?你……”

    “我当时的确打算替您演讲,不过演讲方案到了法王厅审批时,莉莉丝姐姐说这既然是执法厅内部的讲习,最高法官亲自出面就太过了,于是交由执法厅的厅长负责就够了。”

    “噢!”闻言,我冷静下来了,只要能框住城管,交给雪蹄那小子也行,但突然,我却发现对面的伊丽莎似乎有些犹豫。

    “怎么了?还不好意思?呵呵,不管你平时多么尖牙利嘴,果然还是女人呀,看到一群裸.男果然被吓住了?放心吧,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的话你就先回去吧,看我今天日常大丰收!”

    我得意的笑了,对面的伊丽丝却突然摇了摇头,俏脸上全是同情。

    “……大人,我会失态的原因,请您看下背后吧。”

    “背后?”

    转过头,果然是一副群魔乱舞的摸样,鹰钩鼻子的风暴之鹰和雪蹄那小子手拉手,边跳边唱,围着两个抱着一起发抖的圣骑士跳舞。

    被一圈裸.男围着跳舞,就是圣骑士,估计也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吧。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剥他们的衣服,打算让他们加入游行…….

    “那个……提姆和卢卡斯?真够可怜的呀,居然遇到了这群变.态……希望不要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剩骑士已经够倒霉了。”

    我当然记得这两个笨蛋圣骑士,毁了我的摩天轮的旧账还没有算清了,不过,既然他们今天已经如此倒霉了,我心情又不错,就算他们走运了,我就不找机会报复了,旧账就一笔勾销吧。

    “等下,不对!雪蹄那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质问,却只得到了同情的目光,伊莉莎一声轻咳,模仿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银色玫瑰大人,请您以后不要提无眠者大人顶班了,即使您模仿的很像。万一被人知道了,会影响我们司法机关的声誉的。对了,请你告知大人一说,由于在哪里都找不到执法厅厅长钢卫大人,所以演讲推迟到明天下午二时三十分,若他有兴趣,请他旁听。”

    伊丽莎学莉莉丝那故作正经的腔调简直惟妙惟肖,但我却没有欣赏曲艺节目的悠闲了……

    “也就是说演讲被推迟了?城管们都是在正常上班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混蛋!!又是你们这些变.态,圣光,不,律法呀,赐予我力量吧!法咒:判罪术!”

    背后是一片混乱,城管们的突然杀出,让野牛盟和雪蹄震惊不已,顿时,都以为自己中了圈套。

    “混蛋罗兰,你又坑兄弟,老牛我给你势不两立!!”

    咆哮的老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巫妖坑他,更不知道是自己误了事,反而仰头长啸,仿若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该死,这里不安全了。”

    我丢下两枚金币当报纸费,转身就打算离去,但咖啡厅的门口,两个女精灵正在对着我微笑。

    “嗨,幕后黑手,果然,又是你呀。”

    其中一个,就是城管大队的队长戴安娜,另外一个,却是副队长雅雯,此刻,那厚重的屠龙刀,就放在她脚步。

    她天生的心智魔法完全免疫能力,是我会选择将这把会使使用者发狂的魔刀交给城管的根本原因,但我此刻,却没有欣慰这么快魔刀就找到合适的主人,而满腹都是再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懊恼。

    回头,果然伊丽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半恶魔天赋的次元门跑起来真是一流,冷血的恶魔抛弃战友那叫一个果断,而此刻,慢了半拍的我周遭,已经被下了次元锚,想用空间魔法溜是不可能了。

    于是,我长笑一声,然后举起双手……

    ……抱头蹲下。

    “别打脸!!我还要相亲娶老婆的!”

    ---------------

    而当我正在享受城管美女热情的招待之时,伊丽莎熟悉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主人,昨天我不是说,这个任务找需要找人帮忙。”

    “嗯!?别说了,快来救我!!”

    “……其实,我说的不是找那些德鲁伊,您完全可以找您亡灵区的那些老乡,僵尸、骷髅兵、增恶、骨龙,本来就是不穿衣服的呀,您完全可以带着他们游街到黎明,那样,任务肯定大成功!”

    我仿若已经看到对面那个正在得意的偷笑,还在板着脸装迷糊、装无辜的少女……

    “伊丽莎!!你又坑我!!”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