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五十一章 埃德温的腰带
    “无眠者大人。请借我钱!只要您愿意借我钱,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少女较好的面庞上满是红霞,双瞳中满是泪水和渴望,我却有些傻眼。

    刚刚出门,维多利亚就抱着我的袍子,死活不愿意放手,还说要找我借钱买什么腰带。

    “那个......大人,我们刚刚得知,那次拍卖,有一件奇珍,艾德温娜的变形腰带,可以的话,我也请求你。这个,我可以用工资抵押的,我还年轻,就是再干两百年也是可以的。”

    最近很奇怪躲着我的戴安娜,此时却鼓起勇气,为了弟弟的幸福,努力向我争取资金支持,甚至不惜签下几百年的卖身契。

    当伊丽莎从维多利亚身子除掉包括萨满巫术在内的几十种诅咒后,维多利亚就跟她姐姐一起生活了,但或许是听多了我谣言,对我有些恐惧,反而总是离得远远的,就算走廊上遇到了,也是踮起脚尖开溜,仿若我会吃人一般。

    “大人!!只要您愿意借我钱拍下那个腰带,我......我就豁出去了,好好用侍父技巧侍奉您。我知道您是喜欢男孩子的!上次,也是因此拒绝我的服务,但这次,我有机会变回男性的话,您也会高兴的吧。对吧!我会让您很快乐的。”

    “维多利亚!!”她的姐姐戴安娜满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没想到维多利亚往日的开朗笑颜下,居然有这么多苦痛,为了一个变回男生的机会,她居然这么舍得牺牲。

    “姐姐,不用多说了,艾德温娜的腰带此世只有一个,错过了这个机会,我就只能当一辈子女人了。只要能变回去,即使用肉体来侍奉恶魔,又算得了什么!!”

    双瞳含泪的精灵少女满脸都是牺牲的觉悟,一副为了目标,不惜以身侍魔的志气,让我想起了英勇就义的革.命者......

    “咳,那么,作为‘恶魔(重读)’,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两精灵被吓得一哆嗦,在我的压迫下,三言两语的交待清楚了。

    埃德温的腰带,也称为艾德温娜的腰带,附带诅咒的史诗级奇物,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彻底改变使用者性别,而且,一旦戴上,终生无法取下。

    由于它诡异的特性,任何一个误穿的穿戴者都不会泄露,否则,被人耻笑还是小事,因为这种东西被人杀人越货,就太惨了。

    而这次,为了所谓地下城主的威严,老狮子正全力搜罗可以为永夜权杖垫场的奇珍异宝。、

    狮王手下某位趣味比较独特的地下城主,硬是杀掉了自己的最爱,把艾德温娜的腰带交了上去了

    而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腰带即将拍卖的消息,早就外泄出去,而这对常人来说是噩梦的奇珍异宝,对维多利亚来说,却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大人,求您了,我已经受够了一觉醒来,下面空荡荡的感觉。还有还有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他们简直想一口把我吃掉,太让人忍受了,我一想起,就鸡皮疙瘩浑身.......还有那一个月一次的日子,对男人来说,简直是噩梦呀!!”

    看着这个梨花带雨的少女,在以泪相诉男人的噩梦,我却莫名的觉得有些喜感,此刻,为了无眠者的形象,我只有努力憋笑,免得失礼笑出声.......但突然,我想通了刚才话中的潜台词。

    “等等!你的意思说我上次拒绝你,是因为你肉体是女的?还说变成男性愿意服侍我?也就是说,你以为我是基佬!!

    没有男人能够对着这传言当做没听到,当即,我火冒三丈,恼怒至极,追问道。

    “是谁说的!!谁敢造谣!我要让她好看!!”

    “可是,队里的姐姐都这么说的,您的恋人,不就是城主亚当大人吗?而且,您两位百多年都没有结婚,就是因为对方的存在呀。虽然我还没有成年,不是很懂,不过,这种百年歧恋真的很让人感动呀。姐姐那里还有以你们为主角的小说和画报.......呜呜,姐姐堵着我的嘴做什么。”

    “呵呵,大人,不好意思,都是下面的人乱嚼舌根,您和亚当大人的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我们会保密的,您放心吧!!”捂着自己爆料的妹妹的嘴,戴安娜同情的点了点头。

    此刻,一万只草泥马在我心头跑开,耳边,更是天雷滚滚。

    “罗兰大人已经是巫妖了,那么,和城主大人的恋爱就更辛苦了.......啊,我好想给那些画师爆料呀,她们的画报太保守了,太过时了,生死**的同性之爱呀,好美!!不行,戴安娜,要忍住,绝对不能为了自己的欲.望,外泄无眠者大人的秘密。”

    而若我知道了眼前看似正经的女骑士的想法,恐怕,不一锤子敲死她,就该当场找个柱子撞死了。

    ”谁,说.的!!谁最先传的!!”一个谣言若扩散到有同人小本子,背后没有主使,我绝对不信。

    “银...银色玫瑰大人,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大家都以为是真的,连画册都有过百个版本了大家还以为您默认了。”

    当即,升腾的怒焰被浇了盆冷水,我哑了。

    “伊丽莎!!十五年前?不是我要她传亚当谣言的时候吗。”

    我想发怒,但却又有点好笑,当时,不正是我教她传亚当的谣言,让其找不到女友吗?看来,又是一次经典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当时还在惊讶为啥谣言效果如此之好,现在看来,原来谣言的内容居然已经被狡猾的伊丽莎更换,性取向变异的男人怎么会有女人喜欢,之后,也难怪不管男女,在无眠者面前都颤颤巍巍。

    “果然,伊丽莎,我不受欢迎,找不到女朋友,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往日我这么说,边上肯定会有一个冰冷的嗓音给我吐糟。

    “不,那都是你脑子进水的原因/需要我给您一面镜子吗/亡灵也想谈恋爱,呵呵。”

    好吧,即使她现在不在,我都习惯脑补她的毒舌了。

    此刻,习惯躲在我的影子里毒舌的人,却静静的躺在自己房间中昏迷不醒,想到这个让人无力的现实,我满腔的怨怒,却一下子化为泡影。

    本能的无力感浮上来,我无力的挥了挥手。

    “我不是基佬,你们给我解释清楚,然后没收那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我就帮你们弄到那个腰带。”

    我话音刚落,两个暗精灵喜极而泣,抱着一起连连点头,但背后的墙角,却有一群大汉跳了出来,拼命的挥手摇头,有个前盗贼的还打出了盗贼侦查用的手语,

    “嗯......‘不要答应’这是为啥。”

    仔细看去,那些家伙有的是法王厅的菜鸟,有的是审判厅的法官,老少都有,唯一的共同点就都是男性,身上还带着奇怪的佩带和标语。

    “维多利亚后援会头号会员!”好吧,我差不多有点懂了。

    “男女其实都一样,小维克多最高。”这个貌似有点扭曲.,他也是唯一一个边点头,边摇头的,显然陷入了矛盾之中.........

    “维多利亚女皇万岁!!“哎呦,这位无疑中命中了历史真相,很有神棍的潜质呀。

    我懂了,肯定是消息外泄,这些家伙都跑来阻止维多利亚变回男性。

    面对激动的汉子们,我露出了微笑,也比出了一连串的盗贼手语。

    而那边,那个精通盗贼手语的侏儒,正一个字一个字给同伴解读。

    “我管你们去死,明天每个人给我交一万字的检查!题目是论正常的价值观!敢不交的混蛋,送去喂悲风。”

    .

    --------------------------

    “没有被拖到阳光下的阴谋和罪行就不存在。”这是暗精灵的一句谚语,罗丝鼓励自己的女儿们相互残杀,然后让最狡猾、强大者上位,一个城市中各个家族的排名,即是崇高的荣誉和地位,更是彼此相互残杀的目标。

    而从某种意义上,暗精灵和蛛后的游戏规则,也是整个地下世界的游戏规则,而此刻,我明明知道就是龙后和狮王坑了我一把,却无法明目张胆的报复。

    盟约期间禁止发生战争行为,违者将成为公敌.......但明的不能报复,我就不能暗地里来吗?

    在盟会上,我们得罪的地下城主可不少,在地下世界可没有以德报怨这个词语,吃亏了不找回场子,只会被视作软弱,而软弱,在这个世界可是最大的罪恶,那些地下城主们可绝对不知道雪中送炭是什么意思,相反,群狼分尸倒是最有可能的。

    我把权杖丢给对方,明白耍了对方一把,现在对方通过亡灵君主们报复回来,这些,恐怕地下城主们都看在了眼里,更把其视作新旧霸主的交锋。

    所以,我还必须要报复回去,还要狠狠的报复回去,既要符合规矩,见不到一丝血腥,却要让对方实实在在感到痛。

    实际上我却有点头痛,按理说,现在坐等时间推演,越接近拍卖会,老狮子压力越来越大,亡灵君主可不好对付,坐山观虎斗才是最合适的做法,等他成落水狗了再痛打落水狗,远比成为挑衅老迈狮王的新生代要划算的多。

    但一点都不回报,不仅会让人小瞧,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而维多利亚的请求,却给了我一个报复的灵感。

    去买下腰带?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首先我们不小心得罪了几乎所有地下城主,若我们暴露出想买下什么的打算,那些不把钱当钱的地下城主为了出口气,可绝对舍得一掷千金,就算没人出面当冤大头,就是那些地下霸主们也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既然买不到,就去偷吧,当然,由于永夜权杖的事情,拍卖行的防备肯定很森严,但我手中,不正有天下第一神偷——“贪婪之子”吗。

    再严密的守备也是针对人形生物,什么样的笼子和保险柜,都防不住随意改变形态的液态生命体吧。

    那地下管道的贪婪母体已经如期死亡,但却并不是所有贪婪之子都因此死去,部分贪婪之子被那野牛盟的德鲁伊当做“圣物”,征召成为共享生命的动物盟友,就是那个悲风,也抓了一只作为宠物,并用兽王猎人的能力把其养活.......我已经不敢想象他们养那个到底是为了什么,等他们回到了硫磺山城又会发生些什么。

    “果然,还是要把这群变.态都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呀。”

    但我现在,却有些感激那群变.态了,否则,我就必须顶着知情者的压力,打开重新增值为满罐的贪婪母体.......若一不小心玩脱,嗯,依我对自己的了解,八成会玩脱,若再来个无衣之城,伊丽莎若醒来了,会毫不犹豫的干掉我吧。

    找个德鲁伊借了他的动物伙伴,和这半死半生状态的奇异史莱姆进行了精神同调.......为啥不借悲风猎人的?精神同调会本能的共享亡灵的肉体记忆,我可一点都不想知道那个史上最强变.态又做了什么。

    由于我下的套,拍卖行和狮王府一同成为历史,现在狮王和他的家当都应该和龙后在一起。

    于是,带着小东西到龙后临时居所的门外,放下史莱姆,让其在地下管道穿梭........

    好吧,让我们忽略下水道那如放置了三十个月的臭咸鱼的馊味,也无视了管道中黑黢黢的小住客,再忽略掉各个守卫斗智斗勇的工程,数个小时候,历经千难万险,我终于找了目的地。

    那是一件巨大的宝库,门口沉睡的巨龙,居然是龙后本人,看来,这些日子,他们也受够了无尽的盗贼和强盗了。

    从排气孔中钻了进去,内部果然有木质的栅栏作为针对贪婪之子的屏障,但有了我的直接控制,这本来就是后门的本能畏惧又怎么可能挡住我本人,在小心翼翼的躲过了几个陷阱之后,我进入了宝库的核心,

    诸多拍卖品摆放在一起,史莱姆的个体有限,只能带走数件,而首先被放弃的,就是宝库中心的永夜权杖了。

    “哼,比我的手艺差多了,就是没有灵魂的感应,我也知道是假货。”

    看来地下霸主们也不傻,龙后守卫的宝库之中,也只是赝品假货,而与之同时,我能感应到,真正的权杖,却还在狮王怀中。

    “水元素位面之钥?泰坦之核?呵呵,发了呀。”

    贪多可不是好事,卷走眼前最值钱的几件和那个腰带后,我就踏上了回程的路。

    但走到路上,却在通风管道外,听到了某人和狮王的交谈。

    “一定要留下权杖,若搞砸了,狮子,死亡并不是终结,你的灵魂,讲永远在伯爵大人的灯火中哀嚎!”

    “是的,大人,请传告伯爵大人,我一直完成任务。”

    一个伯爵,可以让地下霸主唯唯诺诺?恶魔伯爵吧,想到它提及的灵魂灯火,一个熟悉的名字在脑后中想起。

    ”恶魔伯爵,噬魂者卡卡吉利吗。”而当我想进一步偷听的时候,那嗓音却低沉难闻起来了,应该是谈到了机密,使用了魔法消音。

    但对于史莱姆来说,听觉可不需要耳朵,音波在固定的震动就足够了。

    “.....位面之门必将打开.....伯爵的大军会淹没一切”

    “硫磺山城.....火元素之神......叛徒。”

    显然,从这些关键词来看,狮王和恶魔们依旧没有死心,他们在策划着什么,可惜,显然有什么干扰了我的偷听,得到的情报过于零碎,

    而之后,为了避免被侦查法术发现,我撤销了对贪婪之子的控制,任由它自己从地下管道回来.......好吧,我承认,主要是那味道和黑色的小东西太让人作呕了。

    而意外,却在回归营地后发生了,我只感觉到它在爬出地下水道后,就被某人攻击,然后,就此灭亡。

    “应该是某人把它当刺客打了吧,算了,看着律法之力的反应,应该是审判厅的同僚了,明天都问问吧,取回那些东西就是。”

    考虑到此刻已经是凌晨四点,记住失去联络的位置后,我决定等天亮再取回那些东西。

    而第二天,天没亮,一个女性的高音尖叫,就让整个庄园被提前惊醒。

    “.....这个声音,有点像科罗斯.......等下,科罗斯!司法系统第一美人!!”

    而从那骚乱的方向来看,却正好是科罗斯的卧室。

    我无语望青天,从我历次倒霉的经验来看,这次,又玩脱了......

    而果然,掏出侏儒望远镜,看到的,却是一个泪奔的少女,下身是男性制服的长裤,却带着一个崭新的腰带,而上半身衬衣鼓鼓的,她双手抱胸也遮不住丰满的山峦,那美丽的容颜,和科罗斯惊人的相识。

    “看来第一美人要变成第一美女了。当不知道可以吗,对了,明天下达一个文件吧,先取缔那个莫名其妙的维多利亚后援会,再取缔那个八成会出现的‘科洛丝后援团吧’。嗯,我是好人,这些倒霉催的,真的与我无关呀。”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