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 第五十四章 幸运马蹄铁和灵魂徽印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五十四章 幸运马蹄铁和灵魂徽印
    和老米孽的谈判很不顺利,当然,不顺利的倒不是结盟方面的要求,这方面,既然眼前有共同的敌人了,在大势面前,结盟简直是理所当然的。

    这倒不是老狮子做人太差,实际上他在兽人族中口碑还是不错的,但树大招风,兽人共主的地位多么诱人,地下霸主的宝座多少人看着在,只要他们露出破绽,自然无数的地下城主企图上位。

    眼前的米孽就摆明了和老狮子不对盘,手下的部落更是和涛的部落明争暗斗几百年,若老狮子出现破绽,第一个弹劾老狮子的就是他了,毕竟,按照现在的地下世界形势,霸主中应该有个兽人,但那个兽人并不一定非要是涛。

    老米孽来本来就是打算谈联盟的,郎有情妾有意,自然一拍即合干菜烈火了,诸多针对某狮子的约定很快就谈妥了,但是关于安利雅的未来的“闲聊”,却在一开始就陷入了僵局。

    很明显,对于一心让自己孙女继承家业的老顽固来说,用“儿孙自有儿孙福”、“年轻人有自己的世界”是毫无意义的,在他们的脑袋中,传统和祖先基业比什么都重,为了家族的利益,他们连自己都舍得牺牲,何况是牺牲小年轻的自由选择,而且,在他们眼中,恐怕这替你做决定,还是为了你好。

    “既然注定讲理讲不通,就骗吧。”

    我先痛诉了一番老人家教育思路过于老旧,才导致了年轻人都不停管,然后用安利雅和安妮做了比较。

    “你看,都是未来的一城接班人,都被寄予了厚望,我们硫磺山城的安妮都已经黄金巅峰,随时突破传奇,还不到20岁呀,这放在整个世界都算天才人物了吧。你们家的安利雅了?我看连白银阶位都不到吧。”

    “这还仅仅只是实力,担任城主更重要的是经验和资历,你看我们的安妮代城主都开始接班了,这次更是使节团的大使,我们的安妮可是在盟约大会上独当一面了呀。你们家的安利雅了?”

    “你知道我们这么培养的?狮子会主动把幼崽踢下悬崖,安妮十二岁就出去独自游荡世界,增长见闻,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你们把孩子困在空无一物的大草原,又怎么让他们有机会游历增长见识,和强敌比拼增强实力,用你们的话来说,是要在风暴中翱翔的雄鹰,还是在树荫下瑟瑟发抖的雏鸟。”

    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信了,却是明显的半真半假,安妮个人实力会这么强,主要是依靠特殊的传承,至于游历得到的资历和经验........

    呵呵,我倒是听她聊过游历经过,“晚上饿肚子好难受,但再饿也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被雨淋浑身难受,但跑跑身子就暖活了”出现了的最多,其次是“再饿也不能在地上随便捡东西吃,有毒的动物去掉头和毒囊就能吃了,但越是色彩斑斓的植物越毒,一点都不能吃”、“若实在在山里迷路的太久的话,就随便选一个方向见山开山,打洞出去。但被活埋就太难受了,要小心。”

    当时我的反应就是“我那个去,不愧是亚当的养女兼弟子呀,这真是一路货色,学的真够像呀,这样都没挂掉,还真是命硬呀。”

    咳,又扯远了。此时,好一阵忽悠下去,各种半真半假的谎话张嘴就来,由于领导人鲁钝而导致国家覆灭的历史例子更是一抓一大把,糊的半人马一愣一愣的。

    “你看,黑铁城的格林王子年纪轻轻也是独自来维坦出使,那个人我见过,年纪轻轻但各方面还真不能小瞧,以后是年轻人的时代。你打算让你们家安利雅输在起跑线上吗。”

    已经被说的有些呆木的米孽傻愣愣的看着我。

    “那,把安利雅放在你这里,就能培养出合格的领导人吗?”

    当然不是了,我说这么多可不是为了把这个倒霉蛋带到身边,给自己再找个**烦,只要你如愿放她出去就够了,之后的事情,我可不想管,也管不了。

    我是典型的过程不重要只看结果派,只要结果好,过程啥的,就不要太在意了,既然已经忽悠到这种地步,自然继续忽悠到底了。

    “当然,不是,,,,,,”但突然,有人打断了我的摆脱责任的忽悠。

    “当然可以!无眠者大人在教人方面是最厉害的了,玛格丽特姐姐都夸过的。肯定会把安利雅教好的。”

    突然,安妮从门外进来,直接一口答应下来,而且,看我的眼神更是闪闪发光。

    “没想到骨....无眠者大人一直这么看我,我还以为安妮让你很不满意。安妮更有干劲了!”

    米孽仔细的打量了这个被夸在天上的候补城主,惊讶的发现我居然没有说假话,不到二十岁就达到传奇边缘的人类本来就很离谱了,那浑身充盈的凤凰之火更说明前途不可限量,突破后很有可能不是普通的传奇。

    对于他这样的老油条来说,早就知道在弱肉强食的地下世界实力才是根本,安妮超常规的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的,我把安利雅交给你们,她将是我们联盟有力的保证,我们半人马一贯信守承诺,若你们能够做到协约的要求,我们将是你们永远的盟友。”

    老半人马悬空的右手被安妮握住,古老的兽人习俗中,这是约定达成的标志。

    “是的。不光是无眠者大人,我会和安利雅交流经验,一同努力,而我们两族,也就因此成为真正的朋友。”

    然后她把头转了过来。

    “骨头叔,我做的不错吧!!是不是像个真正的城主了。”即使没有说出口,但从安妮望向我得意洋洋的眼神,我已经看懂看了她所想表达的。

    “......交流经验,交流如何坑人和当熊孩子吗。”幸好面具无法泄露我的情绪,否则我必然已经满脸苦涩,

    不管怎么说,安妮都是名义上的大使团一把手,这下和外族达成了友好盟约,难道我还可以否决吗,之后,我还必须按照约定的要求,把那个倒霉蛋变成合格的领主........貌似是完全不可能达成的任务,或者只能试试亡灵魔法洗脑。

    不过,草原上的半人马信守承诺也的确是出了名的,若是能够因此得到一个真正靠得住的盟友,对硫磺山城来说,也是件大好事,唯一倒霉的,或许就是麻烦上身的我。

    “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呀。对了,那个倒霉蛋怎么没有发挥避雷针作用,或许,这方面可以做点文章呀。”

    瞄了一眼喜形于色的安利雅,我转头对米孽说道。

    “貌似安利雅的运气很差呀,若出了点意外.......”

    不等我话说完,米孽摇了摇头。

    “这是我们一族王族黄金血脉的象征,在获得血脉中隐藏的力量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幸的诅咒,不过,我有带来幸运的秘宝。若安利雅留下来,我会交给她,应该会有明显改善。”

    带来幸运的秘宝?光想想就感觉让人不可思议,好吧,我承认心动了,若是有了这个,或许我的运气也会好点,女人缘也会好点.......

    “好吧,你孙女交给我了。”

    “噢噢噢噢,太好了,无眠者大人,虽然大家都说你基佬,有点可怕,但没想到你真是好人呀!!”

    听到可以不用回草原,一旁的安利雅已经开心的如小鹿乱蹦,收到好人卡的我却再度火冒三丈。

    “谁说的!!我要把他送去硫磺山脉挖硫磺!”

    那边的米孽却点了点头,那面上满意的微笑,简直就是在说“太好了,是基佬就安全了。虽然是人马,但现在这时代变.态太多了”

    “安全个啥,这里有悲风。”好吧,这种是诽议还是放在肚里,家丑还是不要外扬了吧。

    这种事越解释越乱,我难道还要当面解释自己的性取向吗,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辟谣的日子的还很远,只希望老半人马不要喜欢嚼舌根。

    而老米孽表示以后隔几天就会来教授安利雅家传弓术,再就告辞了,而我却出声问了。

    “那个秘宝?”

    ”哦,幸运马蹄铁呀。等下,我就取下来。”

    我却有些小激动了,马蹄铁能够带来幸运的传说早有流传,原来居然是半人马黄金血脉的王室秘宝呀,能遇到这种稀有秘宝,难道我转运了?

    很快,老半人马就卸下两个马蹄铁,递给了安利雅。

    【幸运马蹄铁史诗级装备装备效果:极大的提升使用者幸运。】哦哦哦,居然真是件顶级货。

    【想获得幸运?记得先找个铁匠钉上】

    看到这,我就傻眼了。

    【这是件装备,你懂的,装备必须装备上去才有用,你有蹄子吗?恭喜你又做白工,其实你早就可以不用挣扎了,你的幸运值早没救了,放弃吧。】

    也难怪老米孽毫不犹豫的就把这堪比神器的马蹄铁送给了安利雅,虽然马蹄铁没有任何使用条件,但其他人却注定只能看看了.......你要装备这玩意,先要用钉子钉在自己的蹄子上!

    好吧,一边看着这个半人马欢天喜地的到处乱窜,一边还还要被系统调侃了,果然最近越来越倒霉了。

    -----------------

    最近倒霉事不断,或许,这些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就是伊丽莎的苏醒了。

    当遮天的烈焰之柱和静静流溢的冰雪之河同时出现的时候,就是这方面经验颇多的我,也大吃一惊。

    把两只相互冲突的元素力量化作灵魂徽印的基石,这完全是非常识的胡来,而不可思议的,最后居然不仅成功了,还超出了元素专精的层次,上升到基础规则和概念的层次,这自然是大好事,但那“概念”本身,却不免让人多想。

    “夺取吗?怎么感觉像是混沌侧的灵魂徽印呀,看来还是受到了恶魔之血的影响吧。”

    灵魂徽印所代表的力量,往往和那人人生经历和本身力量性质有关,秩序侧的强者们,往往是强化、控制、稳固某方面的规则,表现的形态大多为增益,比如雪蹄的钢铁之心,让自己身体如铁,亚当的不灭之凤,让自己永不倒下,就是我的公正法印、玛格丽特的时光回廊,都是强化特定系列法术效果。

    而混沌侧,却有些不同,往往是已存规则的扭曲、破坏,往往攻击性颇强。

    瘟疫规则本身就是对健康规则的破坏、元素控制类规则是对元素自然循环的的破坏、亡灵规则则是对生和死规则的破坏,而伊丽莎的掠夺者,更是对“存在、持有”这个概念的破坏,若是出现在恶魔、亡灵身上很正常,但出现在预定执法者的伊丽莎身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了。

    “不过感觉这个规则本身还是很强呀,和阿当有些类似,只要看中了的力量,然后身体可以承受就可以夺取,只要累积到一定程度,绝对是超强力的,但若是随意使用夺取,弄得自己力量属性太过斑驳杂乱,恐怕不是好事。”

    于是,我也要求伊丽莎不要随意使用这个力量,她也一口答应,但莫名的,我却感觉有些不对劲。

    进阶让身体恢复的很快,苏醒的第二天,她就主动要求归队,而看了一下累积的可怕工作量和硫磺山城送过来的如山信函,在给她做了几个简单测试,确定状态好的不可思议,我也批准了。

    她也和往日一般,冷静而高效的履行了自己作为我副手和情报主管的职责,但.......

    “完全没有变化,这才是最不对劲的吧!!那副坦然的表情,却让人总觉得再策划什么。”或许,我真是被坑出被害妄想症了,但这猜测,却还是有些根据的。

    灵魂徽印是过去人生和力量的结晶,凝结后不仅对力量造成影响,对性格也会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亚当获得永不倒下的不灭之凤,变得更加顽固和坚强,我的公正法印让我凭着本心平衡行事,游离到法律的边界,玛格丽特的时光回廊则让她徘徊历史之中,成为了历史和现实的观察者而不是参与者,而雪蹄的钢铁之心,更是一个明显的错误范例........

    这还是相对缓和的秩序侧,混沌侧的强者在凝结徽印后应该变化更大,我已经预料到伊丽莎会出现变化,也肯定会出现变化,但那变化却迟迟没有出现,就仿若悬在头顶上的重石,总有落下的一刻,但却迟迟不肯落下,让人心里不安。

    但很快,我却没有精力分心了,拍卖会就到了眼前,而一场恶战,却已经从一个月前,从永夜权杖被带到这座城市,就被注定发生。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