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五十五章 精灵
    承载悠久历史的辉煌白金之城,此刻,却已经不符往昔繁荣的模样。

    延绵不绝的大火沿着满是历史的街道蔓延,遮天的火海肆意吞噬一切,在失去理智的破坏者面前,那些满是历史痕迹的珍贵的古迹不值一提。

    天空中巨龙和魔兽群们在搏斗,白翼的天使杀红了眼,他们如同屠夫一般,在斩杀眼前所有的“邪恶”,即使前一刻他还是平民。

    “死了都死了!!”

    “最高女祭师卡娅遇刺!!暗精灵都疯了!她们见人就杀!”

    “地下世界怎么会有金龙和天使,这是秩序众神要灭亡我们嘛?还是地上大军已经打过来了。”

    “兽人的军团入城了,他们和暗精灵打起来了!”

    这哪里还是昨天和平的维坦,无数的烽火被逐一点燃,千年古城即将毁于一旦,

    这还有从那次注定无法收场的拍卖会说起。

    早上四点,原本预计在白金礼拜堂举行的拍卖会,临时更换了地点。

    无他,足以容纳万人的礼拜堂太小了,容不小这次拍卖会参加的人数,由于我“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拍卖会”的契约要求,预定十二点举行的拍卖会,还没到凌晨三点,礼拜堂就被挤爆,无奈之下,只有更换了拍卖地点。

    考虑到新的地点必须开阔,就直接用了原拍卖行的地址,哪里已经是一块看不到边缘的天坑,绝对够宽敞。

    这场拍卖,注定不会和平收场,盟会已经结束了,有现实约束力的盟会期间绝对不战的默契已经无效,那个中立地带维坦城中禁止争斗的约定?抱歉了,若不是势力平衡,各大势力投鼠忌器,这座城市本身就在争斗的范围内。

    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不管谁拍卖到那件神器,最后,都会被当场抢夺,没有力压全场的实力,绝对带不走。

    但人性都有贪婪的,侥幸心理更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的。

    “传奇骑士小说就不都就这么写吗。或许,在争夺中,神器突然掉到我的面前,不久我就会参悟其中的秘密,升职亡灵大帝,当上西罗帝国皇帝,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这样的念头在每人心底打转,而觉得自己实力足够,运气惊人,受不住**到现场捡便宜的,也不在少数。

    据说,那天开始拍卖后,整个“广场”都被堵得水泄不通,而虽然前几件拍卖品都是难得的奇珍,但依旧没有人在意,甚至,在万名强者虎视眈眈之下,没有人敢出价,直接流拍。

    为什么是据说?挖的坑自己踩进去就太蠢了,我不仅自己没去,还严令手下任何一个人去现场,同时,还提升了营地的警惕等级,启动了一切能够增强营地防御力的设备,所有人穿甲休整,随时准备作战。

    为啥?觉得想太多?其实一点都不多余,正常情况下,一个城市中只能有一个主人,这样市民、军队才知道自己的归属,但这座城市之中,却至少有四个核心。

    虽然都是多种族城市,但和硫磺山城最本质的不同,就在这里,他们各种族不是在相对统一的法律和政令下相互了解、努力共存,这里,暗精灵就是暗精灵,兽人就是兽人,人类就是人类,生活习惯乃至居住区都完全不同,各霸主的命令更是自然管到自己的地区,若晚上走到其他的区,被轮或被杀,在他们眼中,就完全是正常的,是自找的。

    “这很不对,很不对。”过度的隔绝让混居完全失去了意义,对生存资源的争夺,由于**特例扩大化的种族偏见和各种误解谣言,反而让彼此的矛盾不断加深。

    刚来到这座城市,我就发现者情况很不对,万年历史的传奇老城?听起来是很厉害,但若是一直这么相互隔离的生活下去,不断摩擦,岂不是也等于万年的积怨。

    而历史上这座城市的无数次冲突乃至覆灭,都证明了我的猜测,这座城市的制度和构成情况,注定它会在“累积矛盾”“矛盾爆发”“重建”中轮回,而现在,随着四大霸主的汇集,盟约上就利益的交涉乃至争夺,矛盾累积的已经足够,剩下的,只是一个有力的导火索了。

    而我,偏偏在这个时候送上了永夜权杖。

    好吧,我也觉得自己很作死了,但我之前的确没有想到这座名城的光鲜之下,却是这么一副场景。

    而这是诱因的话,而当战火真正烧起后,潜伏的“旁观者”探子,却把直接导火索转接过来,那战争兴起的理由,就更让人无奈了。

    “拍卖刚刚结束,那个付出万金的傻子就被分成了十三块,所有人打成一片。当时,有个炽天使投掷了自己的佩剑,然后却被一个牛头人武器大师挡了回去,炽炎神剑居然向暗精灵主母哪里反弹过去,当时那个主母就吓傻了?”

    “那个主母死了?但也不至于弄成这样呀,就这么就全面开战了吗?卡娅太大惊小怪了吧。”

    “不,死的不是那个魔索布莱城的瑞希娜.斯芬克主母,她直接拉过边上人顶缸,当人类挡箭牌,当时一片混乱,主母们又都是反应迟钝的牧师,结果,还真让她成功了。“

    “噗,那个家伙这么倒霉呀?”

    “卡娅最高祭司,她的心脏直接被穿刺,死的不能再死,瞬间回归罗丝怀抱。”

    若我脱下面具,现在面上绝对是一个囧字,暗精灵名义上的最高领袖,罗丝的私生女,就这么挂掉了?就这么死的莫名其妙?

    “不可能,我已经警告过她不要去现场......”惊诧到声响到一半就自己停下了,虽然我的确警告了“盟友”们会场的危险,但若是他们乖乖听劝,反而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这么差的运道?难道她也是枪兵命?”

    我的自言自语却被眼前的精灵探子当做了询问,她点了点头。

    “大人明鉴,为了在混乱中保证安全,卡娅这次取出了罗丝传下来的的亚神器九头蛇之枪,但厄运之神却从不因地位高低而另眼相看,强大的最高祭司,居然也遭此厄运。然后那把枪也被人认出来了,不少人也因此开始抢夺,因此送命的不在少数。”

    我目瞪口呆,这也太直接有效了吧。

    我预料到会乱,但卡娅的突然阵亡,却让这个纷乱直接变成了大规模的战争。

    一位地下霸主突然死去,而且,她还是暗精灵们信仰的罗丝的私生女兼最高祭司,按照暗精灵的习惯和罗丝的恶习,若不得到足够的鲜血祭品,罗丝会直接迁怒所有人,而那些暗精灵主母们可没有束手等待神罚而不牺牲别人的善心。

    想到这,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暗精灵可是地下世界主要种族之一,维坦暗精灵至少有几十万,若全部开始发疯?搞不好浩劫过去,维坦连重建都不需要了。

    “大人?”

    “嗯?还有事?”

    “是这样的,瑞希娜.斯芬克导致了卡娅的死亡,当时罗丝就降下了诅咒,所有的斯芬克女性牧师全部变成了蛛化精灵,魔索布莱城第一家族的地位摇摇欲坠,内外空虚........”

    “你是说维多利亚,维多利亚.斯芬克?

    而伊丽莎却突然从背后走了出来了。

    “是的,主人,维多利亚向我提出了请求,她应该是目前魔索布莱城第一家族斯芬克家族唯一还保持精灵形态的罗丝牧师,按照暗精灵的传统和罗丝的规则,她应该能够直接晋升主母,因此,维多利亚希望能够得到硫磺山城的支持,掌握整个魔索布莱城。当然,她还许下了很多承诺,那些条件的确很吸引人,主人的意思?”

    按照伊丽莎的想法,只需要付出一定的武力支持,就能获得一个邻近硫磺山的城市,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此刻,我反而陷入了沉思,我是真的犹豫了。

    让我犹豫的,却不是眼前的那点事。

    “卡娅死了,维多利亚开始上位了,这也是‘历史’的轨迹吗?难道暗精灵女皇的崛起不可阻挡吗?这也是所谓历史的惯性吗?难道我这只蝴蝶的翅膀又要被历史修正了吗?难道我的努力注定是一场空吗?”

    若一切最后都回回到起点,那我的布置还有什么意义,一时间,发自灵魂深处的疲惫感涌上来,让人觉得万念俱灰,什么都不想做。

    “大人?”

    但一声关切的问候,却唤回了我的神智。

    伊丽莎难得的露出担心的表情,认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总是精神到夸张的主人露出这种疲惫的模样。

    “危险,危险,亡灵不就是靠着执念留在这个世界的吗?我最大的执念就是改变着操蛋的命运,这种状态太危险了,万一就此升天就太搞笑了。”我摇了摇头,驱散这些杂念,我知道自己又不小心钻了牛角尖。

    “我只是想多了,历史已经被改变,不管怎么说,现在起步的维多利亚已经晚了,她的性格也比历史上女皇的温和的多,性格决定命运,她注定和历史上的维多利亚不是一个人。而就算有我的支持,想在十年前掌控整个暗精灵,也基本是不可能的。或许,只是命中注定维多利亚不会就此平凡吧,既然如此,一个和硫磺山城亲近的精灵主母,一个或许最终和地面和解的暗精灵女皇,怎么都是好事。”

    于是,我点了点头。

    “答应她,派几个人现在就去接手斯芬克主母留下的势力,只是尽可能的接手,若遇到危险就立刻回来。等这件事告一段路后,就派人帮她回魔索布莱城夺权。对了,把这个条子给她。”

    于是,我奋笔疾书,然后递给了伊丽莎。

    这倒不是什么锦囊妙计,而是一个针对特点对象的双保险。

    【实际上有些话不好说,也不该我说。但分别在即,若不说出来,实在让人担心你的未来。你是被神罚变成女性的,你是牧师,应该知道神罚代表着真神本人的意志,若受罚者主动解除了神罚,那岂不等于在真神脸上甩了一巴掌。你应该知道罗丝从来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神,多说无益,请好自为之。】

    维多利亚对艾德温娜的腰带的虎视眈眈简直路人皆知,即使维多利亚貌似人品不错,但暗精灵和罗丝牧师那糟糕至极的名声让对她们再多防备也不为过,即使那个暗精灵还未成年。

    所以,出于对科罗斯生命安全着想,还是做个保险吧,这样的话,畏惧真神愤怒,维多利亚应该会努力压抑这个心底的**吧。

    当然,事情没那么巧,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个条子上每句话都是真话,但合起来却是个大谎言。

    神罚的确事关真神脸面,若是解除了正义之神对恶徒的神罚,搞不好一道审判之雷就会劈下来,但罗丝的情况却实在特殊,别的真神对神罚慎之又慎,深怕一不小心误杀无辜者。

    罗丝却经常在暗精灵城市展现神迹,降临化身的次数都不少,神罚的频率之高,简直和夏日的雷雨一般,时不时就来,来了后就雨过天晴,一切恢复平常,某某收到神罚,在暗精灵中都不能算新闻了。

    以罗丝的“繁忙”神迹频率,搞不好她早就记不得自己到底神罚了多少人了,我个人认为若真解除了神罚,她都会未必会知道。嗯,所以说神罚解除真神震怒是真话,罗丝不是个宽宏大量的神也是真话,但忘记补上一句“罗丝情况特殊”,就成了大假话了,这还是我从地下监狱那个骗子哪里学来的语言技巧。

    我不认为维多利亚能够看穿,对牧师来说,神明的意志就是天,虽然看似离得不远,你只要抬头就能看到,但实际上却根本不可能靠近,她应该知道神罚对神明的意义,至于解除神罚后会遭到什么........任何一本真神教义都不会教你如何解除神罚,也不会告诉你解除神罚后会遇到什么,那和亵神者有什么区别。

    好吧,这样也是为了她好,这对她本人,对这个打算回到暗精灵那里过日子的“他”来说,绝对是件好事,毕竟,男性暗精灵在她们内部简直和奴隶没什么区别。

    哎呦喂,为了她们不来个争夺相杀,有个好结局,做上司的我容易不,我是不是可以给自己颁个奖——“感动硫磺山城的十大好上司”?

    伊丽莎一离开,不一会,窗外就传来了女性的欢呼声和男性的沮丧叹息,然后,我又趁机定下了下周探讨课的内容——论正常性取向对社会发展的必要性。

    当外界一片混乱之时,我却忙于办公桌之间,无数的情报从伊丽莎手上经过,而最终,由我定夺。

    “失去了罗丝之女的暗精灵们已经疯了,她们迫切希望更多的灵魂和鲜血让她们摆脱神罚,指望她们还记得盟约是不可能的。被狠狠摆了一道龙后和狮皇都不会放过我们,混乱最终还是扩散到全城,让大家做好准备吧,为了以后十年的霸主地位,这场仗不仅要赢,还要赢的漂亮。”

    当我下达了最后终须一战的判断后,就对着房间中那个“秘密武器”点了点头,让他做好干架的准备。

    而当我起身准备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一件被忽视的珍宝。

    “对了,卡娅的尸体怎么样了?”

    是的,那珍宝就是卡娅的肉体,对于亡灵法师来说,强者的肉体就是最好的材料,而作为罗丝之女的卡娅肉身,体内流动是是真神的血脉,更是珍宝中的奇珍,若我能够得到这幅半神之躯(和半神境界不是一回事),我有把握制造一个不逊色任何原罪的亡灵大君出来。

    而那个旁观者探子却摇了摇头。

    “尸体不见了,那些暗精灵在疯狂的找,完全没有留下痕迹,却没有找到,简直像是尸体自己走出去一般。”

    “尸体自己会走?胡扯!等下.......还真有可能。”

    我现在想做的,不就是让尸体自己走路吗?现在在维坦的亡灵大君可不止一位,若是其他排名较低的亡灵执政官,只会糟蹋这具难得的半神之躯,但这些天,维坦却有一位亡灵执政官一直没有露面,而她,更是一直期望能够得到一句完美的精灵肉身。

    “第三执政官,女妖之王海洛伊丝,这还真是个**烦呀。”

    亡灵执政官的排位是看实力的,但前三和后面却是两回事,甚至有人直接说后面就是充数的,只是为了让前三显得不那么特殊的掩饰。

    永夜大帝的手下歌莉娅能够做到第四,但却永远不可能再进一步,那是因为前三都曾经是永夜大帝的“合作伙伴”,他们和大帝的关系是“合作”而不是手下,仅仅这点,就足以证明这三位亡灵大君的不凡,从担任亡灵大君的历史来看,他们还都是大帝的前辈。

    其中排第三的女妖之王海洛伊丝,就曾经是上古精灵帝国的公主,那可不是后世被分裂成小国的精灵王国,而是精灵时代,独自统治这个大陆七成以上的超级帝国的王者,她又被称为“全知者”,以赞誉其在魔法领域的全知全能。

    她排第三还有点委屈,主要是之前使用的肉体在永夜之战中毁灭,她又不愿随便找个普通的肉体,才导致屈居第三的,若她真的弄到了卡娅的肉体,恐怕这排名就必须重来了。

    “是的,半个月前就有不少人反应听到了远古精灵的史诗歌谣‘众神黄昏’,但却始终找不到演唱者,这简直就是她的标志,所以才有人猜测女妖之王已经到了这里。所以才说明明有六位亡灵执政官到了,却只有五位现身。”

    “是呀,若是她,还真的麻烦了。她可一点不好对付呀。”我的呢喃,却得到了眼前精灵盘观者的点头认可。

    “是呀,她的确出了名的聪明伶俐,实力强大,魅力动人.......”

    “等下!你怎么知道那个歌曲叫‘众神黄昏’,那应该是远古精灵语,全艾希都没有几个人懂!!”

    我的惊诧质问,却让眼前的精灵密探笑了,她缓缓的遮下了面上的面具。

    那是一张熟悉的俏脸,熟悉到前两天才见过.......

    高精灵的白色肌肤开始变得黝黑,红色的头发开始转化成暗精灵特有的银白,那张属于卡娅的俏脸,却变得比往日更加成熟和自信,那双柳眉微微挑起,面上是满是精灵特有的骄傲和自信,就仿若拥有一切的女王,天生就有藐视一切的资本。

    “哟,好久不见了,小永夜,最近过的好吗?”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