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五十六章 捕获
    看到眼前的精灵,我瞬间就懂了,为什么蛛后罗丝的最高祭司会莫名其妙的死于误伤,为什么海洛伊丝明明已经到了维坦,却一直没有出现。

    看来,她应该一来就盯上了卡娅的肉体了,而卡娅那所谓意外身亡,九成九就是她亲手所为的。

    “哎呦,看到老师也不打招呼吗?”

    是的,眼前这位,从某种意义上,还是我亡灵魔法和寒冰魔法的老师,当然,她的传授,从一开始就抱有目的。

    执政官其实就是西罗帝国的大军阀,王权派全力为歌莉娅抢下了第四的席位,但绝对没有人认为第三执政官和第四执政官只差一步。

    第二执政官费特兰是极其古老的巫妖之王,手下巫妖无数,他手下巫妖们组成的暗夜议会才是西罗帝国第一势力,而在“历史”中,正在他领导了亡灵巫师联盟打开了通往死亡位面的大门,开启了席卷整个大陆的亡灵天灾。

    第一执政官,远古骨龙格里卡丝奥,曾经是圣光之神的坐骑和最得力的手下,如今,实力无法计算,因为懒得出手,也没有人能够逼他出手,但从费特兰乖乖的当老二来看,绝对是碾压诸位执政官。

    第三执政官情况最为特殊,她手下的确有群女妖,也被誉为女妖之王,但实际上她基本不管事,也对权利没有兴趣,她唯一的目标,就是复仇。

    是的,复仇,和我一样。

    由于历史过于久远,横跨整个大陆的上古精灵帝国是怎么覆灭的若不是专精远古精灵历史的学者,恐怕谁都不清楚了,但从精灵众神的覆灭和秩序之神的兴起来看,恐怕,多半还要和秩序众神有关。

    于是,当年她和一心向圣光教会复仇的我一拍即合,不仅传授了我相当多的魔法知识,更是永夜军团联军的构建者之一,至少,没有老资格的她的牵线搭桥,当时“初出茅庐”的我,未必能纠集那么多千年老怪,也未必压得住那么多孤傲不逊的亡灵君主。

    前三的执政官和当时的我只是合作关系(还有四个倒霉蛋死于内战),而若不是凭借系统优势,最终成功突破,成为了近代唯一的半神阶亡灵大帝,恐怕只能当傀儡大帝了。

    高阶亡灵都是执念驱动的偏执生命体,我的执念是改变命运,而眼前海洛伊丝,唯一的愿望,就是向秩序众神复仇。

    而一百多年前,她差点就达了这个目标,若生者覆灭,死者的帝国建起,艾希世界的轮回循环被打破,自然是对秩序众神的最佳复仇,搞不好,还有几个种族的守护神会因此陨落,当时,她整天就在我边上唠叨要如何覆灭众神教会,如何玷污圣堂,让生者变成死者,让真神失去信仰.......

    好吧,从死神艾耶哪里得知,我若真这样做了,就等着众神不惜代价下凡,和我来个决战吧,那十成十是我被挫骨扬灰,神魂俱灭。

    恐怕,对永夜军团的覆灭,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她本人了,毕竟在她眼中,是她千万年来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我不认为她能够改变,她能改变的话,早就该乖乖升天,轮回转世了。

    我可不认为我搞的那些猫腻能够瞒过她,而这次,既然发现了我,那么,只有两个可能,找我秋后算账,或逼我继续和她一起造反......依我对她的了解,九城是凭着绝对战力差距,把我打的半死,然后控制我,用我的名义重新整合西罗帝国。

    而这两样,我都不会接受呀。

    于是,我看到她的第一反应,却不是老友见面,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而是.......

    “亚当,出来揍人呀,点子太扎手!!”

    好吧,我也的确喊出来了。

    我从没有这么庆幸,前日发现对手过强,手下战力不足,向硫磺山城求援,让亚当潜伏过来当杀手锏,更是庆幸他今天上午才到,根本不可能情报外泄。

    听到我的叫喊,含笑而视的海洛伊丝突然一愣,然后化作泡影消失的无影无踪,背后一把黑铁长剑默默的递了上来,若她晚上一刻,就是直接被穿刺的下场。

    作为秘密武器的亚当扯下斗篷,面对逃逸的女妖之王,往日玩世不恭的面庞上难得的多了点认真,闭目思索数秒后,突然剑尖朝下,轻轻往地面一磕。

    “咔嚓。”

    整个空间仿若变成了蜘蛛网状的碎玻璃,空间被强者的意志切割,隐隐约约的空间裂缝蔓延开来,下一秒,一声惨叫却在走廊传了出来。

    “啊!!该死!”

    毫不犹豫,“轰隆”一声,亚当穿墙而出,长剑劈向发声处。

    “法咒:判罪!法咒:限制人身自由!”

    果然,刚刚才犯下谋杀罪的海洛伊丝瞬间被红光笼罩,而接着,限制对方的法咒已经起效。

    虽然限制对方的法咒术由于双方的实力差距过大,只能维持短短的一瞬,但那一瞬,就够了.......我知道有人不会浪费我制造的机会。

    “啊啊啊!”

    刀光闪过,暗精灵右臂伴随血肉横飞,长剑却被突然钢化的肉身拦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还在继续,却已经化作了女妖的攻击。

    带着昏黑魔力的波浪四散,女妖之嚎,被誉为最可怕的即死魔法的死亡尖啸却没有起到作用。

    我已经是死人了,而不死之亚当又怎么会畏惧女妖之王的死亡召唤。

    他直接在负能量的尖啸中冲锋,并视如对手于无物般的闭目念起了颂词。

    “转瞬百年,诸事无常,伊人逝去,唯吾依存,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半醉半醒忆往昔,流水岁月斩。”

    从我这里获得了来自异世东方的古老哲学文化,从玛格丽特哪里得到了本土的哲学故事和时空的奥秘,百年蹉跎积累后,亚当的武技早就和他的人生结合到一起,上升成一种唯我存在的哲学,或许,这才是他凭借凡人的肉身和资质最终进入半神的根本吧。

    此刻,当半神武者都想要念诵颂词自我催眠,那感叹时光和岁月的流水岁月斩看似缓慢,却打破了时光和空间的间隔,似缓实快,不,速度对这一剑已经毫无意义。

    就如同谁也没有办法躲避岁月的催老的一样,此剑之下,众生平等,无从回避,甚至在这梦幻的一剑下,会本能的盯着剑身,无法移开眼睛,乖乖中剑。

    一金币两把的普通长剑,却散发着异样的粉色光泽和美感,却如桃花美人醉后迷情微笑,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好美呀.....不对!!”

    即使是经历了无数王朝灭亡的女妖之王,那一瞬,也中招了,但下一秒,她就醒悟下来。

    “一把破剑有什么好看的。”

    但可惜,海洛伊丝瞬间注意力被吸引,已经注定了接下来的结果。

    长剑从腰间划过,女妖之王海洛伊丝毫无反抗力,刚刚死而复苏的肉体却直接化作了两截,苍白的灵魂开始灵体脱离,似乎打算逃逸。

    “法咒:限制人身自由。”

    好吧,肇事者毫无疑问是女妖的灵魂之体,于是,她被重新塞进残破的肉体,然后,已经在心脏上穿了一个洞又被长剑刺穿,来自卡娅的上半肉身直接被钉在了地步上。

    到了此时,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若不是正好亚当独自潜进营地,恐怕,这次我真的凶多吉少了,刚刚获得肉身还没完全结合,这个状态的她比自己灵体状态的时候还弱,否则就是有足足高她一阶的亚当,也没有这么容易拿下她。

    “你.....你小子居然敢这么对我,你居然敢弑师!”

    “首先,你还没死,千年祸害死的了吗?抱歉,应该早就是万年了,或是几十万?上百万?一不小心忘记大妈你的真实年龄了。至于弑师?呵,这不是我们这一脉的传统吗。”

    海洛伊丝当即语塞,当年她可是得意的告诉我那些往事,她是如何骗取大贤者西西莉的信任,掏干了对方的魔法知识后,然后弑师夺取肉体的。

    警铃声已经响起,很快就有人来了,卡娅的尸体在这里可不好解释。

    我掏出了一个小瓶,那是亡灵魔法最常见的道具,专门用来束缚捕获灵体。

    “封灵瓶!?你,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我是女妖之王,不是卑下愚蠢的怨灵!”

    “当然可以。乖,进去吧。”

    看着这个在瓶子中还不断挣扎的灵体,我开心的简直快要唱歌,这次,更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依她的行事风格,恐怕是早就发现了我,却一直潜伏调查,确定我周遭没有强力战力,才亲自出手,而刚刚获得梦寐以求的肉身却她得意忘形,才会以为自己可以稳吃我的前提下,以最弱的形态出现,不仅没有习惯性出手偷袭,甚至还打算正面嘲讽我几句。

    若她认为自己实力不足,占据了我身边人的肉身,却突然给我一击,那才真是麻烦大了。

    “对了,罗兰,我好像又恋爱了,那个女孩是谁,她好温柔,笑起来好甜。”亚当却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

    我见怪不怪的摇了摇头,亚当这种突然恋爱每个春季都要来个几次,被我们讥讽为动物本能的季节性发.春。

    但若是真刀真枪追了,多半是悲剧,不,搞笑剧下场不说,最后若对方也有好感,真正交往前,这厮却必然又缩了。

    “别害对方小姑娘了,那个?”但最近的确烦心事很多,看亚当悲剧解解闷也不错。

    顺着亚当的手指,从窗户望去,然后,我笑了,该说不愧是亚当吗,那选择和眼光就错不了!

    “不愧是我们的城主呀,那可是我麾下排名前两的超级美人,放心吧,多年哥们,不管你喜欢那个,我都会支持你的。”

    “真的,你没发烧?居然不坑我?”亚当的欣喜,却让我下定了继续坑她的决心。

    “嗯,放心吧,我坑过你吗?”

    “数不清了......这次真的没坑我?她不会有男朋友了吗?她不会和上次你介绍的那个一样是蕾.丝百合吧?”

    无视了那怨念深刻的眼神,暗叹就是单细胞动物居然也会长记性,一声轻咳后,我老老实实的说了实话。

    “她们都没有男朋友,性取向也是正常的异性向,放心吧。我说的都是实话。”

    “嗯?居然没有撒谎!!那谢谢了!!”笨蛋的直觉都是很灵的,但对真实的谎话,却没有丝毫作用。

    好吧,一个小时候后,听到那等候良久的惨叫“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我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我可没有说谎,维多利亚和科罗斯可真是我麾下最漂亮的,而且,他们绝对没有男朋友,更不是基佬同性恋。”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