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五十九章 恶魔伯爵
    和明朗的地上世界相比较,地下世界的天空总是昏黄、阴暗的,人们也早就习惯了由于杂质过多,必须过滤才能饮用的浑浊地下水,也习惯了晾在屋外的衣被若是不小心晾久了就满是灰尘,更习惯了年纪轻轻就咳出血来,各种呼吸道疾病频发。

    或许,这就是被放逐者的子孙,始终向往着蓝天白云的地面世界的根本原因,毕竟,谁不希望自己和自己子孙后代能够活的更好些。

    而此时,原本昏黄的天空变得更是难看,半空中云朵变成诡异的血红色,阴风阵阵,稍微压低一点,就是刺鼻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阴沉沉的风并不是自然形成的,在灵魂实际存在的艾希世界,这些回荡的阴测测的恶风是灵魂化作的鬼灵碎片,而当这一次性的流下的血足够了,死的人足够多了,就会自然而然形成一个相对闭塞的负能量环境,即所谓亡灵新生地——诅咒之地。

    当一次性死者太多,灵魂不甘就此离去,相互牵扯之下,死灵留存人间,亡者大量复生,历史上甚至出现过屠城后,整座城市化作了死亡之城,殉城的护国骑士们,全部转换成死亡骑士的先例。

    这也是地面上战争,每次大战后胜利方都必然要打扫战场的缘由,除了回收战利品,焚烧有可能带来瘟疫的尸体外,更要请牧师们来超度不冤的战魂。

    否则,过个几十年,若是因此又多一个亡者聚集的诅咒之地,那就真的乐子大了。

    但即使如此,以那些亡灵君主们最喜欢盘踞的古战场为证,若是一次性几万、几十万的战亡、加上足够强者的陨落,厚重的死亡气息不肯消散,过度的鲜血把地下数米都染成红色,强者们绝望之境对世界的诅咒残留人间,当这些条件齐备,牧师的超度都不会起到作用,依旧会强制造成诅咒之地,甚至是更高级的死亡之地了。

    但这次,维坦外矿区周遭,恐怕是注定沦为新生的死亡之地了。

    那是属于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味道,血腥味随风飘扬到几里外,黑浊的阴风在战场的上空徘徊,生者的哭泣和幸存者哀嚎在战场上回荡。

    站在血泊之地上,老狮子最后看了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部下一眼,举起斧子,给喉管只剩一半的老兵最后的解脱。

    “打扫战场。”战场上没有心软的余地,那是牙缝中挤出了命令。

    战争中,治疗神术和补给品永远是不够的,牧师等治疗职业的神术早就在战争中消耗一空,现在所谓的打扫战场,更多的,是给敌我双方的伤重不治者解脱。

    “赢了吗?”

    是的,老狮子和他的军团的确赢了,在付出了近半的损伤之后,在数万不惜代价的士兵的死亡前,在无数条随之而逝的灵魂面前,被贪婪蒙蔽了理智的强者们总算想起在未来的权位和力量之前,保住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还活着的,开始了逃散,但已经死去、重伤的,却注定留在了异乡。

    但此时,却已经晚了。

    “哈哈哈哈,真是让人愉快呀。涛.怒牙,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末日了。没想到这么快诅咒就应验了,我在地狱中等着你!”

    而那个目睹了一切发生的红龙,她的鲜血已经流满了整个祭坛,被绑着如同待宰的鸡鸭,却依旧毫不留情的用嘲讽打击自己的仇敌。

    “输了吗?”

    是的,在赢得了这场战争的同时,老狮子也输了,输掉了一切。

    作为精锐骨干的十二战团全部折损过半,两个战团全军覆灭,王牌独眼战团作为中坚抵抗首轮冲击折损率过九成,也可以直接取消番号了。

    而输得更惨的,却不只是明面上的那些东西。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若一场战争无法带来利益,就算他是胜利的,恐怕,也是从一开始就失败的。

    看着还在不断颤抖的双手,涛回忆起刚才敲碎“大计算者”潘妮.霍尔头骨时,熄灭其中的青色灵魂之火时,对方那疯狂至极的眼神和诅咒。

    他知道,这事还没完,巫妖可没有那么容易死亡,等她复活后,报复乃至大军来袭,都简直是必然的。

    而西罗帝国第十一执政官的遭遇,却只是一个缩影,第十执政官“腐朽蚁王”拉姆斯登可没有死而复生的本事,他的老搭档格林斯潘带着残缺躯体离去时,那满是恨意的眼神,却也昭示着新的战争阴影。

    而亡灵执政官们的遭遇,却只是遇难的强者们中的一部分。

    “完了,我完了。”

    正如莫丽尔嘲讽的,作为地下霸主的涛的政治生涯,已经完了。

    他和他的军队,刚刚斩下了菲利斯精灵王国的王族骑士的头颅,把奥兰帝国的国师挂在了长枪上,连传说中的大驯兽师吉尔丹斯奇的唯一弟子也被斩杀,到了后来,兽人们已经难得去辨认这到底是哪位“大人物”,背后又有什么势力了,他们已经麻木了。

    涛自己也知道,没有个人和组织能够在这么多势力面前的怒火下活下来,没有人……

    更不要说这里是地下世界,倒下来的尸体中最多的,却依旧是有一面之缘或是干脆曾经在自己麾下的地徛城肿们牐

    “血债呀。”

    涛一点都不后悔,难道就因为对方来头大,而要把自己的人头送上吗?对方已经摆明了要除掉自己这个神器继承者,成为新的永夜大帝,自己就应该乖乖献上人头和神器吗?

    而让涛唯一的后悔的,却是兵士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吧,他们不再和过往一般崇敬而信任着自己,他们的眼神中满是茫然和恐惧,偶然对视后更是眼神游离,目光躲闪,窃窃私语中更传递这自己的秘密。

    “你看那昏黄的瞳孔,还有那爪子和恶魔羽翼……王上居然是恶魔,那我们到底是为何而战。”

    涛在刚刚被亡灵执政官们逼到极限,为了保命被迫使用了恶魔的力量,而那绝对不会在普通兽人身上出现的混沌之力和恶魔特征,可瞒不过眼前的数万的战士。

    地下世界对混沌的敌意远不如地上,作为地下城主,可以和恶魔勾结,可以和邪神共舞,可以和魔鬼密谋,但作为兽人种族势力代表的地下霸主,若连兽人都不是,凭什么坐上这个位置。

    涛已经可以想象,到谣言传偏整个地下世界,那些野心不逊的地下城主们以此为理由举起叛旗的时候,自己麾下的士兵们,恐怕还是会陷入为谁而战的茫然之中。

    “不,我还没有结束!!我还有这个!!我将成为新的亡灵大帝。”

    手中正在散发耀眼光辉的神器权杖,已经成了他心底唯一的依仗。

    而突然,背后的祭坛,突然发出了耀眼的血光,无数的阴灵和鲜血被无形之力卷入了祭坛之中,鲜血在地上形成了河水,强者们不甘就此陨落的灵魂哀嚎着,却依旧被吸入通向另外一个次元的大门。

    “祭品,如此丰盛的祭品!这么多高质量的灵魂,这么多美味的佳肴!我……我噬魂者卡卡吉利将变得更加强大!!干的好,涛,我会给你于此相对的赏赐的!我会让你获得混沌深渊的恩赐的。”

    祭坛早已经被启动,阴差阳错之间,出乎所有人预期,这场战争,成为了给予恶魔伯爵卡卡吉利最佳的血祭。

    而这场战争中,成千的传奇陨落,近十万的兽人精锐战士战死,他们的灵魂和鲜血,甚至能够让这个以噬魂为名的恶魔伯爵开始进阶,或许,过不了千年,一个新的恶魔公爵就将就此诞生。

    但恶魔,从来不是知道满足的生物。

    “权杖,快把永夜权杖给我!!”

    即使对于恶魔伯爵来说,承载了半神亡灵大帝奥秘的神器,依旧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宝,说不定得到它后,他就能在自己的力量中增添“死亡”“亡者”等混沌要素,那么,他的晋升之路,将一路坦途。

    听到自己的主子要权杖,涛当即面容死灰,他想带着权杖跑,但随着祭品到位,这里和下位面已经链接起来,在恶魔伯爵面前,他又怎么可能跑得掉。

    位面大门的虚空之中,一只巨大的鬼手从中伸了出来,让人心颤的手指一挑,那权杖就直接飞了过去。

    “哈,永夜权杖!太好了,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吗?等下去揍一顿那些魔鬼娱乐下吧。”

    绝望的涛跪坐在地上,他最后的依靠也没有了,兽人皇的地位很快就会不保,血祭到这种程度,恶魔伯爵都可以直接来到凡间了,自己这个代理人,恐怕也走到头了。

    突然,一阵怒吼,在整个空间中来回震荡!

    “假的,是假的,是谁!居然敢愚弄伟大的卡卡吉利!!我要把他撕成碎片。”

    整个位面之门都开始颤抖,很快,一只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巨大的蹄子踏出了地狱之门,而接着,那狰狞的羊角头颅就钻了出来。

    整个世界为之阴暗,大地开始开裂,地下的火焰跑到了地面,远方,有几个死火山直接爆发。

    暴怒之下,恶魔伯爵,噬魂者卡卡吉利居然直接降临凡间!

    而此时,涛却被权杖是假的事实所震惊,他付出一切,最终,却从一开始就被愚弄了吗?

    “不可能,不可能!!”

    喃喃自语中,那句话,又莫名的再度在脑海中响起。

    “你,或许会后悔的。”

    “无眠者!!你耍我!!!”

    但此时,涛的怒吼却无人理了,愤怒的恶魔大君已经把他握在手上,拿在面前了。

    “是谁?是谁敢欺骗强大的卡卡吉利。是你吗?小恶魔杂种!!”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那百米高的肉身就仿若鞭笞大地,所有的植物在枯死,火山在喷发,大地在开裂,卡卡吉利的存在,开始崩坏周遭的规则了,恶魔公爵可以和神角力,低上一阶的恶魔伯爵,却已经是凡间无敌的存在。

    刺鼻的硫磺臭味让人窒息,身子受到的巨力更是让所有的骨头一起**,那吞噬血肉和灵魂的巨口就在眼前,兽人皇要为自己的生命做最后辩解了。

    而此时,面对主上的质问,那个让人恨之入骨的男人的身影又再度在涛眼前出现。

    “不,都是无眠者,还有该死的硫磺山城,权杖是他们送来的,这都是他们的阴谋呀!是那个男人欺骗了您,伟大的恶魔伯爵!”

    闻言,恶魔伯爵犹豫了片刻,看到旁边那些恐惧惊呼的兽人们,最终,还是绝对留下这个混血儿的性命。

    “没有人敢欺骗卡卡吉利后不付出代价的。你就用自己的性命为自己赎罪吧。若是干的好,就饶你的狗命。”

    恶魔伯爵信手一招,那次元大门就完全敞开了,无数的恶魔蜂拥而至,而另外一边,一个崭新的大门却同时大开。

    那里,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一座美丽的山城——硫磺山城!

    “新的祭品,就是那里了。那座城市,满是让人厌恶的秩序之力呀。蠢货,给我带路,火元素之神到底被封印在哪里。若是误了卡文斯殿下的事,就让你们永远在我的灯火上哀嚎。”

    --------------

    而此时,我们一行,却依旧只是缓缓前进,边走边聊,仿若郊游。

    从一开始,我就不认为那些贪婪的家伙能够搞定一个地下霸主,盟约结束后,一个地下霸主对一个地下城主的讨伐完全合情合理,最后,还是要真刀真枪见分晓。

    决战地点早就准备完毕,剩下的,却只是请观众入场而已。

    我们的人数并不多,我、亚当、小红,加上还在硫磺山城的玛格丽特,扣除不能来的莉莎,当年的那个小队算是到齐了。

    不过,这次,我们刻意带上了安妮和伊丽莎。

    小红和亚当满是即将上战场的兴奋,伊丽莎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但我却发现,低垂着头的安妮的情绪有些不佳。

    她的状态可是关系到我的史诗任务的,我都打算此战结束,不管她能否突破传奇,都让亚当把城主的位置给她,让我达到复活的基本条件。

    “总算可以拥有肉身了,若依旧保持这么疲弱的状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烦。”

    只要复活了肉身,凭借系统和熟知“剧情”的优势,我才可以迅速强大起来,并开始我一系列的计划,而且,我一直都很期待,这次复活到底会获得什么等级的肉身。

    肉身也分等级?当然分,秩序女神混沌女神造物的时候就并不公平。

    秩序女神的直接造物巨龙算是黄金种族,什么都不做到成年就最少黄金级战力,第二代人类却连黑铁种族都勉强,普通的成年人连骷髅兵都打不过。

    我现在的巫妖之躯其实全名是“不死之王(白银)”,是相当于白银种族的强力模板,它给我的力量毫不逊**化对伊丽莎的加成。

    虽然很明显不公平,但却是残酷的现实。

    已经到达凡人顶峰半神的亚当,却未必是境界远不如他的小红的对手,当时同处黄金巅峰的伊丽莎更是能够单手收拾同阶的安妮,这就是肉身对综合战力的影响,它决定了基础属性和种族天赋、种族能力,更是一切力量和魔法的基石。

    你剑术再高超,身子虚了怎么办,你双手持一剑,遇到个八手持八剑力气是你三倍,却技术比你差不了多少的对手,还是没法打。

    万丈高楼平地起,地基多深高楼有多高,想让最后综合战力涨起来,血脉肉身很重要。

    当然,弱者种族也有数量和工具上的优势,正常的黄金血脉反而成长异常缓慢,要不,地上世界也不会是最弱种族人类的天下了。

    但对我来说,要应对接下来的麻烦,力量是不可或缺的,恶魔大军可不会和你讲道理,他们的种族天赋和基础属性更是强的令人发指。

    “深渊的宠儿,恶魔王子的种族天赋到底有多强,或许,都不是黄金种族的龙族能够比较的。呵呵,上次已经是白银了,这次直接会不会直接来个比拟龙族的肉身天赋,或者,更上一阶。”

    不过,历史上,那个恶魔王子,依旧被人类斩杀,或许,也说明了种族天赋并不是一切........好吧,我知道那个倒霉的恶魔王子就是历史上的“我”,而斩杀“我”的勇者,就是眼前明显不在状态的安妮。

    “怎么了,害怕了吗?”

    突然,回忆起那段历史,我想起这算不算给勇者做战前心理辅导的魔王,若哪天她真成长起来一刀把我剁了,我是不是要给自己颁个“感动世界,最努力作死魔王奖”。

    “不。只是觉得自己好笨,帮不上忙。”和别扭的伊丽莎不同,安妮一直是个坦率的好孩子,被问到了烦恼,直接说出来。

    但一直侧耳聆听的亚当和小红,却都笑了,很明显,在他们眼中,安妮的困扰实在不算什么。

    我用眼神示意亚当来安慰,他却再次抬头看天装傻,小红更是突然对地上的蚂蚁窝感兴趣了,无奈之下,环顾四周,最后,还是由我来。

    “呵,那些家伙都是千百年积累,你才二十都不到,赶不上很正常的。”

    “不是这个!实力差安妮能够接受,安妮只是觉得自己好笨,看到大家都这么忙,却都帮不上忙。伊丽莎姐姐什么都会,小维多利亚在盟会上力压四方,而我这个未来的城主,却只能在一旁看。”

    看着认真烦恼的安妮,我也有点头痛了,少年、少女总是喜欢和同龄人做比较,更容易钻牛角尖。

    正如当年我们小队最闲的始终是亚当这个笨蛋,那是以为事情给他做八成会搞砸,而到了这一代,和全权控制旁观者的伊丽莎、看似平和实则妖孽狡猾维多利亚比起来,安妮的确不够成熟。

    但我若真实话实说了,她恐怕会更加沮丧,作为未来城主失去了信心的话,我的史诗任务也直接泡汤了,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呵呵,你理解错了呀,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吗?作为城主最重要的,是知人善用,把麻烦事丢给擅长解决的人,你看,那边那个家伙还是现任城主,不就安心混吃偷闲吗?”

    “咳咳!”听到我说道他,亚当假咳两声,意思不要提到他,看来,他还是有自知自明的,只要提到他多半没有好话。

    “可是骨头叔你也说过每个人道路都不一样,我才不想和义父一样,明明大家都好忙,有那么多事可以做,却躲去偷懒,平时也好懒散,总是被市民们指指点点,那样好难看,好丢人呀。”

    被义女说丢人,当即,亚当哭丧了脸,小红更是直接捧着肚子笑弯了腰,而伊丽莎却是点了点头,颇有深意的看了看这边,示意“你也差不多”。

    若是往常,我会毫不犹豫的损他几句,但这时,却和上次一般,即使无奈,也要为其维护形象了。

    “其实,城主也要重要的事情要忙的,不仅是要保护大家,这个其实可以慢慢来的,其实还有一件事,你现在就可以努力的。而亚当这方面做得很不错。”

    “什么?”

    “你是头,就要为大家指明方向呀,至少,给大家一个明天会更好的信心,让所有人充满干劲和希望的努力生活。若实在找不到,编一个也行。”

    “可是,我连自己的方向都不知道呀。”

    “那么,你就问问你的下属们,他们希望未来如何。把所有人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期盼结合起来,或许,就是你应该领导他们前进的方向。”

    犹豫了片刻,或许,有些事已经到了说清楚的时候,我讲起了一些切身经验。

    “举个例子吧,很多年前,有一个暴虐的君王,他决定停下侵略的脚步,和周边的王国和解,但这时,他若对着手下的领主和将军们直说的话,却只有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安妮好奇的问道。

    “他会被直接推翻,他属下饿狼一般的将军还没有得到满足,他手下的贵族领主们还有获得足够的新领地和人口,他们会直接推翻挡路的君王,然后迅速推出一个新的领袖,继续帝国的侵略。”

    回答安妮疑虑的,却是亚当,而看他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显然,他考虑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是的,当时永夜军团中有七个只是比我稍弱的亡灵大君,而即使他们脑袋进水突然同意了,我又该如何向底下那些中高阶亡灵将领交待,每一个亡灵将军都为即将到来的死灵时代欢喜雀跃的时候,我连自己手下的四天王都没把握说服,我若是说和生者和解,被暴动推翻是唯一可能的下场。

    “所以说,很多时候,上位的统治者,其实只是中下层的意志结合,他所要指出来的未来方向,只是大多数人期盼的未来方向。你并不要考虑太多,学会倾听即可。”

    “你看,我们的城市中虽然怪胎很多,但大家其实都活的很开心。即使那些经常被关进监狱的变.态,不也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吗。若你也也喜欢这座城市的话,守护好他,让他和过去一样,不也够了吗。”

    是的,正如我所说,其实依悲风、风暴之鹰、雪蹄、贝亚兄弟他们的实力,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搞不好,还能在其他地方当上贵族老爷,但他们依旧选择在这座满是规矩和束缚的城市中,一边依着个性胡来,一边憋屈的接受惩罚,却也说明了,这里有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是其他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有的。

    我的话太过宽泛,少女城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边苦恼边思索吧,一点一滴努力,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你伊丽莎姐姐也会帮你的。”

    这次,伊丽莎总算没有拆台,只是默默的点头。

    “嗯,安妮会很努力的。”虽然眼神中还有迷茫,但从那挥舞的小拳头来看,已经恢复了精神。

    【恭喜史诗级任务,凤之涅槃完成50%,请再接再厉,任务完全后将根据最终完成情况给予特定奖励】

    系统也不甘寂寞的刷了把存在感,但实打实的奖励,却让我再度干劲充足起来。

    而还没有我们到达目的地,大地开始突然晃荡开裂,远处火山更是开始报复,天空中出现了不详的红云,显然情况不对。

    而同时,亚当却一马当先的冲到前面,从安妮哪里暂借的神剑,划过一边的岩石,劈开了半座山崖。

    而他本人,也高举长剑,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骑士冲锋动作,指着一个小山丘大喝。

    “何方鬼祟,给我出来!否则就连山丘一起斩了。”

    往日懒散的亚当如此激动,明明没有必要拔剑却刀劈山崖,小红等人也有点不解,但我却不屑的瘪了瘪嘴,我的魔眼已经告诉了我结局。

    “呵,不就是才丢了脸,想在下辈面前显摆,挽回些脸面吗?有你哭的份。”

    而接着,在亚当的怒吼中,一个光秃秃的侏儒探子从山丘后跑了出来。

    “城主,别斩呀,别斩呀,是我呀!旁观者编号4267呀,自己人呀,我是自己人呀。”

    “是你小子呀?”

    “是我。”

    “不用多说了,你这浓眉大眼、满脸正气的居然也是个反革命,你这个叛徒,居然把我们引进来埋伏圈,看我代表硫磺山城毙了你!”

    “啪!”这倒不是枪响,而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脚把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却依旧死撑的亚当踢飞,这个探子明显有重要情报,继续闹剧下去就真误事了。

    简单浏览了一下情报,就算是我,也当即大惊失色,刚才的天崩地裂已经有了解释,恶魔伯爵绝对不好对付。

    当即,我把情报丢给了小红,她看完,二话不说化作了龙形。

    由于骑士小说中各种龙骑士的存在,大多数智慧巨龙实际上对凡人种族把他们当坐骑的行径非常反感,而此时,小红却没有顾忌了。

    “上来吧,我全力飞行,一定能够拦截住!这次的对手可不简单。你们做好养精蓄锐,做好决战准备!”

    --------------

    ps.咱其实更新不少呀,平均下来每天最少5000,为啥总有人说咱更新少.....良心的一更送到。

    ps2。魔炼的作者暖风出了新书奥灵神王,喜欢的西幻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当年松鼠本人也很喜欢魔炼的。老作者的书质量不会差的,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