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六十章 随我冲锋!
    恶魔是什么?恐怕,不管什么种族,第一时间听到这问话,第一反应就是厌恶,极度的厌恶。

    可以很直接的说,没有生物会喜欢恶魔,包括它们自己,对同族也多是怨怒和仇怨。

    混乱、暴力、邪恶、破坏欲强、贪婪、不守信,除了狡诈以外,几乎所有的负面名词都可以往它们身上挂,而之所有没有人会控诉恶魔们狡诈欺骗,只是因为这些混沌生物大多时候连交流的兴趣都欠奉,能用肌肉解决就绝对不用语言,更不要提用大脑来骗人了。

    同样邪恶且在各方面都有颇多相似的魔鬼,虽然也声名狼藉,但实际上却比恶魔受待见多了,无非是魔鬼喜欢契约和交易,是能够讲理的,虽然契约中多少有些霸王条款、隐藏条款,交易中肯定有会欺诈和隐藏手段,但魔鬼却也是出名了遵守承诺,总比那些恶魔不分青红皂白一概破坏要好得多。

    恶魔它们是混沌女神辛西娅创造的第一代子民,是他们诱.惑了第一代人类堕.落为魔鬼,也是他们制造了亡灵天灾,按理说,他们才应该是这个多远宇宙的原住民,是混沌阵营的中坚。(在本书中,魔鬼是混沌侧,他们跟随混沌女神,但由于过去是秩序子民,行事却偏秩序)

    但实际上,恶魔是魔鬼的死敌,是亡灵们的公敌,他们的内战是最残酷的,所有种族都极其厌恶他们,但他们依旧占据了绝大多数下位面,并在各个位面兴风作浪。

    无他,够强,够多。

    只要冥河还在流动,其中的死灵还在不断转换为最低级的怯魔,恶魔就有无尽的后备兵,恶魔所在的位面永远处于内战之中,而残酷的内战和吞噬后,又注定造就真正的强者,同阶的恶魔和魔鬼单挑,九成以上是恶魔活下来。

    每一次,主位面恶魔大门洞开,即使只是一小股恶魔进入,也是**烦。

    离开了下层位面,它们会逐渐衰落,但在衰落至死返回下位面之前,会带走无数的灵魂,而灵魂,永远是下位面最保值的货币。

    而这次,真的麻烦大了,往日的恶魔崇拜者只敢偷偷献祭几人,献祭千人就是骇人听闻的超级大手笔了,这次十余万的百战老兵和过千的传奇强者无疑开创新的历史记录,那前所未有的献祭,让恶魔伯爵用真身降临,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灾难。

    恶魔伯爵,看似爵位不高,无底深渊中也不少,但实际上却是已经是恶魔军团长这个层次的存在了,他再进一步,就是恶魔公爵,那往往是某个位面的领主,足以和真神对决。(恶魔中侯爵和大公爵都是名誉头衔,恶魔侯爵是那些比一般伯爵强得多,但却没有自己位面无法进阶公爵的强大伯爵用的,恶魔大公爵就是足以藐视普通公爵级恶魔的存在)

    维坦城已经是一片狼藉,贵族恶魔降临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就是罗丝也没有功夫管自己女儿遇害的事情,在被精灵众神驱逐后,地下世界是她唯一的地盘和信仰源,若是被恶魔们变成了废墟,她都要进入休眠乃至陨落。

    当然,若是直接降临分身被打成扑街,那就更丢人了,恐怕,现在她在和地下世界其他的神明在商量共同出兵的决议。

    而等真神出手解决问题,恐怕整个地下世界已经一片狼藉,

    空间召唤和移动是恶魔的看家本领,借用空间歧点和恶魔祭坛,通往深渊的大门被打开。

    而相应自己领主的召唤,卡卡吉利的直属军团疯狂的涌入主位面,怯魔,夸塞魔,魅魔,狩蛛魔,猎蛛魔,弗洛魔,迷诱魔等等可以分类的,不可以分类的恶魔,都疯狂的涌进了主位面,直到位面大门终于无法负担,咔嚓裂成碎片。

    而整片战场,都已经是黑压压的恶魔了,望着远处的维坦城,低阶恶魔中满是对鲜血和灵魂的渴望,但却在主人的压制下,压抑住自己的本能,一个个钻进另外一个永久性的空间歧点——硫磺山城。

    恶魔大军浩浩荡荡,他们的集群形成的军势,在侵蚀这个位面的规则,走过的地方植被自然枯萎死亡,土地变成红褐色的焦土,而紧接着,却长出了更为奇怪的植物,而且,多半是攻击性极强的食肉植物。

    混沌产物的恶魔的,仅仅存在本身就让位面的规则被破坏,此时,半个军团的恶魔降临凡间,在加上恶魔伯爵的真身,若不能尽快驱逐他们,这里的位面规则将被彻底扭曲,甚至完全转换为一个新的下位面。

    低阶的地狱犬浑身赤红,比最丑陋的财狼还有丑陋巨大,它们即是斥候又是猎犬,不用等大军抵达,善于喷吐火焰和群起突袭的它们,就已经把沿路的族群全部亲扫一空,当它们拖着刚刚遭殃的恐抓兽一家向主人邀功的时候,却发现大军面前,已经被一人挡住了。

    是的,一人,仅仅只有一个披着甘蓝长袍的身影,她依着常青藤法杖,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古籍,即使地狱犬们咆哮着冲着了过来,却也没抬头。

    “咔嚓。”

    那低阶的地狱犬在半空中就已经被冻结,然后化作冰雕,接着碎成冰块掉落在地上。

    而玛格丽特的注意力,却依旧在自己的书上。

    只是大军临近了,她才抬起头,轻轻用法杖点了点漂浮在身边的贤者之石。

    “冰河世纪。”

    早已经准备好的禁咒瞬间爆发,寒冰的精灵在半空中高歌,整个地下世界变成白雪之地,无尽的寒冰和暴风雪向着恶魔大军冲去。

    “呼呼!”

    暴风雪过后,整个世界化作了寒冰,冻死的恶魔不计其数,但玛格丽特最皱起眉,自己毕竟只是复刻他人的魔法,没有灵魂徽印、种族天赋等各方面能力的加成,只有最基本的威力,比原版差的太远。

    若是永夜大君使用的冰河世纪,被这正面轰了一下,就是恶魔侯爵来了,也会就此玩完,但若由玛格丽特来释放......

    “杀了她!”

    厚重白雪之下,一个百米多高的身影率先站了起来,它浑身满是烈焰,咆哮着开始冲锋。

    “果然,大部分威力都被这个恶魔领主挡住了吗?”

    摇了摇头,玛格丽特也不气馁,只是一挥法杖,另外一块贤者之石闪耀着蓝紫色的空间光华,她就传送在数里之外了。

    “愚蠢的主位面巴佬,居然敢愚弄伟大卡卡吉利!我要把你撕成十三块喂狗,然后把你的灵魂在火上烤一万年!”

    但显然,已经逃的远远的玛格丽特,是听不到这恶毒的诅咒了。

    禁咒的威力大部分被恶魔伯爵挡住了,除了那些炎属性低阶恶魔遭遇寒冰双倍伤害直接玩完外,大军的损失并不大,但很快,没走几里,同样的事情就再度发生了一次。

    “复合禁咒:火与风的协作曲!”

    原产艾因美修斯的火、风双系复合禁咒,带起了上百米高的火焰旋风,甚至一度把强大的卡卡吉利带离了地面,但可惜,这次战果更差,这个魔法风助火势,主要依靠火焰杀伤,由于恶魔天生的强抗火性,玛格丽特又只能发挥基础伤害,最后死伤恶魔还不到千名,倒是“脆弱”的兽人炮灰卷入火焰旋风就直接是了,死伤过万。

    然后,看着再度消失在次元之门中的女贤者,暴怒的卡卡吉利只能随手抓了几个兽人,咔吧嚼碎泄恨。

    而诡异的是,那些兽人们看着自己的同胞被吃,不仅没有抵抗,甚至连议论都没有。

    而且,他们现在的样子很不正常,赤红的眼神满是血丝,木然的看着前方,已经足够庞大的身躯再度大了一圈,不管他原来是那个兽人种族的,现在皮肤上都有不健康的血红色,而大部分强者身上,却有了恶魔的特征。

    “恶魔之血。”

    是的,正如我当初窃听到的,作为涛的最后选择,恶魔之血已经混杂在今早的饮用水中,只是一旦激活,涛将再无退路。

    而此刻,恶魔领主亲自赐下的恶魔之血已经被激活起效,让这些兽人精兵被激发了肉体潜力,不惧疼痛的战力大增的同时,却也成为了恶魔手中的傀儡。

    至于涛本人,那个茫然冲锋的炮灰一号就是了,现在他身上一半寒冰一半烧伤,没死在禁咒手上,只是他命够硬而已。

    而在远处的山脉之顶,看着黯淡的贤者之石,稍微估算一下,对方的玛格丽特却有些惊讶。

    “丢了禁咒就开次元门跑路,法师流风筝,没想到那家伙胡来的战术居然会这么有效,可惜了,复刻的禁咒用完了,再用常规的大范围法术就更难见效了。不,至少可以拖延时间,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赶来的。”

    再度消失在次元之们前,大贤者平静的双眸之中,却多出些杀意,那是珍爱之物遭到威胁的不满,现在这个位置,已经可以隐隐约约见到硫磺山城了,若让恶魔大军进入硫磺山城......

    “绝对不行!绝对不允许!”

    但可惜,世事往往不如所愿,恶魔大军和卡卡吉利有了防备之后,这种风筝流战术,已经起不到多少收获了,尤其是贤者这个职业用完了储备复刻的魔法后,自身的攻击魔法多半耗时长、威力小。

    尤其是那只有点眼熟的深渊魔龙投入了警戒后,有两次,玛格丽特差点被对方的空间锚定住,若反应慢点,就是被大军围杀的下场。

    终于,意识在这样下去起不到拖延作用,只是白白的浪费魔力后,咬牙的看着离城市越来越近的恶魔大军,玛格丽特转送到城墙之上。

    但让人意外的,却是城墙上已经满是人影。

    硫磺山城并没有军队,那勉强称的上军队的城管大队,在被无眠者带走大半后,剩余的,都在这里了。

    而最让人吃惊的,却是那些“平民”。

    各族工程师们正在努力组装火炮和投石器,野牛盟的德鲁伊也难道的穿上了皮甲拿起了木质法杖,南翔的学员们带着木剑走上了城墙,而圣堂教会的圣骑士、圣堂牧师们,却正在把自己备用装备交给年轻人们装备。

    这还是能打的,那些带着用锅盖当头盔,用自家菜刀当武器的大妈、大叔们,就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看着这忙碌的备战景色,玛格丽特有些感动,却也有些无语。

    “谁叫你们来的,胡......”

    “他们是自愿的。”我却打断了玛格丽特的话语,而在一旁,小红已经累的的瘫倒在地上吐舌头,而亚当却坐在城墙上的大炮上眯着眼遥望远方,似乎很悠闲,但我知道,他的全部精气神,已经锁定了那个高大的恶魔领主。

    本来亚当他们打算在半路拦截恶魔大军的,但看到那漫无边际的恶魔大军后和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恶魔领主,我却主张在硫磺山城等待它们上门,毕竟,这里藏着我最后的底牌。

    “是的,大家都是自愿的,大家只是想用自己的双手保护自己的家园!”看着这忙碌的景色,安妮浑身斗志昂扬,赤红的烈焰中在神剑上熊熊燃烧,看到这众志成城的情况,她已经隐隐约约摸到了自己的传奇之路。

    “这感觉不错呀。”

    硫磺山城能人众多,当臭名昭著的恶魔大军进袭的消息传开的时候,这座没有军队的城市却不是预期的四散而逃,而是有力量的强者自发全副武装走上城墙,没有力量的普通市民自发组织担任后勤,大家各尽其责,在同一个旗号下努力,自己的双手保护自己的家园。

    莫名的,穿越时光的阻碍,我仿若看到了再不远的未来,每一座城市都是这样,没有作为侵略者的军队,在律法的光辉之下,市民自觉的远离罪恶,尽情的享受生活的乐趣。

    当生而平等走向现实后,世人不在以为种族贴上善恶的标签,战争只在歌剧和史诗中出现,年轻人闲的开始非议过去的战争英雄,哀叹乱世造英雄,和平埋没了自己的才能,自己实在太过倒霉......

    “呵呵,这百年看来没有浪费呀,突然,又有干劲了。看来,再活个百年毫无问题,”把目光投向城墙上忙碌的身影,我笑了,发自心底愉快的笑了。

    而玛格丽特,却还在努力劝说那些普通市民离开城墙,但从两边通道不断涌上的市民来看,这尝试注定失败了。

    远望越来越近的恶魔们,我笑的更大声了。

    “那些家伙看来是打算以多为胜了,你们怎么说?”

    “呵呵,和亡灵大帝比军团对决吗?殿下,请让我们教教这些乳臭味干的恶魔小子,什么才是真正的军势,什么叫真正的无谓冲锋。”

    那是一个高大的无头骑士,他手上的马球棍和手上的光头的脑袋一样醒目,此时,斗鸡眼更是死死的盯着那些梦魇战马,他早就想换个坐骑了。

    “是呀,最近转盘子都转的骨头都酸了,总算有个拿剑的机会,哇,还有八臂蛇魔教官,都交给我,谁敢抢我斩了谁!”这是一个十八臂的骷髅将军,此刻,他正在努力把顶着盘子的杆子换成一把把利剑。

    “终于可以摆脱那该死的彩球了,殿下,让我出战吧,我是您麾下的将军,而不是宠物狗呀!!”

    这个说的可怜兮兮的,却是一只四肢乱接的小骷髅狗,看那捂着鼻子装可怜的模样,谁也不会想到,那是一只最可怕的七宗罪之首暴怒。

    回顾四周,背后那些高阶亡灵们都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而在他们背后,那飘扬的蓝色战旗,其上那个飓风中的城堡,摆明了是几百年前的图样,更是让人记忆深刻。

    “你们都把岚之战旗拿出来,还装模作样的问我做什么。”

    “喔喔喔!太好了,骨头都锈了!”

    “殿下万岁!!”

    是的,是殿下而不是陛下,他们对我使用尊称,从来不是因为我是永夜大帝,而是因为我曾是岚之国最后的亡国王子,而他们,却是王国最后的残兵败将,一群不甘心就此死去,愿意和我走到末日的傻子。

    “我的将军,我们的军团准备好了吗?”

    “当然,殿下,您的军团,不管是三百七十六年前,还是二百五十年前。还是一百三十年前,那次让您失望过!?赤红猎犬二万四千六百二残兵败将,在和平中磨砺呲牙,随时等候调遣,我们已经迫不及待的重归战场了。”

    依旧是那只死不瞑目的宠物狗,和两个月前在那亡灵游乐场中一模一样的回答,这次,却给了完全不同的感觉。

    而亡灵们眼中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仿若正在重复他们不管失败多少次,都依旧愿意追随我到世界末日的决心。

    我深吸了一口气,腰间的罗兰之剑正在滚滚发烫,难道亡灵也会热血沸腾吗,幸好,亡灵不会流泪,否则,这次就真丢人了。

    而此时,我那匹老马永夜,也走到了我的面前,侧着身子,期盼的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再度上马。

    是呀,他们的决心从没有更改过,我还等什么,还犹豫什么,还顾虑什么,还畏惧什么!

    “是的,我的骑士们,你们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敲起战鼓,吹起冲锋号,高扬岚之战旗!我的骑士们,随我冲锋!”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