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六十二章 屠魔(新)
    当【永不陷落的迪芬德】降落之后,这场战争的结局已定。

    在飘扬的岚之战旗面前,在跨越了时间长河的忠诚骑士面前,当冲锋的号角被吹响,庞大的恶魔军团在我面前也不值一提。

    我一直坚信,在这飘扬的岚之战旗面前,不管是来自下位面的恶魔、魔鬼,还是上位面的天使、英灵,都不足以抵抗我的军团的冲锋,我们都将举世无敌。

    那个正在替我开路的卡米西亚斯已经恢复了全盛之时,庞大的战盔下满是肌肉,踩着火焰的梦魇正在全力冲锋,两把四米多长的龙枪就是他的箭头。

    多少年了,作为我最坚强的骑士,他始终站在队伍的最前线。

    不管是力大无穷的狂战魔,还是庞大的狩魔蛛,在天生神力的他面前,就如同小鸡一般弱下,仅仅只要擦上边,就是当场平常人连一把都无法举起的超重精金龙枪,他可以轻松使用两把。

    往日,这个启动之后就无法停下的超级冲锋者,唯一的缺点就是由于超重容易力竭的坐骑,而今天,当胯下的死灵坐骑也迈入了英灵的领域,他的无畏冲锋,再也没有被挡下的可能。

    而他的右侧,号称“最无用骑士”的少年卡洛斯正在高举盾牌,为他抵挡下了弓矢和魔法,此时,他就是保证这个冲锋箭头足够锋锐的磨刀石。

    “移动的城墙”是少年骑士引以为豪的荣誉称号,论起身为盾卫者的技巧,卡洛斯始终是整个皇家骑士团之冠,即使当这高贵的灵魂被塞入一只丑陋的憎恶亡灵体内,这个高大的少年,依旧默默的用**为同伴抵挡刀剑魔法。

    即使他的确不擅长攻击性的武技和魔法,而若真有人以为他不擅长进攻而蔑视其“无用”,那么,他可以买好棺材了,因为那些被卢卡斯救下的同伴们,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少年骑士的荣誉!

    但看这褐发少年轻轻松松就挡下了那魔法和弓矢模样,似乎,重新获得使用盾牌权利的他,比过去更强!

    而卡米西亚斯的左侧,就是老斐迪南爵士,他可是我和卡文斯的剑术教席,皇家骑士团最强剑术的代表,他更是大剑圣费迪的父亲和授业恩师。

    老将银发花白,面对眼前的恶魔军团,他连自己最拿手的剑术都没有使用,举起背后银弓连射,眯眼,控弦,一箭六矢,被他选中的恶魔军官还没有活下来的。

    不管是实力还是威望,他绝对是最有资格相应我的呼喊的骑士,但…….

    “尊敬的老斐迪南爵士呀,您还在为没有完成任务懊恼自责吗?请不要自责了,这真的不是您的错,谁也没有料到不败骑士的您会耗尽生命力老死在完成任务的路上。或许,都是我的错,若我早该看出临行前豪迈干掉三碗烈酒的您,是强撑着寿命将近的残躯强颜欢笑,就不会让早已经退隐的您披挂上阵去执行这注定会失败的任务。”

    此时的老将,似乎有无数的战意等待宣泄,身为防御薄弱的轻甲骑士总是一不小心冲锋过头,而若是恶魔们以为能够借机狙杀,这位老剑圣就会用利剑来传授姜还是老的辣的老话。

    卡米西亚斯背后的那个女圣骑士兰妮和芬达克是一对姐弟,却在不断散播圣光,圣洁的光环不断扫过战场,给同伴以治愈,给恶魔们带来净化和毁灭。

    手持攻城战锤的“城墙破坏者”卢卡斯,长枪如风的**骑士思兰斯,简直是异世剑仙的大剑圣费迪,到处乱丢炼金试剂的瘟疫暴君卡卡娜,最后的龙骑士迪迷尔……当激昂的鼓点中,无数的传奇骑士们在岚之战旗聚集,这些经历了无数大战的勇者们,视战场为欢兴雀跃的酒宴,大笑着无畏冲锋。

    “岚之战旗?岚之精神?那是什么?不知所谓。”

    幼时的我以天命主角自觉,怎么会看到起那土著居民低劣的骑士精神,而面对放出中二狂言的我,但当时的父王,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丢下一句“你是岚的子孙,你会懂的。”

    当十二岁的我被从圣堂本部紧急召回领军的时候,我本以为自己会成为挂帅的傀儡将军,毕竟,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圣堂本部进行圣骑士修行,圣堂教会和岚之国的关系又很差,而我十二岁的年龄又怎么能够服众。

    但结果却是不管是垂垂老朽的老将,还是年轻气盛的天才骑士,都完全服从我的指挥,即使我偶有错误,他们也会暗中弥补,而在战争中,更是不断传授我他们最拿手的绝活,各种战争经验。

    “不愧是岚的子孙。”每次,当我做出成绩,领导出一场胜利后,他们会就得意的如此说道,仿若这是他们自己的骄傲,而若我又因为经验不足做出错误判断,他们却会说“这个年龄,已经做得够好了”,以长辈对儿孙的痛爱原谅了我,然后毫不犹豫用血汗乃至生命为我填补错误造成的损失。

    用生命来换取的成长珍贵的无法计量,面对这些可爱的人,我又怎么能够不迅速成长。

    “不愧是岚的子孙。”渐渐的,这句让我感到不适的夸赞,成为我最为欣喜的荣耀!

    岚之国和异族常年交战,这里远离奢华的中原地带,虽然有珍贵的稀有矿产,却要用来换取各种粮食补给,一年之中有一半的时间是要命的冰封期,怎么看都不是块好地方

    但千百年以来,这些可爱的军人和平民,全心全意的信任着守护这块贫瘠土地的王室岚之后裔,而岚之王室,则以公正和牺牲来回报他们的信任,历代以王子为将,历代王室成员以战死沙场为荣。

    我终于懂了,什么是岚之精神,他并不是高大上的教义,他是山谷中的雾气,无形而实在存在,他就如那面战旗上狂风中摇摇欲坠的要塞一般,是在绝境中的最后守护!

    “你是岚的子孙,你会懂的。”

    哈,的确,父亲我懂了,我真没想到,会懂的这么快。

    此时,依旧是冰火纷飞的战场,依旧是飘扬的岚之战旗,我们的战斗,却没有结束。

    “我乃岚之末裔,一个连自己国家和国民都无法守护的可怜虫,我也承认我们只是一群眷恋人间的孤魂野鬼、残兵败将,但……”

    “我们的确是死者却不甘心就此死去!我们的确是残兵败将却不甘心就此**往事!这世界还有太多的不公和悲剧!我们怎么能够闭眼沉睡。我们的残躯还没有腐烂,我们的手臂依旧能够拿起武器,我们要上马冲锋,继续讨伐制造战争和混乱的暴君野心家!”

    骑士们的呼喊,是他们步入亡灵的执念,是他们步入英灵的信念。

    飘扬的岚之战旗下,当我举起罗兰圣剑指向前进的方向,骑士们则用自己的信仰和勇敢来回报我的信任。

    “冲锋!”

    作为尽职的炮灰,在主人的驱使下,嗜血的兽人军人挡在了我们的面前,而接着,却如挡车的螳螂,直接被硬生生的压过去了。

    那在慌乱之中,被老斐迪南一刀斩掉头颅的,不正是永不言悔的兽人皇吗,他连一秒都被拦住呀。

    或许,对为了自己的欲.望随意践踏他人生命的的枭雄来说,死的毫无价值,就是最为合适的惩罚。

    而当巨大的上古炼狱魔龙也被主人强制驱使抵挡之时,这个让人熟悉的巨龙,却早有了命中注定的对手。

    “莫丽尔,你丢人丢到家了!”

    而她的俯冲救援还没有到达战场,突然下降的艾因美修斯就扑击在她的身上,把她撞在半空中不住翻滚。

    是的,这只炼狱魔龙就是过去的龙后莫丽尔,由于那场意外的战争,作为祭品的她活了下来,然后面对恶魔伯爵再度毫无尊严的选择了转化成恶魔之龙——炼狱魔龙。

    两只上古巨龙在半空中撕咬怒吼,明明炼狱魔龙肉搏能力比主位面的巨龙要强得多,而占据了全面优势的,却是个头较小且年轻的多的艾因美修斯。

    “你口口声声说的龙族尊严了?都被你吃下肚子了吗?这么丑陋的模样,我看不下去了!去死吧!”

    愤怒至极的艾因美修斯,放弃了内心最后一点仁慈和希望,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莫丽尔下了毫无情面的狠手。

    艾因美修斯这位双系大师展示了自己对于魔法的深刻领悟,不需要念咒,不需要手势,血脉中充溢着魔力的龙族呼吸就是魔法,她仅仅只是扇动双翼,目光汇集,风和火的魔法不断形成。

    风在给自己加速的同时,更在干扰莫丽尔的飞行,火则变化多端,时而化而为烟遮挡视线,时而突然在对手眼前爆发击碎鳞甲,而艾因美修斯的每一次攻击,则必然附带元素伤害。

    越打越心寒的莫丽尔发现自己毫无胜算,于是墙头草作风再度发作,毫不犹豫的拼着受重创,直接抛下了刚认的老大,转身就逃之夭夭。

    两位原霸主迅速败退被激起一丝波澜,恶魔军团在英灵军团的冲锋之下更是节节败退,而当不远处那个百米高的巨大恶魔和亚当的战场就在眼前,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而只要除掉这个作为召唤者的恶魔军团长,这些低阶恶魔自然会被驱逐回无底深渊。

    好战如狂的恶魔也珍惜自己的生命,在无法抵抗的冲锋战阵面前,他们已经开始溃散。

    但还没有等我们的抵达,一个庞大的身影,却首先无法按捺住自己的暴怒了。

    那个巨大的黑影狠狠的跳起,明明是六七十米高的巨兽,应该缓慢而迟钝,却如同敏捷的猎豹一般,越过那几个作为近卫的巴洛炎魔,和巨大的魔君伯爵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那是赤红猎犬的军团长虚空魔犬贝斯特!

    庞大如山的恶魔领主后四肢着地,上肢吃用恶魔战戟,它的上半身有点像羊,下本身长得像一只无比巨大的蜥蜴,而正在用三个头撕咬的贝斯特,却直接咬下了他一个手臂!

    “啊啊啊!肮脏的虫子!!”

    巨型的三头地狱犬贝斯特,在我们的骑士团的序列之中,这位军团长的职位从不是骑士,它是战争巨兽和攻城机器!

    往往当前锋组合撕开了敌阵,这只庞大的黑色战争巨兽就会跳入敌阵开始制造致命的混乱,那裂缝会被彻底撕开成为无法弥补的致命伤。

    而之所以用庞大而不是具体的数字来描绘他的巨型,却是因为他的体型从来都不固定。

    贝斯特中间的那个头既是暴怒的化身,没有名字也没有理智,但他却负责用爪牙撕碎对手,而当他的愤怒到达极点之时,他就会因为暴怒而变得更加巨大,而对于战争巨兽来说,更加巨大的体型也代表着无法抵御的力量!

    正如暴怒永不止境一般,只要贝斯特变回原形上了战场,随着战斗的进行,他的愤怒和巨大化也是无尽的,曾经有次历经两天两夜的苦战,那只曾经压着我们军团打的远古金龙,却最后被暴怒的贝斯特一脚踩死!更不要提他有多少次直接踩爆城墙和城门。

    平时那分裂成两个不同的个体,还把主意识维持在可怜的骷髅狗摸样,只是为了压抑他那无尽的暴怒而已。

    而若仅仅如此,他也算不上四天王老大,我最信任和最强大的将军了。

    中间那个纯粹用本能行动的恶兽头颅只会听从另外两个头的指挥,左边的那个头就是平时的阿宝(副意识),温厚的嗓音却是带来死亡的号令,右边那个头则是贝斯特的主意识,视野开阔的他也在不时发出怒吼,指挥整个军团的动向。

    传说中,三头地狱犬本就是冥府的看门人,而我也只为这位暴怒之君设计了一个能力——心象世界地狱门。

    三头地狱犬同声咆哮,地狱门的虚影在背后时隐时现,当阿宝打开左边的门扇的时候,一个刚刚在不远处战死且灵魂完好的亡灵友军就会被复活,而当贝斯特打开右边的门扇时,死亡之气会涌出,周遭的生命会迅速死亡。

    当然,复活不可能全无代价,当右边的门带走十个,左边的门才来带回来一个。而当两个门一同打开,那么,将是无尽的毁灭。

    而此刻,贝斯特已经冲了恶魔军团之中,一时间,本来靠着炎翼缠着卡卡吉利的亚当反而沦为看客,当贝斯特和卡卡吉利贴身撕咬肉搏之际,召来死亡的大门早已敞开,无尽的死亡气息从冥府冲出,卡卡吉利都感到自己越来越虚弱,而即使是强大到能与龙角力的巴洛炎魔,也在救援的路途中无奈倒下。

    或许,身为七宗罪之首的暴怒贝斯特个人战力的确比不上暴食的阿当,但若是军团作战,身兼复活者、指挥者、战争机器的贝斯特,始终是我最强大的将军。

    “能群殴就绝不单挑,这的确是我说过的话,更是战争最基本的策略——集中优势兵力吃掉对方落单、弱势兵力”

    而此刻,当持着地狱战戟的手臂和喉间同时被贝斯特咬住,天空中那个男人的神剑更是不断追击恶魔领主的要害,落单的恶魔贵族也无法移动,注定成为军团冲锋的活靶子。

    在二万四千六百二十位英灵组成的绝对战团面前,个体实力就算再强大,也只能被碾压的下场。

    但面对绝境,恶魔恼怒至极的它发动了自己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天赋能力。

    “抽魂诅咒!”

    那是身为恶魔领主的它和亚神器【卡卡吉利的燃魂灯】结合后产生的强力诅咒,被这个诅咒攻击的目标,会被强行抽出灵体,而那个脱体肉身保护的灵体,又怎么抵抗燃魂灯的吸引力。

    但可惜,它选错了目标。

    庞大的手指对着我指向,黝黑的诅咒纹路如蜘蛛网状迅速遍布全身,而下一秒,却归于平静。

    的确,若心像世界的召唤者死去,心像世界会消失,皇家骑士们也会被打成原型的亡灵骑士战力大减,用最强的天赋诅咒瞬间击杀我,在战略上的确是正确的选择。

    但虽然我现在看起来是个活人,但实际还是死者,要如何从一个死人身上抽取灵魂暂且不论,连吸附吞噬灵魂能力最强的冥河都拿我的灵魂没办法,这个亚神器又算得了什么。

    “冲锋!!”

    效忠的君主遭到突然攻击,让骑士们愤怒至极,就算没有我命令,他们也不会停下冲锋的步伐。

    在大范围的圣光加持之后,银色的弓矢带着恶魔天敌的圣光,化作了铺天盖地的箭雨,

    箭锋上满是是恶魔克星的圣光之力,如同针对生物的腐蚀毒素一般,所及之处的伤口迅速扩大,创口周遭直接化脓起泡然后爆裂开来,或许,对体型庞大的恶魔伯爵不会很伤,但绝对很很痛。

    “啊啊啊啊啊!该死的小虫子!!”暴跳如雷的一挥手抛起同样巨大的贝斯特,剩余的那只手还是召唤毁天灭地的禁咒魔法。

    但我的骑士们,可不会坐视对方发威。

    当英灵法师们开始发威,无数的法术反制,硬生生的让恶魔伯爵的流星火雨禁咒施法失败失败再失败,最后,变成了掌心的小火苗。

    这就是没有肉盾的单个**师的无奈,面对一个魔法战团的法术压制,能放过小火苗出来,已经说明基础功够硬了。

    而当卡米西亚斯首先在塔楼般的巨腿上撞出一个可怕的血肉大洞后,骑士们如吞噬巨像的食人蚁群一般,在恶魔伯爵身子制造着可怕的伤痕。

    而当亚当趁机把凤之眷顾投入卡卡吉利的眼睛,让其在哀嚎中变成独眼龙,而贝斯特再度壮大一圈把卡卡吉利压倒在地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强大的恶魔伯爵,已经完了。

    绝对不能说卡卡吉利不强,但这是战争而不是决斗,个体的实力再强,也是有限的。

    它痛的在地上打滚,不住用恶魔战戟拍打自己身上的“小虫”,但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恶魔的腐蚀之血不断的流出,过度腐蚀之下,附近的大地开始化作焦灼的烈土。

    很快,当头颅被砍掉,恶魔伯爵卡卡吉利终于倒下了,而他庞大的肉身,也开始化作飞灰。

    这次他是用真身降临的,即使能够复活,也要从最低级的劣魔做起了,而随着召唤者的倒下,恶魔们一个个消失,它们被驱逐会自己的位面。

    这次它们根本没有收割到多少灵魂,一去一回的消耗之后,损失每个几百年是补不回来了。

    “胜利!!”

    当代表胜利的号角被吹响,不仅是战场上,不远处的硫磺山城也满是欢腾的海洋,不管以前认识不认识,市民彼此拥抱祝福,共同庆祝劫后余生!

    而我的麻烦,却刚刚开始。

    “铛!”

    赤红的神剑和银色的圣剑狠狠的撞到了一起,而明明是自己的君主遇袭,英灵骑士们一脸看热闹的样子,甚至有人开始嬉笑的开始开启赌局,就差拿出小板凳和瓜子观战了。

    亚当的蠢脸就在眼前,那从牙缝中挤出的怒吼满是深刻至极的怨念。

    “罗兰,不,罗罗大哥,或许,该到我们算算旧账的时候了!”

    -------------

    ps.既然有人问,既然剧情到这了,就解释一下吧,罗兰三次都是圣骑士起家的,只是后面修习了其他的,毕竟从头再来的话,从熟悉的开始会很节省功夫。

    第一次死亡是14岁,第二段人生后面剧情会提及,以罗罗身份冒险是第三段人生。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