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七十一章 启辰和圣剑
    在广阔的地下世界中,由于危险的魔兽和强盗的存在,各个地下城之间的来往并不方便。

    和相对平和的地下世界不同,地面一个中等商人随便雇佣几个佣兵都敢组织商队,而在地下世界,传奇不如狗,巫妖满地走,路遇红龙打劫的,传奇强者打劫的,超级魔兽群猎食的,不要太多。

    稍微小点的商队,都不太敢出门,而正因如此,遵循风险高、回报高的基本准则,只要商队安全抵达,特产和货物来回运送的利润,就必然高的离谱。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硫磺山城特产的混合合金硫磺精金锭,出厂价一个标准货箱两千金币,运到卡隆城是原产地的两倍价格四千,运到需要两个多月路程的维坦城,却至少已经是十五倍价格了,而若是到了地表,每年的产量有限,直接有价无市,十万金币能买到就算你幸运了。

    当然,特产往往产量有限,物以稀为贵,涨幅最为离谱,但其他日常用品由于消耗大,总是供不应求,利润也绝对不可小视。

    也正因此,在涛和卡卡吉利不计回报的“无私奉献”之下,和维坦直接相连的永久性空间歧点,却注定造就硫磺山城的辉煌。

    原本需要两个多月的旅程被缩短到不到一周,受益的不仅是两个城市本身,往来的客商越发频繁,周边的地下城也必将因此繁荣。

    而经济来往的加深,却必然带来政治关系的加固,嗅觉灵敏的商人们已经将其视作新的黄金商路,而政治敏锐的地下城主们,则纷纷派出了自己的子女到两地求学拉关系。

    远亲不如近邻,在双方互惠互利之下,在双方领导人匪夷所思的相互信任下,硫磺山城和维坦新主人半人马氏族良好的关系,必将进一步深化,再加上本身就在硫磺山城筑巢的龙后,五位霸主三位走到了一起,于是,在有心人眼中,一个庞大的巨兽正在慢慢的浮出水面。

    经济的联合、政治的联合、私人交情的联合、强者们的联合,但最重要的,却依旧是在在新的律法秩序下,各族相互了解、尝试理解对方的普通族民的联合,这象征了真正的融合,而不是各怀鬼胎的盟约。

    没有地方比残酷的地下世界更能让人懂得团结就是力量,而也没有一个地方由于资源的稀缺和血腥的竞争,让和平共处变得那么困难,当各怀鬼胎和背叛成为临时联盟的代名词之后,这个逐渐在各方面融合的巨兽,就更加让人觉得可怕了。

    “或许,地下世界要变天了,或许,过不来十几年,一位新的地下世界皇帝或女皇就会诞生。或许,现在的地下盟约会被新生的联合巨兽所取代。或许,混乱的地下世界也会有和平到来的一天。”

    而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在那条黄金商路之上,一个看似普通的商队正在缓缓前进。

    说普通,它只有二十多辆马车,货物也并不高档,护送的雇佣兵也只是普通的暗精灵、兽人雇佣兵,但说他不普通的,却是以为即使路程不长,他也诡异的一次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往日层出不穷的强盗和魔兽仿若消失的无影无踪,让雇佣兵们惊奇无比。

    而我,却也在商队之中。

    三个多月的补习学习已经顺利结束,混乱不堪的知识体系和记忆也完成了清理,那么,就自然到了离开地下世界的时候了。

    此时我的,在魔法道具的帮助下,却终于不是那个年幼的五短身材了。

    【时光扭曲之戒,史诗级奇物,装备者将恒定肉体为二十岁状态,获得最佳的战斗状态,但本身无法改变肉体属性。制造者:玛格丽特,材质:贤者之石碎片和秘银,系统提示:也就是说你小伙伴还是只能看不能用,这次可真不是我坑你,绝对是玛格丽特故意坑你,你确定她不能作出完美改变肉身状态的戒指吗。】

    依旧无视了系统煽风点火的提示,看着自己和过去相差仿佛的肉身,我还是对这个戒指颇为满意。

    虽然为了避免对身体造成负担,每天都要取下几个小时,但正好在睡前取下来就是,此时的我,已经大不一样。

    一身黯金色的精金装甲很有些老旧,没有高阶附魔的装甲不算高档,但腰间的罗兰圣剑上银光流转,毫无装饰的剑身本身就是历史的体现,明显不是凡物,但从旁人看我背后另外一把铁剑的眼神来看,却带着些许玩味。

    我又不是剑圣或游侠,更不会什么双手持武,带两把剑本身毫无意义,而这腰间别着一把剑,背后背着另外一把剑,只是我又被系统坑了的铁证。

    【罗兰圣剑,亚神器(从橙色传说神兵进阶银色亚神器中)】

    【攻击力:22-44+11】(+11是它本身视作+11级亚神器,即使发挥了武器的下限伤害,也要附加11点无法减免的银焰附魔伤害)

    【永不折损:即使面对神器,这把圣剑也不会折断。】(之前两次折断一次是因为艾耶,后面一次是已经在斩断虚弱状态下被屠龙刀特效斩断】

    【岚之王权:罗兰圣剑是岚之王室王权的标志,只有继承了王者的认可,才可以使用这把圣剑。而随着岚之国的再度崛起,它正在努力进化的更强。但同时,这把高傲的圣剑只有岚之国的王者极其信任的骑士能够使用。】

    【王者之风:持有者力量+2,敏捷+2,体力+2,魅力+6,在岚之血脉组建的国家中,从尊敬开始计算声望。】

    【剑身处有一串黄字:罗兰圣剑是传说中的圣骑士王子罗兰的佩剑,只要他的后裔和意志继承者才能获得这把圣剑的认可。(使用条件:岚之血脉)】

    就是为了修复这把剑,我把复活剩余的两万多点命运点数留了下来,没有用来升级自身的能力,一路提心吊胆的走到硫磺山城,结果.....

    “喂,系统,真的能够修复吗?不会修到一半说点数不够。”

    “不会,通过计算,命运点数充足,还能为你留下几千点来强化。”

    “修复的圣剑不会变成垃圾吧?”

    “保证强力,从橙色传说(为了避免和个人传奇阶位混合,紫色史诗武器上面一级修订为橙色传说)到半亚神器,绝对是质的飞越。”

    “你会这么好?不会有等级限制吧,比如120级才能用之类的,那就是算了吧”

    “唯一的限制就是血脉,这么不信任万能的系统,你自己看吧。”

    好吧,直接把属性截图丢给我,我反复看了两遍,然后看着代表亚神器的银白色字体,强悍的攻击和特效,当即傻笑出声。

    而为了再次阴沟翻船,我还反复看了使用条件,确定岚之王者是唯一的使用条件,才最终决定修复。

    但接着,就被坑了。

    “唯一的限制的确是血脉,只有罗兰的后裔能使用?罗兰本人就不能使用了吗!”

    “当然不能,虽然你自己不承认,但岚之国的确灭亡了,你第一次死亡的时候王权就出现了转移,现在是东岚公国,是传说中的罗兰后裔建设的新国度,虽然面积人口都不到当初的四分之一,但它的确是岚之国的继承者,不管是从身份上,还是从血脉上,他们才是岚之王室。”

    好吧,虽然系统再度坑我,但却透露了很重要的信息。

    “东岚公国真是岚之血脉建立的?那是我的后裔还是卡文斯的?”

    好吧,不愧是坑爹系统,一到这种关键时刻,就完全没有回答。

    但现在,这把剑的用途就很明显了,只有那块土地的所有者王室和拥有岚之血脉的骑士能够使用的话,我要么直接丢给那个所谓的罗兰后裔,要么就只能找他来册封我一个骑士。

    “啊呀,还真有点难搞,那么,就要提前和那个新王室接触了,用什么名号了?我是你祖爷爷?我是你祖爷爷留下的遗腹子?或者,干脆隐瞒身份混个骑士爵位,有个人类贵族的身份,也方便在地表活动。”

    但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有人却打断了我。

    “罗岚圣骑士,过来帮下忙。”

    是的,依旧是圣骑士,依旧是这个名字,而之所以叫罗岚而不是惯用的假名罗罗,却正是因为眼前的人了。

    圣剑银色复仇者闪耀着耀眼的金色圣光,厚重到可以压死大象的精金全身甲在她身上却仿若轻薄皮甲般毫无阻碍,辞去城管大队长的皎月骑士依旧精神飒爽,但她的肤色却有了些许变化,明显变白了很多。

    这当然不是什么异世界的美容手术,而是戴安娜选择了月光救赎之路。

    月之女神派翠西亚,月亮和迷途者的守护女神,在她的庇护下,若黑暗精灵决定抛弃邪恶的罗丝信仰,就可以通过继续月光仪式改信。

    虽然月光仪式等于用月光之针来重植皮肤,既痛苦又耗时良久,但在仪式举行的半年的时间内,黑暗精灵的黑色皮肤会逐渐变浅,并获得沐浴阳光、月光的权利。

    在仪式完成后,虽然不可能如地表精灵般白皙如玉,却比黑暗精灵要白皙了很多,棕黑色的皮肤,非常明显。

    月光下的灰精灵,是这些决定选择正义之路的前黑暗精灵们的统称,而手臂上的月光圣徽,就是他们的标志。

    只是戴安娜却有些不同,她的左臂上的确刻印了派翠西亚的月光圣徽,但右臂上却刺上了律法之神无眠者的天平圣徽。

    那是一枚金色的天平,天平左边放着代表审判、惩罚恶人的法槌,右边放着代表奖励、保护善者的金币,而天平的背后,一个蒙着双眸的男性虚影若隐若现,那就是无眠者本人公正的化身。

    在圣骑士专职公正骑士的浪潮中,只有戴安娜依旧保有圣骑士的身份,倒不是因为她有什么想法,而是因为传奇圣骑士已经凝结了灵魂徽印,即使圣光转律法无缝专职是我们的宣传口号,但宣传口号嘛,多少还是有点打折的。

    若她从圣骑士专职公正骑士,所有能力被转化,原本的灵魂徽印自然无法使用,掉落传奇简直是肯定的,再进阶既需要时间又需要运气,不知何时何月了。

    这样一个潜力无限的传奇可不是大白菜,就这么损失实在太过可惜,当时我就以无眠者的身份劝她保留自己圣骑士身份,而考虑到城管大队对顶端战力的需要,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而当她由于某些原因,决定离开硫磺山城,去地表寻找自己道路,本来就打算找她当肉盾和沿路保镖的我,自然就用罗岚圣骑士的身份跳了出来,带着城主的介绍信以菜鸟圣骑士身份请求同行。

    是的,我这次依旧伪装成圣骑士,毕竟秩序骑士保有绝大部分圣骑士能力,圣光召唤更是我拿手好戏,再加上圣骑士在各国名声颇好,很受欢迎,至少通行无阻,不伪装它伪装谁。

    “您好,尊敬的灰精灵女士,愿派翠西亚的光辉照亮您的前路。我是地表人类王国卡琳的圣骑士罗岚,由于某些原因我和我的团员失散了,听说您要前往地表,可以让我和你同行吗?您看,我个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在这个危险的地下世界独自行动。哎,若我这把家传圣剑能够使用就好了。”

    谦虚、礼貌、有自知之明,配上对自身实力不自信的些许怯弱,由于能力不足连自己家传宝剑都无法使用的羞耻懊悔,简直是一个完美的菜鸟圣骑士形象。

    【罗兰.岚,力20,敏19,体20,智29,意19,魅19,天赋能力:战争天使化身,原罪魔神化身,秩序之剑,泰坦躯干,21级秩序骑士/21级混沌巫王】

    即使修复圣剑后剩下的三千多点数全部砸入了自身成长,三倍经验惩罚,依旧让我只提升到了刚入青铜阶位的21级,但却足以让我感知这个钻石级肉体的可怕。

    21级的成长,就让肉体力量+1,体力+1,这看似不多,一个普通的兽人狂战士都可以做到,但成长不是线型的,当基数达到了凡人极限的19,这一点增幅就很可怕了,原来我以为基础属性这么高,不到黄金阶位根本不可能他再

    凡人的主属性往往卡在19点,这是进阶传奇的生死关,需要在生和死之间磨练突破,而我这肉体顺顺便便就冲破这个极限,只能说明他根本没把传奇当回事,和大天使、上古龙族这样的强战种族一般,只要年龄到了,进入传奇是理所当然的。

    而力量突破20,直接觉醒了种族天赋秩序之剑,体力突破20,觉醒了另外一个种族天赋泰坦躯干。

    四个强力种族天赋加上强悍的基础属性,虽然才是青铜阶位,但我有自信单挑任何一个白银阶位的存着。

    但种族天赋的觉醒完全凭运气,这么容易觉醒,完全不可理解,但很快,看到我属性那一水的x9,我恍然大悟。

    “毕竟20是凡人的顶峰之坎,突然了瓶颈肉身自然会大幅进步,潜在的种族天赋觉醒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把我的属性都卡在x9,难道系统再帮我?”

    “是的,蠢蛋,那只红龙都比你聪明,什么年龄做什么事,少年人才有成长潜力,给了你20以上的成年身体,哪有种族天赋觉醒的可能。”

    我当即百思不得其解,长期坑爹的系统转性了?它居然会帮我?

    “这次,是最后的机会了,再失败,就没有下次了.再说,你惨的我都看不下去了,就帮你一次吧,加油吧,这次的对手真不好对付。”

    “那罗兰圣剑?”

    “不这样直接和国运挂钩,作为王者之剑的它有可能进化成亚神器乃至神器?整个世界玩完你也逃不掉了,你活够了,别拖着我一起下水。”

    好吧,这次居然连坑爹系统都帮我,再不成功,就真的只能成仁了。

    但即使现在足以单挑白银阶位,但在传奇满地走的地下世界,却依旧危险,所以,还是需要找个保镖护送我去地表。

    但当我按照系统的建议,选择了戴安娜作为同行者后,我才深刻的明白,系统依旧是那个系统,或许关键时刻会变得值得信任,但平时不吭你白不吭。

    在我提出同行的建议后,同为圣骑士,且本就对地表同行颇多好奇的戴安娜,就直接一口答应了我的同行建议。

    但当我看到这次同行的旅伴们后,我却瞬间后悔了.....

    “猛犬”莫莫,嗯,这是我为其起的绰号,同样完成月光仪式的她,一直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还侧敲旁击的问我是不是有个叫罗罗的弟弟.....从那说起罗罗就不住从口中掉落的谜之液体来看,我就算有个弟弟也绝不会告诉她,更下定决心,绝不会在她面前摘下戒指。

    好吧,这还算最好对付的。

    黄金阶位的审判者科罗斯,或者叫科洛丝,在彻底变为女性后,成功由司法系统第一美人进化成硫磺山城第一美人,她的目标是地面世界的精灵圣泉,据说可以解除任何诅咒。

    在发现那个瘟神光环还在起作用后,我个人倒是很欢迎这个倒霉避雷针,至少可以一路看看笑话解解闷,但从另外两个不住争风吃醋的“护花”使者不时扫向我的杀人眼光来看,我貌似很不受欢迎。

    现在实力不济,贸然接近的话,搞不好看笑话就会变成主演笑话,那就真不好了,于是我自觉的欠身微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美人毫无感觉,但莫名其妙的,似乎发现我不想其他的苍蝇那么烦人,科洛丝却主动找我聊天了,更是让两位“护花使者”满腔怨念。

    好吧,这些其实都算好对付的,难对付的是剩下的几个。

    护甲专精的铁匠大宗师霍伊尔,灰矮人,外号大橘子头矮子,很有个性,若要用最短的句子来形容他的奇特之处,嗯,他是绅士联盟的骨干成员,也是城管黑名单的头列,好吧,剩下的不用多说了,大家都懂了。

    银钩.贝亚,同为绅士联盟的骨干成员,这次商队的组织者,若一开始知道这个商队是“安全牌”的,我打死都不会参加,现在坐在地精提供的马车上,我都在颤颤巍巍。

    他们两个是这次商队的组织者,商队的货品和马车都是他们提供的,貌似他们要去地表世界参加什么大宗师评议会,但从那几辆马车一起拖的沉重货物来看,那八成就是一只罗兰.....这名字还真别扭,他们居然现在已经把其当做正式命名了。

    悲风.埃罗,这位.......好吧,不用多介绍了,一想起那个不可思议的一万点,想起这厮的荣誉称号是独自创造了数个种族的男人,我就按捺不住拔剑的冲动,

    “那天,真神给了启示,我,悲风,一个迷茫的半龙人,决定踏上寻找真我的旅程。”

    “谁#给了你启示呀!别信口胡说!你%¥%就是一个变.态,别扯在无眠者身上!”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就算是我,也按捺不住骂粗口的冲动。

    好吧,作为审判者的科洛丝还是很称职的,至少知道维护自己真神的荣誉,在同僚按住了悲风后,那小拳头下手真毒,打的是拳拳到肉呀,但即使如此,也拦不住悲风对那只路过的科多巨蜴的深情表白。

    “您好,同类,正是这段神明启示的浪漫旅程,才有了让我们认识的可能,我叫悲风,是名雄性,你了?”

    “哦,你也是雄性?!太好了!”

    好吧,在他带着巨蜥往马车后走的时候,众人终于按捺不住,不约而同的扑了上来,那一顿好揍,这是让人浑身爽快呀。

    这样的事情一路上已经发生了三次,那悲风却毫无悔改,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觉醒了新的兴趣。

    好吧,言归正常,再简直如日常任务一般收拾完悲风后,戴安娜居然主动找我帮忙。

    “罗岚骑士,我们这一路什么强盗、魔兽都没有遇到,明显有问题。很有可能是强盗们已经联合起来,打算伏击我们,前面有个狭长的山谷,若有伏击很有可能在那,你等下和我一起行动。”

    我知道她是好心,现在商队战斗人员我貌似最弱,她怕我出了危险,但我却想说,她还是想多了。

    “埋伏?在这种情况下吗?”

    我环顾四周,明明在视线之外的远处,数个黑色的影子却连忙躲了起来。

    我的感知中,乌云之中,不详的死亡之翼在缓缓移动,前方三公里处的那个“商队首领”,更是隔上几分钟就往后瞄,不远处,闷雷般的低吼代表战斗正在进行,而一个高速闪烁的身影,却隐隐约约躲在旁边的石柱后,而一个瞬间移动的蓝色身影,却也跟在背后。

    “歌莉娅,作为新任的西罗第三执政官,应该有无尽的公事要忙吧,这么闲可以吗?小莱因哈特,这么频繁的转头,脖子不痛吗?”

    “雪蹄,别躲了,这么大的身子,那个小树苗可拦不住。”

    “亚当、玛格丽特,连你们......算了,不管了。”

    是的,离开之前,我的确和他们分别告别过,却实在没有料到他们担心我会路上出事,居然不约而同的来了个暗中护送。

    结果就是一大群大佬们努力模仿盗贼技巧,鬼鬼祟祟的跟踪商队,至于沿路的盗贼和魔兽?离得几十公里就被秒杀了。

    “算了,他们也是好意。”

    不好解释就不解释了,虽然口中嫌他们多余,但莫名的,心底却有丝按捺不住的喜悦。

    律法之力系统的建立、律法真神无眠者的存在,西罗帝国的王权派、整个地下世界的风云变化,即使未来的走向依然不容乐观,但和注定要走向毁灭的那个“历史”比起来,却已经改变了很多。

    “这次,我可不是一个人了。”

    莫名的,看到这种躲躲闪闪的傻蛋们,我笑出了声。

    -----

    ps,和之前说过的一样,六月一日凌晨上架,就是今晚十二点。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有很多话想说,嗯,等下写个上架公告吧。

    ps2。上架后应该会爆发,因为没存稿,只能爆肝了,最后,不能免俗的求首订、求订阅、求月票。松鼠需要大家的支援。

    c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