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七十三章 误会(求订阅)
    “您是罗兰大人,还是无眠者大人,还是小罗罗,或者,还是三者皆是?”

    午夜的帐篷中,一男一女的独处往往带着风月的暧.昧,但随着戴安娜的质问,刹那,原本那丝暧昧的空气四散,而莫名的沮丧和无力感,却让我默默的低下了头。

    “果然,我就知道,我这辈子的女人运只有桃花劫,绝对不是桃花运的。偶然眼睛发昏看上我的不是恶魔就是骨龙,要么就是变.态杀人狂,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注定永远得不到正常女性的青睐。”

    好吧,被她发现只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让我沮丧的始终是自己命犯桃花劫而不是桃花运。

    不过,我最多只想到会被起发现是巫妖罗兰,而无眠者身份也露底,却真没有料到。

    我确定已经被发现的原因?那天小红那傻龙刚刚见到我就笑的满头打滚,还直接在嘲笑声中喊出了我的名字,在巢穴中,巨龙的声音和打雷也差不远,当时送我过来的戴安娜还没有走远,若不是聋的,不发现就奇怪了。

    “那么,大人,我应该叫你什么了?”

    “罗岚、罗兰都行,反正发音都一样。不过,你是怎么把我这个模样和罗罗他们联系起来的?”

    现在我的确需要一个可靠的助手,就算她不找我,我也迟早找她,但我的确有些好奇到底是哪里交了底。

    “您的戒指和那只小猫。”

    好吧,一拍脑袋我终于知道问题出在那了,右手是伊丽莎的戒指,而那只女妖之王化形的小猫更曾经在戴安娜面前出现过,对于传奇骑士来说,目光如炬真不是什么难事,她认出来理所当然。

    “好了,你今晚避开人群来找我,肯定不是单单为了揭穿我的身份吧。或者说,你有私事找我秘谈。”

    前一秒还英姿飒爽的灰精灵突然低下了头,又满脸羞涩的点了点头,红霞一直延生在耳边,我却张大了嘴,一不小心把杯子砸在地上。

    “难道春天真的来了?她看上我了?”

    眼前的暗精灵更是整个城管大队难得的良心,是暗精灵万中无一的节操和奇葩,她的保守和古板极其出名,甚至因此被称为长了暗精灵外壳的矮人,在整座城市中颇有声望和美誉。

    但由于传奇级实力和城管大队长的身份,还有那带着族人远奔千里的传奇事迹,已经有人把其和传说中的灰精灵游侠崔斯特做比较,更让年轻的追求者们无不自觉形秽,才单身至今,但在现在居然在我这个陌生人面前开始春心蠢动了?

    我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的确好痛,应该不是做梦呀。

    “万能的系统,我再不黑你了,感谢你赐予我的19点魅力!系统保佑我,下次增长的属性点也是魅力!哈哈,靠脸吃饭才是硬道理,圣骑士就是脸骑士,我罗兰的时代终于要到来了。”

    终于,红着脸低着头玩手指的戴安娜鼓起了勇气。

    “大人!!”

    “嗯,我在!”

    “我有点羞于出口的事情想向您请教。”

    “我最喜欢让人说不口的事情了!”

    “您不会嘲笑我吧?明明是圣骑士,居然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

    “不会,不会,不知廉耻什么的,最喜欢了。”

    “太好了,大人!我就知道能够信任您了。请为迷茫的我指点道路吧!我在对圣光的信仰中迷失了。”

    “啥!?”

    似乎发现自己说的太过简单,戴安娜连忙补充说了一大堆。

    原来,戴安娜口中不知廉耻的事情,就是她身为圣骑士,居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背弃了自己的信仰。

    原来她一开始和大部分黑暗精灵一般,是信仰蛛后罗丝的,但一直厌恶争夺的她,毅然选择了圣光作为信仰,但圣光从一开始就把亡灵和恶魔视作死敌,而在那场战斗中,那些化身英灵的亡灵却完全不是教义中讲的那么邪恶和无序,于是,她对自己的圣光信仰又产生了怀疑。

    而原本的细小裂缝,却由于我的出现变成了豁大的口子,我这以亡灵之神登上律法之神神位,现在派遣下来的化身居然能够使用圣光,难道亡灵不是邪恶的吗?难道律法之神和圣光之神是同一个神明吗?我的所作所为,这简直都是推翻圣光教义的根基,这毁三观的事实直接让她信仰动摇了,期望我来为其指点迷津。

    原来,她把我当做律法之神派下来的化身,才会一路上保持诡异的沉默,此时,更是向我请教信仰。

    听到这,我突然觉得血压突然飙升,双瞳充血,瞬间领悟了兽人的狂化战技,原来这厮还真是把我当牧师用了!

    说好的暧昧谈情了?说好的美人夜袭了?说好的暗精灵本能和花样技巧了?坑爹呀,美女半夜找你指点信仰之路?我又不是圣徒牧师,你找我做什么!我是男人呀,是野兽呀!我会午夜变身呀!

    好吧,我知道自己的小伙伴什么都做不了,但聊聊天谈谈情培养一下感情留待未来总可以吧!

    身为资深魔法师的无名火焰在胸口烧起,我暗暗下定决心,既然你向我请教,我就教教你什么是神明,什么是信仰。

    “首先,我不是律法之神的化身,我是活生生凡人,其实,我给你讲讲神明的秘密吧,第一条,所有的真神教义都是狗屁......”

    启动了魔法戒指附带的防侦查结界,我这明明离真神一步之遥的存在,却在毫无敬意的泄露神明的秘密。

    “真神只是特殊的存在,它们靠信仰存活、进化,你可以把他们看做世界的一部分,嗯,当世界系统上的寄生虫也没差了。”

    于是,在莫名火焰的驱使下,我还尽量往差的、难听的对方说。

    我相信,当这一夜结束后,那所谓的信仰动摇只会沦为笑话,我担保她会和我一样,在彻底认清什么是神明后,把信仰真神本身当做可笑的事情。

    “.......总而言之,秩序侧神明就是和秩序概念混杂在一起的可怜虫,圣光之神更是连自我都没有的超级可怜虫。不管是我的分身律法之神无眠者,还是那个无名的圣光之神,都只是遵循某种规则而行动的神力服务器,嗯,就是一种类似罗兰二号的机器,既然死板的机器,只要遵循他们的规则,借用他们的力量有什么难的。”

    “律法之神的教义是我这个凡人定的,由于他本身是公正概念的化身,即使我也无法留下后门,即使失去自我也能够公平、公正的对待来自凡间的一切祷告和救赎,而圣光之神的教义则是圣堂教会那批人编的,在‘净化’这一本质之上,他们加入了很多零碎的概念,这些,估计就是圣光之神自己都看不懂的,你又何必为那些乱七八糟的的教义烦恼。”

    有些话说一半就够了,若圣光之神是净化概念的化身,律法之神的确是公正概念的化身,那把双方拖到同一个水准的“生而平等”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但若律法之神能留下后门,有了特例,那还算什么公正之神,不过,有时候作弊不用留下后门,无眠者作为我的分身登上神座这一事实,本身就是我留下的重要后手。

    当然,这些更深层次的秘密是不会和戴安娜说的,但仅仅只是这些,就足以让传奇圣骑士的三观全毁,信仰崩塌,而我要的,却正是这样的结果。

    我面对的未来局势太过严峻,在举目无亲的地表世界,我需要一个帮手,一个全心全意为我干活的帮手,一个在我再度成长起来的有力底牌,一个真正信任我的助手。

    但非常让人费解的,即使是强手如云的硫磺山城,能够发挥王牌作用,同时在人类社会自由行动的,却基本没有。

    亡灵区和西罗王权派那一帮子不用说了,他们去地表人类王国的话,基本就等于死者向生者宣战了,而我手下的律法四天王也是一样,卡勒.迪亚缺乏行动力和体力,高等精灵在人类社会更是太打眼,以前还是环法之国执政官的他,一旦出现会惹出无数风波。

    其他的律法天王也一样,作为血族的莉莉丝就不用说了,凯文倒是人类,但公事和家庭都拖累了他,一个黄金阶公正骑士也起不到作为王牌的一锤定音的效果。

    而助手最有力的候选人,作为隐藏天王的伊丽莎即使还在硫磺山城,我也肯定不敢带她的。

    毕竟要找一个比恶魔名声还差的种族,那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恶魔的身体特征这么明显,浑身混沌之力更是醒目,随便一个圣骑士就会发现。

    至于那只裸王.....就算我愿意带,硫磺山城最高法院愿意放人,也要给他脖子上拴上个颈环,伪装成牛头人奴隶,毕竟绝大部分兽人在地表人类眼中要么是敌人,要么是奴隶。

    至于城管大队的那帮子,除非她们愿意忍受要命的月光仪式,否则考虑到黑暗精灵在地表上可以直接被烧死的糟糕名声,带出去肯定是给自己找麻烦。

    最后的结果,就是明明麾下高手如云,但为了不被打上异族和异端的烙印,却谁都不适合带。

    想来想去,这个“单纯”的灰精灵传奇圣骑士,反而成了最适合的人选,既值得信任,手下功夫又够硬,且潜力无穷,当然,最重要的是性情单纯好糊弄,“历史”更证明了其潜力无穷,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即使她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她的缘由。

    “人傻力大又养眼,多好的贴身保镖呀。”

    好吧,在目标已经确认后,某无良之徒加紧了忽悠。

    为了吸引对方投入我的麾下,我也隐隐约约的透露自己的宏大计划,更是让她在心动和行动中挣扎不已。

    最终当天微微明亮,戴安娜却说还回去考虑一段时间,而当她起身告辞离去的时候,一夜未睡的她美目中满是血丝,往日英姿飒爽的女骑士神情萎靡,憔悴的仿若刚刚被十几个兽人大汉拖进小巷子里度过了一夜。

    而我看到她这么犹豫,我却满意的点了点头,从我对她的了解来看,我猜考虑的结果多半会让我满意。

    然后看着逐渐转亮的天色,一夜未眠的我也感觉有些疲倦,准备抓紧最后一、两个小时睡个回头觉。

    但还没合眼睡上十分钟,迷迷糊糊之间,我就被一只猛犬袭击了。

    “混蛋!你对大姐头做了什么!!”

    愤怒的女精灵持剑闯进了我的帐篷,二话不说,一脚掀反了我的床板。

    “.....啥?”

    “莫莫从来没有看过大姐头那么憔悴,一边走还一路掉眼泪,你这个混蛋到底对大姐头做了什么,难道是技巧太差还硬上?大姐头还真是可怜,明明是第一次,就遇到你这样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留下了悲伤的回忆吧。”

    这什么跟什么呀!看着这厮凌乱的衣襟和双瞳中的血丝,搞不好她在外面听了一夜,我暗自庆幸为了述说神明的奥秘,极早就启动了防止窃听的法术。

    但那莫莫却越说越来劲了。

    “我就说了,男人不能只看外貌的,能看不能用的多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就应该在大姐头进你帐篷的时候先拦住她,先让莫莫先教你几招好了吧。莫莫虽然也没有经验,但莫莫看的书多呀,和姐妹们的交流也不少,理论结合实际,现场演练,肯定会让你们¥#,有一个完美的初体验,舒服到家。”

    每次当我觉得自己和坑爹系统节操欠费的时候,看看那些城管部队的剽悍女汉子应该被打上马赛克的言行,总会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好吧,本来就睡眠不足的我被打扰了不多的睡眠时间,自然也极其恼怒,接下来,理所当然的是头一天的骑士对决再演了。

    而在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结束后,我去打了盆水,却意外的发现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看着那两个护花使者打出的手指穿洞的下流手势,作为一个男人,我瞬间懂了。

    即使有夜色的遮掩,穿着铠甲的骑士的潜行技能也绝对无法合格,她浑身叮叮咚咚的潜行进我的帐篷根本瞒不住任何人,而当所有人看到戴安娜在里面待满了一夜,而早上又双目血丝,神情萎靡的走出来时,我算是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了。

    这次,原本和我还比较亲近的科络丝都离我远远,看我的眼色就仿若看什么脏东西,毕竟,在她眼中,我和戴安娜认识不久就发生了这种事,怎么看都想是超级花花公子。

    好吧,若真发生什么,我也认了,但我真是无辜的呀,但我现在说我和戴安娜只是聊了一晚上的信仰和神明,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就是我自己也不信呀。

    而考虑到未来的计划中科络丝说不定也能起到作用,我只能厚着脸皮搭讪,努力去向她解释,但从那满是提防的目光来看,效果的确不怎么好,而接下来的发生的一幕,却让我彻底摆不脱干系了。

    不远处,戴安娜卸下的沉重的铠甲,身着轻薄的单衣,提着圣剑银色复仇者,神情肃穆的缓缓向我走了过来。

    那满是觉悟的表情,就仿若即将走上祭坛牺牲自我的圣女。

    而刚刚走近我的面前,满脸严肃的她,却突然双膝跪地,并缓缓举起双臂,向我递上了自己的圣剑。

    “吾主,吾誓言讲一生遵循您的教导,成为您最坚实的依靠,您的敌人将成为我长剑的目标,您的愉悦就是我最高的荣耀,成为您引以为豪的所有物,将是我毕生追求的目标。”

    好吧,我瞬间懂了,单膝落地是骑士向自己的领主效忠,双膝只能跪自己的长辈和天上的神灵,她这是把我当真神再拜,这开始暧昧的誓词,更只是向真神宣布信仰和遵从的祈祷词。

    但我懂了,别人没懂呀。

    “大姐头!!罗岚!你到底对大姐头使用了什么妖术,居然看迷惑大姐头,老娘和你拼了。”

    好吧,猛犬瞬间化身狂犬。这**裸的杀意,带着风压的暴走之剑,明显是玩真的了。

    “啊,我就说那些精灵和人类不可理喻了,你看,才几天就勾搭上了。你看哪个人类男性,总是挂着yin.笑,一看就不是好人。”

    银钩.贝亚,居然敢污蔑我的名誉,我绝对会报复的!还有那哪里是yin.笑,明明是五九式圣骑士标准笑容,是获取贵妇捐献的利器,是我过去花了好久才练会的不传秘籍。

    “吾辈之人又有后进新秀,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好吧,若这不是黄赌毒俱全的不良矮人的赞誉,我会很高兴收下。

    “切,脸色没毛的雌性,又什么好看的。”这是.....好吧,这审美观奇特的存在,大家都知道是谁。

    “不幸呀!!别追了,我真的只是和你大姐头聊了一晚上呀。”

    最后发出惨叫的,这是把剑丢在帐篷中,拼命躲避狂犬追杀的我。

    “哼,这可能吗?聊一夜失眠都不做,除非你是性无能,或还没发育的小屁孩。”

    “欺人太甚,我.....我跟你拼了。”

    好吧,某人被无意间踩到了痛处,回头和莫莫打成了一团。rs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