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七十四章 绝对绅士联盟
    走在维坦熟悉的街道上,看着往来不止的人潮,但这次的心情却完全不同。

    依旧是那稀稀朗朗的人群,但和上次盟约时期的紧张气氛比较起来,却好了很多。

    在我们抵挡了维坦后,那背后的影子们就一个个消失了,但除了那只傻牛是原路返回外,其他人却是直接消失在地下通道中,显然去了地面。

    而此时,在商队在维坦整备的时候,我却打算做点私事,比如换掉那把坑爹的烂铁剑,在这里注册一个超小型雇佣兵团,方便行事。

    “雇佣兵?我们?没必要吧。”莫莫显然急于离开这座城市。

    “是的,挂个佣兵身份的话,行走地表会方便的多。”

    “我可不想为那些人类服务。”

    “当然,只建团不做任务就是,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闲逛,只是挂名而已,我们可以以任务的名义,来往各个关卡。经过东岚公国还要经过几个国家,混个佣兵资格会方便很多。到时候借个到”

    “那为什么要在这里注册雇佣兵,等到地表注册不就更好了吗?”

    我、莫莫在佣兵协会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在一旁,却已经躺了一地挑衅的暗精灵了。

    月光仪式不是没有代价的,在地上随意行进的权利更是要用生命来交换,对于一直把整个黑暗精灵种族视作禁脔的罗丝来说,这种改信月光女神的行径,就相当于在她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而罗丝对扇自己一巴掌的行为,一般是直接掀桌子的。

    灰精灵永远是各家族罗丝祭礼上的特等祭品,恐怕我们刚刚入城不久,城里来了两个灰精灵的消息就会传遍所有的暗精灵家族,搞不好没等她们对我们下手,她们内部先回赶上一架。

    因此,明明时间很紧,我却坚持要在这里注册佣兵团、雇佣兵的行为,自然得不到急着开溜的莫莫的理解。

    “虽然各国都有佣兵工会,但在某种意义上,佣兵也是当地政府、国家的一种后备武力,若你在地表上注册的话,若那个注册地发生了战争,你不是也要被牵扯进去。”

    “原来如此,的确很有道理。”

    闻言,莫莫点了点头。

    “这位女士,虽然这位小哥说的都是实话,但实际却完全不是重点。即使国家灭亡,自由的佣兵也不会免费上战场,那种战争动员一直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这位小哥正在的目的,应该是借用维坦佣兵协会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需要身份证明的优点,让自己的身份变得无法探查。不少通缉犯和杀手都是这么做的。”

    那是一个颇为英俊的半人马帅哥,紫色青铜软甲覆盖在人型上半身之上,下本身却是轻薄的马铠,背后的骨致弓箭闪耀着橙色的奥术光辉,显然不是凡品。

    “卡西欧?”

    “是的,阁下,虽然不知道您是怎么说服我那顽固的祖父,让他放我出来,但既然作为老酋长的他下达了命令,我就会服从。”

    眼前的,就是老米孽的孙子之一,也是新兽人皇安利雅名义上的哥哥,但和其他溺爱安利雅的哥哥们不同,卡西欧却颇有野心,而最让人头疼,他还有把野心化作现实的能力和威望,经历了数次对外战争后,黄金弓卡西欧可是鼎鼎有名的部落英雄。

    但对于老米孽来说,这个野心勃勃的孙子杀了可惜,但若是自己死后,谋反可能性太高,恐怕安利雅很难压住。

    于是,当我从某个渠道向老米孽提出要借一个出色的人马射手的时候,老米孽毫不犹豫就想起了这把黄金弓。

    此时的卡西欧静静的站在那里,就仿若一个健美的英雄雕像,看似对外界毫不在意,但从那不住颤抖的耳朵、时不时抚箭的手指来看,周遭发生的一切没有能够逃过它的感知。

    “阁下,我们现在就去注册吗?”

    “不,再等一个人,我和他约好在这里见面的。”

    从黑暗精灵们畏惧这个地头蛇,不敢上前挑事来看,至少现在,这个看似恭敬有礼的卡西欧到来却是件好事,但能够吓得阴毒狡猾的黑暗精灵靠近都不敢,却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个男人的可怕。

    “和那个糊涂倒霉蛋完全没法比呀,难怪老米孽会兴高采烈的把他踢出门。”

    而之所以会带过半人马弓箭手,无非是我们三个没有坐骑的骑士的缺点太过明显——脚短,而由于地表不少精灵王国都有半人马氏族存在,半人马也是少数可以再地表、地下都混得开的兽人种族,只要稍微做点修饰,没有人能够猜到卡西欧来自地下。

    而另外一个人,却是弥补我们另外一方面的不足了,很快,我等的人就来了。

    但那家伙与其说人类,不如说是人形铠甲,灰色的巨型重铠覆盖了一切,在诡异的鸟头盔外,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两颗明亮的眼睛。

    背后依旧是三米长枪和腰间的双剑、矮人火枪,诡异的装备配置,让人完全认不出他具体的职业,但从腰间那一串侏儒手榴弹、背后鼓啷啷的火药包来看,他应该才完成了自己的火药大采购。

    “怪胎王子?”

    当时在维坦城郊驻扎的时候,莫莫也见过这个黑铁城的格林王子,此时,打了个寒颤,本能的退了两步。

    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吓得后退,那格林王子简直是人形的火药库,而且明显的战争狂,神经过敏的不可思议。

    一不小心撞到他,爆炸。

    从他面前突然经过,爆炸。

    没经过他的允许擅自进入他的房间,还是爆炸。

    好吧,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离他不远,也有可能爆炸。

    但和总是把自己卷进去的贝亚兄弟不同,他的爆炸都和陷阱、机关有关,明显是可控的、故意的,不信任任何人,永远小心戒备,这很明显和他的成长有关。

    我也不是什么能够治疗战争综合症的心理治疗师,要他来,无非是他这种警惕感和直觉会对我很有用。

    在旅程中,最容易让人丧命的永远不是明目张胆的强敌,而是背后的匕首和草丛中的毒蛇,我有预感,他的危机直觉会起到大作用。

    “格林,你好,我是罗岚,圣骑士罗岚,你应该接到通告了,在这个临时小队,你听我的。”

    那钢盔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好,都到齐了,我们进去吧,希望戴安娜已经完成了清扫任务。”

    是的,清扫任务,在交接任务、办理任务事项的窗口前,已经躺了一地鲁莽的佣兵,他们就是被清扫的对象。

    我也不是第一次混迹在佣兵之中了,这些为钱卖命的家伙若是看到新来的同行,多半会试试成色,这既是对争夺任务资源,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菜鸟们洗礼祝福,当然,通过了考验就是祝福,通不过的话,就是残酷的洗礼。

    而对于我来说,既然注定要发生碰撞,那么,就把传奇圣骑士戴安娜丢给他们撞铁板吧。

    显然,碰撞已经结束,下面躺了一片的倒霉蛋就是输者。

    慢慢的走到戴安娜身边,摆出标准五九式商务微笑,笑着对服务人员说道。

    “注册个小型佣兵团,团长是我,副团长是这位美女。”

    “好的,好吧。”地上躺着的都是协会的骨干,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遇到硬手就真是傻了。

    “请问佣兵团的名字?”

    “莫莫和她的小伙伴!”

    好吧,所有人无视了这个恶意卖萌的女精灵。

    “律法和圣光吧,我们又有公正骑士又有圣骑士,我觉得很贴切的。”戴安娜有点犹豫的说道。

    我却摇了摇头,从某种意义上,这个名字也是戴安娜本身的烦恼。

    “两边靠等于两边不沾,反复犹豫可不象话。”我意有所指的多说了两句,戴安娜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律法和公正吧。”

    我依旧摇了摇头,这样摆明了和律法之神挂钩的佣兵团局限性太强,更容易引起莫名其妙的纠纷,于是,我抛出了自己准备良久的好名字。

    这可是比阿当、阿贝更贴近、更好听的名字。

    “新.自由绅士联盟!”

    当即,两位前城管的脸色就垮了下来,拔剑的拔剑、怒视的怒视,若以自己宿敌的名字命名,她们怎么可能接受。

    “我赞成,绅士联盟这名字很好听的。”

    但一个熟悉的身影却突然出现了我们面前,当即,仿若突然遭遇了噩梦巨兽一般,我们本能的后退了两步。

    “悲风!你为什么在这里?”

    “当然是想和你们一起组团游历地表呀。”

    “胡说,你不是说要去寻找自我的旅程吗......”

    好吧,看着他笔直的盯着半人马射手流口水的样子,我就知道他的真实目标了。

    “我说!别想!我们不可能让你加入。”

    “其实我实力很不错的,绝对是个合格的兽王猎人。”

    我当然知道他绝对是超级合格的兽王猎人,否则他早就该在不断的惹祸中被打死了。

    而以他对宠物的热爱,啥时候凝结“野兽之爱”之类的灵魂徽印进阶传奇我都不奇怪,但即使兽王猎人拥有不错的远程攻击能力,还可以用宠物进行侦查放哨,明显是我们需要的能力,我依旧找来了卡西欧和格林,就是不像和这个变.态在一起的。

    “不过我觉得绅士联盟还不足以形容我们澎湃的热情,我建议叫做野性兄弟俱乐部。”

    好吧,似乎早已经把自己当做团员一份子的他,居然直接要那笔写下这个满是诡异感觉的名字。

    “住手!”

    “休想!”

    好吧,两位城管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直接和往常一样,用拳头来表达自己的深厚感情。

    而我,则乘乱凑到了柜台前,对那个迷茫的服务人员说道。

    “绝对绅士联盟,谢谢。”rs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