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七十五章 地表
    朗斯堡,或者说朗斯要塞,是离我们选择的地下通道出口最近的城市。

    坐落在奇尔高地上的朗斯要塞,明明地处明廷联合王国的内陆,却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坚城。

    厚重的混合砖墙在建筑大师的设计下既美观又坚实,足足十米高三米厚的城墙一开始的假想敌就是巨人种族,长长的护城河中满是饥饿的食人鱼。

    原因?他们有一个好邻居,地下世界的入口敞开着,谁都能进,谁都能出。

    季节性的地下兽人的掠夺袭击,深夜要防备暗精灵突袭队狩猎地表精灵的传统试炼,黑龙、红龙偶然从地下通道飞出来打秋风换口味,溜出来找实验品的巫师和亡灵法师,寻找祭品的恶魔、邪神崇拜者.....好吧,就是我都觉得地下世界居民被放逐和敌视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至少仅仅在地下通道之中,我们就遇到了三次暗精灵突袭队和两个兽人巡逻队,后者看到卡西欧直接行礼走了,而前者看到灰精灵先是一愣,然后就毫不犹豫更改了试炼猎取的目标,向着我们扑了过来。

    好吧,本来刚刚组队完成,我还打算做一下训练磨合的,看下新人的实力,但当卡西欧的骨弓举起,黄金箭进行了一轮点名后,有人喊出了“黄金弓”的名号,暗精灵们就直接退却了。

    当然,卡西欧弯弓射箭那英姿飒爽的模样的确了得,和糊涂的安利雅完全是两回事,但发现某个兽王猎人眼冒绿光的对着卡西欧流口水,就让我默默的为这个半人马英雄担心起来。

    “黄金初阶?还不到三十的话,也就是说在半人马中刚刚算成年,的确不错了,但比那个黄金巅峰的兽王半龙人还是差上那么一点,尤其那家伙绝对是为目的不择手段的类型。你越是表现的优秀,越是危险呀。”

    我有心去提醒这个半人马,但一路上悲风却和其谈的有说有笑,反而让我不知道如何下手。

    悲风那厮只看外表的话,高大魁梧,面容古朴,给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而那低沉雄厚的嗓音却总是缓慢而温和,谈吐之间既风趣又见多识广,颇有些成熟长者和哲人的味道。

    好吧,正因为他外表不错,口才又好,受害者才会那么多,社会危害性才会那么大。

    而这个忠厚老大哥形象,适当而含蓄的善意,诚恳的憨笑,特别对看似冷漠实则对前途满是担心的卡西欧胃口,最重要的,还是悲风顺着年轻半人马的说话方式,很快,在初步的试探之后,在悲风的努力营造下,两人就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戴安娜看不下去,好心的过去提醒他,但嘴笨的她没说两句,反而被悲风气了回去。

    “智慧生物就是如此浅见,他们习惯根据生命的种族和外貌进行判断,是的,我是带着黑龙血脉的半龙人,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极其热爱生命和小动物的。是的,我很丑陋,但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也是很温柔的。”

    好吧,他受伤的眼神仿若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仿若戴安娜就是有种族歧视的坏人,而在卡西欧颇为恼怒的怒视中,最终,好心的戴安娜还是无法说出那些恶心的秽行,只能摇了摇头退去了。

    “大姐头,你就是多事,过两天那个半人马小子不就知道了。”

    “可是,到时候,已经晚了呀!”

    “噗!”果然越是纯真的人联想能力越是丰富,听到这个“晚了”,其他人当即笑一地,然后用玩味的目光看着那把著名的黄金弓,尤其是他下半神的马甲。

    “小子不知悲风害,隔日再唱菊花花。”

    好吧,不知是谁做了一首歪诗,滑稽的腔调和歌词,让所有人都笑了一地,嗯,面对戴安娜“您怎么可以这样”的质问目光,至少我不会承认是我的一时灵感。

    颇为高傲的卡西欧进队伍后谁都不搭理,连科洛丝礼节性的问好都装作没听到,一路上更是用种族来称呼别人“喂,那个地精”“喂,那个胖人类”,已经轻轻松松的就得罪了不少人。

    于是,看着悲风瞄准了他,除了好心的戴安娜以外,众人也没有说破的意思,乐于看他的笑话。

    而接下来,除了在出口附近又遇到一次暗精灵的联合狙杀外,一路还算的上顺利。

    但接着走上地下世界后,沐浴了在那熟悉而陌生的温暖阳光下,看着那辽阔无边的蓝色天空,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广阔大地,就是我,也颇有些激动。

    腰间的罗兰圣剑也在微微共鸣,似乎在轻述它迫不及待的心情,而那个它希望前去的方向,自然就是大陆的北方了。

    “东岚公国吗?岚之后裔?我倒是要试试他的成色了,若不能达到我的要求,侮辱了这个荣耀的名称......”

    摇了摇头,把多余的想法暂时丢到一边,回头望去,却发现商队同伴们的情况都不怎么好。

    往日精神的离谱的莫莫瘫坐在地上,闭着眼睛,而戴安娜也满脸苍白的低着身子半跪,嘴中念念有词,似乎在祷告。

    “不会掉上去的,不会掉上去的。”

    凑近了,才发现她居然在自言自语,当即,我哑然失笑。

    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毛病了,即使在地表,矿工在地下待久了,出来仰望天空的话,从狭隘的地洞一下子看到无垠的天空,就会有彷如随时会被天空抓走,向天空掉落的错觉。

    这是生物近乎本能的错觉,老练的矿工过一会就好了,但对于一辈子待在地下世界的暗精灵们来说,也没那么好对付的。

    她们出生在地下世界,已经习惯了在云朵之上,依旧有黑压压的岩壁,更习惯了清晨第一抹晨曦被岩壁上的发光苔带来。

    当仿若天经地义的岩壁顶突然消失,就仿若生活在地表的人类突然没有了太阳和蓝天,就算理性知道没事,但身心上的极度不适是不可避免的。

    据我所知,这种被戏称为“开阔地带恐惧症”的本能反应,至少要花上几个月才能克服,而一辈子没克服的也不在少数。

    本来就有些畏光的灰精灵的状态算是最差的,就直接让她们到马车上休息,而那个卡西欧,即使四蹄都在微微颤抖,依旧强装镇定,努力站着笔直。

    至于银钩、霍伊尔那些老油条,都不知道上地面世界多少次了,律法系的那几个个家伙也一样,早已经嘻嘻哈哈的该干嘛干嘛了。

    至于应该是第一次上地面的格林,那么厚的装甲和鸟翼头盔根本看不到表情呀,但从他不住摸索腰间手榴弹的情况来看,他也不怎么好过,现在正在向爆炸物需要安全感。

    怎么,还少了一人?好吧,我已经刻意忽略了,你们还要提他,这是自寻死路呀。

    “你还好吧,要不,到马车上休息一会。”

    “不,不用了。我没事。”

    看着一脸无视的其他人,即使是悲风老大哥出于关心的真挚问候,倔强的青年人马怎么会在众人面前认输。

    “那,哥们,借我靠靠吧,我有点晕。”

    黑色的半龙人突然坐在了地上,靠在了卡西欧的马腹上,而卡西欧先是一愣,然后懂了,冷漠高傲的面庞也带上了笑。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让你靠一下吧。”

    于是,骄傲的半人马王子,也让四蹄弯了下来,如战马般坐了下来,让悲风靠在他的一侧腹部上。

    渐渐地,坐在地上,有了依靠,感觉到同伴的体温,感觉到坚实的地面,年轻的半人马王子狂跳的心脏也慢了下来,“开阔地带恐惧症”大为好转。

    接着,外冷内热的人马王子终于冰山融化,感激的笑道。

    “谢谢了。悲风大哥。”

    “谢我做啥,应该是我谢你。”

    “呵呵。大哥,你真好。”

    “我真好的地方你还没见过呀,以后会有机会的。”

    一边聊着,半人马和半龙人靠在一起,双手还”不小心”碰触再连忙分开,那场面基情四射的无法直视。

    眼前那可怕的一幕,让我揉着脑袋,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找个无人角落把悲风活埋,免得继续污染我的眼睛。

    而从旁边咬牙切齿或做呕吐状的大家来看,持有这种想法的也不在少数,若不是这年轻的王牌射手身上的确不弱,恐怕已经付诸行动。

    朗斯堡离地下城出口并不远,正好在日落前赶到,而等到了我们哪里,刚刚走近城门,却遇到了新的麻烦。

    “那边那个,脱下头盔接受检查,那只半龙人是谁的奴隶?他会咬人吗?有防疫证吗?”

    当即,听到老大哥被视作了动物,冲动的卡西欧就在摸弓,打算按往日的习惯,直接干掉那个守卫,但我连忙拦下了他,我可不想刚刚来到人类王国,就成为通缉犯。

    其实守卫的说法也是有道理的,若不是看着我们一行有圣骑士在,恐怕,在看到半龙人那刻起,他早就会大喊叫人围攻我们了。

    半龙人这种被造物种族有些特殊,他们和由于混血产生的龙裔是两回事。

    虽然他们有自己的族群和文化,但他们的确是非自然产物,在混乱的上古,七彩的邪恶龙神提亚玛特和邪恶巫师创造了他们,用他们来服侍邪恶(倾向混沌)的彩色龙(红龙、黑龙、蓝龙等),而悲风本人,就是一只有黑龙血脉的半龙人。

    而与之相对,相对善良的金属龙(倾向秩序的金龙、银龙等)对这些半龙人根本毫无好感,由于血脉上的天然压制,绝大部分半龙人到现在还是邪恶巨龙的仆从,比如作为新的龙后,小红正在修建的龙城之中,就有无数的半龙人仆从。

    这也是之前悲风能够用那套言辞获得卡西欧的认同的缘由,因为在很多地方,即使天赋出色,个体战力不差,由于那命中注定的仆人命,半龙人的确遭到了歧视。

    当然,在混乱的地下世界,黑龙和红龙也很容易战死,那么他们的仆从及其后裔就很容易获得自由,哪里恐怕也是自由的半龙人最多的地方。

    因此,在人类眼中,黑色半龙人等于邪恶巨龙的爪牙,而现在这个队伍中有圣骑士,于是,这只半龙人只是某位法师的奴隶或战利品,就是顺理成章的推断了。

    “我是这位半人马大人的奴隶。”

    “谢谢小老弟了,没事的,这种俗人我见多了,别和他一般见识。

    悲风拉住冲动的卡西欧,小声在耳边倾诉,而且似乎是为不让对方为难,悲风还主动承认自己是对方的奴隶,当即,卡西欧莫名的感动了。

    当即,当两个男儿的双目相对的时候,电光四射,一切情义都在眼神交流中,多余的话就不用了,而在旁观者的眼中,这场面就再次变得不忍目睹了。

    “呕!莫莫要吐了,莫莫真的要吐了!”

    此刻,我则认真的思考把他们丢开,让他们自生自灭,自己去找个弓箭手到底可不可行了。

    好吧,当这边解决了后,那边又出了问题,格林坚持不摘下头盔,守卫自然不肯放行,而他们的争执,却引来了更多的守卫,当这些城市守卫们用戒备的眼光盯着我们的,城墙上的弩炮在缓缓调整目标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了。

    “侦查邪恶!”

    这个一环神术的作用,圣光落下,恶徒,或者说是混乱之力的持有者,就会被染成红色。

    瞬间,黑色的半龙人红得发亮,而其他人,身子上却发出淡淡的白光。

    “这位军官老爷,你看他身上的光华,也是善良的秩序子民,只是我这个兄弟高度烧伤,铠甲下面的样子很难看,怕吓到别人,所以一直不敢揭开。”

    我明面上把握着那个看守的手解释,但手腕一抖,一个小钱袋就滑入对方的衣袖。

    “帮个忙吧?看着贝雅娜(财富女神)的面子上。”

    那个满脸麻子的年轻守卫收受贿赂也不是第一次了,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这边,就再抖了抖袖子,金属撞击的声音在里面响,看这分量还不轻,当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进去吧。别惹事。”

    而等我们的车队进去的时候,海洛伊丝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那个袋子不轻,花了多少?这可不是你的习惯。”

    “猜猜。”

    “我猜里面全部是铜币吧,那就最多30铜币,但对守卫来说,也不算少了。”

    “5金币。”

    “怎么可能!你这小气鬼居然会吃亏!!”

    “呵呵,这次出行前捞了不少,这点小钱算什么。”

    “不,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你绝对不会吃亏的性格!5金币吗?是一晚上就会消散的花精灵魔法金币吗?”

    “那玩意比普通的金币要值钱百倍,为了让对方占不到便宜,我付出那么多不就亏大了?”

    “不,依我对你的了解,只要你自己开心,让别人不开心,不管付出多少都是愿意的。喂,别卖关子了,老师我好好奇呀。”

    “那你就好奇去吧。”

    感叹这只笨瞄对我的了解的确深刻的同时,我却不打算揭晓谜底。

    依我对她的了解,这只名为全知者的魔宠对知识和秘密的渴望是无止境的,一旦好奇心起来了,绝对会追根到底,否则,就会整夜睡不着觉,那么,我就可以趁机实现自己的目标。

    “喂喂,别这样,今晚又会想一个晚上的。要不,我答应教授你寒冰魔法,教你这个魔法白痴也能使用的寒冰魔法。你现在应该说了吧”

    嗯,果然,瞬间就让步了,我的目的地也达到了。

    现在的我还太弱,即使只是强上一丝也是好的,而我这个状态实际上可以使用亡灵魔法和寒冰魔法,我本身也是亡灵魔法的大师,但若因此被扣上亡灵法师的帽子,就直接沦为通缉犯,这个身份就算是完了。

    于是,虽然属于混沌侧,但秩序侧的人类法师们也必然会修行的元素魔法,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而我的寒冰魔法知识却依旧停留在聚起魔力轰过去的阶段,而身边却有个全系魔法大师,自然向她请教了。

    “呸,让老娘教你这个不肖弟子,再被*掉一次?做梦!”

    好吧,若用魔宠契约压住她,她的确会教,但若是故意错漏一点,就够我关键时刻玩完了。

    但我一点都不急,她了解我,我也了解她,其实只要找准办法,这只女妖之王很好对付的,只是耐心的等待机会,一个勾起对方好奇心的机会。

    果不其然,狂言没放出一个礼拜,她就上钩了。

    看着我的脖子上使劲挠,却连泰坦躯干表皮都无法破防的小猫,我笑了。

    “好吧,谜底揭晓。的确是5金币,之前我那10金币两把的黑铁长剑不是在和莫莫的对练中断了吗?所以,我就把碎片放在哪个袋子里,算是废物利用吧。不过,那的确曾经是5金币,现在也价值5金币。”

    那把长剑做工劣质,手工费完全可以忽略,材料费和剑的价格基本对等,但我也不会无聊去重新打造一把黑铁剑。

    “不可能,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路上就做好准备了,多少年了,只要表演到位,这招还真没失败过。”

    是的,我早就知道我们入城肯定会出问题,那袋子碎片早就在路上准备好了,甚至连贿赂的台词和给钱动作都做了演练。

    “混蛋!居然敢抓弄我!小子,你给我等着。”

    那背后那突然响起的大喊,更是让我摇了摇头。

    “哎,连这台词都没有变化,还真是缺乏新意呀。”

    “你不怕他带队找你麻烦。”

    “一个小兵吃拿卡要就算了,他能叫动同僚寻私仇就真奇怪了。”

    “他若是污蔑你是奸细,不就可以叫帮手了吗?骑士小说不都是这么写的吗,这可是经典套路呀。”

    我同情的看了海洛伊丝一眼,套路流骑士小说看多了果然会脑残,就这智力,还号称全知者。

    “那先要解释一下他为什么放奸细进来,而且,若检查到我们并非奸细,而只是他为是报仇虚报军情,这小兵不就是要掉脑袋了。”

    “不愧是我的弟子,果然老奸巨猾呀。”

    “谢谢夸奖,但请叫他经验老道。”

    师徒两人相对一视,顿生惺惺相惜之感,而在背后,看到这一幕的莫莫却突然拉了拉戴安娜的袖子。

    “你看哪个罗岚,他看那只猫的表情好奇怪,简直是把它当人看。难道他也是悲风的同类,那晚才没有碰大姐头的吗?”

    自从被莫莫烦的不得了的戴安娜展示了自己还是少女之身后,莫莫就不断对罗兰各种恶意推测。

    “闭嘴!不许提那晚!”想起那天后所有人看待至极的诡异眼光,戴安娜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最近,运气真是差呀,简直是得罪了不幸之神。”

    不久后,这抱怨传到了我的耳边,我当即笑的很开心。

    ”你不是得罪了不幸之神,而是得罪了瘟神光环。哈哈,又找到个幸运比我低的,你好,倒霉蛋避雷针3号,让我们好好相处吧。”rs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