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七十六章 骑士公主
    借着昏黄的油灯,躺在床上看书,等着清晨第一抹阳光缓缓射入屋内,温暖的阳光逐渐温暖身心,这常人习以为常的平凡生活,却是我如今最眷念的享受。

    书没有看进多少,思绪却在乱飞,清晨时分脑筋最为清醒,各种坏点子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或许,这就是生命向往光明的本能。

    到达这座朗斯要塞已经快半个月了,银钩的商队早已经离去,他们将前往奥兰帝国参加新皇帝达索斯继位的庆典,而那个罗兰机器人就是贺礼,以奢华著称的奥兰王室和贵族,也同样追求罕见之物,这样新奇有趣的大机器人绝对只此一家,在银钩的计算中,这次不远千里送礼绝对是一本万利的投资。

    大队伍早走了,我却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每天只是练练剑,看看书,逛逛街,聊聊天,喝喝茶,闲的简直像是退休的老人家。

    “难道这厮真的是跑到人类世界度假的。”

    在一众旁人不理解的眼光中,实际上我却做了很多事情。

    比如,收集资料,更新现在大陆各国的形势和变化之类的,为今后的行动计划进行调整。

    不得不说,由于地下通道的漫长而危险,地下世界的混乱不堪,地上的一个新闻传到地下,往往已经变成了陈年往事,除非是由情报探子带回来的重大消息,否则一般性的情报传递至少半年起,错漏和偏差更是不可避免。

    再加上绝大部分地下世界的居民连自己的生活都处理不完,怎么会有闲心关心千里之外的地表,连八卦都传的很慢,因此硫磺山城得到的各国情报,绝大部分来自往来客商的闲聊,基本上以三十年前的为主。

    错误的情报只能作出错误的判断,连各国领导人性格和背景都不知道,怎么做出针对性的布置,这点必须修正。

    恩,说的很华丽高明上档次,其实只是看看报,读读书而已。

    由于知识之神的存在,艾希大陆的印刷技术颇为发达,和硫磺城的日报一般,明廷联合王国也有自己的报业,虽然从首都卡西罗拉市送到这座要塞城市的往往是三个月前的报纸,种类也不多,但也比地下世界那几十年前的无用情报好的多了。

    不过,即使如此,半个月我看完的旧报纸和期刊,却足以堆满三四个房间了。

    “【邪恶的地下世界蠢蠢欲动?传说中的地下盟约浮出水面!我们睿智国王安塔尔二世号召长期备战!】,呵,连莫丽尔的名字都写错了,地下盟约早变天了,一样老旧过时的情报呀。”

    不过,能提前十年看出地下世界有反攻地表的打算,并做出了长期备战的姿态,看来这个被后人誉为贤王的安塔尔二世还真有两把刷子。

    而收集情报只是日常行为,还有很多看似无关紧要,实际上却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比如说身份背景和口音,要混入人类社会,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这两个问题。

    古人说话和现代人说话完全是两个概念,即使是最常用的通用语,每个地方的方言和口音腔调都有很多不多,而这个,看似小事,却往往是最容易泄露真实身份。

    而对我来说,学习模仿口音真不是问题,难得是删掉那早已经绝迹在历史中的古老词汇,若一口一个三百年的老词和过去的语法,怎么看都有问题,而这方面,最重要的练习,还是和人聊天和看报了。

    这方面只能一个词一个词的试,耗时耗力,但却已经颇有成效。

    身份背景的话,更早有准备,在我的安排下,一个有岚之国背景的破落贵族家庭,已经在这座城市居住了二十多年,祖上因为帮助先王争位获得骑士爵位也曾经辉煌过,虽然他们到这一代已经失去了贵族爵位,仅仅靠着几份田产维持生活,但也勉强能够算是人类贵族的一员。

    而他们,有一个的麻风病儿子罗罗,被送到修道院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偶然回来,怕传染人,也是全身包裹着绷带和黑布,让人看不清楚面容。

    而就在四年前,或许是虔诚的祈祷上达天听,圣光之神展现了神迹,治愈了那个可怜的少年,并赋予了他圣骑士的身份,而那个少年,更是不可思议的独自前往地下世界冒险。

    在城中大多数贵族眼中,这只是圣堂教会又一次扩大影响的宣传故事,反正人已经回不来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让人意外的,最近这个故事又有了后续。

    众人惋惜这个奇迹痊愈的少年却又冲动送死的时候,半个月前,他居然回来了,而且,还是带着不少财富以大丰收的姿态回来的,而他的小名是罗罗,大名则是罗岚。

    如今,有心人的推动下,这个传奇故事已经在城内开始散播。

    好吧,说到这,大家都应该猜到了,有心人就是我的人。

    是的,这个十九岁的罗罗其实并不存在,而那家人,更是从二十年前就是我派出来的人,那个身份所涉及的真实人物,早已经在硫磺山城定居。

    而为了两个身份尽可能的相像,那罗罗少数几次和邻居外人接触,都是我亲自扮演的,甚至,中间还故意留下了一些明显的个人痕迹,比如说话的怪异腔调,颇有些古怪的盘腿坐姿。

    提前二十多年布局,就是为了一个贵族身份和清白的出身,似乎很多余?不,在我眼中,这还做的不够。

    虽然很无奈,但在这个世界,作为主宰的人类恐怕是最为排外的种族,想在人类社会混的开,或是更上一步跻身统治阶级的上等贵族,一个传承三代贵族身份,是必不可少的,而若是被当做了异族的探子,恐怕什么都不用做了。

    当然,这段经历的空白区不少,若以后有人追查,肯定还会有疑点,但疑点却比完全空白的过去的要值得信任多了,来历不明可以作为被攻击的弱点,而仅仅只是疑点就要攻击对方的话,至少拿出证明这个身份是假的反证,这可不容易。

    而我最近每天逛街,和邻居大叔、大婶、买菜阿姨打招呼,还表现出那些有些奇怪的个人痕迹,也就是为了让两个身份重合,让假身份的真实性更高。

    但是,由于某些原因,由于我可悲的幸运值,我有点做的过火…….

    “噗,罗岚,听说你是恋老太太癖好者?”

    瞎扯!有这么扯淡的癖好吗?只是那该死的日常任务要我去扶老太太过马路十次,但这里有没有所谓的人行横道,马车更少,结果我守了一下午,才遇到三个符合条件的老太太,最后还求她们让我扶着过马路…….最后两眼放光到处找老太太、讨好老太太的样子被人看到了,结果就有了这个不良称号。

    “不不,我听说是野狗终结者。”

    瞎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那个为野狗洗澡的任务我倒是很喜欢,只是狗狗们不喜欢而已……好一顿尖牙和利爪,幸好我有圣光,否则第二天就不能见人了。

    “啊拉,据说你因为尾随美女,图谋不轨,被人当场逮了?”

    胡扯,我的目标只是打击邪恶,收拾那些流氓!可惜了,那天一个流氓都没逮住,果然圣骑士潜行功夫不到家吗?至于被逮捕,我可是圣骑士,怎么可能抓我,只是说服那些警卫花了点功夫而已。

    这些任务最后的结果,除了让我深刻体会到了系统依旧坑爹,做好事比做会坏事难以外,更让那个“奇迹的罗岚”、“幸运小子罗岚”,先是变成了“好心过头的罗岚”,再变成了“隔壁家那个脑袋进水的罗岚”、“可惜了,小伙子年纪轻轻的,被圣光烧坏了脑子呀。”

    “没关系,这样给人的映像还深刻些,傻点更符合热血冲进地下世界送死的个人设定,是好事!是好事呀!”这是我包含血泪的自欺欺人。

    但有时候,当灾难不断降临,当形象不断崩溃,自欺欺人也是有极限的......

    “好事你妹呀,隔壁花店家那个可爱美眉看我的眼神,已经从刚刚见面时的憧憬,变得看弱智的同情!还有人我背后喊‘不要放弃希望,不要放弃治疗’,才一周多就让我形象全毁,再这样下去,我好不容易摆脱脑袋进水的巫妖罗兰身份,却成了脑袋被圣光烧坏的圣骑士罗岚了。”

    但可惜的是,为了能够尽快强大起来,那越来越坑爹的日常任务,又不得不做,我都有点怀念那个作恶的系统了,这年头,做好事比坏事难得多。

    “扶老太太过马路被当做企图打劫老人,帮人提包搬行李被当做企图盗窃,义务扫大街被人当做神经病,给狗狗洗澡剃毛都被当做了打算做狗肉火锅,人类之间就不能多点信任吗?系统大爷你赢了,可怜可怜我已经扫地的名声和形象,放过我吧!“

    现在,就是那个戴安娜那傻大姐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了,看我被系统的坑的时候,也不是之前的惊诧莫名,而是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仿若在说“恩,罗兰就应该是这样的,果然那个威严的无眠者法官才是假象。”

    而今天,刚刚看报看到一半,我就被一条三个月前的新闻吸引。

    “强盛的奥兰帝国新皇帝继位,包括布比公国、东岚公国、卡西罗王国在内的四十二个从属国派出王室成员祝贺,预计典礼中,他们将献上自己的旗帜已标忠诚和信任…….”

    “咔嚓。”一声脆响,报纸就直接已经裂成了两半。

    “从属国!?”

    血气一下子上涌,剩下的字已经看不到了,莫名的恼火和委屈感让我心头火起,却不知如何发泄。

    即使早就知道现在的东岚公国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千年独立的强战之国了,也能够理解小国向大国称臣是国际惯例,但一想起象征不屈和守护的岚之战旗居然要列于某个帝国的王旗之下,一种莫名的憋屈感,就让我气的想杀人。

    “该死的不肖子孙,没用的东西!!居然混到了要他国称臣!岚之血脉的尊严和千年荣耀被你们丢光了。”

    好吧,即使知道这很抱怨很没道理,无名火气的我,依旧在房间中暴跳如雷,大发雷霆。

    过了好久,我才冷静下来,无奈了叹了口气。

    “哎,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我知道,有些事,怨不了后人,后人能够重建故国依旧很了不起了,真要怨,只能怨我们那一代亡国之君。

    于是,冷静下来的我,重新看向了那个被撕开的报纸,把他拼了起来。

    虽然很让人火大,但这个情报的确很重要,必须仔细研读。

    “新皇帝达索斯,不就是历史那个冬狼之王吗?虽然是个被维多利亚掰弯了的倒霉蛋,但在历史上却战功赫赫,的确不容小看呀。”

    而想到维多利亚,就想起了达索斯最后的悲惨结局,莫名的我的心情好了很多,一个满是恶意的歪主意又冒了出来。

    “他这样的大国帝王,搞不好大鱼大肉吃腻了,才会痴迷维多利亚那罕见的中性美人,或许,维多利亚不在了,科洛丝在呀,也是个偏中性的超级美人,要不,试试再掰歪他,让他在历史上再留一段绝句。”

    好吧,即使只是随口说着玩玩,发泄下因为岚之王室被迫低头而带来的怨念,而正在广场传教的科洛丝莫名背心发寒,打了个寒颤,仿若厄运即将降临。

    而我接着,却翻开了报纸的最后一页,那里,有参加继位仪式的各属国代表的画像和简介。

    “东岚公国,有了,是个公主吗?蕾妮.琴.岚?”

    “咔嚓!”勉强拼到一起的报纸彻底报废了,这次不是愤怒,而是因为眼前的一幕让我莫名的震惊。

    报纸上的一角,是一张惟妙惟肖的画像,画像上,那个英姿飒爽穿着银色铠甲的女骑士,带着阳光的笑容在向民众挥手。

    “骑士公主蕾妮,当世唯一的岚之后裔,深得民众信任。”

    岚之后裔的冒名顶替之辈?什么猜想都可以作废了,在女骑士英气蓬勃的面容面前,就是我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了。

    “罗岚!!你看这个!这个公主大人和罗罗还有你长得好像呀,难道你们都是一家人?别想抵赖了,这次证据确凿,快让莫莫见见可爱的小罗罗。”

    莫莫冲了进来,她手上挥舞的,却是和我手上一模一样的报纸。

    而那位叫蕾妮的骑士公主,居然和我长的有九成相似!若不是眉眼之间是女性的柔美而不是男性的英气,脸蛋稍尖,眉毛稍细,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死死盯着少女的画像,我暗下决心。

    “看来,我们要先去趟奥兰帝国王都卡格西城了。”rs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