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七十七章 寒冰
    “蕾妮.琴.岚,十四岁,在其父王喀什.岚战死后,既成为岚之血脉唯一继承者,深得民众和军方信任。”

    这位骑士公主的经历和我们当年颇为相似,一年前的边境冲突中,兽人大军突袭,上一任国王老喀什寡不敌众战死,这位骑士公主临时上阵,刷军冲击三千里,把兽人大军扫回了老家。

    但那场战争中她没有亲自出场的记录,所以她的战力和职业都是未知的,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已经把她和传说中的双子罗兰、卡文斯进行了比较。

    三百年前,传说中的圣骑士罗兰在战争中迅速成长,十二岁青铜,十三岁白银,十四岁黄金,临时前听说圣光之神显灵,让其突破传奇领域,斩杀无数敌军,但可惜太过年幼,最终力竭而亡。

    即使是成长最快的人类,但这种成长速度依旧匪夷所思,按这速度下去,岂不是20岁半神的节奏,甚至由于成长速度太过离谱,有私下谣言说这冤屈冲天,最后是圣光之神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赐下力量让其突破云云。

    甚至以此谣言为基础,有位主教提出加封罗兰圣者头衔,让其被追谥为圣罗兰,但这种明显自揭黑历史且对整个圣堂教会进行打脸的提议,自然是无法通过的。

    好吧,传的那么玄乎,真正的事实上就是某个穿越者在战争中疯狂的打怪升级,以为自己最终能够翻盘,但还是干不过历史洪流的惨剧。

    而罗兰若是成长型的天才的话,卡文斯一开始就是匪夷所思型的天才了,同时兼职法师和战士,并早早双双突破黄金领域,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是双传奇,才有了后来的拜恩血案,若罗兰是圣堂教会三百年一遇的天才了,那卡文斯就是整个艾希千年一遇的天才了。

    而只有我才知道,其实卡文斯早就摸到了通往圣阶的坎,他根本就不是所谓的魔武同修且同时突破,而是在魔法练到传奇后,闲的无聊,又去练了武技,然后再次直抵传奇。

    这种成长显然更加非人类,但若本身就非人类的话,就可以解释了。

    在后世的探究中我查清了,卡文斯是魔胎,或者说是虽然是人类,但被混沌深渊选中的人物,怎么可能普通,可以说那次满是疑点的恶魔入侵,一个最重要的目标就是让深渊的宠儿返回深渊。

    而另外一次意外冒险中,我更是发现了当年的黑幕可是一大堆。

    某个脑残的大预言家预言到了极北之国双子中会有深渊王子的诞生,而一群自以为是世界守护者的白痴为了避免这样的命运发生,他们先通过圣堂教会高层试压,逼王室把嫡长子交给圣堂教会做软性的人质,并企图通过让其成为圣骑士的方式来抗拒命运,与此同时,更是数次派人刺杀次子,反而成了次子不断成长的契机。

    说句实话,这预言也的确没错,有系统伴随的我,若是豁出去了杀人升级,绝对比卡文斯更魔胎,而“历史”上,也的确是罗兰成了深渊王子,这么看来,两个王子都可能是魔胎的说法也没说错。

    但我有时也会想,若不是这个莫名其妙的预言,我们也不会被逼成这样,到底是真预言到真实的事实,还是预言通过自身的蝴蝶效应造就了事实,恐怕,谁也弄不清楚了,但细究起来,这就仿若是先有鸡后有蛋,还是先有蛋后有鸡之类的无解问题,考虑起来让人费解且毫无意义。

    但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就算没有阴谋者的煽动,在当时的历史大势下,在利益的吸引下,战争最后也要触发,寡不敌众下,最后结局恐怕也差不多。

    好吧,言归正传,即使是亡国王子,即使被扭曲历史不被主流承认,一个是殉国的悲剧英雄,一个是牺牲一切只求为亡国复仇的反英雄,即使到了现代,双子王子却依旧是岚之国的骄傲,这位公主能够被拿做和三百年前的传奇双子星比较,足以证明现在国民对其的爱戴。

    但我更是注意到了,画像上蕾妮公主的衣着打扮、发型都是模仿当年的罗兰,甚至连那套女士银色铠甲,都是我荆棘战甲的女式翻版,那看似开朗的笑容,更是圣骑士标准笑容的衍化。

    “若不是她本人崇拜三百年前的英雄人物的话,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她在刻意模仿传说中的英雄人物,若是因为国势已经烂到需要作为公主的她去造神来集聚人心,这可不是好兆头。”

    或许,是我一直在下意识的回避那块国土新的主人,所以才一直用冒牌货或不在乎的态度来应对她,即使开始整理收集各国的情报,也并没有首先从东岚公国开始。

    而现在当这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再回避的话,就成了缩头乌龟了,那可不是我的做法。

    独自步入洗浴室,泡入浴池中,摘下时光扭曲之戒,小心翼翼的把指环上刻度从20调到了12,再戴上,然后......

    “果然是一模一样呀。”

    当年龄回到刚刚开始二次发育的时候,性别的特征还没有那么明显,墙上的镜子,那和海报上近乎完全相同的面庞,打碎了我最后一丝侥幸。

    “啊啊啊,难道我真是那次不小心喝多惹出了事情?但不会吧,当年的圣骑士团戒律一大堆,12岁前咱在拜恩过和尚般的日子,12岁后天天打仗,哪来的时间犯错误。”

    还有什么,比自己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曾曾曾孙女还让人无解的,而唯一的欣慰,就是他们虽然宣传是罗兰后裔,但到底是罗兰还是卡文斯,就真的不清楚了。

    毕竟,被卡文斯率领的恶魔大军复仇清洗,也造就了无数死敌和怨恨,在那种情况下就算真是卡文斯后裔,也不会说实话,打起罗兰的旗号就再正常不过了。

    “混蛋弟弟呀,这种时候还要我帮你背黑锅。”

    想起当年明明是双胞胎长得一样,明明是我比较会说话,卡文斯就是比我受欢迎的多,又没有乱七八糟的的戒律束缚,,年龄轻轻,又会装嫩,瓦解姐姐们的防备,别说宫廷女仆,贵族仕女被他弄上手的都不在少数,还经常在我这个哥哥面前炫耀。

    而即使恨得牙痒痒,我却还有注意身为王储、圣骑士的形象,装成熟、装绅士,注意声誉和形象,最后挂点的时候都还是光棍一条,现在反而有了一大帮子不知道真假的后代,就觉得很有些冤大头。

    好吧,我承认是三百多年大魔导师的羡慕嫉妒恨(民间传说,三十岁的处男就会自然变成魔法师,三百多年的话,应该是禁咒法师还是大魔导?),但一想起现在有一个比我的**年龄太大的曾曾曾孙女(具体辈分不明),我就觉得莫名头大。

    “嗯?门没锁?哦,不好意思。”

    突然,门开了,那只猛犬就这样直接走进了洗浴室,坦然的看了泡在浴场中的我一眼,然后转头走了出去。

    噢,不,她没走出去,她去锁门了!她到底想做什么!!

    “呵呵呵,我就觉得不对头,那是改变**的魔法吧,到底哪个是你真实的年龄和名字,罗罗?罗岚?我猜是罗罗,否则你早就该吃掉大姐头了,也不会再我提及无能和没发育的时候这么生气。抱歉呀,不小心踩到了你的痛楚了,以后莫莫会注意的。”

    虽然你说的很好听,但你到底打算做什么?为什么脱衣服?为什么凑过来!为什么走进浴池!那口水是什么回事!!

    “让莫莫抱一下就好了,抱一下就好了,莫莫什么都不会做的,真的!”

    你先把口水擦干净再说这句话吧,还有嘴角那yin.笑,我该说不愧是暗精灵们,那你诡异扭曲的手指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乖,小宝贝,就痛一下就好了。”猛犬已经彻底化作了欲.望的化身,而已经傻眼的我,已经被逼入了角落。

    “休想!黑皮精灵!别碰我的男人。”

    “莫莫,你到底在做什么!”

    在戴安娜捏碎门锁进来的前一秒,一道闪光突然出入从右手的戒指射出,击中了莫莫,在恶魔女侯爵的震怒之下,她当即倒地扑街。

    “抱歉了,罗兰,启动了紧急救援程序,戒指能源耗尽,恐怕三天内是没法联系了。我真的没有把戒指沾水视作启动程序哦,浴室play、浴室窥视什么的,才没有兴趣。”

    好吧,伊丽莎,就算这个时候你恶意卖萌,我也不会觉得可爱的。

    “抱歉了,大人,我会好好说她的。”

    好吧,你也直接冲进来了,还有,能不能不要这么淡然的看,就算男孩还没有发育,也有人权呀。

    直接冲进来的灰精灵抬起了同僚,低头道歉,但偷瞄后捂嘴轻笑的模样,真是莫名的让人火大呀。

    好吧,两个精灵都离去了,浴室重新回复了平静,但我却默默的离开了浴池,首先是摘下伊丽莎戒指,压在了衣物之下,然后重新调整时光扭曲之戒戴上,再取出衣物旁的备用剑,放在浴池边,才重新开始泡澡。

    过了五分钟.....

    “嗯,门坏了?里面有人吗?哦,男士的衣物,那么,反正浴池够大,一起泡吧,大家一起洗,还可以互相搓搓背。”

    “大哥,你肥皂掉了,我帮你捡。”

    这次,来的是越来越无法直视的兄弟二人组,悲风和卡西欧。

    “我受够变.态了!吃我破邪斩!”

    可惜,实力上的绝对差距,让悲风成功的空手接白刃。

    但把剑准备好是绝对没错的,起这个团队的名字绝对是个错误,都绝对绅士了,还有可能有正常人吗?

    “你这么说,你就是正常人吗?绅士变.态是互相吸引的吧。”

    突然,浴缸中,一只湿漉漉的小猫跳了出来,抖了抖,把水甩干,然后施施然的在我面前走过,走出了浴室。

    “海洛伊丝!你也在!”

    “史莱姆可是要定期补充水分的,我比你来得还早。真是的,这么大人了,还和一只猫较劲,对了,幼年状态身材不错,很可爱哦。要不考虑加入我的后.宫,虽然从来不招收男性的,但这么可爱的话,就算是男孩子也凑合了。”

    “海洛伊丝!吃我圣光斩!”

    ------------------

    漆黑的夜晚并不代表一天的结束,白天的“意外”最终化作了席卷一切的闹剧,浑身疲劳的我本来有点想泡澡恢复疲劳,但想起那是一切的开端,最终,却只能无奈的躺在了床上。

    但意料之外的,化身为猫的海洛伊丝居然从窗台跳入了房间。

    “喂,到了学习时间了,你也不想圣骑士学习元素魔法的消息被传出去吧,怪胎头衔还是稍微少点吧。”

    虽然既不靠谱,又很危险,但重视知识传承和诺言,是过去海洛伊丝那屈指可数的优点。

    想起答应的寒冰魔法学习,我一下子来了兴致,第二世的时候我的确在海洛伊丝哪里学过寒冰魔法,但当时的海洛伊丝可不好说话,教了多少真东西还真难说,还一直说我笨才没学好。

    但半个小时后....

    “说你是猪还真喘上了。这么笨的学徒果然没法教,感受元素的呼吸,不是要你驱使它们,沟通呀,沟通,不是要你去命令、去威胁,你这样胡来,别说半神了,到底是怎么跻身传奇法师的?”

    “当然是用系统作弊呀。”

    好吧,这话心理想想就够了,说出来是没必要的,但看来,当年即使海洛伊丝认真教了,结果恐怕也差不多。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出伊丽莎的,她的寒冰魔法已经有了自己的道路了,潜力无穷,而你自己,却依旧停留在学徒的理解。”

    “只是把咒文本和学习笔记丢给她,让她不懂的去问玛格丽特,就这样了。”

    那只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在一阵扭曲中化作了人形,我升级让她的变形能力也随之增长,那个金发少女再度出现了,但.....

    “噗,好可爱。”

    看着眼前模型玩偶一般的三寸钉摆出一副导师的模样,我当即笑出声来,其中报复意味明显。

    海洛伊丝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学不学?不学我就去睡觉了。你若是挣点气,我会变的这么小吗。”

    魔宠的实力是和主人挂钩的,由于我现在还很弱鸡,显然,离她彻底变成人形还早着了。

    “元素魔法来自上古元素之神,元素之神和元素都有自己的脾气,每一种元素魔法都有自己的性质,你对冰寒的理解流于表面,自然无法进步,你觉得寒冰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你当初为什么选择学习寒冰。”

    寒冰的本质?不就是低温吗?这有什么难理解呀。

    当初为什么选择寒冰?还不是因为天生就是雪国人,深刻了解寒冬的残酷,觉得寒冰魔法潜力无穷。

    “其实每个高级元素法师对元素都自己的理解,之前我不教你,并不是留一手,而是希望你自己去悟,但都几百年了还是这个水平,就知道凭你的魔法资质,等你悟透就不知道要几千年了,我就说说自己的理解吧。”

    小手一招,一个超小型的火焰之鹰就在房间中翱翔,然后海洛伊丝一指,白色的云朵飘了过去,我还以为火焰之鹰会冰火冲突爆掉,但让人意外的,却是火焰之鹰只是披上了白色,减缓了飞行速度。

    这和常识中的冰火冲突完全是两回事,突然我有点理解了,为什么最后伊丽莎可以同时掌控寒冰和火焰了。

    “我个人的理解,冰寒根本就不是在现实中存在的事物,她是一种状态和趋势,把事物变得减缓乃至停滞。”

    听到这话,我当即对海洛伊丝很有些敬佩了,温度是一种能量,低温会降低事物的活性,这些物理学的概念对一个穿越者不算什么,但一个本土法师从元素魔法反推本质,需要无数的理论积累和实验,足以证明海洛伊丝找魔法上的造诣极高,的确配得上的全知者的美誉。

    “每个寒冰法师对寒冰本质的理解都不同,更没有高下对错之分,而你那小徒弟专精寒冰造型,我看她是把寒冰看做‘静止的一刻’,最后能够冰火同修,就是把火焰视作了‘运动的一刻’,来一个动静结合,在心中勾画形成了整个世界。战士强化肉身改变世界,法师用自己的意志和想法来影响世界,别用傻战士的那一套来理解魔法,否则你这辈子都只是个学徒。”

    看着这个一脸肃穆的三寸钉,我第一次觉得她的确是个导师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寒冰吗?”

    闭目沉思,我就想起了家乡冬季那高峻的雪山、冰河,生命们在残酷的自然淘汰下努力争夺活下去的权利,而自然用自己的方式来选择有资格活下去的强者。

    “谢了,老师,我差不多懂了。”rs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