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八十章 奥兰帝国
    “恶魔的低语”是艾希七浩劫的第一序曲,更是一切的开端。

    伴随着混沌意志的苏醒,崇拜混沌邪神的邪教徒、恶魔崇拜者,开始在整个世界制造混乱和不安,而当所有的上古元素之神被放出后,元素潮汐的到来,让整个世界因此改变。

    除了疯狂增值的元素生物和魔兽外,除了让各族强者辈出外,也让诸亡灵位面的亡灵大帝们有了回归主位面的可能,更埋下了之后恶魔大军入侵主位面的阴影。

    而与之同时,野心家和理想主义者,也开始蠢蠢欲动,其中最强大危险的,就是希望独立建国、逢迎邪神降临的邪神信徒们,雄心勃勃打算重返地面的地下城主们。

    而在不久前,这个序曲已经被启动,除了地下世界那个还在封印阶段就被衰落到致死,刚刚放出来就被吃掉的倒霉蛋以外,恐怕其他元素之神都会逐一被释放,大量的元素生命将来到这个世界。

    当然,若不是那个序曲剧情带来的史诗任务,我也不可能如此完美的复活。

    而在十年后,当一个资料片“战争的秃鹫”上演时,在阴谋家和野心家的驱动之下,整个大陆已经打成了一团糟。

    那么,在这十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就是各国英才辈出,各类新式武装、部队层出不穷,疯狂上涨的国力和战力让大国君主们蠢蠢欲动,再加上某些组织和个人的煽风点火,比如以小国的名义暗杀某个皇帝的侄子。为本就期望战争的大国提供导火索。

    战争一开始只是大国对小国的侵吞。而随着胜利。当整个国家陷入了战争狂热中,当无尽的贪欲和战争红利蒙蔽了皇帝和贵族的眼后,随着无数的新晋骑士领主需要更多的土地的时候,随着国力蒸蒸日上之时,战争的秃鹫在整个人类世界上盘旋。

    说到底,这只是盛极必衰的规律再度发作了,以人类为主体的地表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各大国期望更进一步。或期望成为统一整个人类社会的千古一帝,或期望成为一个地区的霸主,就算没有阴谋家的煽动,战争的爆发依然理所当然。

    而对于某些至高无上的存在来说,桃子熟了,也到了收割的时候,于是,战争的号角再度被吹响,而至高无上的圣战更早在后面等着了。

    世界大战,当各大国带着自己的属国开始全面战争的时候。甚至还有人欣喜的预言即使战争过后,一个横跨整个大陆的新帝国会把人类社会带入新的阶段。

    但接下来。残酷的事实就给了各大国一巴掌,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不是人类在是玩单机,而是各族在一起玩网游pk。

    精灵帝国率各支族崛起,兽人各部落来袭之类常见的异族战争就不提了,地下联军的入侵,让数量百倍与其的人类各国,见识到了什么叫黄金如炮灰,巨龙论打卖,传奇多如狗,半神打酱油。

    百倍数量的人类军队还没来得及嘲笑对方的军团数量,就马上见识了什么叫做碾压式的个体实力差距,什么叫做以一当百、以十当万,什么叫做还没开打,指挥部就被对方端掉,什么叫被一个骑兵队冲锋到城墙里。

    你一个军团长还未必有对方一个精锐老兵强,这仗真没法打,若不是地底联军随后就陷入了分脏不均的内耗,若不是各大国毫不犹豫的牺牲了小国利益,空间换时间,用土地换取地下联军的暂时满足和分裂,拖延决战的时间,恐怕战争早已经结束。

    而随后亡灵天灾的入侵,那些上古、远古就被放逐到异界的亡灵半神们的一个个粉末登场,更是让人类知道缺乏顶尖战力的痛苦,和天灾军团比数量和炮灰的不知所谓。

    至于之后的恶魔入侵和最后几次浩劫,实际上只是已经在千疮百孔的艾希大陆上再补了几刀,反正已经重伤垂死了,放在他不管也会死的。

    而随着无尽的死亡,最终战争会不断的升级,当秩序女神和混沌女神亲自上阵的话,就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说句实话,每次看到这段“历史”,那种发自心底的无力感,就让人觉得没啥动力,在这种历史大势前,个人的力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阻止战争的爆发?我还没那么天真,但的确有些事我是可以做的,而且已经做了。

    比如地下世界的入侵在地下居民的强烈欲.求下依旧不可避免,但在硫磺山城的主导下,至少攻击性会强的很多,而只要处理得当,甚至可以联合起来,成为抵御其他浩劫的助力。

    而西罗帝国这个我一手打造的变数,更起到了另外一个诡异的效用——诸亡灵位面的亡灵天灾的入侵提前了。

    原来,它应该在七十多年后才开始,而不是迪卡斯给我说的最多三十年,或许,这该感谢暗夜议会议长、第二执政官费特兰的努力。

    看起来是坏事?不,其实是好事。

    随着元素潮汐的到来,诸位面的链接将越来越容易,早就虎视眈眈的亡灵大帝们没有可能不来,而它们早点来,反而会成为促使艾希内战提前结束的强大外敌。

    而且,在元素潮汐刚刚开始就强行进入主位面,亡灵大帝们实力、兵力受损是不可避免的,至少那三个达到真神水平的亡灵帝皇,是绝对进不来的,那么,这次亡灵天灾的规模就肯定要比历史中的小得多,就给了分批应对的可能。

    所以,我给王权派的指示,是和费特兰和解,全力推进异位面的入侵,争取他来的越早越好。

    若他们能够在地下世界入侵之前来,那就更好了,那么。以共抵亡灵为借口。找人类割下一块土地。或者直接从亡灵天灾手中抢下一块,简直毫无难度,说不定,在战后,双方就可以实现共存,并为应对接下来的麻烦储备足够的战力。

    当然,这是亡灵天灾侵略提前好的方面,坏的方面就是若连削弱后的亡灵天灾都没扛过去。就提前玩完,或是若地下联军失控,或是没有达成和解,那么,同时应对亡灵天灾和地下联军,也是集体玩完的节奏。

    “嘛,反正前途多灾多难,本来就没多大希望的,那么,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

    奥兰帝国。建国才七百多年,在超级大国中算是最短的。

    但他们却不是最弱的。相反,由于连续出了几代明君,锐意进取,国家富强,反而有了隐隐约约后来居上的预兆。

    首都卡格西城沿江而立,总共分八大区,总人口近千万,是整片大陆排名前列的超级名词,其中最大的明珠区就有三百万人口,号称不夜城。

    若要形容奥兰帝国的话,那么,“奢华”大概是最适合的形容词。

    而且,那无数的沿江的油灯、魔能探灯,沿路的奢华马车,江面上的游船和货船,沿江散步的衣着华丽的绅士淑女,来自全大陆的商旅,无疑让这座城市有着惊人的活力。

    而现在新皇帝的继位大典在即,沿江的树木上挂满了彩旗和珠宝,主干道上居然铺上了昂贵的丝绸地毯,连沿路披着金镀层的油灯上都烧的是最高级的人鱼油,在让来访的客人暗骂“土财主”的同时,却不得不发自心底的羡慕奥兰帝国的强盛和富足。

    而这次继位大典之所以搞这么隆重,却也不单单是为了面子,原本二十六国从属已经让他成为大国,如今,四十二国的从属,更代表着奥兰帝国彻底摆脱政治暴发户的角色,一跃成为在全世界举足轻重的超级大国。

    当然,有的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可是满肚子坏水的在准备搞破坏。

    但现在,他却很有烦恼,毕竟异乡遇故人,是难得的人生喜事,但眼前的那几个故人,他真的想假装不认识。

    “不愧是明珠之城,真是奢侈呀,居然还给路人派送夜明珠。”

    “少废话,快拿!”

    好吧,那是地精银钩和卡巴拉,都是硫磺山城的老熟人,现在他们盯上了装饰树上的珠宝,即使周围已经围满了旁观群众,众人都在指指点点,他们依旧乐呵呵的在往破麻袋里面装。

    “哦哦哦,上等的鱼人油,真是浪费呀。还是给我老霍伊尔做燃料的添加剂。”

    眼前的人他认识,但他宁愿都不认识,他们的确是来奥兰帝国送礼并期望因此得到大丰收,算算时间,也早就该到了,但能够在这里不期而遇,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孽缘。

    “混蛋,又是你们这群小偷!你们现在连白天也来了。”

    “啥?小偷?瞎说什么,这些不都放在马路上让人拿吗?”

    “是呀,你说它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叫它,它能够答应你吗?”

    好吧,即使那个地精卡巴拉如此理气直壮的吼了回去,但他的手脚却没有慢下来,飞快的装完,就拖着布袋开溜,

    “咳咳,别跑,你们这群混蛋!”

    和硫磺山城城管长期战斗练出来的步伐何其快捷,这几个还都是完全不要颜面的地底强者,后面那些普通的人类警卫队员那跟得上,反而跑的气喘吁吁,被越拉越远。

    “你来追我们呀。”

    “哈,没有城管的日子,还真是寂寞如雪呀。”

    “哈,卡巴拉我已经天下无敌……ouch!”

    好吧,在硫磺山城出了名的挖坑高手的卡巴拉,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个满嘴泥。

    “卡巴拉,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都说了挖坑一定要填,这不遭天谴了吗?到底是谁丢的西瓜皮,这么没公德。卡巴拉还欠老霍伊尔十万金币,若弄死了他,你们陪得起?”

    好吧,前面的愤怒还能构理解搀面却直接走了歪。

    “才没有十万,100!只有100!而且矮子你昨晚打牌明显作弊,那100我都不会还你。”

    即使头上肿了一个大包,地精卡巴拉依旧拼命的挣扎的用食指比出了一个“一”,生怕这个没丝毫廉耻之心的老矮人,趁机把巨额债务盖在自己的头上,的确,若卡巴拉有十万金币,也不至于拖着破麻袋上街拖树上的装饰物。

    这些的确算是珠宝,但实际上品级很差,并不怎么值钱,也只有银勾、卡巴拉这种视财如命的地精,才会赶出这种事情。

    好吧,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但显然,有更看不下去的人。

    “你们这些混蛋!就是在其他城市也这样胡搞!”

    “城管大傻妞!怎么可能?你们不是到大陆北边去了。”

    “该死,还有那只猛犬!”

    “谁是猛犬!别乱给别人起绰号!莫莫的名字很好听的。”

    “大傻妞?好吧,我知道了。”

    但两个把捏拳头的前城管一前一后的堵住,几个审判厅的强者在边上压阵,三个矮子陷入了绝望。

    “不要打脸!”

    “打脸不要!”

    “脸都不要了,能不打吗?”

    这下,连路人都被这场闹剧逗笑了,趁机,带着银色面具的我,笑着对那几个陷入看戏状态的警备员问道。

    “晚上好,先生们!今夜夜色真好,不是吗?请问一下,东岚公国的大使馆在那个方向?”(未完待续。。)

    ps:貌似好些了,今晚还有一章。rt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