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八十二章 岚之复兴
    奥兰帝国是毫无争议的大国,他们的皇家卫队白狼皇家卫队是毫无争议的三阶精锐轻骑兵,三个军团的白银阶骑兵团集体冲锋无能挡,好吧,这里并不是拿黄金当炮灰的地下世界,至少和他接壤的小国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和长生种相比较,人类在个体战力上是绝对劣势的,但人类本来就是靠工具和外物取胜的种族(白狼皇家卫队配上装备和坐骑才能达到白银阶),所谓的大国,就是农业、工业、炼金魔法、畜牧养殖、人才培训在各个方面占优,才能供养出更加强大的兵种和军力。

    比如白狼卫队的装甲是米西洛尔秘银合金,别说轻骑兵护甲的设计图了,光作为原材料的合金配方都是奥兰帝国一级机密,他们配置的米西洛尔暴烈龙枪、暴烈投枪、暴击剑,都是品质极高的炼金道具,至于他们的坐骑马洛特种战马,更是混血培育了多少代的超良种战马,据说,这种战马是食肉动物。

    这奢侈的装备,硬是让一个青铜级的骑士暴涨到白银阶位的战力(人类),再配上数量和战术上的绝对优势,就更加强大了。

    不仅特种部队如此,人类兵种都及其依赖装备,比如一个仅仅只是接受了一年民兵训练的前农民,给他发一把龙枪,就是一阶下位兵种长枪兵,而若是经过两年射击训练,配给其一把魔法连弩,就是一阶中位的连弩射手。

    而若是经过五年以上的严格训练,配上全副武装的炼金重装甲、增加力量的炼金药剂。就是二阶下位的重甲狂热武士。而若是从小培养的狮鹫、猛禽长到到能够骑乘了。那么三阶兵种狮鹫骑士就此诞生,当然,这基本是只有贵族负担得起狮鹫伙食费,才能就职的昂贵兵种。

    但是,由于过分依靠外物,本身的脆弱是不可避免的,白狼卫队下了马也只是个青铜阶步兵,这时候就需要配合和组织了。人类在战争艺术上也是极其有名气的,用兵种配合来扬长避短,更是每个指挥官的必修之客。

    技术和文化的传承革新,不断的新兵种和新装备,再加上人类成长速度绝对是众种族之冠,打起消耗战从来不惧,这就是既不长寿、又无种族天赋的人类,为何能够成为此世霸主的根本原因。

    比如精灵的确是强,成年过白银的简直是普遍状态,但成年却要两百年……都够人类生育四五代了。而精灵中唯一的异类暗精灵的生育能力也很强,但内斗也是最激烈的。不过,在地下这种鬼地方,不残酷淘汰的话,资源再多恐怕也依然不够用。

    因此在其他种族眼中,人类就一个优势——能生,但就这个优点就足够了。

    的确,我的伪黄金未必打的过你精灵族有血脉加成的真黄金阶,但我十个换你一个就不亏了,我死了再补,只要装备跟的上,十年不到就恢复元气,你精灵要等200年才有新的一代成熟吧,你拼的起吗。

    而只要人口基数够了,绝世天才自然也会出现,至少,据我所知,每个顶尖帝国中都会有几位半神级的老家伙。

    但人类王国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在未来地下入侵之时,面对绝对实力、战争技艺都不逊色于己方的地下联军,人类王国也品尝了缺乏顶端战力的缺陷。

    于是,需求促进新的进步,他们又再度迎来了机械、炼金、魔法的飞跃发展期,那诡异的五阶兵种魔动机械龙就是新的魔动机械学和魔法阵学的结晶。

    好了,暂且不提让人头痛的未来,现在的我依然很头痛。

    树大招风,历史上的奥兰帝国也好的用实际行动演示了这个词的含义,不管是入侵的地底联军,还是亡灵天灾,都毫不犹豫的把它当做了首要目标。

    大树底下好乘凉?不,按照国际规则,在宗主国的号召下,从属国就必须走上战场,再加上要被宗主国指挥调配,充当炮灰简直是肯定的,而一想起接下来的残酷战争,越是小国家底越薄,越容易覆灭,所以我绝对不会看着东岚公国成为奥兰帝国的从属国的。

    但正如我之前听到的,若是直接拒绝的话,恐怕也会引起战争,这两难境界,实在让人难以抉择。

    “难以选择就不选了,想办法把它变成闹剧就是。只要这次从属结盟失败,拖个几年,形势早就完全变化了。当然,不报复的话,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虽然如此说着,但具体如何着手,却依旧毫无门路。

    四两拨千斤,也要有四两力,和奥兰帝国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我手上的力量连一斤都未必有。

    “新来乍到,完全一抹黑,情报和人脉都不足,根本没法指定靠谱的行动计划。但既然还有三个多月才到继位仪式,就先以打入上层和收集情报为第一目标吧。”

    这也是我现在会在这个肮脏的地下水道入口的原因。

    “臭死了,即使要做任务讨好那个伯爵,也没有必要接这种任务吧。”

    前女妖之王、现史莱姆女王捂着鼻子,一脸厌恶的对我抱怨。

    “看,你的同类。”我指向了那臭熏熏的下水道暗渠,哪里,一个泥潭史莱姆正在挣扎,它身体里面的都是些难闻的秽物。

    瞄了一眼,就被恶心的够呛,海洛伊丝化身的黑猫,猛扑了上来。

    “我是伟大的女妖之王!是魔法奥秘的全知者。不是肮脏的史莱姆。”

    一抓二咬三甩尾,娴熟的猫科技巧,但在小黑猫用起来,说是攻击不如说是像卖萌,但我却没有如以往一般的无视,因为现在的海洛伊丝的撕咬攻击。的确颇有些威力。

    【冻气:一种无声无息的致命寒气。可以附着在**和兵刃之上。也可以随着寒冰魔法击出,被触及者将减缓任何行动1%,并受到每秒1点冰冻伤害,该能力可以叠加,若减速效果超过20%,将遭受冰冻、思维僵化等多种负面效果,若减速效果超过50%,将可能随时以为失温暴毙】

    从某种意义上。法师的魔宠本就是自己的分身,食尸鬼之触、巫妖之触那些只能法师近身释放的法术,也可以通过魔宠放出,但我都没想到,这个名为“冻气”的被动能力,最大的受益者居然会是海洛伊丝。

    化身为猫咪或蝙蝠的她目标小,攻击频率快,偷袭又极其隐蔽,爪牙伤害低下的另外一面是极其难以引起受攻击者的注意力,若被她叠上个几十层冻气。恐怕离死也不远了。

    好吧,不过在已经知道这招的我面前。就毫无意义了。

    我只是轻轻一踏,一转,一捏,就捏住了猫最大的弱点后颈,然后甩了两圈,就得到一只被转的两眼冒金星的死猫。

    “哼,和我斗,你还嫰了点。”

    我得意洋洋的笑了,虽然由于那越来越离谱的经验值惩罚,最近没有升级,也舍不得把珍贵的技能点数往哪个坑爹的寒冰系里面丢,但在路上对圣光、律法之力的补习,让我战力暴涨。

    而成长更为迅速的,却意外的是剑术和肉搏技巧,这本来应该是战士专精的范畴,毕竟他们缺乏超自然能力的加持,但对我来说,学习剑术,就如同让**重温过去的回忆,都不用刻意却学。

    这一旋,一捏,看似简单,但实际却包含了一种绝妙的步法,一种剑术奥义,两者合一,干净利落,简直帅到家,若是放在外面,肯定会引起识货者的赞赏和美女的尖叫,我怎么就这么帅了!

    “罗岚!你能不能再离谱点,别人都在战斗,你居然在逗猫!”

    莫莫长剑如风,正追着一群在地下道安家的鼠人猛砍,而从它们红透了摸样来看的话,肯定是之前才袭击了路人。

    好了,猛犬虽然长的不错,勉强算个美女,但显然暗精灵的审美观是不值得信任的。

    于是,我把目光投向了科洛丝。

    “神使大人,即使您是吾主的意志执行者,但如此懈怠的行为,会让吾主以此蒙羞的。请您认真作战。”

    野精灵科洛丝挥舞着比她还高的巨大藤木法杖,雷暴一次又一次在漆黑的地下道闪烁,一闪就是一片惨叫,由于我们这一行缺乏火力手,而律法系职业明显过剩,她就拿出了身为风暴德鲁伊的老本行充当输出。

    唤雷术能够在地下使,虽然威力明显降低了,却已经颠覆了一般德鲁伊的常识,足以证明她在雷暴掌控上的惊人造诣和天赋。

    【科罗斯.艾因坦,性别:科洛丝,种族:野精灵,职业:60级德鲁伊/12级风暴大德鲁伊/20级审判者/3级暴风审判者(科罗斯自创传奇职业),总等级95,综合等级83,灵魂徽印:风暴使者,综合评定:传奇级牧师职业。系统评价:值得依靠的大腿,而且是美腿哦,至于那性别科洛丝,梗太老了,我就不吐糟了。对了,近期的抽奖会加入男溺泉,努力抽吧,记得讨好美人心吧。】

    虽然我的亲笔信和戴安娜的证言,的确让她相信了我就是无眠者的神使,但不知为啥,她总是对我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这个不能做”“你要严于律己,整天吊儿郎当太有损吾主的形象了”,简直像是我丢了她家神明的脸一般。

    “哼,整天丢无眠者的脸,你因为我以前就很靠谱了?”好吧,污染牧师信奉的真神等于直接抛生死决斗的白手套,这话我是不会当面说的。

    好吧,虽然这位也不能算“美女”,但从其他人的怒视来看,我又不小心惹了众怒,还是夹着尾巴做事吧。

    “那个宝玉到底在那?”

    这次任务很有些蹊跷,那个颇有实权的伯爵,明明手下强者不少,但却委托了我们这些外来人来寻找他丢失的家传宝玉。

    “这个指路灯明显是亡灵魔法,找灵魂和尸体还差不多。怎么可能找到宝物。呵呵。看来。我已经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了。”

    使劲咬了我手指一口作为报复后,海洛伊丝跳上了我的肩头,坐着高一点,至少能够远离那些秽物难闻的味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那个伯爵给了我们一个灌满魔力的指路灯,说跟着它走就能找到宝玉,但从我的感知中,那明显是亡灵魔法血肉指引。是通过血肉样本,追踪血肉的主人或其遗失的肢体的亡灵魔法,人类伯爵手下有亡灵法师就不吐糟了,难道我们要找的宝玉,是某人身体的一部分?

    “好了,就在前面。”

    从大家清理干净的战场,我端着指路灯走了过去,最终,却在鼠人留下的一口大锅中停了下来。

    从指引灯越发急促闪烁的摸样来看,我们要找的宝玉应该就在这口锅里。于是,我随手拿起长勺子。捞了几把,从前几把捞出的人类手指、耳朵来看,这还真是鼠人们的杂碎汤。

    但接着,我却捞到了我的目标——宝玉。

    “原来宝玉是蛋蛋呀”

    好吧,猛犬已经心直口快的做出了解释,眼前的,正是男性器官的一部分,俗称蛋蛋,它已经被煮熟了,样子…….好吧,我已经恶心的无法描述了。

    “呵,真相只有一个!那个倒霉伯爵肯定是随便在外面花心,然后被原配在下面狠狠的来了一刀,然后把xx丢进了下水道。呵呵,真是下手狠毒啊,我有点想去见见那个伯爵夫人了。”

    莫名的,听着海洛伊丝恶意满满的解说,那满是恶意的眼神,我背心就冒起了一股寒气。

    “不,那不是刀伤,而是压榨损伤,从伤口看,这个案子应该没有加害者。应该只是那个肥胖的伯爵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把xx放在了马桶盖和马桶中间,然后不小心坐了下去。咔嚓一声脆响!就掉进了下水道。”(网上有真实案例)

    “你们看,那个伯爵过于肥胖而行动不便,金属马桶盖的边缘又颇为锋锐,所以一旦下压,就会‘啪叽’一下,直接裂开……”

    该说不愧是专业断案的审判官吗,科洛丝说到最后,还双手合十一拍,比出一个压榨的动作,发出了“咔嚓、啪叽”的拟声词,但……

    “你们捂着下半身做什么。我的推理有错误吗?”

    “不,大家只是觉得扯到x了,有点痛。”

    好吧,无疑,这男人们捂着下身的动作,是身为男人感同身受的本能,但这让人无语的结果,却已经证明今天注定是一场让人身心疲惫的闹剧。

    “为什么我就不能碰到一点正常人了?队伍不靠谱就算了,连委托人都不靠谱?”我无语问青天,却注定没有答案。

    “这个要带回去吗?好恶心。莫莫才不要碰。”

    “应该是要让牧师去帮助再生吧,否则他也不会花钱请我们了。谁要拿着。”

    显然,这玩意谁都不想碰,而正当我们在推脱的时候,“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地下道都在摇晃。

    “鼠人的大部队来了。它们一直是一种复仇心旺盛的生命。”

    格林无声无息的踏前了一步,但语气中却带着难得一见的自豪,他独自布下的陷阱已经起到了作用。

    但我头上却冒起了冷汗。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石块来看,这厮用的炸药貌似有点多。

    “格林,你不是按地下世界的标准埋设的炸药吧,这里是人造下水道,可没有地下世界的岩壁结实,你到底埋了多少个……”

    好吧,不用问了,格林用那转身就跑的动作,说明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轰隆!”“轰隆”一连串的爆响,整个地下水道的坍塌,说明了他不仅埋了炸药,还埋了超多。

    “该死!你们就不能正常点嘛?”

    一边努力逃命,一边想起刚才冷静解说推理的科洛丝,想起了这个爆炸狂王子,我再次后悔起了“绝对绅士联盟”的名字。

    “性别是科洛丝的科洛丝,整天见不到面容却神秘兮兮玩炸药的格林王子,悲风。嗯。完全不用加前缀。悲风这个名字就是最好的变.态形容词了,和悲风越来越好的卡西欧(虽然暂时看起来还正常,但和悲风要好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吧),正太控的猛犬,追求圣光之道、律法之道的黑暗精灵、某两只酱油基佬(两人:我们不是基佬,我们只爱科洛丝),这真没有一个正常人呀,我决定了。如果这次没有挂掉,我出去就找两个正常队友!”

    “你忘记算你自己了,发疯的老妖怪。”

    “嗯,谢谢提醒,装嫰的老妖婆!”

    “我说过不许这么叫我!我咬你哦,我真的咬了哦。”

    “你已经咬了,混蛋,不许给我叠加冻气!”

    “道歉!”

    “绝不!”

    “那就看招!”

    “你会附加冻气减速,我就不会了吗?看招。”

    当众人都逃出了下水管道后,却惊讶的发现。在管道口不远处,一人一猫正在一边“激烈”的肉搏。一边以龟速前进,同时还在互相拖后腿,而整个下水道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塌陷。

    “罗岚!这个时候就别逗猫了!”

    “我没逗猫!”

    “我们在打架!”

    好吧,所有人还没来得及惊讶那只小黑猫居然会说话,下水道终于直接塌下来了,而即使落石落下的瞬间,却依旧能够听到两人的争吵。

    “都是你这个老妖婆!明天你没牛奶喝了!”

    “哼,那也要你看的到明天,能拖你下水,老娘这辈子值了!即使坠.入地狱后,都会笑醒啊。”

    “轰隆”

    当无数的落石落下,眼前彻底沦为废墟后,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呀,居然可以为了和一只猫斗气豁出性命。

    “呵,差点死掉!”

    “放心,祸害活千年,以你的祸害能力,就是世界末日了,你也死不掉的。看我的喵神之抓!”

    好吧,这话说早了,废墟从探出了一个人头,此时,被卡主了的他,却依旧在用牙齿和自己的猫撕咬肉搏,边打,还边相互讽刺。

    但显然,现在被卡主的他,是打不过猫咪了,眼看满脸都是抓痕,他居然毫不犹豫的开始向猫投降求饶。

    “明天三倍份牛奶。”

    “牛奶浴。要最高档的!喵要一缸子。”

    “成交!”

    好吧,看着迅速达成协议的一人一猫,就不提其他人是以什么表情挖出了自己的队长,并在心中盘算是不是要在被这活宝拖累死前尽快退团,但很快,他们意外的发现,罗岚队长手中居然还拿着那个恶心的勺子。

    “你不会要去领赏吧,熟了一次,又被压了一次,都焦透了,还是丢了吧。”

    “是呀,这样的东西送去,就是黄金阶牧师都未必救得活,小心那个伯爵恼羞成怒。”

    我却摇了摇头,我已经想清楚为什么伯爵会委托我一个外地雇佣兵团了。

    “戴安娜和科洛丝和我一起去交任务,这厮手下有人还委托我们,摆明了打算用过就弃,然后杀人灭口。正好,等他翻脸了,我们把他拿下,在用这个玩意作威胁,就可以顺利控制伯爵,接管伯爵府的人脉关系了。”

    “你说可以,但用这个勺子碰我,我就和你拼命!”

    面对海洛伊丝的抱怨,我却没有回嘴,此时,我正被眼中的系统提示所震惊。

    “恭喜宿主,成功激活史诗任务:岚之复兴!”

    前几分钟,凯丽和蕾妮却在为刚刚打开一个厚厚的信封震惊。

    “极光骑士的全套装备设计图?皇家重甲步兵军团的雪崩防御者的套装设计图?阿斯穆驯犬者的培训方式…….”

    零零碎碎的,是三十多种已经失传了强悍兵种、职业的训练方式和装备设计图,而这些,都是强战之国岚之血脉过去的骄傲,而可惜,却在迪芬德之役中和都城一同毁灭。

    “这难道是过去的遗产吗?是某个逃到奥兰的东岚人保存下来的吗?”

    “不,这些都是绝对机密,当年知道的人绝对不超过个位数,而且,你看这装甲的设计图,这一张我们有,但这个却有些细微不同……不可思议!这么一改,防御能力最少提高了20%,居然是改进型!是谁能够把这么完美的设计再进一步。设计图上笔迹未干,应该是才写了不久的。”

    【小小赠礼敬请笑纳,近日将登门拜访——罗岚】

    “罗岚是谁?”

    “不管他是谁,东岚公国有救了!只要我们带回去这些,再给我们十年,我们将重新崛起,成为新的北方强国!”|

    不提两个欣喜若狂的女子,与此同时,我却为这个突然被激活的史诗级任务头痛,我真没料到,只是一时兴起,居然给我添了一个超级大麻烦。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史诗任务:岚之复兴。】

    【任务要求:解决掉东岚公国被吞并、从属的危机,让那只极北的冬狼之国再度归来——正真正的冬狼之王面前,达索斯算个毛啊。】

    【任务奖励:升为神器的罗兰圣剑,神器荆棘圣冠的线索——我知道你很想找回这件镇国神器。】

    【任务失败处罚:娘化,我是认真的,非常认真的。这次再连国家都保不住,还不如去当娘们去。】

    “头痛啊,卡文斯那小子把荆棘圣冠丢哪了,也不说一声,还要哥哥去找。”

    虽然我口中在抱怨,恐怕,那嘴角的笑意瞒不过任何人。

    “这次,绝对不会失败了。”(未完待续。。)rt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