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八十五章 守护骑士选拔
    “好的,既然你姐姐不在家,那我就下次在登门拜访吧。这点小礼物请收下,只是聊表新意而已。”

    昨天花了一晚上,用剑逼着格林拆掉了他所有的陷阱和爆炸物,然后又花了一晚上武力镇压,才能他们暂时放弃自己的目标。

    被那些坑货坑的够呛,半宿没有睡好,天还没亮,我就独自出门了。

    嗯,既然这群坑货太不靠谱,就抓紧时间找靠谱的吧,稍微整理了一下奥兰帝国的历史,就找出了几个应该在首都,但现在还没有发达的未来强者。

    这次,为了多招几个正常人,我还特别忍痛勾掉了几个名字,剩下的,都是不管名声、实力、品性都值得敬佩的未来英雄。

    但让人惊讶,一早上连续拜访两家都没人,第三家找到“雨燕剑”斯温娜.迪.纳尔森,却也被告知她一早就外出了。

    我有些奇怪了,这一大早的,斯温娜一个女剑士能去那。

    “小弟弟,可以告诉我你姐姐去那了?”

    一次是偶然,三次还是偶然就说不过去了,现在问那两家都是语焉不详,现在对方是个好哄的小孩,我自然不会放过了。

    “姐姐说不能说的……姐姐去参加守护骑士选拔了,是个外国公主的。”

    好吧,果然是个熊孩,本来就是为了这个斯温娜最痛爱的小弟准备的棒棒糖和小玩具,立刻就让他把姐姐的吩咐丢到了脑后。

    “守护骑士?公主?斯温娜自己都是女性。她干的来吗?”

    我不由得笑出了声,但想起那个攻略提及的这位女英雄的生平。却有些能够理解了。

    “雨燕剑”斯温娜,奥兰帝国大贵族后裔,家道落的女剑士自幼就矢志振兴家族,曾经伪装成男性骑士参军谋求跻升,但却由于身份暴露被逐出所辖的苍龙骑士团,才开始了自己的独行之路。”

    很明显,这位大姐是提前履行了历史的目标,假装男性参加外国公主的守护骑士选拔。比较,只要能够成为外国公主的守护骑士,至少能摆脱平民的身份,也算是向振兴家族的目标迈了一大步。

    “等下,守护骑士选拔?外国公主?小蒂亚戈,那个外国公主是那个国家的,你知道吗?”

    “嗯。好像是什么岚吧……”

    一瞬间我就想通,沸腾的情绪在胸口沸腾,剩下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

    “达索斯!你够胆!”

    ---------

    “愤怒?无奈?恐惧?绝望?”

    蕾妮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情绪,眼前吵闹的的奥兰皇家竞技场,那无数观众的欢呼,更让她陷入了冰冷的绝境之。

    “恭喜您。尊敬的蕾妮殿下,您那闻名遐迩的美貌跨过阿斯特山脉的阻碍,您看,今天来的年轻人都很不错,您应该会选最如意的守护骑士的。”

    “守护骑士?我的夫婿由你们奥兰人定。凭什么!”

    怒吼在喉咙里转了一圈又被咽下,这突然袭击式的守护骑士选拔。不就是不给自己应对的时间吗,若这个时候说出“我没和你们商量过”“你们选拔的守护骑士我绝不承认”,对方会马上借机发挥,把其上升成外交事件,成为战争所需的导火索。

    看着那些喜笑颜开的他国使节,看着他们看自己那混杂着同情、无奈、羡慕的眼神,蕾妮就知道找他们帮忙已经毫无意义。

    他们所有的情绪都有,唯独没有惊讶,显然,已经早就得到了通知,而作为当事人的自己,却只是两个小时前才获知。

    不知道奥兰帝国付出了什么,昨天还谈的好好的盟友今天就变卦,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当做了祭品,蕾妮怒极,却不知道对谁发泄。

    她知道,在外交场合,歇斯底里的质问只会让人小瞧自己和自己的祖国,眼泪更是软弱和不成熟的象征。

    “这就是老师所说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吗?血淋淋的丛林法则吗?傲慢的奥兰人!总有一天,你们会付出代价,真正的冬狼之王会撕碎你们的喉咙。”

    她能做的,只有努力挤出笑容,然后把眼前一个个可憎的面容记在心底。

    冬狼之王达索斯颇为玩味着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十四岁的少女,在富裕的贵族家庭应该还是没有玩醒的年龄,眼前的小女孩咬着牙,低着头努力克制,显然想通了眼前的一切。

    年纪轻轻遭受这种羞辱,面对这种很有可能赔上终生幸福的绝境,却还能保持这种冷静,已经颇为难得了,但作为自己的对手,作为抵挡自己霸业的石,却还太嫩,那传说的一骑当千之威,应该也只是宣传吧。

    “为伟大的盟约即将缔结而干杯!为我们奥兰帝国的年轻俊杰干杯!为我们魅力惊人的蕾妮公主干杯!”

    随着帝王率先举杯,盛满红酒的黄金杯被逐一举起,诸多王爵贵族们喜笑颜开的同举酒杯,唯一不合群的,就是那个被祝福的公主,正冷冷的看着他们,就仿若高岗上巡视猎物的头狼。

    记下眼下的仇恨和侮辱,寻找报复的时机,也是眼下的她唯一能够做的。

    “诸位抱歉,我去补个妆。”

    但毕竟,她只是个十四岁的女孩,愤怒和绝望、委屈让眼圈不可避免的变红,不甘心在仇人面前掉泪,以补妆为由暂时离去。

    而她刚刚走下看台,在达索斯的眼神示意下,两个五大三粗的侍卫就跟了上去。

    今天的蕾妮可是主角,守护骑士一定要现场敲定,达索斯不会允许任何变数的发生。可不能让她跑了。

    很快,一个侍卫等在卫生间外面。一个侍卫就跑回来回报,达索斯才点了点头,把注意力投向了下面的表演。

    在达索斯的意识,自己的确没有亏待哪位年轻的公主,下面参选者都是奥兰帝国小贵族和平民的精英人物,自己也能趁机选拔一下人才。

    当然,大贵族的弟和王室成员是不会参与这样的竞赛的,一个他国的公主在带来荣誉和地位的同时。也注定让其远离奥兰权利枢。

    遵循古礼的守护骑士选拔是典型的擂台赛,年轻的骑士们为心爱的贵族少女展示自己的骑士风范和出色的武技,只要表现出足够的实力,落败者也会得到赞赏。

    而“官方”安排的两个传奇,在确定参赛者没有威胁自己种选手的“黑马”后,也爽快的直接认输,毕竟。两位传奇大叔年龄都不小了,欺负别人小姑娘实在有些太过分。

    现在下面已经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能达到这一步的,都至少是黄金阶的强者了,而雨燕剑斯温娜,却正好是其的一位。

    奥兰帝国的未来皇帝在举杯欣赏自己的民的博爱。突然,看着那个暴风疾雨的剑手,他微微皱眉,叫来了侍从,耳语了两句。

    而正当奥兰帝国的达官贵人在看台上满意看着表演的时候。却没有人猜测这个已经被视作砧板上的肉的异国公主是怎么想的。

    此时,在贵宾室的梳洗间。面对梳妆镜,少女泪流满面,呜咽无语。

    毕竟,她才十四岁,而在一年前,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殿下,如今,残酷的国际斗争全部压在她稚嫩的肩膀上,一步错,搞不好就是直接亡国,一想起故乡信赖自己的亲人和国民,想起自己即将面临的屈辱,她就泪流满面。

    “父王、凯丽姐,我真是个不合格的公主.....”

    “那么,你需要力量吗?足以改变命运的力量。”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人不知道从何响起,那直抵心灵的温和嗓音,却让蕾妮发自本能的信任,仿若来自先祖和神明的启示。

    “是的,只要能改变这一切,即使要付出包括灵魂在内的一切,我也愿意........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好吧,暗示术已经被破除了,但已经得到答案,我却摇了摇头。

    “哎,肯定是卡斯的后裔,真够蠢的了,交易一开始谈就交了底,连对方的底牌都没有看到,就愿意付出包括灵魂的一切,随便来个魔鬼就可以把你骗光光。不及格哦。”

    “你......你是谁!”

    绝音结界让尖叫声没有传出来,少女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看到的,却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和那颇有些熟悉的嗓音。

    “睡一觉吧,这担对你的确重了点,我帮你挑一点吧。不过这次突击测验你的成绩是零分哦,年轻人,记得努力准备补考吧。”

    -------------

    守护骑士的选拔起已经进入了最终的决赛,比试的双方都是出色的年轻骑士。

    高大魁梧的卡特是奥兰帝国苍龙骑士团的队长,仅仅二十七岁的他,凭着出色的武技和史诗神兵“兽人粉碎者”重锤,一路横冲直闯,到达了最终的决赛。

    而他的对手,那个年轻的无名剑客,却是他最讨厌的高速、敏捷型剑手,发现这个英俊的像娘们的剑手的绝对实力还明显在他之上,原本卡特是很有点担心的,但此时,一个从天而降的喜讯,却让他惊喜若狂。

    而果然,一开打,那个剑手就变得畏缩畏脚了。

    “你个娘们还打算当守护骑士?你有这功能吗?”

    是的,他得到的那个消息,就是决斗的对手居然是女性,而若是守护骑士是女性,那么奥兰帝国的谋划自然就成了可笑的一场空。

    女性和女性又不能留下后代,那不就等于白送了对方一个骑士。

    而得到警告的斯温娜,也只能咬着牙面对对手的耻笑,刚刚得到了皇家侍从的密信,她还以为是招揽的通告。非常高兴,没想到却是被一眼揭穿了自己的身份。并警告自己不许夺冠。

    她想赢,也有把握赢,但在奥兰帝国违反皇帝的意志?嫌死的不够快吗?

    于是,最后一场比赛的结果,在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确定。

    而在看台之上,梳妆打扮完毕的“蕾妮公主”却再度归来。

    依旧是那张脸,依旧是那身骑士战裙。只是,这次她的气质稍微有些不同。

    若刚才那欲哭无泪的模样让人想起了稚鸟,现在的蕾妮公主,带着微笑一路走来,步伐稳健,那然自得的自信和骄傲,就让人想起正在巡视猎物的雄鹰。

    “让大家久等了。”

    “没有。没有。”不知为何,被这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看过来,刚刚背弃了盟约的小国首脑们,莫名的感到一丝心虚。

    短短五分钟不到,就完全判若两人,就是达索斯也有些吃惊。

    “啊啊啊。那剑客居然是个女人!”

    “为什么女人也能参加?”

    “胜利者卡特.提亚斯!”

    但此时,下面却已经分出了胜负,犹豫不决的斯温娜被重锤击伤了肩膀,被束缚紧紧秀发散开,女性的身份揭露的同时。自然也失去了继续竞争的机会。

    两米多彪形大汉的卡特举着重锤向看台高声示意,活像一直刚刚受到嘉奖的大猩猩。下面已经有人在非议这野兽和女孩的搭配了。

    而蕾妮公主却笑了。

    “既然是我的守护骑士,那么,至少要比我强吧,我可以亲自试试吗?”

    “怎么能够脏了殿下的手,殿下还是更适合在温暖的室内绣花,带兵打仗这种粗活,还是丢给男人做吧。”

    达索斯笑道,但言语却很不客气了,其更讽刺对方只适合当贤妻良母,而即使他一直觉得蕾妮的战绩是虚假的宣传,但这种时候怎么可以给对手翻盘的契机。

    “一剑就够了,我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外表那么强壮,若只是个银样蜡枪头,那我以后不是吃亏了。”

    少女轻吐香舌,说不出的可爱,但这过往形象完全不搭的语带双关的黄段,一下让场面哗然。

    但既然蕾妮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再不让步,就显的奥兰帝国小气了,于是达索斯点了点头。

    然后,侍从会意开始大声宣告:

    “现在,我们的勇士,卡特骑士将迎来一场新的挑战,尊敬的蕾妮公主将亲自测试对方的实力。呼,为了避免我们强悍的骑士伤到可爱的公主殿下,这场测试将由卡特接下公主的三剑,若卡特骑士能够挡下的话,新的守护骑士将就此诞生!”

    好吧,这侍从显然领会了君主的意思,把话说的像是蕾妮公主拉不下脸面,非要走过场一般,原本的一剑变成三剑看似很豁达,但在没有本质区别的同时,实际还是一种傲慢和自信。

    而最后那“守护骑士就此诞生”,更是直接把话说死,不给退路了。

    “卡特好样的!”

    “蕾妮殿下请手下留情!哈哈哈!”

    竞技场满是嘲笑和喧闹,所有人都把“三剑之试”看做了一场闹剧,就是卡特本人,也傻笑着不住点头,仿若公主已经答应下嫁。

    但蕾妮却笑了。

    “可惜了,我没带兵刃,陛下,能够借剑一用吗?”

    “当然,只要你能够使用。”

    达索斯没安好心的把自己的佩剑递了过来,这把血色的传说神兵可是出名了孤傲不逊,他等着看蕾妮出丑。

    【魔剑:猩红征服者】作为奥兰帝国帝王的佩剑,是堂堂的传说级神兵,他只臣服真正的征服者,弱者连触碰他的机会都不会有,勉强使用,只会变成被魔剑抽干鲜血的奴隶。

    已经有好几个倒霉蛋被魔剑吸血了,知道这把剑的奥兰人都等着看小公主笑话。

    “感谢陛下的慷慨,啊,真是淘气的小家伙。不过,乖乖听话才是好孩。”

    但让人不敢置信的,预料之的尖叫脱手没有发生,在那只娇嫩的小手之,红色的魔剑居然突然光华大盛,下一刻就光华内敛。所有的血光凝结于剑锋,进入了完全战斗状态。简直比遇到了主人的宠物狗更乖。

    作为剑主的达索斯更是完全不敢置信,魔剑这么恭顺的模样自己都没有见过,血腥征服者只服从野心勃勃的征服者,难道在这把剑眼,这小女孩是比自己更强大的征服者。

    觉得情况不妙的达索斯想阻止,却已经晚了。

    蕾妮没有顺着楼梯前往擂台,反而缓缓走向了看台的边缘,抬头看向了蓝天。

    “多少年了?岚之血脉镇守人类世界的边陲。无数族人的鲜血和性命的换来的,却是猜疑和敌视。”

    蕾妮一只脚已经踩上了护栏,周遭一边骚动,担心她自尽的侍从们已经冲了上来,但背后如同实质的圣光喷涌而出,根本无法靠近。

    “多少次了?那血淋淋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新的卑鄙的背叛者又添上了新的创口。神圣的盟约如废纸一般被反复撕毁。”

    娓娓动听的嗓音在看台上回荡,那双清澈瞳孔所及之处,明明只是普通的言辞却仿若有魔力一般,背叛者们受到炼狱般的良知拷问。

    “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岚之王室的秘密吗?好吧,我就告诉你们吧。岚之王室,包含着神明的力量。神恩:战争天使化身!”

    从背部喷涌的圣光化作实质的羽翼,而蕾妮已经跳出了看台,悬浮在半空的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无尽的光辉覆盖,完成了从凡人到战争天使的转换。

    和近代那些沦为神使的新代天使不同。这古老的战争天使是秩序女神的亲手造物,是讨伐混沌邪神的先锋军,是整个天使族群的王者。

    金翼代表着无尽的秩序之力,熊熊燃烧的圣炎代表着制裁和审判,遍布全身的金色圣纹更铭刻了无数的世界规则,在遥远的上古时代,战争天使的对手只能是更强大的邪神和恶魔领主。

    金色的羽翼展开,头上的火焰光环正在熊熊燃烧,圣洁的烈焰居然和魔剑的血光融合,双翼一扇,天使化的蕾妮就到了卡特的上空。

    “吾之守卫骑士?可笑的凡人,你可知罪?”

    “我我我.....”

    面对战争天使的质问,卡特动摇了。

    在各教会的反复宣传之下,在世人的眼,天使作为秩序众神的使者的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世间已经很少能看到真神的使者,而身为凡人居然企图得到天使的垂青,这难道不是罪行吗?

    好吧,他已经不用“我”了,蕾妮根本没有等他的回应,带着血色的烈焰重剑迎头劈下。

    “铛!”

    让人不敢置信的,却是卡特居然架起重锤挡下了这下重剑,两兵相交,火花四射。

    “我挡下了,我居然挡下了.......为什么你们不为我欢呼!我是胜利者啊,再有两剑,我马上就能迎娶公主了。”

    但马上,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的确挡下了剑锋,但其上的圣焰,已经沿着兵刃相交处扩展开来,把他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炬。

    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直接化作了灰烬,刚刚出炉的守护骑士被效忠的对象一剑干掉,还死的凄惨无比,瞬间,巨大的竞技场变得鸦雀无声,冷了场。

    “哼,不自量力的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维护战争天使化身太耗费力量,短短十秒就榨干了蕾妮全部的体力和秩序之力,随着双翼的收起,蕾妮重新化作了凡人。

    “啪啪啪!”随着而来的,却是达索斯的掌声和张狂的笑声。

    “哈哈哈,的确不自量力,他这样的俗人怎么配成为您的守护骑士。“

    走近了的达索斯,却突然单膝跪地。

    “那么,美丽的蕾妮公主殿下,我,奥兰帝国的帝王,达索斯.敏恩,可以有幸成为你的守护骑士吗?”

    ”啥?”

    这无疑等于当场求婚,还是本国那个据说对女色没兴趣的皇帝,瞬间,议论声和惊呼声响彻云霄。

    但我却皱起了眉头,嗯,是我,而不是蕾妮,真正的蕾妮早就丢给戴安娜了,从洗手间回来就是我在亲自演出,战争天使化身更是我的种族天赋,现在一切发展还都在预料之,而达索斯的告白就肯定是意料之外了。

    “男人对男人的告白,还真是恶心到家。”

    但此时,我却不能不认真考虑,这帝王的求婚涉及到国家尊严,搞不好还真会开战,正面拒绝和接受都不可取的话,就按照我的方式来吧。

    “不可能的。”

    “为什么!只要你答应,我愿意以半个王国作为聘礼,你就可以成为奥兰帝国的皇后,我们联手,可以获得这世界的一切,不比在边陲雪地挨冻挨饿好得多吗?”

    被拒绝的达索斯化作了愤怒的狮,恼怒至极的质问我。

    “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我以圣光之名起誓,我对男人毫无兴趣,我只喜欢女人。”

    好吧,刚刚还在沸腾的竞技场瞬间被冷却了,他们刚刚当众求婚的皇帝以一种凄惨无比的方式被甩掉了。

    对于圣骑士这样的神职者来说,以自己力量之源的神名发出的誓言必然是真实的,否则就是愚弄真神,会被直接剥掉神赐之力。

    而从哪个公主身上的蓬勃活跃的圣光来看,她还真没撒谎,她真的是喜欢女人。

    而我却径直的走向了擂台上最后一个人,那个由于女性身份被揭穿而落败的斯温娜。

    “感谢奥兰帝国为我举办的守护骑士选拔,让有机会获得这个可爱的骑士。嗯,就是她了。”

    我低下头,轻吻这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女孩的额头,完成了守护骑士最后的仪式。

    “骑士和公主一见钟情,一段佳话就此诞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千百年后,历史上有这么一段记录,蕾妮.琴.岚,她另一个名字更广为人知——百合花公主,据说,身为女性的她,有一个三位数的百合后.宫。斯温娜.迪.纳尔森,正是百合花公主的首席骑士和首席妃。——以上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s:有月票和推荐票的书友支持下吧,欠的爆发松鼠身体好转了就补上,才三次,应该问题不大吧。ri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