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八十六章 故人
    当某位“公主”在趾高气扬的表演的时候,真正的公主却在台下气的只发抖。

    当她苏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像只小白羊一样被剥的干干净净,只裹着一个斗篷被丢在看台上,若不是一左一右两个灰精灵控制了她,若不是担心一旦闹起来就不可收拾,恐怕她早开始闹腾起来。

    假冒的公主比真公主还能力压全场让她很沮丧,而随后的天使化身,却让她震惊到不敢置信。

    人类是很排外的种族,但有一种血脉不仅不排斥,还反复受到推崇。

    “天使。”

    秩序的第一代子民,神的使者,参与了人类种族创造的神之长子,已经脱离凡世的神之族群。

    教堂的壁画之上、神圣的赞美歌之中,都少不了对这个种族的赞美,而不管在那篇史诗和小说中,天使都是圣洁而纯洁的,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神明的意志,她们的剑刃所指之处就是秩序的天敌。

    或许,现存的天使根本不可能在凡间出现,这也是信仰秩序众神的人类会如此推崇它们的缘由,毕竟,对于真正的王者来说,高高在上的神权离得越远越好。

    在那一刹那,蕾妮就领悟了假公主的作为,并暗暗叫好。

    “难道她真的是帮我的?仅仅只是这个天使化身的血脉能力,岚之王室就不会被小看,即使狐假虎威也好,而有了那些资料,只要给我们时间。我们就有了再度崛起的希望。”

    而看到那个剑劈卡特的时候。蕾妮更是挥拳叫好。不要说她已经被那个大猩猩恶心的够呛,这段日子的积怨,已经让她对这个国家毫无好感。

    但接着,达索斯的突然求婚,就把她彻底吓到了。

    两国君王的婚姻?光想想就匪夷所思,不管那男人是为了血脉力量,还是为了彻底吞并东岚公国,他在展示了自己的野心的同时。也展示了自己的诚意,无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外交抉择。

    那一刹那,蕾妮真的犹豫了,若牺牲自己接受这个求婚,或许自己的公国就有了喘息的时间,但接着她就想到了,当合并的双方相差太远,那么,只是吞并的另外一种说法。现在的东岚公国若和奥兰帝国合并,只有可能被吞并为其中的一个省。

    “拒绝。一定要拒绝,但直接拒绝不仅会伤了达索斯脸面,还会给整个奥兰帝国带来耻辱,搞不好就直接引发战争,怎么办好呢?”

    显然,这是一次没有预备的突发事件,但夹着整个帝国的威压和筹码,达索斯也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

    不过,在真蕾妮眼中的绝境,在假蕾妮眼中却是小菜一碟。

    “抱歉,你是男人,但我喜欢的是女人。”

    达索斯满是自信的求婚结果,却是被毫不留情的当面拒绝,想借机发火还不知如何去发,最后只能成为闹剧和饭前的谈资。

    自己的求婚对象是个喜欢同性的特殊喜好者,这样的拒绝,恐怕是最让人无奈的,但也却是最充分的拒绝理由——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蕾妮在暗自庆幸自己和东岚公国都刚刚逃过一劫的同时,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新的麻烦,在得救的同时,自己貌似被那个假蕾妮坑了,估计这坑深的这辈子都爬不出去。

    “等下,居然用我的面孔当众说出这种宣言,那以后我不是怎么都洗不清了?我这辈子就不用想嫁人了?”

    好吧,明天各大小报的头版头条已经确定“大帝求婚受阻,蕾妮公主自爆性向”,“皇帝的情敌斯温娜秘史”、“跨越国界和性别的三角恋”,无疑,这些必然是近期最热门的话题。

    至于蕾妮本人?

    在圣光之神的见证之下,作为圣骑士的她的真爱誓言的真实性是不用质疑的,而很快,随着情报和小道消息的传播,蕾妮公主殿下本人爱美女不爱江山的特殊喜好,就会传遍整个世界。

    而且这还必然成为假戏真做的典型,若以后证实了她是正常的,恐怕这次当众欺骗奥兰帝王的事件必然上升到对整个奥兰帝国的侮辱,后果必然不堪设想,那么,以后蕾妮不仅不能解释,还要努力伪装成非正常的女性,搞不好还要搞个三妻六妾。

    “混帐!我要杀了你!!我这还怎么见人。”

    好吧,若不是戴安娜按住了她,恐怕里面只有轻薄内衣的蕾妮,会毫不犹豫冒着走光的危险冲上擂台。

    而当这场悲剧被彻底化作了闹剧后,两个多小时后,当小报、大报都迫不及待的把皇家竞技场发生的一切传播出去时,真假公主,却回到了临时使馆,坐到了一起。

    “罗兰,你是罗兰!你果然没死。”

    “好久不见了,凯丽姐。”

    ----------------

    由于公主殿下的精彩表演,默默无闻的东岚公国一下子成了热门话题,原本门可罗雀的临时大使馆当即被访客们挤得水泄不通,但可惜大门紧锁,完全没有接待的意思。

    在二楼的会客室中,却很吵闹。

    “混蛋,我和你拼了。居然敢陷害我!“

    而在愤怒的不可遏制的少女面前,恢复成罗岚摸样的我却慢悠悠的喝着冰苦茶,这可是家乡的特产,好久没有遇到了,自然要多加品尝。

    “那你能找出更好的办法吗?既不扫奥兰帝国的面子,又拒绝下来。你应该感谢我,否则你现在麻烦大了。”

    蕾妮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我说的都是实话,当即,蕾妮就沉默下去,她也一直在想,但别说更好的办法了。连这个办法都想不出来。

    “你是谁?罗兰不会这样叫我的。”

    刚开始的欣喜之后。听到我的称呼。凯丽的面色却多出了些许犹豫不决。

    “天大地大我更大罗兰可从来不会叫人姐姐、哥哥的,他…….”

    在日志中,凯丽是我过去最亲近的几个人,果然和预期的一样瞒不住,但也没料到居然一开口就泄了底吗?那么,就试试日志上的第二种称呼吧,对了,还有关于木精灵的小秘密。

    “嗯。小凯丽。你后颈上的星型胎记和右乳下、左臀上的黑痣还在吧。”

    闻言,凯丽当即双手环抱,羞红着脸,以防护色狼的眼光死死的瞪着我,而和我同行的戴安娜,也满是惊诧的看着我。

    “我的确忘掉了不少东西,不过短命种能够迈过寿命的限制,这样的付出也算是理所当然吧。”

    凯莱布丽安却摇了摇头,即使直觉告诉眼前的人的确是罗兰,她依旧不敢确信。

    事关重大。再小心也不为过,若是得到罗兰留下的东西。也有可能知道这些,但她有更好的检验手法。

    双龙缠绕的短刀摆在了面前,那是和灵魂之间挂钩的“生命之灯”。

    我刚刚凑近,那白色的小珠子就散发出耀眼的光辉,证明了这正是我的生命之灯。

    “果然是你这个小色狼!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熄了又亮,亮了又熄的!”

    还没来及反应,凯丽就一把抱住我,那兴奋的面庞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刚才那个镇定自若的木精灵。

    “呵,很简单,死了再活,活了再死就是了。”

    闻言,凯丽愣住了,死了再活、活了再死?说的容易,但稍微对世界、灵魂有些了解,就会知道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好了,难得重逢,不提这些无聊事了。对了,这生命之灯的黑白色就是灵魂偏向秩序侧、混沌侧的显示吗?看来,卡文斯这次还真是黑的彻底啊。”

    的确,还有什么会比混沌化身的恶魔更偏向混沌了,但让人意外的,却是凯丽摇了摇头。

    “一百三十多年前,你的灵魂之珠比他更黑,可以说说,你是它吗?那个代表黑夜的噩梦。”

    木精灵的问话中带着颤抖,即使永夜大君是罗兰的消息已经在各国高层中流传,但作为双子星的启蒙老师,她却一直不愿相信原本善良阳光的罗兰,会走到哪一步。

    “嗯,是我。当年查出岚之国覆灭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我就干脆把所有的嫌疑犯和帮凶全部清洗了一遍。呵,后来貌似做的有点过头。”

    “啊……”

    “凯丽姐!!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凯丽姐会晕倒。”

    好吧,最担心的噩梦化作了现实,凯丽二话不说,当场百感交集,怒怨攻心,直接昏厥倒地。

    但她晕倒了,却丢下在场剩余三人,只有大眼瞪小眼的份,失去了相关记忆的我,只能从日志上知道凯丽很痛爱过去的我,却无法理解这过度的反映。

    而等在蕾妮的急救下,凯丽刚刚清醒过来,却突然抱住我,低声呜咽起来。

    “呜呜,都是凯丽姐姐没用,才让你和卡文斯吃了太多的苦。”

    重视的人堕落了黑暗,阳光的王子变成了魔王,强烈的自责让凯莱布丽安泣不成声。

    泪水打湿了我的后背,这熟悉而陌生的触感却让人动弹不得,这种被当做晚辈爱护,被长辈关怀的感觉,还是第一次遇到,让人好不习惯,让人想赶快逃。

    “看来,是要找找能帮忙回复记忆的东西了。”

    明明别人哭的一塌糊涂自己却毫无感觉,我第一次觉得日志也代替不了记忆,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很难再次挽回。

    好吧,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劝住了已经不断自责,哭成泪人的凯丽,才把话题扭转到正题上。

    “……你会回来吗?”

    颤抖的凯丽问道,但我却摇了摇头。

    回去做啥,我的臣民还在硫磺山城中,现在的东岚公国已经不是原来的岚之国了,再说了,已经退位的君王再次登基成何体统,我的目标也让我不可能限于一国。

    “不过,我会帮助岚之国再度崛起。那些资料已经表明了我一部分的诚意。而接下来的重头戏。从这把剑开始。”

    【罗兰圣剑,亚神器】

    【攻击力:22-44+11】(+11是它本身视作+11级亚神器,即使发挥了武器的下限伤害,也要附加11点无法减免的银焰附魔伤害)

    【永不折损:即使面对神器,这把圣剑也不会折断。】

    【岚之王权:罗兰圣剑是岚之王室王权的标志,只有获得了王者的认可,才可以使用这把圣剑。而随着岚之国的再度崛起,它正在努力进化的更强。但同时。这把高傲的圣剑只有岚之国的王者极其信任的骑士能够使用。】

    【王者之风:持有者力量+2,敏捷+2,体力+2,魅力+6,在岚之血脉组建的国家中,从尊敬开始计算声望。】

    【剑身处有一串黄字:罗兰圣剑是传说中的圣骑士王子罗兰的佩剑,只要他的后裔和意志继承者才能获得这把圣剑的认可。(使用条件:岚之血脉)】

    银色的圣剑散发出耀眼的光辉,我却在暗自垂泪,我早该知道系统没安好心,从这一开始。就不是我能够用的。

    成为王室效忠的骑士?那就要册封仪式和封地,现在的东岚公国根本做不到不说。就算做到了,我也不愿意成为向某人效忠的骑士,即使那效忠对象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后代。

    而就算我能够使用,在我的手中,这最多只是一把神兵利器,这样的东西虽然罕见,但我还可以再找,有“历史”的指引,我觉得应该不会太难。

    但若是被这一代的王储骑士公主寻回了王权象征的罗兰圣剑,那简直就是天命所归,在这个王权和神权交织的时代,失落王权之物的寻回,整个国家的凝聚力会剧增,那些由于战争失落的遗民,也会考虑重归故国。

    至少,寻回罗兰圣剑的蕾妮声望会暴涨,以王权神兵为砝码,甚至可以尝试和另外两个岚之国遗民建立的小国谈合并了,这样,有了领地和人民,岚之国的再度崛起才有了希望

    “罗兰圣剑!这就是传说中的罗兰圣剑吗。”

    欢呼的蕾妮刚刚摸上圣剑,却反而直接被弹飞,但从没有被圣焰烧伤来看,她还的确完全符合使用条件,只是她还太弱,弱的让圣剑承认都做不到。

    不过,看着这个锲而不舍的公主,我也在思考让她变强的办法。

    “蕾妮为什么这么弱?没人传授吗?”

    “蕾妮的剑术天赋还行,但也只是还行,诸多琐碎杂事压在她身上,那有时间让她慢慢练剑。她又没有神术天赋,圣骑士和牧师之路等于断绝。虽然她很聪明,但法师之路需要的大量时间她也是没有,于是最多练练剑术锻炼身体就差不多。别用你和卡文斯作标准比较,岚之王室几千年也就出你们两个,这对其他的王室子弟未免不公。”

    我点了点头,我差不多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这里倒是有个新职业公正骑士,虽然他是律法之神的骑士,但实际上和圣骑士一样不需要向教会完全效忠的,他也不需要神术需要的意志力属性,他需要的是智力,需要的是对律法的理解解析…….”

    “或许,东岚公国可以同律法之神的教会接触一下,若是能以其为国教的话,很多事情都会不同……”

    “对了,还有极光骑士的培养,必须从现在开始了,等冬季来了就晚了…….”

    谈起正事所花的时间并不长,毕竟只是我说,她们听,最终下定决心还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但有件私事,我真想问问了。

    “对了,凯丽,蕾妮她们到底是谁的后裔。到底是我的,还是卡文斯的。”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满怀坎坷不安,这疑虑放在心底也不是一个事,我最终还是问出来了。

    “你自己居然不知道?”

    好吧,凯丽的惊讶理所当然,但我却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记不住了。

    突然,凯丽露出了伤心欲绝的表情,然后低垂着头。带着哭泣怒诉。

    “你忘记我就够了!你居然忘记了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五个字同时在脑海和房间中回荡。

    “咔嚓!”、“咔嚓!”我和戴安娜的杯子都直接摔地上了。长大的嘴怎么都合不拢了。

    “咣当。”那是把剑摔地上的蕾妮。她也傻着眼看着培养自己长大的姐姐,难道自己的祖先居然是她的子女,自己是不是该叫她奶奶。

    “开玩笑吧!!”

    我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失去记忆最可怕的就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忘了自己的妻儿?

    “嗯,开玩笑的。我还没嫁人了。”

    凯丽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别看她已经700岁了。在长寿的木精灵中也只能算是年轻的女子,木精灵更是出名了的感性乐观。

    “咔嚓!”这次连托着杯子的盘子也摔了。

    我捂着胸口瘫在椅子上,这一惊一乍的对心脏实在不太好。

    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日志上关于凯丽的记载会这么矛盾:

    “虽然像姐姐和妈妈一般温柔,但太爱开玩笑,有时候那些很致命,千万别给她机会,否则你会后悔的,绝对!”在这段纪录上,我还打上着重标记的星号。

    “我差点就信了啊。这种事不要开玩笑好不好!”好吧。我承认自己完全信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了,当时战火纷飞的。我就直接回了旋律森林,等再遇到之时,当年的人已经面目全非,不过应该是你或卡文斯的后裔,不过,反正都是岚之后裔,又过了几百年了,血统自然稀薄了,这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关系到我是不是三百多年的资深魔法师啊!

    好吧,这么说简直是自爆其丑,更是自曝这三百年来,我在感情生活上都没有取得进步,我还不至于那么傻。

    “应该是卡文斯吧,毕竟那孩子比你……”

    剩下的不用多说了,我知道卡文斯比我受欢迎的多,但请不要在伤口上撒盐。

    但接着,那熟悉的体香又靠近了,凯丽姐又抱住了我。

    “美好的记忆没有了的话,再重新制造就好了。凯丽我最喜欢可爱的小罗兰了……”

    刚刚重逢,就被抱住了三次,我同时也明白了旁边的记载“小心被当做抱枕”是什么意思了。

    “凯丽姐,我不是小孩子了。”

    过度的热情,虽然让我有点感动,但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毕竟我以前接触到的美女,一半是对我是喊打喊杀,另外一半就是对我笑里藏刀,这样带着善意的美女投怀入抱的事情前所未有,反而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突然,怀中的凯丽露出坏笑,凑近了,吐出舌尖,轻轻舔了舔我的耳稍。

    感觉到耳尖的柔软触感,瞬间,我觉得浑身一颤,然后头晕目眩,连忙后退。

    “你……你做了什么。”

    “和过去的反应一模一样,还说不是小孩子,这么多年了,看来小罗兰的感情生活依旧一片空白。贤者的时光扭曲之戒我也见过,我们木精灵可是对自然生命最为敏感的精灵,通过接触来探查古树的年龄是我们最基本的种族天赋。从刚才的味道来看,你真正的年龄和外表差的很远,需要我来猜猜你现在**的真实年龄吗?”

    我双手合十,举手投降,往日只有我坑人,今天我算是彻底遇到一个能完坑我的,这就是年长者的经验吗,但我坑女妖之王的时候明明很容易啊。

    “哼,别小看人了。我可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你那些花招对我没用的。”

    看来,不只是年龄和经验上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她对我及其了解,而我对她却停留在资料和书本。

    突然,似乎对我带着防备的目光有些不满,她又抱住了我。

    当我满怀戒备的看着这个喜欢抓弄人的女子的时候,耳后却传来了呜咽声,在我的肩上,凯丽抽噎地哭了起来。

    “好过分,臭兰兰,居然忘记了我,亏我还一直想着你,一直在担心你,居然只和我谈公事,都不知道关心问候一下人家。让我抱一下,就一下,呜呜呜,混蛋兰兰。”

    感觉到背后的哭声,我再也不能动弹分毫,五感交织,五味俱全,却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现在确定,在亦师亦母的女子绝对是我命中的克星,我宁愿去单挑恶龙,都不愿猜测她下一秒打算做什么,最后,只能无奈的放任她随意作为,就一抱,就至少抱了十分钟。

    “小罗兰也到了转大人的年龄,如果是罗兰的话,可以的哦。”

    即使终于松开,那随意的暧昧玩笑,依旧让人不知道真假。

    但看着眼前双瞳已经哭肿了,却依旧发自心底微笑的绿发精灵,我觉得自己的努力又多了一条理由。

    而十分钟后,一场大火突然袭击了东岚公国的临时使馆,似乎是不满骑士公主拒绝达索斯求婚的激进分子所为,而二十分钟后,在一个小队的东岚皇家骑士的护送下,公主和她的宫廷教师找到了新的住所——一间三层楼的洋房小别墅。

    “欢迎来到佣兵团绝对绅士联盟的驻地,我们会提供最为可靠的安保和最为贴心的客房服务。”(未完待续。。)rt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