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 第八章 事业线内的奥秘
    “宙斯?”冷凌夕笑了,她的笑容很好看。容颜精致,酒红色短发、褐色的眼瞳,配上她那姣好的身材,足以吸引任何男人的目光。

    “好特殊的名字,我以前好像听过。”冷凌夕笑眯眯的说道。

    “哦?”青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自从当初有一个人叫了这个名字之后,就有很多人也模仿他叫了这个名字。不过,名字叫宙斯,可不代表你就是真的宙斯哦!”

    “呵呵!”青年笑了。

    冷凌夕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本架太空飞梭有头等舱三十二个位置,其中售出十五个,除了我之外,另外十四人的身份我都一清二楚。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从何而来?选择这个从深度睡眠刚刚解除的时候来到我身边,看来你是有所为了。不要以为你长得还不错,就能对我施展美男计。既然来了,你就没有逃走的机会。不过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我们这次一共有二十几个人,分别乘坐不同舱位,你能从中找到我,选择我,也算是十分精明了。不过,可惜的是,你遇到了我。如果你认为我们女人好欺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呵呵!”青年还在笑。

    冷凌夕悠然靠在自己的椅背上,“你笑的很开心嘛,只是不知道你还能笑多久。自报家门吧,说说你的身份,然后再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起码,我可以不杀你,直接将你交给洛星的星际宪兵。想要少受皮肉之苦,就乖乖的听话。”

    “呵呵!”

    冷凌夕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呵你个头!本来如果你知难而退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放过你。可是,你却偏偏叫了宙斯。本姑娘不揍的你生活不能自理,我就不姓冷!”

    青年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为什么啊?”

    冷凌夕解开腰间的安全带,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道:“因为,你竟敢冒充我的偶像,叫了他的名字!”

    “呵呵!”青年又笑了。

    冷凌夕不屑的道:“被我识破了身份,你还笑得出来?”

    青年微笑道:“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呵呵?”

    冷凌夕愣了一下,“为什么?”

    青年认真的道:“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下,呵呵这两个字的意思等同于,傻瓜!”

    冷凌夕有些呆滞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呵呵!”

    冷凌夕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了,她必须要承认,眼前这个男人将她的怒火彻底激发了!

    刺骨寒意骤然迸发,冷凌夕的双眸几乎是瞬间就变成了白色,右手朝着那青年作出一个虚抓的动作,五指齐张,五道白色气流顿时向那青年席卷而去,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这白色气流竟是由无数冰渣组成的。头等舱内的温度一瞬间就降低十度以上。

    冰封!冰牢!

    自信源于实力,冷凌夕很有自信。她自问以自己的寒冰异能,就算是一头大象都能被瞬间冰封、冻结。她恨透了这个骂自己是傻瓜的家伙,决定要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眼看着,那可恶的笑容即将被冰封,冷凌夕顿时大为敞快,到这个时候都不闪避或者抵挡,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太空飞梭上是不可能携带任何武器上来的。

    正在她心中得意之际,突然,她那双漂亮的褐色眼眸骤然睁大,眼神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因为,那个男人,那个自称叫宙斯的男人,突然,碎了!

    是的,碎了。

    他的身体在寒冰异能落在身上前的一瞬间骤然破碎,竟然变成了无数细碎的蓝紫色电光钻出冰封笼罩,从冷凌夕身边一掠而过。

    怎么可能?不好!

    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冷凌夕的身体已经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软倒。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正按在她的肩头,手上,电光缭绕。

    那破碎的青年好端端的站在她身后,任由冷凌夕软倒在自己怀中。

    冷凌夕瞪大了眼睛,大脑仿佛当机了一般。我输了?我竟然如此之快的输了?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这不可能!

    身为冰系异能者,六级基因天赋。北盟洛星天宇拍卖行护送员,天才机甲师,北盟最年轻王级机甲师的我。竟然、竟然就这么输了?

    三岁,寒冰异能觉醒,被评测为六级基因天赋,天才中的天才。八岁,第一次驾驶机甲,十二岁,被机甲学院破格录取,十五岁,成为洛星排名第十六年轻的三级机甲师。十七岁,二级机甲师,十八岁,一级机甲师,十九岁,特级机甲师。今年二十一岁的我,已经是王级初阶机甲师。

    我怎么可能会输?

    冷凌夕在心中疯狂呐喊着,可是,此时的她却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一丝淡淡的乔治阿玛尼最顶级的男士三皇冠淡香水味道从后方清幽传来,味道不浓,独含西腓香和索马里**却令人记忆深刻。

    “你太年轻了,也太嫩了。”青年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修长的手指也就在这一刻落在了她运动服胸前的拉链上。

    轻轻下拉,空气中的清冷不禁刺激的冷凌夕胸前肌肤一阵颤栗。

    运动服内,除了深蓝色**边文胸之外,还有……

    “我无意冒犯,只是,你将东西藏在事业线中,我只能说抱歉。”青年的声音此时听在冷凌夕耳中,和恶魔并没有什么两样。

    一条银色的项链被那修长的手指拉了出来,不可避免的,他碰到了她的肌肤,白嫩的肌肤在颤栗中变红,就像纹上了一朵牡丹花。

    她活了二十一年,这还是第一次有除了家人之外的男性碰触到她的身体,而且还是……

    银色的项链,淡金色的吊坠,吊坠制作十分精美,中央是一颗通透的银色菱形宝石。

    青年扶着冷凌夕的身体,将她重新放回座位,并且体贴的为她系上安全带。手指在吊坠上摸索了几下,然后在那宝石上轻轻一按。

    空气轻微的扭曲着,一个只有直径一尺左右的小小光门悄然在空中开启。空间技术!

    冷凌夕拼命的想要挣扎,可她的身体却完全不听大脑指挥。

    探手伸入那光门之中,青年略微摸索了一下,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箱子。

    箱子不大,黑色金属制成,上面却有三道密码锁之多。这是最精密的电子密码锁,必须要三条三十二位的密码在一分钟内全部输入才能开启,错了一条,就要重新输入。输入错三次,内部的自爆装置就会启动。

    青年在项链上又捏了一下,光门闭合,项链上散发出的淡淡银光也随之消失。他凑到冷凌夕面前,将项链重新带在她的脖子上,甚至还将那吊坠平稳的放在她那事业线外面。再为她拉好运动服的拉链。

    冷凌夕恶狠狠的看着他,恨不得将这近在咫尺的家伙撕碎。

    “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密码!”冷凌夕冷冷的叫道,说出这句话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青年无奈的耸耸肩,“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当然没想从你这里得到。”

    “你怎么知道?”冷凌夕几乎是脱口而出。

    “呵呵!”

    “你去死!”冷凌夕在过去的二十一年里,从未像今天这样厌烦过一个词汇!

    青年不恼,看着她的眼神中甚至充满了怜悯与歉意,“抱歉,对你的遭遇我深表遗憾。不过,你是个有品位、有眼光的姑娘。再见。”

    ------------------------------------

    不收藏投票的,我就呵呵了啊!

    i1153

天火大道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