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章 坐地户
    这时候的北京城里,坐地户一般都是一个大家庭,坐地户的意思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不是随着全国解放而跟随政府部门和军队迁进来的。这些坐地户大家庭里基本都还保留着没被破除干净的四旧,四旧就是:旧思想、旧习惯、旧风俗、旧文化。具体表现在洪涛他姥爷身上的就是大家长制度、大男子主义!

    洪涛的姥爷是个小老头,个头不高,但很彪悍。他在大山子那边的电子管厂上班,就是一个普通钳工,文化也不高,顶多是能看懂报纸啥的。这个彪悍体现在哪儿呢?首先就是他的身体彪悍,他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先去地坛公园里打太极拳,然后找准一棵大树把全身上下都撞一个遍,再步行一路向东,穿过东直门直奔酒仙桥大山子一带。

    这个距离有多远呢?就等于是从地坛公园走到望京小区,单程9公里左右,中途在东直门的早点铺里来一顿包子炒肝,中午吃饭盒里带着的午饭,晚上下班之后再一路走回来,顺便给家里的孩子买点零嘴什么的。这个孩子指的就是洪涛和洪涛的小舅舅,至于那个比洪涛也只大了12岁的小姨,在他姥爷眼里根本不能算小孩,更不能给买零嘴,家里的男孩子才算孩子,女孩子都是给别人家养的,凑合喂活了就完事!多吃一口都是严重的浪费!

    如果光是不给买零食也就凑合了,但这只是很小的一个细节,在洪涛的姥姥家里,姥爷下班回来的钟点,就是开晚饭的时刻,老头儿每天几乎都是同一个时间到家,所以他进屋之后,喝两口热茶,酒菜就必须上桌了,晚一分钟都不成,如果晚了姥姥就得落埋怨,负责帮助姥姥做饭的小姨就得挨骂,赶上洪涛的母亲回来三个女人全得数落,要是洪涛的大姨和大姨夫也回来了,那就把4个女人包一块骂!

    但是这种数落也好、埋怨也好、骂也好,只限于家里的女人,像洪涛的父亲、大姨夫、大舅、小舅包括洪涛自己,是不会挨骂的,老头儿从心眼里由衷的感觉就是,家里的男人都是上班挣钱的,女人就是洗洗涮涮、做饭看孩子的,如果他上班没上好,工资没拿回来,那是他的问题,除去这个之外,一切问题都是女人的问题,必须教育!

    老头儿不抽烟,但是每顿饭必须喝2盅白酒,小瓷盅,北京叫八钱杯,一盅不到一两酒。姥姥家吃饭的顺序是这样的,先上酒菜,平时也就是拌个萝卜丝、白菜心之类的,赶上老头儿高兴,他可能会从下班的路上带回一两二两的猪头肉或者羊杂碎,用黄色的油纸包着,揣在兜里,吃饭的时候掏出来,往桌上一放,香气能飘满一院子。

    等酒喝得差不多时,主菜、热菜就该上了,无非也就是白菜炖土豆、萝卜炖土豆、炒黄瓜、焖扁豆之类的,顶多再摊一小盘鸡蛋。当时的北京大部分家庭都是这样的,冬天就是白菜、萝卜、土豆,夏天把白菜去掉,换上黄瓜、扁豆,一年四季如此,每个月再包几次饺子或者包子,要不弄个炸酱面什么的,里面放上点肉末。

    上菜必须有顺序,吃饭的人也得按顺序排着队来。能和姥爷同桌吃饭的,只有家里的男人。姑爷排在第一位,因为按照北京的老礼,姑爷算是客人,得尊重,一般就只有洪涛的父亲,他的大姨夫家住的远,不逢年过节是不会来的;小男孩排在第二位,就是洪涛和他那个小舅舅;剩下的成年男孩子排在最末,但是如果里面有能和老头儿一块喝一口儿的,位置可以前移。可惜的是包括洪涛他父亲在内,全家人除了老头儿,都不喝酒。

    男人们吃完了,一般就是等姥爷吃完了,抹抹嘴离开了桌子,家里的女人们才能上桌吃饭,这时候桌上的好菜和那么一丁点肉都被洪涛和他那个小舅舅给吃光了。洪涛小时候并没觉得这种习惯有什么问题,他的脑子也根本没往这方面想过,等他大了之后,娶了媳妇,才知道当初的姥爷在精神层面上过得是多么的富裕。从他那一辈儿人起,北京男人的地位是直线下滑,谁敢这么对待媳妇,那就等着离婚吧。

    跟着大舅回到姥姥家之后,姥爷还没下班回来,屋子里只有姥姥和小姨在包饺子。大舅把洪涛带进这个院子,就算完成了他的工作,也去洗手帮姥姥干活了。在姥姥家里,除了姥爷、姥姥和小舅舅之外,没人喜欢洪涛,因为他太淘气了,用北京老话说,都淘出圈了。

    他能因为小姨不让他揪小辫,就怀恨在心,然后在院门口挖了一个小陷阱,里面用水和了一堆泥,然后站在一边等小姨放学回来想把她脚陷进去,把她的鞋弄脏。结果小姨没陷进去,院里的邰大爷陷进去了。他还能因为胡同的小女孩不和他一起玩,就把人家的沙包踢上房,要不就把人家的皮筋儿弄断,反正没有一天不去外面惹祸的,几乎天天有家长带着自己孩子来家里告状。

    不过洪涛没因为这些恶习遭受过一次处罚,因为他有一个彪悍的姥爷和一个比他还讨厌的小舅舅做靠山。他姥爷的对于那些家里孩子被洪涛欺负了的家长,只有一个回答:男孩子哪儿有不讨厌的,不讨厌的那是傻子!你家孩子被欺负了那是你家孩子废物!玩不到一块儿以后就别一起玩了!

    你还别和洪涛的姥爷多说,说多了老头就急眼,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和人家家长干架,胡同里的人谁愿意和一个50岁的老头打架啊,而且你还真打不过他,只能是叮嘱自己家孩子没事别和洪涛玩,要不就拿自己家孩子出气,骂几句打两下。

    他那个小舅舅虽然对付不了别的孩子的家长,但是他能对付别的孩子的哥哥姐姐,每当附近其他小孩被洪涛欺负了,找来人家的哥哥姐姐帮着报仇时,洪涛能跑就会往家跑,一边跑一边喊他小舅舅,然后他小舅舅就会从院子里窜出来,往胡同里一站,手里拎着半块板砖,谁不服就拍谁!

    如果洪涛没跑掉,被人家的哥哥姐姐给揍了,那他小舅舅就会在第二天或者之后的几天,纠集一群和他一样不好好上学,整天调皮捣蛋的孩子去人家学校门口或者半路上拦截,再把洪涛吃得亏给找回来。

    小舅舅为啥这么护着洪涛呢?他的动机和洪涛的姥爷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洪涛的姥爷就是天性喜欢自己家的孩子,再加上护犊子,这是天生的,改不了。洪涛的小舅舅动机很不纯洁,他是为了从洪涛这里骗钱花,骗好东西吃,才如此卖力帮洪涛出气。因为洪涛的姥爷经常会塞给洪涛一个二分钢镚,让洪涛自己去买糖吃。

    就这个问题洪涛的父母和老头儿说过无数次了,别给孩子钱,他还太小!但是洪涛的姥爷一个字都没往耳朵里听,该给还是给!而这些钱就成了洪涛小舅舅的活动经费,洪涛基本上一分也花不出去,全给他小舅舅攒着呢,只要他小舅舅有什么好玩的不带着他,他就掏出两个钢镚,事情就会圆满解决。

    生于80年代之后的孩子,恐怕会很不理解几分钱能干嘛,放到现在,地上掉个几分钱,大部分人都不会弯腰去捡,包括洪涛自己。但是在70年代里,别说一个还没上学的小屁孩,你拉住一个高中生,问问他,兜里有5分钱吗?估计多一半都没有。

    当时的5分钱能干嘛呢?可干的事情多了!

    首先就是买冰棍,当年的北京夏天可热了,家里又没空调、冰箱,连电扇都不多见,唯一能够解渴祛暑的东西就是冰棍。每当你热得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的时候,你看到边上有个小伙伴拿着一根雪白的奶油冰棍,难道你不馋吗?他还不一口一口的吃下去,而是用舌头舔、嘴唇吸,把方形的冰棍生生弄成一个圆形的,如果在赶上喜欢吧唧嘴的孩子,你有没有上去把他一脚踹倒,然后把冰棍抢过来自己吃的冲动!

    而这种奶油冰棍,正好是5分钱一根。这还是比较高档的,一般的孩子不会去买,他们的主攻目标是3分钱一根的小豆冰棍和红果冰棍,如果买冰棍的大妈冰棍车里有快化的,她会5分钱卖你两根。

    除了冰棍之外,当时小吃店里的粥只有2、3分钱一碗,啤酒1毛钱一杯,月饼1毛钱一块,洗个澡也是5分钱,还可以买10块没有糖纸包着的糖块,40个小鞭炮,4个二踢脚,一块泡泡糖和若干根零散售卖的香烟等等,或者花6分钱去买两张电影票,当时很多电影院的学生票都是3分钱一张。

    小舅舅已经13岁了,虽然还没到什么情窦初开的年龄,但是也已经知道有小女孩和自己一起玩是个很光彩的事情。于是一块糖啊、一根冰棍啊、一块小橡皮啊,就是他和他们班女同学交往的手段,而这些钱大部分都得从洪涛这里骗,洪涛的姥爷一般不会给他钱花。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