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七章 迈出第一步
    “瞎说,这小子就是二百五,小祖宗,别让鱼给咬着。。。”洪涛的姥姥顾不上看鱼了,挪着小脚去追洪涛,怕外孙子被鱼给咬伤,到底那个鱼嘴里有没有牙,能不能咬人,老太太根本不知道,她认为是个活物就该能咬人。

    “妈!我回来啦!今儿晚上吃什么啊?饿死我啦!。。。哎,姐,这是谁家的鱼啊,这么多!”这时院门口又走进一个小伙子来,身上穿的绿军装太大,都快赶上大褂了,蓝布书包挎在脖子上晃了晃荡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学生,这位就是洪涛的那个正在上初中的小舅。

    “咱家的,二姐带回来的,还有瓜子和山里红呢,你又上哪儿讨厌去了,你看这个裤子脏的!”洪涛的小姨对待洪涛和洪涛的小舅还是有亲疏之分的,毕竟是她亲弟弟,即使再不省心,也比一个更调皮的外甥亲。

    “妈。。。爸。。。咱们晚上吃鱼吧!姐夫,大哥!”小舅根本没管裤子脏不脏,进屋把书包往床上一扔,爬到桌子上就伸手去抓菜吃。

    “混蛋玩意!洗手去!案板上有糖耳朵,是小涛专门给你留的,小涛都比你懂事儿,还知道给你留吃的,赶明你别老带着他出去瞎跑去,听见没!”姥爷用筷子敲了小舅脑袋一下,一边说自己的小儿子,一边用眼角瞟着洪涛父亲。老头这句话就是说给洪涛父亲听呢,虽然洪涛的父亲嘴上没说过,但是他一直怕洪涛让这个小舅给带坏了,这是谁都清楚的。

    “姐夫,上次你给我那个大钢片子还有没有了?再给我弄一根呗,那根让我给丢了!”小舅根本没听他老爹的话,手也没洗,一把抓起那多半个糖耳朵就往嘴里塞,然后凑到洪涛父亲边上,腆着脸要东西。

    “那东西是给家里磨菜刀用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锋钢锯条,专门锯铁块的东西,你要它干嘛用?”洪涛的父亲可不糊涂,一听自己从首钢工厂带回来的锋钢锯条让内弟给拿走了,立马追问起来。

    “我就是。。。当尺子用的。。。”洪涛的小舅子眼珠一转,瞎话张嘴就来。

    “爸,你可不能让世明拿着那玩意出去,那东西磨一磨就是一把好刀,砍铁丝都不卷刃,世明要那东西干嘛!”洪涛的父亲虽然知道说了也没用,但还是得说,他这个内弟什么德性他很清楚。

    “嗨,世明没那个胆子,他妈,饺子煮好没有啊,世忠,吃饭!吃饭!”洪涛的姥爷一听洪涛的父亲说自己儿子的坏话,立马就不乐意了,根本没管的意思。

    “爸。。。妈。。。我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饭桌上,洪涛终于想起该如何向父母提出不上托儿所的要求了,这还得感谢他那个小舅舅,还是他的一样儿东西提醒了。什么东西呢?就是那个书包。

    洪涛的父亲在他刚懂事的时候,就和他聊起了关于理想的问题,当然洪涛还听不懂什么叫理想,只知道老爸在问自己长大了到底想干什么。洪涛的回答也让他父亲很满意,洪涛说自己长大了要做科学家。这个回答可真不是洪涛早熟、懂事的原因,主要是拜他老爹的灌输,在洪涛父亲看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这个孩子,你又教他什么了,说话怎么这么别扭啊!”洪涛的母亲虽然刚回来没一会儿,但是也不太习惯自己儿子的说话口气,以为是洪涛父亲这些日子里又教儿子什么了呢。

    “你说吧。。。。。。”洪涛的父亲一边往嘴里塞饺子,一边随意回答着。

    “我想在家复习功课,不想去托儿所了。。。您先听我说完!我可以自己学小学的课本,我小舅那里就有,您给我布置作业,如果我学不好,我自觉去上托儿所,如果我完成作业了,那就不去托儿所,成不成?”洪涛刚说出头半句话来,他父亲眼珠子就瞪圆了,洪涛赶紧拦住要发火的父亲,把后半句话也说了出来。他不是不想学小孩的说话口气,他是实在学不会,只能就这么凑合说了,爱奇怪不奇怪吧。

    “我可没书给你读,早让我撕了,不过我可以给你去借几本,姐夫,小涛不愿去托儿所就别去了,我小时候也没去过托儿所,还不是该上学上学,我们班去过托儿所的也没见比我学习能好多少。”洪涛的小舅舅立马对洪涛给予严重支持,还拿自己来当例子,他的学习确实还可以,至少算是中游偏上。

    “你闭嘴,不去托儿所那还不整天玩疯了,你那个破成绩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小涛将来是要考大学的,你别老带着他四处瞎跑!”洪涛的母亲也忍不住开口了,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责怪自己弟弟把自己儿子带坏了。

    “我看啊,小涛说得有道理,那个破托儿所有什么可上的,还得花钱,有那个钱不如给小涛买点吃的补补,你看这个身子瘦的,当初你们几个谁上托儿所了,不都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了嘛。”洪涛的姥姥一直都反对把洪涛送到托儿所去,主要是老太太心疼那5块钱,在她看来,家里养孩子是天经地义,一个是养,一堆也是养,犯不着花这钱送别人那里养去。

    “这些话是谁教你的?”洪涛的父亲也不往嘴里塞饺子了,他让洪涛给说愣了,左看看右看看,谁都不像能教出洪涛说这些话的人,只能直接问洪涛。

    “没人教我,我觉得上托儿所是浪费时间,整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要不就在院子里玩丢手绢,而且那些小孩也不爱和我玩,我觉得与其在那里受罪,不如自己先学点东西,等上小学的时候能用的上。”洪涛为了实现自己不去托儿所、不遭受精神上摧残的目的,也顾不上这些话是不是应该从一个4岁小孩嘴里说出来了,让自己父母怀疑并没什么可怕的,总比和一群流着鼻涕还尿床的小朋友天天混一起好多了。

    “你真能自己学习?我。。。我。。。”洪涛的父亲连说话都结巴了,其实洪涛刚才说的话已经深深的打动了他,这正是他希望儿子目前能过的最好生活状态,但是他实在是没时间来辅导儿子自学,为了不让他在姥姥家里把性子玩野,影响以后上小学,才不得不把他送到托儿所里闷着。可是昨天还四处调皮捣蛋的儿子突然在一天之间变性子了,说起话来还这么有条理,这让他很难接受,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成不成可以试试,不用多,就试3天,如果我没完成这3天的作业,那从第4天开始,我就回托儿所去,我姥爷可以给我作证,说话算数!”洪涛看出来父亲已经动心了,后世里他父亲也是这样,只要是一说和学习有关的事情,让他掏钱就掏钱,让他出力就出力,让他这个爱面子的人出去求人都成,只要洪涛肯学习,就是他的死穴,一点一个准。

    “成,书你也不用去借了,金叔叔家里肯定有,我给你去借,我这就给你借去!”洪涛的父亲终于还是没抗住儿子主动要求学习的**,把饭碗一扔,站起身来就走,给洪涛借小学课本去了。

    他嘴里所说的那个金叔叔,就是游行时走在洪涛屁股后面按个小丫头金月的爸爸,他家还有一个姐姐,叫金星,和洪涛的小舅舅差不多年纪,一般女孩子读书都仔细,而且家里还一个妹妹,应该还留着小学的课本。

    吃过晚饭,洪涛又赖在姥姥家不走了,最终在姥姥姥爷的干涉下,成功的睡在了姥爷床上。他并不是喜欢和姥爷睡,这个老头睡觉打呼噜,早上天不亮就起床,根本就让人睡不踏实,但是为了避开和父母睡一张床,尤其是和母亲挨着睡,他只好忍了。他不是和母亲不亲近,但是一个有着40多岁心理年龄的人,就算变成一个婴儿,也肯定不愿意和母亲在睡在一起。

    第二天洪涛起了一个大早,想不早也不成,姥爷打了一宿呼噜,然后在鸟儿刚刚跃上枝头的时候,他老人家也从床上一跃而下了。常年的早睡早起已经在他老人家体内形成了严谨的生物钟,晚上9点半准时躺下,早上4点准时睁眼,根本不用上闹铃。

    其实也没闹铃可以上,家里一共只有2块表,一块在大屋里,是个木头的座钟,每逢整点就会自动铛铛铛的敲钟,每逢半点就铛的一声响一下。另一块表在姥爷手上戴着呢,是块老上海表,型号是a581,已经戴了快20年了,姥爷准备自己退休的时候把这块表一起传给小舅舅,让他戴着自己的手表去接他的班。

    手表这个物件在70年代还属于奢侈品,像这样一块国内仿制瑞士塞尔卡机芯的上海牌手表,在50年代需要70块钱人民币才能买下来,这差不多相当于姥爷一个人半年的工资了,还得是不吃不喝。到了70年代,这样的一块表需要120元左右,像姥爷这样已经带了徒弟的老钳工,一个月工资也就.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