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八章 大公鸡姥爷
    老头起得早,洪涛也睡不着了,干脆也就别睡了,后世他有早上去公园里跑步的习惯,正好这一世也别改了,继续跑吧。姥爷对洪涛这小屁孩打算和他一起去公园里锻炼身体感到很吃惊,但是老头没拦着,很高兴的带着外孙子一起踏上了前往地坛公园的路。

    76年的时候,二环路上还没有地铁,具体是那年修的地铁二号线洪涛记不清了,但是他知道肯定是在他上了小学之后的事情,因为修地铁的时候二环路边上被整个刨开了,变成了一道大沟,严重影响了他带着他的小队去地坛公里里玩耍,结果他带头从大沟上面的一跟铁管子上爬过去,让施工的工人给抓住了,告到了学校里,结果好不容易混上的小队长一道杠也给撸了。

    那时候的二环路也没后世里这么宽,更没高架桥和立交桥,就是一条普通的马路,两边都是那种木头做的电线杆子,上面刷着黑乎乎的沥青油防腐。过了二环路就是护城河,和二环路一样,那时候的护城河也没有水泥堤岸,就是一条破河沟子,不到1米深,两岸都是两个人环抱的大柳树,相隔几米就是一棵,沿着河岸一直延续下去,一眼望不到边。

    这种柳树老人们都叫官柳,刚开始洪涛也是这么跟着叫的,后来长大了,他无意中想起这个名字,还特意跑到网上查了查,然后才明白,官柳根本不是柳树的种类或者名字,而是对官府种植的、或者成批种植的柳树的一种俗称,据说这个名字的由来可以上溯到晋代。

    地坛公园就在二环路外边一点,当时还不叫公园,就叫地坛,这是清代皇家祭拜土地神的地方,解放之后改成了公园,但是不像北海、中山公园、颐和园那样是北京市民公认的公园,基本没什么人来这里,也没有卖门票的,就是一个大荒园子,四面有高高的砖墙围着,谁想进谁进。公园南门外就是一片空地,左右两边都是军营,一座小铁桥就建在这里,正对着地坛公园的南门。

    那时候的人没有晨练这个习惯,大多数人都要早起上班,留在家里的不是老头就是老太太要不就是小孩子。而且那个年代大家刚刚能吃饱饭,肚子里没啥油水,也没人担心会得什么糖尿病、痛风、高血脂之类的富贵病,连胖子都少。

    至于说早上起来跑跑步、打打拳、跳跳舞什么的,不是一个人没有,但是非常非常少。因为活动多了肚子就会饿的快,家里又没啥零食可以吃,一般家庭一天就是三顿饭,顿顿吃得精光,不赶上过节过年,根本就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所以很少有人会闲的没事跑公园里锻炼身体。

    但这并不是说当时的人不注重身体锻炼,正相反,当时的人比现在要热衷于体育运动。只要是正规的单位,不管是机关、厂矿还是学校,每天上班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到操场或者空地上去做广播体操,每天只要到了8点钟左右,你就听吧,到处都是电台里放的广播体操音乐。

    而且那时候的工会也不是光发电影票和妇女用品,他们会组织各种各样的体育比赛,有系统内部的、街道之间的、警民之间的、军民之间的,乒乓球、羽毛球、篮球、排球、足球这些运动队伍,每个单位都有,而且水平不低。在80年代的时候,很多国家队里的队员,都是从各个单位厂矿抽调上去的,凑一起捏合捏合就是国家队了,那时候才叫全民健身。

    今年的地坛公园里很热闹,还没到正门呢,就能看到公园门口的人出出进进,什么模样的都有,什么年纪的都有。这些人不是来公园里锻炼的,他们的家就住在公园里,准确的说是他们临时的家,或者叫地震棚。

    地震棚这个名字,生于70年代的北京人都会清晰的记得,因为它是那个时代北京的一个城市特征。为什么叫地震棚呢?就是因为76年唐山大地震也影响了到了北京,虽然房倒屋塌砸死人的情况很少,但是很多老房子都出现了裂缝。市政府怕再遭受余震,于是就调拨了很多木材、油毡之类的建筑材料,由街道统一安排,在空旷的地带给老百姓搭建临时住所,让大家先搬到临时住所里忍一些时间,等地震的余波完全过去再说。

    由于地震是发生在7月,正是夏季,所以地震棚也不用盖那么复杂,几根木方子或者杉篙一竖,上面搭一块雨布,用绳子绑上大砖头一压就ok了,主要是为了防雨,不用防寒。

    当时的北京城区里基本没高楼,空地也多的是,每个街道都是就近选择搭建地震棚,洪涛他们家距离地坛公园近,这里已经空旷得不能再空旷了,所以他们街道的地震棚就搭在地坛公园里。洪涛还记得他小时候最喜欢到地震棚里住,因为地坛公园里好玩啊,到处都是大树,白天躲在树荫下面也不热,而且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孩玩具,比如说漫天飞舞的蜻蜓、从早叫到晚的知了、把窝就建在树上的喜鹊和老鸹、墙缝里的蛐蛐、草丛里的蚂蚱等等。

    可是洪涛记得他只在地震棚里住了2天,然后就被老爹给揪回家了,因为姥姥家的院子以前是个庙,房屋建的很结实,青砖大瓦的,根本没受地震的影响,顶多是掉了一点土。而洪涛家则是住在一幢三层小楼里,这幢楼是前两年工程兵的兵营,也盖得很结实,地震的时候除了感觉摇晃,连土都没掉,所以洪涛家和姥姥家都不用去住地震棚,洪涛也就享受不到这种乐趣了,这一直都是他的一大憾事。

    现在从地坛公园里进进出出的,就是附近的街坊,他们有的是房子质量不太好,出现了裂缝不敢在家住,有的是房子没出问题,但心理出现问题了,太怕死,所以宁肯在地震棚里多受几天罪,也不敢回家去住。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要改变了,因为进入秋天之后,天气逐渐冷了,住在地震棚里越来越难受,而且余震也不可能震好几个月,公园里剩下的人很快也得回家住去了。

    “老胡啊,这是谁家孩子啊!”有和姥爷认识的街坊,看到姥爷带着一个小孩大早上往公园里跑,挺奇怪,老远就扯着嗓子打招呼。

    “我二闺女的儿子,我大外孙!叫刘爷爷!”姥爷一边回答着,一边让洪涛叫人。

    “刘爷爷早上好!”洪涛看了看那个说话的人,年纪也就不到50,自己都40多了,还得管他叫爷爷,这上哪儿说理去啊!不过北京人讲究一个面子,或者叫礼貌,不管两人是不是不对付,只要认识,当着外人,见面必须打个招呼,还得按照辈份儿称呼,该叫爷爷的不能叫叔叔,这是骂人!该叫叔叔的也不能叫爷爷,这更是骂人!

    至于这个辈份怎么论,没有统一标准,一般都是单论,很少互相攀比,除非是大家凑到一起了,这才会按照父辈或者爷爷辈的往下排。

    “嗨!好孩子,有礼貌,几岁啦!”人家和你说话,你就不能再往前走了,这样不礼貌,洪涛的姥爷也就带着洪涛停下了脚步,打算聊几句再走。

    “4岁!”

    “4岁就长这么高了,我以为都上小学了呢!你这一大早和你姥爷跑公园里干嘛来了?”这个老头是个碎嘴子,废话太多了,抓住洪涛问个没完。

    “锻炼身体,保卫自己!刘爷爷您这个肚子也该练练了,都快赶上蝈蝈了!您看我爷爷,浑身都是腱子肉!”洪涛说着说着嘴就开始跑偏,后世里喜欢调侃人的毛病一时半会改不了了。

    “哈哈哈。。。哈哈哈。。。”洪涛这句话一出口,旁边的人全乐了。

    “老胡啊,你们家这个外孙子是谁教的啊!没事敢拿他刘爷爷开涮了!”刘老头和没生气,谁和一个小孩认真,就是闲着磨嘴皮子玩。

    “你还别说,你这一身囊膪是该练练了,走吧,乖孙子,不和你刘爷爷逗壳子了,咱们练肌肉去!”洪涛的姥爷看自己外孙子什么都好,包括骂人和挤兑人,不光不批评,还帮着一块儿说。

    “你就护犊子吧!”李老头在身后笑骂着。

    “废话!我们家孙子我不护谁护啊!回见啊!”洪涛的姥爷丝毫没把护犊子这个贬义词当贬义词听,他觉得这是对他作为一家之主工作的肯定,大公鸡还知道在老鹰来的时候把小鸡崽子挡在翅膀底下呢,何况人乎。

    此时的地坛公园里很荒凉、很空旷,除了那几座破破烂烂的殿堂,剩下全是树林和荒草地,也没有什么柏油路和水泥路,全是人趟出来的土路。洪涛没敢跑步,因为他还穿着塑料凉鞋呢,在这种路上跑不了200米,鞋就得完蛋。不能跑步,不见得就不能锻炼,洪涛决定和他姥爷学打太极拳,至于是不是正宗谁去管它,目的不就是活动身体嘛,又不是想当武林高手。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