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九章 金月
    很正宗!这是洪涛对他姥爷这个太极拳的最终评价。理论依据就是自己照猫画虎的打10多分钟,浑身就开始出汗了,胳膊腿也开始发酸了,这就说明达到了活动筋骨的目的。老头并没把洪涛学拳什么的当回事,小孩子都是三天热乎劲儿,他连正经教都没教,洪涛只是跟着他屁股后面瞎比划了一通。

    “小子!姥爷带你去上班吧,姥爷单位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一会儿咱爷俩去东直门吃早点,然后中午还有肉,去不?”老头儿挺享受带着外孙子一起活动的感觉,而且感觉还没享受够,又开始鼓动洪涛跟他一起去上班,估计是想去单位显摆显摆自己有个大外孙子。

    那时候的人没啥可拿得出手显摆的东西,大家的日子过得都差不多,你家吃白菜,他家也就是土豆,谁也比谁强不了哪儿去,所以唯一能有区别的,就是各家的孩子。谁家闺女长得好看、谁家小子长得壮实、谁家孙子脑子聪明、也包括谁家孩子长得高,这些都是优点,完全可以拿出来显摆显摆。

    “我还得完成我爸的作业呢,要不就还得去托儿所,以后再去您单位吧。”洪涛压根没想去姥爷的单位,主要是太远了,坐车要倒2、3次,下车之后还得走一大段路,他后世上中学的时候去过,是帮姥爷报销医药费去了,差点没累屁喽。

    “你还真想在家自己学习啊!谁教你啊!你要是不想上托儿所,我和你爸说去!别看你爸是个大学老师,我一瞪眼他也得怕!”洪涛的姥爷并不看好洪涛的学习计划,他虽然也没什么知识,但也知道,一个4岁的小屁孩,想靠自己看书自学,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事情,如果没人教的话,总不能天生就认字吧,那不成妖怪了!

    “我想试试,我可以去小舅舅的学校里听讲,我不进教室,就在楼道里听。”洪涛早就把借口想好了,他们家楼后面就是雍和宫中学,这座学校从小学到高中都有,洪涛的小舅就在里面上初中,洪涛经常去学校里找小舅告状,门卫看他是个小孩,根本就不管他的进出。

    “。。。你爸看来是有盼儿了,他生了个好儿子啊!成!姥爷不拦着你,以后好好学,给你爸也争口气,咱家除了你爸,还没正经出过大学生呢,说不定祖坟上冒青烟了,你就是第一个!给,姥爷奖励你的,买冰棍吃!”洪涛的姥爷也让洪涛给说愣了,他摸着洪涛的脑袋瓜子,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来这个外孙子到底是从那儿想来的这个主意。

    不过老头并不糊涂,虽然他并不看好洪涛他爸那种臭老九以后还能翻身,但是中国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没亏待过读书人,就算是被打成了臭老九,洪涛他爸每月挣的工资也比普通工人多一大截,这点老头心里清楚,多读书肯定不是坏事!于是洪涛兜里又多了一个钢镚,还是5分钱的大镚!

    从地坛公园里出来,洪涛跟着姥爷回到了自己家的楼前,姥爷直接就从这儿上班去了,洪涛站在楼前的空地上,仰头看着这座三层小楼,久久没有动地方。

    这里就是他在小学6年级之前生活的地方,基本上算是他所有的童年了,每一扇窗户后面,都有他的记忆。而且不光是童年的记忆,当他结婚的时候,他和妻子又搬回这里住了,一直到他穿越之前,又住了10多年。到不是家里没有房,主要是他不想和父母住在一起,另外他的姥姥姥爷虽然已经去世了,但是小舅舅还住在原来姥姥的院子里,他觉得住在这里比住在父母家还舒服,懒得做饭了,就去小舅家蹭一顿。

    现在这座楼的前后都是空地,比篮球场还宽,到了后世的时候,这里就都盖上房子了,连一辆汽车都进不来。旁边的胡同也一样,这时从郊区拉白菜的全挂大解放都能在胡同里随便走,等到了后世,一半的胡同都变成了停车场,赶上一个手潮的司机进来,开一半就不敢开了,百分百就得堵车。而且街坊邻居们经常因为停车位的问题吵嘴,洪涛也遇到过,那时的胡同里已经没有了童年的味道,虽然叫胡同,但和大马路没什么区别。

    “哇。。。哇哇哇。。。”就在洪涛站在这里发愣的时候,一单元的楼门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她冲洪涛比划着手势,然后嘴里哇哇的叫着。

    “知道啦,这就去!”洪涛也冲她比划着手势,这是他家的邻居,两口子都是聋哑人,这座楼总共有两个单元,一单元靠近胡同街面,属于民政局管理,二单元靠近学校的后门,属于房管局管理。洪涛从小就和这两家聋哑人住邻居,简单的比划他还会,刚才那个阿姨正问他怎么没去托儿所。

    “小涛!我爸要送我去托儿所了,你和我们一起走吗!”这时一个小女孩从2单元门里飞了出来,虽然只是绿裤子和一件带花边领子的白上衣,但还是像个花蝴蝶。

    “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涛哥,另外告诉金叔叔,别再给你吃四环素了,要不以后牙就会变黑!”洪涛看着小姑娘,想像着她长大成年时的模样,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笑得像只大灰狼。

    这个小姑娘就是金月,她和她的姐姐金星长得完全不一样,而且和大部分小孩都不一样。她长了一头自来卷的头发,就像烫了大波浪一样,还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眼睫毛特别长,和洋娃娃一样。洪涛小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混血儿,只是觉得金月长得漂亮,倒是周围邻居经常说她是老毛子的种儿,因为她和他妈他爸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不过这个谣言在洪涛结婚之后重新搬回小楼里住的时候,就不攻自破了,因为已经30多岁的金月越长越像她的母亲了,也不再像原来那个漂亮的洋娃娃了,唯一不变的是她那一口四环素牙。

    稍微介绍一下,四环素牙也是6、70年代的特产,当时没有什么特效消炎药,四环素族药物是治疗各种发炎感染的特效药。不过后来才发现,吃这种药会引起很多副作用,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会让牙齿变得烂糟糟的,而且还黑乎乎的,被称为四环素牙。所以你如果发现一个6、70年代出生的人,他的牙齿很糟糕,那不一定是他保护牙齿不利,说不定就是这种四环素牙。

    “你是坏孩子,我才不叫你哥呢,爸!小涛欺负我,说我的牙会变黑!”是个女孩子都不喜欢别人说她不漂亮,从1岁到100岁都这样,所以洪涛的话引起了金月的强烈反感,撅着嘴开始冲楼门里向她爸求救。

    “小涛啊,你再欺负你妹妹,我就揍你,你爸舍不得打我可一点不客气,对了,我听你爸说你不去托儿所,要在家自己学习,你这是出什么幺蛾子啊?你爸也是,你说他就信,你就那么不喜欢去托儿所?非得在家里乱跑?”金月的爸爸从楼门里走出来,一边推自行车一边教训洪涛。

    他爸爸是个退役军官,据说还参加过抗美援朝,负过伤。他和洪涛的父亲关系比较好,是洪涛父亲为数不多可以聊天的邻居,两家的走动也比较多。金月的父亲经常能弄来一些军队里特供的东西,尤其是香烟,而洪涛的父亲可以给金月的姐姐补习功课。

    这个金叔叔还是洪涛为数不多比较怕的人,他有强烈的军人性格,说一不二,很不讲情面,而且下手很重。洪涛曾经因为揪着金月的小辫子把金月欺负哭了,结果让他按在大腿上一顿狠抽,以后再也不敢去直接欺负金月了。

    “我可不是在家瞎跑,我是自学,等金月也能上小学的时候,我说不定把一年级的课本就学完了,到时候我肯定比金月学习好。”洪涛尽量把语气往小孩那边靠,说话不要把条理说得太清楚,但效果不太好,一时半会学不会。

    “洪哥!你们家出了妖怪了,还自学!你也就骗骗你爸,你金叔这么和你说吧,如果你真能自学成功,我把金月送你们家来给你当学生,天天给你们买大雪糕吃!如果你要是学不好,我天天押着你去托儿所!”金叔叔扯开大嗓门冲着洪涛家的窗户喊了两嗓子,然后一把就把洪涛抱了起来,放到了自行车大梁上,打算帮洪涛的父亲把洪涛弄到托儿所去。

    “小涛啊,书我给你借来了,是你金星姐姐的,你可要爱护着看啊,别给弄脏了,更不能撕了、丢了,你今天的作业就是认第一页拼音字,我不要求你全背下来,能背多少背多少,晚上回来我考你。另外昨天晚上我让你小子给说晕了,你必须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自学,如果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看到没,我和你金叔叔一起送你去托儿所。”洪涛的父亲也从屋里走了出来,把自行车从楼道里推出来,然后和金叔叔并排站到一起。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