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章 文具
    “洪哥,你还真信他说的?他就是想不去托儿所,这个孩子你得多操操心了,他调皮点无所谓,但是不能这么小就骗家长!”金叔叔直脾气又犯了,直接说起洪涛的品格问题,这要是换了别的家长,早就不爱听了。

    “老金啊,孩子的正当要求还是得鼓励的,我也不是溺爱他,我答应他自己在家学习是有条件的,首先他得告诉我到底想怎么学,然后还得学出成绩来,要是没有这两条,我继续拿绳子绑也得把他绑到托儿所去。”洪涛父亲倒是没在意金叔叔的直言不讳,与其说是给金叔叔解释,不如说是在说给洪涛听。

    “我去学校里听课,我小舅就在三楼,一年级就在一楼,他们的教室都开着后门,我就在那儿听课,没人管我,以前我去找我小舅的时候经常趴在后门外面。如果有人欺负我我就喊我小舅揍他,上午听完课我就回姥姥家吃饭,下午自己复习。”洪涛指了指旁边的那座5层高楼。

    “。。。。。。你们家出了妖怪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上学的,不过还别说,他想得挺周到,连靠山都找好了,连你内弟都给算计进去了,他随你们两口子谁啊?”金叔叔听完洪涛的话,眼珠子又瞪圆了,这回不是生气,而是惊讶,他从洪涛的话里没找出任何破绽,而且每一步都很可行,让他也无话可说。

    “成,就按你说的办,给你5分钱,中午渴了自己买冰棍吃,这个家门钥匙你挂好,你妈上班去了,书、笔和本子就在桌子上,出去玩的时候记得锁门啊。老金啊,我上班来不及了,有什么事儿晚上回来再说吧。”洪涛的父亲看了一眼手表,急急忙忙的骑上自行车走了,他上班太远。

    “爸,拉小涛一起去托儿所吧,要不老师会批评他的。”金月别看老被洪涛欺负,但还是比较护着洪涛的,不想让他挨老师数落,其实托儿所的老师一般也不数落洪涛,怕把他逼急了再抄椅子和老师玩命。

    “嗨,你小涛哥哥要去上学啦,等晚上回来咱就知道他到底是挨揍呢,还是受表扬。你小子给你爸省点心吧,别到处乱跑啊,要不晚上回来我和你爸一起揍你,你爸愿意和你讲道理,我可不惯着你。”金叔叔也搞不清洪涛到底是在搞什么花样,不过他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洪涛真的是想去自学,一个昨天还满胡同里傻玩惹祸的捣蛋鬼,今天突然说要自学成才了,是个成年人都不会信的。

    “爸,我也想上学,你给我买个小书包吧!”金月听见上学两个字也被吸引了,那时候的托儿所小孩很少有不爱上学的,到不是他们热爱学习,而是因为他们每天看着哥哥姐姐们排着队、背着书包、唱着歌走在胡同里,还能戴上红领巾,觉得特别羡慕。

    至于学习什么的,那要等他们真的进了学校,才知道这玩意原来那么难受,于是大部分上了学的孩子又不想上学了。其实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当初你觉得很美很向往的事情,一旦真的身处其中,就立刻变得很丑很讨厌了,比如上学和上班。

    “好好,明年就给你买啊,你现在岁数还小,还不能上学。”金叔叔也推上自行车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在糊弄着自己的女儿。

    “那小涛怎么可以上学啊?我也想上学。。。。。。”小孩子最容易攀比,别的小孩穿什么、吃什么、玩什么,他们都会好奇,自己也想去干,至于人家为什么能干,他们不会问,这就需要孩子的父母去告诉他,让他能够理解。

    “唉。。。终于算是手里有权了!”洪涛看着金叔叔带着金月骑车拐出了胡同,然后把挂钥匙的绳子套在自己脖子上,掂了掂那把屋门钥匙,终于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小屁孩了。

    父亲能把家门钥匙交给自己,就证明他已经给了自己最大的信任,但能不能让这份信任持久加强,到底能信任到什么份儿上,那还得靠自己今后的努力和表现。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得按照这个世界里的规则生活,用老话说就是:是条龙您得盘着、是只虎您得卧着。

    洪涛先回了自己的家,这时学校还没开始上课,自己不好混进去,得等早操之后,学生老师都去上课去了,自己才能开始行动。

    洪涛的家住在一楼,是一个2居室,带一个小厨房和一个小厕所,但这个厕所不是他一家使用,而是两家共用。由于这座楼最初是工程兵盖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每个单元门每层是4户,一楼和二楼是4个两居室,三楼是2个三居室。所有的厕所都在楼道里,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每两户合用一个。

    其实这个时代能住上有厨房有厕所的楼房,不用大冬天跑到外面去排队上公共厕所,已经算是很高档了,这时全北京也没有多少住宅楼,大部分都在各个大部委的家属院里,全是那种苏式建筑。

    “一点都没变啊!我这个算不算是活在记忆里?”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洪涛站在门口没敢进屋,他在这之前想了无数次自己家里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和自己记忆里一样不一样,毕竟已经时隔几十年了,3、4岁的孩子还会记得那么清楚吗?

    现实给了洪涛一个很确定的答案,他的记忆力很好,至少童年的记忆力很好,屋里里面的摆设、布局、细节、甚至连光线明暗都和他想得差不多。

    映入他眼帘的首先就是一间7、8平米的小屋子,屋里放着一张小床和一张折叠桌,靠墙还有一个碗橱,和一个书架,天花板上垂下一根黑黑的电线,吊着一个用毛玻璃做的灯罩,这个房间既是全家的餐厅,也是洪涛父亲的书房和抽烟室。洪涛的母亲讨厌抽烟,所以洪涛的父亲只能在这里抽,而且他晚上经常要熬夜看书,即便去工厂劳动不能教课之后也会看,为了避免打扰洪涛母子俩休息,这张小床也就成了父亲休息的地方,一旦看书看晚了,他就睡在这里。

    同时这里还是洪涛家的客厅,一般来人都只能在这里和父亲聊天、下棋什么的,里面的大屋是不能进的,洪涛的母亲有洁癖,只要她在家,就会不停的扫地、擦地、擦拭家具、让洪涛和洪涛的父亲洗手。除非是特别亲近的人,比如父母和姐弟,她不愿意让任何人进入卧室,否则她又得忙活半天,把全屋还得收拾一遍。时间长了,洪涛的父亲也不自己找麻烦了,干脆来人之后就在外面的小屋里聊天,反正这时候的人也没那么讲究,也没什么沙发可以坐。

    洪涛也没进里屋,他只是打开里屋门向里看了看,大床、大衣柜、五斗橱、脸盆架子、缝纫机,没了,整个屋子里就这么点家具,显得空空旷旷的,屋门对面就是一个大窗户,从里面可以看到楼前的大部分地方,稍微把脸贴到玻璃上,还可以看到楼旁边的街道。

    “哎。。。受累的命啊!”洪涛低头看了看水泥地面上还干透的水渍,知道母亲早上临走前又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擦没擦家具不知道,地肯定是拖了一遍,那自己也就别进去给老妈找活了,反正里面也没什么自己要拿的东西。

    桌子上扣着一个用纱窗布做的大罩子,下面是一根油条和一碗豆浆,显然是父亲给自己留的。旁边还有两本书、一个小本子、一支铅笔,书是旧书,小学一年级的课本,但是成色很新,洪涛一直都不明白那些女生为什么能把课本保护得如此干净,难道她们不看吗?

    小本子是洪涛父亲手工做的,用的都是试卷的纸,这种玩意洪涛的父亲有一大箱子,都是他以前批改的学生试卷,一面有试题和学生的笔迹,另一面是干净的。这些试卷被洪涛的父亲裁成16开大小,用订书器订起来,当做草稿纸用,现在赏给洪涛一本。哦,对了,洪涛家里还有一个高科技的玩意,就是那个订书器,这东西在这个年代,一般人家没有,也用不上,但是洪涛老爸就有一个,也让洪涛拿着玩,但是订书钉不给。

    铅笔也是旧的,只有巴掌长短,横截面呈一个六面体,深绿色的油漆表面,上面还有淡淡的竹子图案。7、80年代出生的人,都不用仔细看,就能叫出它的名字,中华铅笔!

    这玩意也是高级货色,这个时代的铅笔大多都是不刷漆的,横截面也是圆的,全是木头本色,你可以清晰的看到两条半圆的木头条是如何沾在一起的。放在后世这叫环保绿色,放在当时,就是因为制造工艺简单,成本低,售价便宜。此外还有一些铅笔上有花花绿绿的图案,但是价格最贵、最专业的就要数这种中华铅笔了,它用hb来标注笔芯的硬度,h代表硬、b代表软,前面加一个阿拉伯数字,比如说4h,就是硬度4级的,比2h就要硬。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