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一章 旁听
    一边吃早饭,洪涛一边翻了翻那两本小学一年级课本,一本是小学语文、一本是小学算术,都是用一种比普通白纸稍厚的淡黄色纸张当封面,上面印着3个小孩在玩一个钻床,写着北京市小学课本,算术或者语文,第九册的字样。这个玩意洪涛可没印象了,一点印象都没有,自己当初是不是用的这种课本他也想不起来了。

    大概翻了几页,语文课本第一课就开始讲汉语拼音了,数学则是学习阿拉伯字母,洪涛算是彻底放心了,这两样他百分百保证会,如果连这些都忘了,那他不如赶紧死回去,省了给后世的大学生丢脸了。

    吃完早点之后,又在屋子里坐了会儿,然后还特意跑到厨房看了看自己家的蜂窝煤炉子是否封好了,这才锁好门,夹着两本书和一个小本子,带着铅笔向学校走去,一边走一边琢磨着一个问题:自己该在学校里待多久合适!

    洪涛和他父亲说去学校里听课,这就是一个幌子,这种课如果也得听的话,那他还不如回托儿所里去睡觉呢。不过呢,一点不听也不成,因为学校离自己家太近,而且学校里有两位老师就住在姥姥家的胡同里,不是一个院门,只隔着十几米远。父亲和这两位老师认识,由于大家干得都是一个工作,虽然一个教小学生,一个教大学生,但不管教谁,也都是老师不是,所以他们还挺熟的,每次见面都要聊一会儿,洪涛怕被老师揭穿自己根本没去学校的事实。

    最终洪涛决定,刚开始这些天,要在学校里听两节课,而且必须让学校老师发现,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瞎话更真实,等父亲相信了自己的学习能力之后,再减少听课时间或者根本不去,也就无所谓了。

    “哎,小朋友,你找谁啊!”学校门口传达室的大爷看到一个小孩大模大样的往里走,趴在窗口喊了一声。

    “我找胡世明,我姥姥让我给他来送家门钥匙!初一5班的。”洪涛拿起挂在自己胸前的钥匙冲老头晃了晃。

    “知道几楼吗?”老头又问了一句。

    “三楼,我来过好多次了,您把我忘啦!”洪涛走到传达室的窗户前,抬头看着这个老头。

    “整天这么多孩子,我哪儿记得住这么多啊,快去吧,别乱跑啊!”老头特意探头向下看了看,然后挥挥手让洪涛赶紧走。

    洪涛溜溜达达的走了进去,学校的操场很大,操场后面才是教学楼,洪涛先是跑到三楼,到了他小舅的班级,从后门看到小舅正把课本竖起来挡着脸,趴在桌子上睡觉呢。于是也没打扰他,溜溜达达的又回到一楼,先是钻到楼梯下面,从一堆破桌子烂椅子中间找了一把还算能凑合坐的,奋力扛起来,走到一个一年级班级的后门外坐了下来。

    此时已经是9月中旬了,已经开学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教室里正在上语文课,汉语拼音已经教到lmn这3个字母,于是洪涛打开语文课本,找到老师正在教的那一页,在腿上放好,然后又在小本子上写了几行lmn的字母,故意写得不太规整,歪歪扭扭的,这才靠在椅子上打起盹来,早上起得有点太早了,必须来个回笼觉。

    不知道是由于年纪太小,还是由于起得太早,或者精神太疲惫,洪涛靠在椅子上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时从二楼楼梯上走下一个中年女人,身材消瘦,留着一个**的头型,带着一副黑边眼镜。她本来想从大门出去的,可是走过楼道的时候,余光里发现楼道里好像有人,于是又退了回来,看了几眼之后,也没搞明白为何有个学生在楼道里坐着,于是就向洪涛走了过去。

    “于老师,你们班的同学今天都到了吗?”中年女人在洪涛面前站了一小会儿,看了看他腿上的课本,又看了看他写在小本上的汉语拼音字母,然后还特意翻开一页小本子,看了看纸背面的那些试题字迹,还是没琢磨透这个小孩干嘛在楼道里坐着。于是又走到了班级的前门那里,询问了一下正在讲课的老师。

    “白主任啊,我们班今天全到了,早上做操的时候刚点的名,有什么事情吗?”正在讲课的女老师让这个中年妇女给问糊涂了。

    “哦,没事儿,我随便问问。。。。。。你继续上课吧,我先去街道开个会。”中年女人看了看手表,又看了一样坐在楼道里打盹的洪涛,没再说什么,转头出了楼门。

    “铃。。。。。。”一阵刺耳的电铃声吵醒了正和周公聊天的洪涛,转眼一节课就结束了,洪涛赶紧抱起那把椅子,把它重新放回到楼梯下面,然后在楼梯口那里等着。

    “小涛!你怎么跑学校来了?谁又欺负你了!舅舅现在上课呢,中午咱再报仇去!”洪涛的小舅舅很快就出现在楼梯上,一眼就看到了楼梯下面的洪涛,然后把他带到一边问道。

    “没人欺负我,我不用去托儿所了,但是得在家自学,有些东西没法自学,所以我上这里来听听一年级的课。”洪涛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5分钱钢镚。

    “你这就是自找苦吃,放着托儿所不去,非来自学,要是我啊,我天天去托儿所也不来上学,屁股都坐疼了,嘿嘿嘿。。。。。。”洪涛的小舅舅看到了5分钱,立马笑逐颜开。

    “那你得答应我,谁在学校里欺负我,我就去喊你,如果我让别人打了,晚上回去我就告诉姥爷你不管我,还骗我零花钱!”洪涛把手缩了回来,躲开了小舅舅伸过来的手。

    “那还用问嘛,你不给我钱我也得帮着你啊,你是我外甥不是,有人问你,你就报我的名字,舅舅叫啥你知道吧!”洪涛的小舅舅干脆把手缩了回来,义正言辞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那成,这个归你,我先去厕所,再听一节课之后我就回家。”洪涛把那个5分钢镚塞到了小舅舅上衣兜里,然后迈着小短腿向楼道另一头的男厕所走去。

    第二节课开始的时候,洪涛又搬着那个小椅子做到了那个班级的后门外面,靠在墙上听了几耳朵教室里老师的声音,然后又开始翻书。

    “小同学,你是那个班级的啊?”这时那个戴眼镜的中年妇女又从楼门走了进来,刚要上楼梯,又看到洪涛坐在那里,于是扭身走了过来,小声的问他。

    “哦,白主任好,我不是学校的学生。”洪涛在女人进楼门的时候就发现了她,而且也认出了她,但是距离有点近,对方已经发现他了,此时再跑显然并不合适,只能硬着头皮应付。

    “不是学校的学生?那你是那个学校的?你认识我?”中年妇女很奇怪洪涛的回答,把他拉起来走到楼梯的地方,免得说话声影响了教室里的其他学生。

    “我小舅舅在这里的初一5班,叫胡世明,他告诉我您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洪涛决定把小舅舅先出卖出去,5分钱不是那么好拿的,该顶雷的时候就得顶雷。

    “胡世明!是你舅舅!那个给他来开家长会的洪老师是你什么人?”白主任一听洪涛小舅的名字,脑门上就开始起黑线了,开始详细追问洪涛。

    “那个是我爸,我叫洪涛。”洪涛知道白主任说的是谁,姥姥家的小舅和小姨开家长会都是由洪涛的父亲去,姥爷从来不去,他怕挨老师数落,忍不住脾气再把老师给骂喽。

    “哦,你是洪老师的儿子,上高一那个胡玉梅是你小姨吧?你在哪儿上学呢?怎么跑这里来了?”白主任听到洪涛自报家门,脑门上的黑线明显减少了,看来她和洪涛的父亲应该很熟,至少不陌生。

    “我还没上学,今年4岁,我不想上托儿所,所以和我爸说要在家里自学,但是我有的东西看不懂,就想起来小舅的学校里听听课,我只听两节课,不说话也不出声,听完就走,这些我爸都知道,课本还是他给我借来的。”洪涛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经过和白主任说了一遍,这种东西说谎没用,而且也犯不着说谎,更主要的原因是洪涛了解这个年代老师的脾气秉性,他有很大把握可以确定,说了这番话并不会给自己带来损失,说不定还能带来好处。

    这个时代的老师才真正配得上老师这个称号,他们对待学生非常负责任,你学习好了,他们会鼓励你,但并不放纵你。你学习不好,他们比你们家长还着急,想各种办法让你提起对学习的兴趣,三天两头请你家长来学校,或者干脆下班之后上你家里的家访。

    不管是请家长还是家访,其目的都不是告状,而是和学生家长一起讨论如何让学生能够安心学习,另外还得让家长保证,回家之后不打孩子。一直到洪涛上初中的时候,这样的老师也还存在,他就曾赶上过一个,那个老师专门和洪涛父母建立了一个联系本,每天把洪涛在学校里的表现都写下来,然后让洪涛带回家里去让家长签字,第二天再把家长的回复带给老师。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