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二章 教导主任
    “哦!这事儿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你为什么不愿意上托儿所啊?那里有那么多小朋友一起玩,不好吗?”果然,白主任上了洪涛的当了,也不去问他小舅舅和小姨的问题,开始深挖洪涛的思想根源。

    “托儿所里没有意思,整天就是吃饱了睡、睡饱了玩、玩累了再睡,太浪费时间了,我长大之后要当科学家,所以时间比较紧,不能白白浪费!”洪涛使劲想把自己的话说得比较童真、天真一点,但是刚说了半句,差点把早饭吐出来,干脆也就不装嫩了。

    “呵呵,好啊,当科学家很好,时间是不能浪费。。。。。。可是。。。可是你的年纪还太小啊。。。。。。”白主任的脸上已经阴转晴了,都已经笑出声了,她习惯性的想说洪涛年纪太小,不合适来学校里,但是又觉得不太合适,这样容易打击小孩的积极性,一时到不知道该怎么和洪涛说了。

    “我年纪是小了点,不过学习也不用耗费太大的体力,我只听两节课,然后就回姥姥家,下午温习一下,很轻松的,不影响我身体生长。”洪涛知道白主任大概想说什么,这都是套话,赶紧把她的嘴给堵上了。

    “洪老师有本事啊,生了一个好儿子!老师支持你的做法,不过到了冬天你该怎么办啊?楼道里没有火,这么冷你父母还能让你来听课吗?”白主任还真没法再说套话了,她觉得这个小孩和其它小孩有很大的不同,他说话的时候逻辑性很强,很有条理,虽然声音还是小孩的声音,但是已经和大人无异。她搞半辈子小学教育,从来没碰上过这样的小孩。

    “我只学2个月,多认一些字之后我就能自己在家自学语文了,数学的问题我可以晚上回家问我爸,他就是教数学的,所以我到11月份就不用来学校了!”洪涛是一个瞎话连着一个瞎话,虽然听上去很有条理,顶多有点盲目乐观,但是他心里并不得意,他骗的都是好人,偏好人还能感受到快乐的话,这个人的人品也就高不到那里去了。

    “呵,好大的口气啊!就学2个月,你就能自学啦!老师不太信,来吧,跟老师来办公室,我考考你怎么样!”白主任就像找到了一个特好玩的东西,拉着洪涛的手,就要带他上楼。

    “白主任,我今天刚第一天学,就认了几个字和几个拼音字母,要不多学几天再考吧。”洪涛到不是怕考试,他是怕被那些老师看出什么来,这些老师干别的不成,看孩子还是很准的。

    “没关系,多认识一个字也是成绩,走吧,别怕,老师不会难为你的。”白主任并没让洪涛糊弄过去,拉着他就上了二楼,并没有回教导处的办公室,直接进了一年级老师的教研室。

    “小朋友,你在家里学过写字吧?王老师,白主任,这个字您二位看看,是小孩儿的字吗!”几分钟之后,洪涛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尽管他玩命把字往难看里写,但是在那个戴着眼镜的老头面前,一切努力全白费。

    “他爸爸是大学老师,教他识字到不稀奇,洪涛,告诉老师,你学写字多久了?”白主任看着洪涛的字,也皱起了眉毛,洪涛不是练写字的,他也不理解写字有什么好练的,但是在这些多半辈子都在看学生写字的语文老师眼里,每个学生的字就和他们的面孔一样,不管你如何做鬼脸,他们一眼就能认出你的本来面目。

    “。。。1年。。。”洪涛本来想多说点,但是一想,要是说2年的话,自己从2岁就得学写字,这也太夸张了吧,只要这个白主任一问自己父亲就得露馅啊,只好说成1年。

    “张老师,你给看看吧,这孩子在撒谎!”这是旁边的那个数学老师也站了起来,把他手里的纸递给那个语文老师,上面是洪涛做出来的几道加减数学题。

    “怎么了?王老师,他做得不对吗?”白主任放下自己手里拿着的洪涛写的字,探头看向数学题,没看出有什么不对来。

    “这孩子的阿拉伯字母比我写得还顺畅,比咱们高中学生还利落,小朋友,告诉老师,你这些数字是和谁学的啊?不能和老师撒谎啊!”那个戴眼镜的老头低下头,凑到洪涛脑袋前面,笑得满脸都是皱纹。

    “我。。。我和这上面学的。。。”洪涛差点把那张纸抢过来撕喽,一个谎言要用十个谎言去圆,这个道理他懂,但是百密难免一疏,自己光想着写字时注意手法了,忘了把阿拉伯字母也得写难看点了。无奈之下只能继续撒谎,拿起父亲给自己订的那个小本子,翻到了背面,指着上面那些大学生写的解题过程说。

    “哦。。。白主任,这个孩子上一年级完全没问题了,他认识几个字、算对几道题倒是次要的,他这个思维敏捷程度和说话的条理性,比任何一个一年级小孩都强,这代表他的思维模式已经发育得很好了,另外主要是他的这个态度,只要孩子喜欢学习,哪怕他再笨,我也能教出来。”戴眼镜的老头开始给洪涛下结论了,另外几个老师也纷纷点头同意。

    “这可不好办啊,他岁数太小了,刚4岁,这不符合规定,我还是先和区里商量商量吧,看看能不能。。。。。。”白主任有些为难,那些老师的任务就是授课,他们不管教务,站着说话不腰疼。

    “白主任,我还是等年纪够了再来上学吧,现在我只能学习半天,学多了会累,如果强逼着我学,一旦学习的兴趣没有了,那反而得不偿失了。我只想先听2个月的课,再过两年我再来上学吧!”洪涛一听老头的话,立马不乐意了,托儿所他不想去,上一年级也好不到那里去啊,每天在教室里坐好几个小时,还得手背后坐好,这也挺要命的,他现在既不想上托儿所,也不想上学,只想先舒服两年,然后再说。

    “嘿!一个4岁小孩就知道得不偿失了,我们家小孙子比你大一岁,我一教他认字他就哭,白主任,要不先找他的父母谈谈吧!”老头一听洪涛的话,情绪更激动了,又出了一个馊主意。

    “嗯,好吧,我晚上去他家一次,洪涛啊,走,老师带你回家吧。”白主任看着老头点了点头,带着洪涛就出了教研室。

    “白主任我自己走吧,我认识路,您留。。。您不用送我了。。。”洪涛一听这个白主任要家访,知道这回算是玩现了,原本只是想骗骗父亲逃离托儿所,现在看来,刚出虎穴又要入狼窝了,白折腾半天。这一着急,差点把您留步也给说出来,感情装小孩说话还这么难,比说英语还难。

    可惜的是,白主任最终也没松开拉着他的手,坚持把他送到了姥姥家门口,看着洪涛进了院子,这才离开。洪涛又遇到一个难题,进屋就往床上一趴,直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才起来,但是一个办法也没想出来。

    吃过中午饭之后,洪涛告诉姥姥他回家复习功课,然后离开了姥姥家。他并没回家,而是沿着通往大街的胡同,慢慢的向大街走去。发愁没有用,苦想也没有用,该放生的总会发生,自己这个小胳膊小腿的,无法对抗整个时代。现在他也想开了,如果非让他在上学和上托儿所之间选一个的话,他还是回去上托儿所吧,精神上难受点就难受点了,至少**上是舒服的,而且当个托儿所小霸王也不错。

    “对了,忘了给大江带纸枪了,老子上辈子欺负过你,这辈子多让你高兴几次!你算是遇到好人了啊!”洪涛想到托儿所,突然想起张大江那个胖子,自己答应今天给他带纸枪,结果差点给忘了。

    忘了没关系,洪涛会叠纸枪,而且手中也有材料,于是洪涛找了个大影壁,在影壁下面的青条石上坐了下来,拿出父亲给他订的那个小本,开始从上面撕纸,用课本垫着开始给张大江叠纸枪。

    “老师好,我来给张大江送点东西,是我答应给他的,我爸爸帮我请假了吧,我这几天可能不来托儿所了。”当洪涛叠好了纸枪,敲开了托儿所的大门时,开门的正是那个被他用椅子砸过的大辫子老师。

    “小朋友们都在午睡呢,要不你把东西给老师,等张大江醒了,老师帮你给他吧。”大辫子老师对于洪涛一个人出现在托儿所很吃惊,她有点从心里怵这个瘦瘦高高的小孩。

    “那谢谢老师了。。。老师,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您就别往心里去了,看在我是个小孩儿的份上,原谅我吧?”洪涛把纸枪递给大辫子老师,然后又和老师说了一句。

    “老师不记仇。。。不记仇。。。”大辫子老师听了洪涛的话,像见了鬼一样,匆匆忙忙关上门,深吸了一口气,才拿着洪涛给她的那把纸枪向院子里走去。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