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三章 警察
    “哎。。。这个坏名声算是落下啦!”洪涛看着大辫子老师的反应,就知道自己刚才那番道歉的话算是白说了,不光没得到老师的原谅,还把老师给吓到了。

    胡同的出口在雍和宫大街上,紧挨着雍和宫的南墙。此时的雍和宫还不是bj城内香火最旺的寺庙,它和地坛公园一样,就是一个用高墙围起来的荒园子,甚至比地坛的待遇还次,地坛里好歹还有一个管理处呢,这里除了几个年纪大的老喇嘛在看着院子别着火之外,其它的喇嘛早就被破了四旧,全都遣送回原籍还俗了。

    而此时的雍和宫大街两边,也没后世里的那么多店铺,大部分都是住家的后墙。在这个时代里,住在临街的房子里是最不好的地界,这里很吵,大公共汽车一过,屋子里的窗户玻璃都跟着一起震动,想早睡肯定很难,想不早起也很难。而且这时的临街房根本就没有什么铺面房的说头,这时都是计划经济,不允许私人开设任何店铺和买卖。

    整个北新桥、安定门一带,最热闹的就是北新桥的十字路口和交道口十字路口,因为那里有2个大商场,一个北新桥百货商店,一个是安定门百货商店。距离洪涛所在的位置,距离都差不多,一个是向南沿着雍和宫大街一直走,一个是先向西穿过国子监大街,然后再向南。洪涛直接选择了去北新桥百货商店,这是一种习惯,从小养成的习惯,生活在这一片的老百姓都习惯沿着大街往南走。

    大街上汽车很少,除了隔一会儿会开过一辆圆头圆脑的公共汽车之外,洪涛走了一路,只见到了一辆小轿车和2辆马车,剩下全是自行车和三轮车,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交通状况。

    “斯柯达啊!名牌啊!”洪涛走得很慢,遇到他觉得有意思或者值得看的东西,还要停下来看看。此时他正站在13路公交车站,看着刚刚进站的一辆红白相间的当公共汽车的车头发愣,嘴里还在喃喃自语。

    这辆大公共确实是斯柯达的牌子,但不是后世里德国大众斯柯达,而是捷克斯洛伐克斯柯达。这个国家现在已经没有了,它原本是社会主义阵营里的一员,在90年代解体了,分成了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共和国两个独立的国家,至于斯柯达这个牌子为何卖到了德国大众名下,洪涛也不清楚。

    这种公共汽车在bj的保有量非常高,下红上白的是公共汽车,下蓝上白带着两根大辫子的是公共电车,至于它们到底使用到了什么时候,反正洪涛上中学的时候还能看到这种圆头圆脑的大家伙,后来才慢慢被另一种方头方脑的国产大客车代替了。

    至于小轿车和其它汽车,很少出现在马路上,这个年代马路上的主角是斯柯达公交车、嘎斯、解放牌、bj130的卡车、sh581三轮汽车、长江750偏三轮摩托,另外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自行车大军和一边走一边掉粪团的马车。如果你想看到小轿车,那就得去长安街、王府井或者各大部委的院子里去看,那里一般都会停上几辆。

    注意啊,是几辆,不是一大片,根据当年的记载,全国轿车数量也就几万辆,很多城市根本就见不到轿车,当时在一些地级城市能见到轿车行驶都是见稀罕的事情,即使是首都bj,轿车的数量也是非常少,品种更是少的可怜,主要的车型就是前苏联和波兰生产的gaz23swhsh760轿车,这些车大致相当于西方20世纪50年代轿车的水平,像车载空调和卡带音响都没有。一直到了76年,才开始有日本轿车开始登陆中国,想在大街上看到,还得等一两年。

    “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洪涛的脑子从汽车上拉回现实,路对面的马路牙子上围着几个人,一个穿得又旧又破的老头正提着一个冒白烟的大黑铁嘎达往一个破布袋里倒什么东西,在他身前还有一个铁皮做的小炉子。这是一个走街串巷爆米花的大爷,这个年代爆米花属于比较高档的零食了,3分钱爆一次,自带大米、玉米,如果想吃甜的,还可以自带白糖。

    斯柯达大公交已经喷着黑烟走远了,车站上只剩下洪涛一个小不点。这时的车站除了重要繁华路段,一般很少有好几趟公交车停靠一个站牌的情况,所以洪涛这个孤零零的小孩站在公交站牌下面,来了公交车又没上去,已经引起了有些人的关注,其中就有一个骑着自行车,穿着白衣服、蓝裤子、有红领章的人。

    “小朋友,谁带你出来的?”洪涛这时也看到他了,想躲但是躲不开,这个人已经从马路对面拐了回来,把自行车停到洪涛面前,下车蹲下身子,尽量露出和蔼的笑容问。

    “没人带我!我自己出来转转。”洪涛使劲告诫着自己嘴要甜,见男的叫叔叔、见女的叫阿姨,但是话一说出来,还是那么干巴巴的。

    “自己出来转转?你家大人呢?”警察脸上的笑容开始消退,眉毛也皱起来了。

    “警察叔叔,我就住藏经馆胡同,看今天天气好,出来随便转转,我认识家,也没迷路,谢谢您了,我这就回去!”洪涛知道自己今天是别打算去北新桥百货商店了,能不能顺利回家都是问题,这位警察叔叔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或者说是好奇心,按照现在人对工作这个态度,他不搞明白自己是谁,家长是谁,估计是不会放自己走的。

    “那叔叔送你回家吧,你帮叔叔指路,叔叔看你是不是真认识家!”警察脸上又开始使劲笑,尽量把话说得柔软一点。

    “。。。。。。您看您也挺忙的,要不我自己回去得了,您要是送我回家,我的街坊邻居肯定以为我又犯了什么错误呢,您说我又不能挨家去和他们解释,到时候您拍拍屁股走了,我就成胡同里的坏孩子了,还是让警察给送回家的坏孩子,您说这样对我是不是不太好啊?”洪涛打死也不能让这个警察送自己回家,要不然名声就真臭到家了。

    “嘿,这孩子说的对啊,我说同志,你把人家送回去,这不是给人家大人添堵呢嘛,我看他不像是迷路的,你问清楚他知不知道门牌号码,让他自己回去得了!”车站上一个等车的中年人开始插话了,他差不多和这位警察一起来到车站的,一直在听警察和小孩的对话。

    “那他要是走丢了你能负责吗?如果是瞒着父母跑出来的,你能负责吗?你家孩子要是找不到了,你不着急?”警察不乐意听了,站起身来开始反驳。

    “我觉得警察同志说的对,这么点的小孩不该到处乱跑,这要是走丢了,家里得多着急啊,小朋友,跟警察叔叔回家吧,警察叔叔不是坏人,是抓坏人的。”旁边一个中年妇女又搭茬了,她站在了警察一边。

    “那您的意思我是坏人是吗?您家的孩子如果被一个警察送回家,您生气不?您家的邻居会怎么评价您的孩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警察叔叔,我回家了,您忙您的去吧!”洪涛就烦这种起哄架秧子的人,往往他们的一句话,能给别人添很多麻烦。

    “嘿,你谁家孩子!大人怎么管的!有这么和大人说话的吗!”那个中年妇女没想到让一个小孩给教育了一顿,再让旁边等车的人一笑,脸上挂不住了,双手一掐腰,就挡住了洪涛的路,准备要替洪涛的家长教育教育孩子。

    “怎么着,你还想打人啊!来,你打我一下试试,你信不信我现在直接躺地上打滚,让你给我瞧一辈子病!你再挡着我,我就撞你身上撞出内伤来啊!”洪涛的个头刚到女人的肚子,但气势一点不弱,脸上也没有害怕的表情,说完话之后往旁边闪了两步,继续往胡同里走。

    “你。。。你。。。警察同志,把他抓起来,这孩子肯定不是什么好孩子,好孩子有什么和大人说话的吗!”中年妇女让洪涛给说得真不敢继续挡路了,她拿洪涛没辙,打又不能打,骂又不好意思骂,只好去鼓动警察。

    “小朋友。。。小朋友。。。叔叔跟你一块走。。。”警察没搭理这个中年妇女,赶紧把自行车搬上马路牙子,推着车一路小跑追上了洪涛。

    “得,既然您非要送我,这么着吧,您有车,干脆带我一段,走着也挺累的,是吧!”洪涛一看这个警察算是铁了心要跟着自己了,自己肯定不能把他带回家去,那样的话自己在胡同里就真没人敢惹了,真成臭狗屎了,然后让老爸知道以后,明天铁定还得送托儿所。不过也不能和警察硬顶啊,跑又跑不掉,洪涛只能是硬着头皮选择了一个去处,学校。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